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读者投书 > 正文
曹长青挺是不厚道的,他出卖说吴弘达是特务
2017年01月16日 读者投书 ⁄ 共 2642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1,124 views+

曹长青挺是不厚道的,他出卖说吴弘达是特务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


送交者: _老张 于 May 03, 2016 13:54:33:

曹长青是移花接木、造谣生事的丑闻作家?反正,他曹长青挺是不厚道的。

老张

一九九五年夏天,我路过《北京之春》编辑部,看见里面坐着一个矮小的中年人,满面怒容,正和编辑部人员激烈争论,质问为什么不发表他的文章。当时谢选骏先生也在座。

后来我看见这个矮小的人走过来向谢选骏自我介绍说自己叫曹长青,我那时刚到纽约不久,看过他写的一些专门批判民主运动参与者的文章,知道他喜欢用极高的道德标准来衡量别人,但那时我还不知道他还喜欢专门以“名人丑闻”为写作方向,所以也就没有注意他。

后来我看见谢选骏似乎对他的主动接近表示友好有点漫不经心,只是随便他攀谈几句。谁知这可能触怒了曹长青。

原来,那天曹长青正在火头上,脸部肌肉因为仇恨而抽搐,再加上他深度近视,眯缝着小眼睛,和他那又瘦又老的样子形成了很大的反差。他好像一个火药桶,一点就着,可是不知为什么,他突然一把拉住谢选骏,说他自己是吴宏达先生的好朋友,要和谢选骏谈谈吴宏达的事情,估计一下中国当局会如何处置吴宏达。

我听见谢选骏对他说:“我对吴宏达问题根本不懂,只是在报纸上看了鳞半爪,说吴宏达被中国当局在新疆扣留了。”我想,既然曹长青是吴宏达的好友,又十分关切吴案的结果,一定是知道一些什么特别的内情,所以我就问曹长青有关案情,以便和他讨论这个问题。

于是谢选骏接着我的话问曹长青:吴宏达从美国去中国,怎么需要绕道新疆进入中国?这样不是要多花很多旅费吗?

曹长青却出卖自己的朋友说,吴宏达有的是钱,是去中国执行特别任务的。他秘密进入中国,因为新疆口岸是小地方,比较松懈,容易蒙混过去。我很奇怪,就问这是怎么一回事?

曹长青说,吴宏达被禁止入境中国,所以只能用秘密方式潜入。后来谢选骏也对曹长青说,既然你说中国当局禁止吴宏达入境,他为什么一定要冒险秘密潜入呢?曹长青告诉他说,这是因为吴宏达需要到中国监狱里秘密拍摄影片,好拿到海外来派用场,他在美国有一个很大的基金会。

谢选骏就问曹长青如何携带录相设备呢?曹长青说,“吴宏达的录相设备是从海外秘密带进去的。”“那被海关查到了吗?”“那是肯定的了。”“那就不妙,中国当局以此来控告吴宏达犯有刑罪了”“中共的法律是非法的。”“你是和我谈中国当局大概会如何处理吴宏达事件呢,还是和我来讨论中共法律的对错?你的逻辑要清楚。”也许谢选骏的话太直率了,曹长青突然大怒,脸色发青,嘴唇哆嗦,大声吼叫说,“你说吴宏达犯有间谍罪?”谢说,“我又不是法官,怎么会说吴宏达犯有间谍罪?但是你说他这次秘密携带录相机入境,而且以前曾经成功地偷拍过秘密设施,中国当局可能以此给他定罪。”曹长青说,“全世界的报纸都说中共逮捕吴宏达是错误的,你怎么给中共辩护?”谢说,“看来你不仅逻辑混乱,连头脑都是不清楚的。是你曹长青自己告诉大家吴宏达以特别方式秘密携带录相设备进入中国,如果吴宏达本人听见我们今天的谈话,他也无法怪我,而只会认为你曹长青出卖了他这个朋友,把吴宏达事件的内幕拿到来公布。这件事和我有什么关系?你今天有病,但不要发疯。”

这时《北京之春》的编辑们过来劝架,说“有话好好说”。曹长青说,“我一定要把今天的情况写出来,登载在《世界日报》上!”当时我就想,“很多北美华人都认为《世界日报》可信度并不很高,你有本事就把文章登到《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上面去,才算没有白来一趟美国!要不然你老是用中文炒作‘中国人全是混蛋’的批判文章,和你在深圳‘体验生活’的时候写的党八股有什么区别呢?”

上述谈话,很多人可以作证。但是到了曹长青笔下,却遭到彻底篡改,变成了这样的伪造:

“吴弘达被中共逮捕时,谢选骏这位《河觞》(字都写错了,应该是“河殇”)作者之一在《北京之春》编辑部公开指责吴弘达是美国特务。我当场问他有什么根据,他说吴弘达拿的小型录像机就是间谍工具。我说怎么没有看到任何一家美国报刊这样报导,谢反驳说,‘美国媒体都是垃圾。’我后来在评论吴弘达事件时批评了谢选骏这种说法。”(旧金山《中国之春》一九九六年九月号)

我后来也想过,曹长青如此胡编乱造是否因为那天在《北京之春》编辑部因为文章不能发表而气疯了,所以见缝插针到《中国之春》上大骂《北京之春》,顺便迁怒于人,结果连记忆力都发生错乱?我想,可能曹长青这个人在美国压抑得太久因而心理病态甚至精神错乱,不要理他,免得抬举他了。所以许多朋友告诉我现在有一种“曹长青病态现象”,就是挖掘名人隐私来卖钱,甚至不惜扭曲事实、造谣诽谤。

我和这些朋友说,曹长青简直颠倒黑白,我要问问他怎么回事。这些朋友都说,“你怎么和曹长青争论问题啊?他正好找不到写作素材呢。曹长青这个人可危险了,他对好朋友都下套,他到处给人打电话,然后秘密录下音来,以便将来能“派上用场”,添油加酱之后就可以做成“名人丑闻”的大菜,至少可以混点稿费,可能还有别的特殊用途。尽管这种窃录行径在纽约是违法的,甚至可能被告以致定罪、坐监,但曹长青为了特殊目的而甘愿承担这个风险,曹长青告诉别人说他经常在哥伦比亚大学图书馆阅读法律书籍,虽然他的英文不怎么样,但是他很用功,为了出名绞尽脑汁,日益思索,他要研究明白如何打击别人又可以逃避法律制裁,他的研究结论是:美国许多“丑闻作家”都是以这种揭露名人隐私的方式大获成功,并且取得了优厚的经济报酬。

看来,曹长青确实是一位善于移花接木、造谣生事的丑闻作家,而且为了目的不择手段。就拿《中国之春》上的那篇文章来说吧,大家想想,谢选骏怎么可能在《北京之春》编辑部大骂“美国媒体都是垃圾”?因为这样一来岂不是等于当面辱骂《北京之春》也是垃圾了吗?可是当天和《北京之春》发生纠纷的不是谢选骏,而是曹长青啊。显然,曹长青是在用别人的的嘴发泄自己对美国的媒体(包括他发表不了文章的《纽约时报》)的仇恨,同时,又用他自己辱骂美国媒体的脏话来抹黑别人,一箭几雕!这样阴险的手法,不是所谓“文革遗风”,就是“《深圳青年报》败笔”。

另外,他还通过伪造别人的谈话而辱骂了他自己声称如何尊敬的“朋友”吴宏达——即使他不是有意借此机会宣布“吴弘达拿的小型录像机就是间谍工具”,也不应该再度利用别人的不幸来说是非,曹长青这样通过伪造其他人的谈话来把自己的朋友说成是“美国特务”的做法,实在是太不厚道了。

现在吴弘达也死了,所以我想起了这个事情。如果他在阴间还有知觉,就让他找曹长青算账罢!

2016年5月发自纽约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