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真光折射 > 正文
中国人的信与不信
2015年07月20日 真光折射 ⁄ 共 2332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319 views+

谢选骏:中国的意识形态出现复古的倾向。

中国三十年的改革开放不仅给中国人带来了经济上的自由,也使他们在很大程度上从过去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中解脱出来。然而,政治教条的瓦解和市场经济的发展也给中国人带来了新的信仰危机。

有人批评中国是一个只相信权势和金钱的社会;也有人说,中国人现在什么也不相信了。

文化宗教学者、电视政论片《河殇》撰稿人之一谢选骏前不久在纽约就此接受BBC中文部资深制作人乐安的采访时指出,中国人对信仰一直是一种实用主义态度。无论文革的时候讲革命,还是现在讲钱,实质都是适应社会。他首先谈到中国人当前的精神走向:

答:从目前的趋势看,是朝民族主义,或者说复古主义的方向发展。将来会让马列主义寿终正寝,这个程度也可能是很激烈、很极端的。

问:那回过头去发掘传统的东西又到底能给今天的中国人提供多少精神资源呢?

答:起码能给中国人的人际关系扩大一些外延。现在中国人的人际关系已经相当恶化了。前些年开始就有一个词:宰熟,专门对熟人下手,很明显的一个例子就是"老鼠会"。中国的意识形态如果出现复古的倾向,倒可以把这种唯利是图的心态向中庸扳一扳。

问:这方面我们确实看到一些官方的动作,比如祭孔。但民初康有为已经努力过一次要把儒教国教化,但是失败了,还有第二次可能吗?

答:完全的国教化可能性不大。但可以通过系统的、有组织的重新传播,在某些层面得到复兴,这是可能的。

我们看到儒教在中国真正成为国教的那几个朝代,比如两汉和明清,都是所谓统一帝国,一稳定两三百年。而我们这个时代不是,我们这个时代有点儿像南北朝。而南北朝是一个佛教兴盛,儒教衰微的时代,各种思想相互碰撞,是一个文化传播和创造性的时代。

问:这些年基督教、天主教,无论是地上的还是地下的,都有很大发展。一些估计认为,现在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已经超过了共产党员的人数。您怎么看这个现象?

答:基督教在中国有两种意义:内在和外在的。这两种都和国际影响有关。

从内在角度来说,基督教是一种比较"现代的"意识形态,虽然看起来好像有很多迷信的因素。但是它是从西方社会产生出来的,和现在的西方文化有一种内在的相通。从这种意义上说它比儒、佛、道跟现代化都更密切一些。

从外在来说,因为基督教和西方社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通过跟基督教的联系中国人就容易接触到外国的人和机构。

从这两方面来看,随着中国国际化程度的提到,基督教在中国的影响肯定会越来越大。

问:中国人过去讲"天地君师亲",文革时讲政治。而基督教讲在神面前的平等。无论历史还是现实,基督教似乎都和中国有很多矛盾的地方,而这似乎并没有妨碍它近些年在中国的蓬勃发展,为什么呢?

答:这里面有毛主义的因素或者说马列主义在中国传播的因素。马列主义是在基督教社会产生出来的,很多做法和基督教有相似之处。比如共产党的政治学习,就跟基督教的查经班很像;政治运动中的群众大会和布道很像;甚至还有人说批斗大会跟异端裁判所处决女巫也很像。

这些跟中国的传统都不一样,也就是说毛泽东的马列主义实践不自觉地在中国为基督教开辟了道路。他把中国的传统摧毁了,把基督教传播的一些障碍,比如祖先崇拜、天地君师亲这些给摧毁了。毛主义失败后又留下了一个巨大的精神真空,基督教正好乘虚而入。
中国人的精神世界在未来的时代肯定是丰富多彩的、多元化的,而不可能是一元化。实际上中国马列主义垄断的时代已经结束了,现在是暗潮汹涌,将来无非是暗潮拿上台面,那时候马列主义只能是众多流派中的一派。

文化学者谢选骏谈中国人精神世界的变化

但是有些东西中国的基督教和西方的基督教还是不一样。中国的基督教使"爱",使基督的那种仁慈在传播中受到了某种割裂。宗派活动猖獗,而不是主内弟兄在基督里合一那种感觉。有点儿佛教化,有很多小宗派。而且把人分成亲疏,熟人不熟人有别,这些都渗入到中国基督教里来了。

还有一个问题是中国很多人是拿传统的儒佛道、民间宗教甚至鬼神的概念去理解基督教的上帝的,从而让基督教在中国成了一种混合主义的宗教。还有中国人相信"圣人",认为人可以达到无私的状态,基督教不承认这一点。

问:回顾这三十年中国人的精神历程,一件事不能不提及,那就是法轮功现象。其出现和中共的镇压是否使得今后各种宗教组织的发展,甚至任何组织的出现和发展都变得困难了?

答:法轮功有当时的特点,比如八十年代的气功健身热,"六四"后的一段时间还得到过官方的支持,但后来走上了和官方冲突的道路。

从历史来看,法轮功也不是一个孤立的现象。历代王朝末年经常出现这种宗教运动。比如,汉朝末年的五斗米教,元末的白莲教、明教,清末的义和团。

法轮功团结了改革过程中被牺牲掉的弱者, 但从现代化的进程看这对整个社会的发展未必是正面、积极的东西。在中国一旦一个慈善组织形成规模必然向政治性转化,因此现在中国政府连慈善活动都限制很严。

问:那么经历了过去三十年的深刻变化,今后中国人的精神世界会是什么样的呢?

答:按照我“第二南北朝”的理论来看,中国人的精神世界在未来的时代肯定是丰富多彩的、多元化的,而不可能是一元化。

南北朝时代就是各种派别都起来,谁也不能获得垄断地位。实际上中国马列主义垄断的时代已经结束了。现在是暗潮汹涌将来无非是暗潮拿上台面。那时候马列主义只能是众多流派中的一派。基督教、佛教、儒教各有千秋,在法律框架内各有一席之地。

问:那么结果呢?人们的日常行为会更加规范吗?

答: 如果中国能建立起一个法律构架,这种丰富多彩会给中国人的生活带来改善。如果中国社会建立不了法律构架,而各种精神现象互相竞争、试图获得一种独尊地位的话,像马克思主义和法轮功,现在好像是两个最有力量的对峙的精神力量,他们如果想获得独尊地位的话,给中国人带来的就不是建设性的,而是文革一样的精神损害。

(英国广播公司报道)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