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教会生活 > 正文
中国「霧霾源頭」村 犹如人间地狱
2016年12月12日 教会生活 ⁄ 共 1726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241 views+

 

一對老夫妻在鋼廠門口撿焦炭,每次卡車過後他們就沖上去。(取材自網易號自媒體《知道》)
一對老夫妻在鋼廠門口撿焦炭,每次卡車過後他們就沖上去。(取材自網易號自媒體《知道》)
霧霾日常。(取材自網易號自媒體《知道》)
霧霾日常。(取材自網易號自媒體《知道》)
松汀村,西北角一景。(取材自網易號自媒體《知道》)
松汀村,西北角一景。(取材自網易號自媒體《知道》)
被鋼鐵企業包的村民家庭。(取材自網易號自媒體《知道》)
被鋼鐵企業包的村民家庭。(取材自網易號自媒體《知道》)

2002年,河北省遷安市松汀村的寧靜被三面包圍的鋼鐵企業打破。隨著遷安逐漸成為國家級鋼鐵基地,污染、霧霾問題接踵而至。位於工業區腹地的松汀村問題似乎更甚。村民半夜常被「毒氣」悶醒,死去的人則多患腦梗塞、肺癌等疾病;發黃且有酸味的井水、連蔬菜都長不出來的土地,讓村民生活更艱難,許多姑娘都不願嫁到此地。

網易號自媒體《知道》報導,作為霧霾重災區 ,唐山長期占據全國空氣質量最差城市排名前十。對松汀村來說,或許更為不幸。由於被大型鋼廠、焦化企業三面包圍,松汀村一年四季「毒氣重重」,甚至被輿論冠以「霧霾源頭」。

清晨不到5時,62歲的徐來豐便騎著電動三輪出門,徐來豐一般會在附近兩家鋼鐵企業門口守候,等待每一輛卸完貨的卡車返程。他期盼在他早已熟悉的道路坑窪處,卡車會因顛簸掉下來幾塊沒卸乾淨的焦炭。運氣好時,徐來豐一天能撿50多斤焦炭,一斤焦炭5毛,賣上20多元人民幣(約3美元)。

在松汀村,和徐來豐「競爭」撿焦炭的還有多位老人,年齡基本在60歲以上,這是他們唯一的生計。更為無奈的是,儘管空氣污染嚴重、地下水污染已致無法飲用,按照規定早該搬離,但松汀村仍有100多戶老人家庭因沒錢困於此處。他們多患疾病,似乎被外界遺忘。

疾病確實在松汀村蔓延。2011年,徐來豐被檢查出患有腦梗塞,隨後,更多患有心腦血管、肺癌、呼吸系統疾病的村民一一出現。

報導說,2014年1月到10月松汀村《死亡報告登記表》顯示,在25個登記在案的死亡村民中,最年輕死者50歲。除兩人因乳腺癌去世和輸尿管腫瘤死亡,17位村民死於腦梗塞、腦出血;3位死於心肌梗賽;兩位死於肺癌;一位因下呼吸道疾病死亡。

2016年1月開始,距污水廠最近的李玉香家抽出的井水有酸味,燒飯、澆菜不好吃,用水洗澡後全身瘙癢。到3月份,李家抽取的地下水已徹底變成黃色。很多村民家裡的井水也陸續有酸味,村民都不再敢吃井水。此外,土地受污染,連青菜都長不出來。

李玉香的二兒子王國強今年已28歲,如今開大車為附近鋼廠送貨。這幾年來,王國強相了20多次親,領回家的「準媳婦」就有六個,但最後都崩了。理由出奇一致:不願嫁到污染這麼重的村裡來。

★信訪、截車無下文 村民絕望

中國新聞組/北京12日電

網易號自媒體《知道》報導,自空氣污染加重、地下水呈現酸味無法飲用後,松汀村村民開始四處討要說法。但信訪無門,老人們發動十幾次的攔截遷安中化焦化廠貨車行動,卻被公安帶走。期間發生衝突,有老人斷三根肋骨。最後老人們表示,反抗沒用,媒體報導也沒用,「淨惹麻煩,瞎過吧」。

據報導,2014年3月,李玉香、徐來豐、宋保華等十多位老人商議後,堵到遷安中化門口,要找領導談搬遷和污染賠償,這是他們第一次集體行動。遷安中化焦化廠辦公室主任卻說「我不管事」,行動就此卡殼。

報導指出,憤怒的老人們便採取一輩子最大膽的行動,「告御狀。」2014年4月24日,李玉香、徐來豐等共九位老人一早坐車去北京。但信訪局工作人員要他們到唐山市政府反映問題。當走出信訪局大門,老人的手機便挨個響起,大隊幹部告知他們「馬上回來就解決」。

從北京回去後,遷安中化焦化廠原本已打算將松汀村西頭緊挨廠子的幾戶人家搬遷,但松汀村大隊執意要求整個村都要搬遷,需要花費上億元,遷安中化未同意,再無下文。

據報導,信訪無門,老人們決定採取更為激進的措施,截車。他們在半年多的時間內發動了十幾次的截車行動,但每次都是被焦化廠保安和工人架走。2014年11月,木口鎮政府官員和松汀村大隊幹部到截車現場,但警告他們截車犯法。老人將井水送到官員面前,「這水你們喝一口,我喝三口」,但被拒絕。

2014年12月16日,20多位老人再次截車時,遷安市派出所將十幾人帶走。期間發生衝突,有老人折斷三根肋骨。

報導指出,2014年12月25日,在被關押九天後,老人們被釋放了。自此之後,松汀村的抗爭陣營正式解散。李玉香、徐來豐反覆強調,反抗沒用,媒體報導也沒用,「淨惹麻煩,瞎過吧」。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