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社会重建 > 正文
服从·贞洁·神贫──读《爱的使者:基督圣徒传》
2015年07月10日 社会重建 ⁄ 共 4027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1,235 views+

 
一,圣徒行迹
十八岁,下决心研读《圣经》之前整整两年,一本《世界伟人》的传记书曾经激励我:圣徒法兰西斯(Francis of Assis,1181—1226年)临死,代表自己的灵魂向肉体道歉,感谢肉体这一生为灵魂负重奔波,以致精疲力竭,伤痕累累。那时我虽不知基督,《世界伟人》亦非福音读物,但却知道这样的人生值得羡慕。那时我喜爱希腊哲学家,赞赏他们“从鞭打中也可以感到快乐”的教义,这样的哲学精神,帮助我在毫无希望的毛泽东时代坚持下去。以后读《福音书》,得知法兰西斯的精神与希腊人无关,乃是基督的爱所赐,他美善的德行是十字架的宝血融化而来:
“主啊,让我们成为你和平的工具:哪里有仇恨,就播种爱;哪里有伤害,就播种宽恕,哪里有怀疑;就播种信心;哪里有绝望,就播种希望;哪里有黑暗,就播种光明;哪里有悲伤,就播种喜乐。求主施恩,叫我们不求安慰,但去安慰;不求理解,但去理解;不求被爱,但去爱。因为施舍就是我们的收获,宽恕别人我们就被宽恕,这样的死亡就是我们的永生。”
他不仅如此说,也如此行:十字架的救恩,成全了圣徒身上的种种奇迹。不少完全否定中世纪基督教会的新教神学家,在谈到这位亚西西的法兰西斯的时候,也会情有独钟,甚至推崇备至,敬礼有加。因为爱的力量乃是宇宙创造的根本动力,爱是永不止息。
耶稣会士利玛窦(MatteoRicci,1552-1610),是中国人耳熟能详的人物。他一生献给中国,由于信心滴水穿石,足迹遍布各省,直抵京师,开了中国的硬土。他不仅归化了许多中国士人和官员,还最早向中国传播了近代科学技术,死后得到皇帝钦赐墓地的荣誉,而他的后继者甚至把福音传进了明廷,使嫔妃宫女太监信从福音者达到五百四十余人。
利玛窦的先行者沙勿略(FranciscoXavier,1506-1552)的生平则似乎更有预示性的。他1542年到达印度的果阿,致力于建立亚洲传教基地。1547年他在马六甲遇见一位日本人,并在两年后通过他的帮助到达日本。后来他向一位日本学者传福音,那学者问他:“如果你信仰的是真实的,为什么中国人却不知道呢?”于是沙勿略知道,要让日本归化福音,必先让中国归化。另一个日本人则告诉他:“假如中国皇帝信了基督,他的臣民就很容易接受福音。”于是沙勿略决定要去中国传福音。当时明朝实施海禁,而他从日本国王哪里取得护照的努力也失败了。1552年8月,他终于搭乘葡萄牙商船到达广州对面的上川岛,他冒险偷渡却没有成功。最后在荒凉的上川岛上饥寒交迫,身患重病,1552年12月3日悲惨地死去。正是这一年,利玛窦诞生于意大利。
二,肉体与灵魂
我时常会想,圣徒与常人的区别是否在于,圣徒是让肉体听命于灵魂,常人则让肉体支配了灵魂?甚至根本就没有过灵魂?
让肉体听命于灵魂:这就是希腊哲学教义极为向往却无法企及的境界,但福音的殉道者们却轻而易举地达到了。因为耶稣曾以严厉的口吻转过来对彼得说:“撒但退我后边去罢,你是绊我脚的,因为你不体贴神的意思只体贴人的意思。”希腊的哲学教义只能让人的肉体进行一次辉煌的悲剧表现,而福音的真理却给人提出了灵魂的应许。法兰西斯意识到灵与肉的这种区别,所以他的灵魂在离开肉体之前,表达了抱歉。
我时常会想,鼓舞沙勿略败死在上川岛的力量,和鼓舞利玛窦胜利进入北京的力量,到底哪一个更强?而我清楚知道的是,无论如何他们都是灵魂的力量而不是肉体的力量,因为肉体只懂趋利避害、避重就轻,而灵魂却可以不看环境勇往直前,如保罗所说要得那从天上来的赏赐。亚西西的法兰西斯不正是这样的吗?正如圣经上说,这是在人不能,在神凡事都能的,奇迹般的力量。从信仰的角度说,沙勿略的灵魂和利玛窦的灵魂其实又是相同的,同受圣灵的激励,同样遵循服从,贞洁,神贫的圣愿,因为只有上帝的荣光,才能鼓舞肉体反背其堕落的本性,向上。
我记得一位牧师的讲道:“弟兄姐妹们,我们要努力啊!你们知道吗,在马丁路德改教之前五十年,有一位修道士曾经在他的日记中写下改教思想,但他没有公布出来,没有形成改教运动,只是在他死后多年,人们才发现了他的思想。我们想一想,要是这位修道士再多努力一点,历史很可能会有不同……”
我想,鼓舞那位默默无闻的修道士写下改教思想的力量,和鼓舞马丁路德实现改教的力量,哪一个更强?如果马丁路德是对的(冲击了教会的腐败,重倡读经与因信称义),那默默无闻的修道士日记,不恰恰见证说明这是圣灵的工作而不是人的?如果马丁路德是错的(分裂了教会组织,破坏了教会制度),那也可以说明他并不像过激的批评者所说,是为了个人野心和情欲的舒张而从事改教的;因为那位服从、贞洁、神贫的隐修士所写的日记,该是灵魂力量而非肉体力量的展现。
《爱的使者》(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8年版)以西方修会的开创者本尼狄克特(St.Benedict,480-547年)开篇,以慈悲天使特蕾莎修女(Mother Teresa,1910—1997年)收尾,包括法兰西斯、利玛窦,还有八位,一共十二篇“基督圣徒传”,可读性甚强,它能在今日的中国出版,也说明圣灵的力量并没有静止不动,这是令人振奋的。就我个人的经历而言,也是先读过圣徒传记,而后才读《福音书》的,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圣法兰西斯灵魂向肉体道歉的戏剧性一幕,把我的灵魂引到耶稣的福音中(如果我有灵魂的话)。如果我们不能在日常生活中远离肉体的诱惑,我们又如何在关键时刻抵抗撒但的试探呢?
如果说,没有罪性的耶稣基督是上帝与人类之间的中保,那么和我们同样具有罪性但却行出我们无法行出的事迹的圣徒们,则使得我们比较容易理解耶稣基督所行的奇迹,和他对人类的爱。从《福音书》到《使徒行传》再到舍弃一切走上十字架道路的殉道者们,我们得以看见那本不能看见的神。
我时常会反问自己:我为何不能坦然无惧来到施恩宝座前?面对无边宇宙我为何由衷战栗?因为看见了盘踞在自己身上的死亡和黑暗的无限权势?
上主啊,我的灵魂只是偶尔苏醒,即使在这样的时刻,却还像在梦魇中一样,迈不动步,支配不了肉体。在绝大多数情形中,灵魂不是被迫而是心甘情愿地驮着肉体的重负,东奔西跑,喜怒哀乐,比一个被迫服役的囚犯都不如。
我的灵魂多么善于体贴肉体的意思,他无微不至和肉体打成一片,和光同尘,装聋作哑。由于他和肉体毫无距离,所以当我快死的时候,灵魂完全不必向肉体道歉,因为我的灵魂为肉体牺牲得太多了。在最好的年头里,我只是拿出三分之二的时间和精力来做义工,而不是全部;而在最差的年头里,我却用百分之百的时间和精力来逃避灵魂的工作。肉体将随着死亡化为乌有,灵魂也将随之一贫如洗。
主啊,我多么可怜,我的肉体早就将灵魂洗劫一空了,那是你原本给我的丰盛。正是那些圣徒传记,让我想起你原本给我的丰盛。
“你是爱我,为我舍己。”

 

我的简介

Xuan Jun
查看我的完整个人资料
博客归档

▼ 2014 (100) ▼ 八月 (100) 希腊神谕与《可兰》启示
蒙古人为什么征服不了欧洲和日本
“圣”奥古斯丁,黑人神学家
《上帝之城》批注之序言、目录
《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上帝之城〉批注》11-20篇
《〈上帝之城〉批注》21-30篇
《〈上帝之城〉批注》31-40篇
《〈上帝之城〉批注》41-50篇
《〈上帝之城〉批注》51-60篇
《〈上帝之城〉批注》61-64篇
《〈上帝之城〉批注》后记
奥古斯丁死亡观之谬
唯意志论起源于奥古斯丁
人民共和国为什么腐败
“圣”奥古斯丁,黑人神学家
从景教命运看第二期中国文明的存在
罗马教皇开始进军中国了
远藤周作的沉默与阴暗
十字军东征是自卫行动
没有基督教就没有司法独立
基督教创造了西方音乐
《新约圣经》中的进化论思想
请注意救赎、拯救、救星的区别——兼谈刘小枫的胡乱翻译
“天赋人权”来自于《圣经创世记》
老舍分不清圣诞节与感恩节
西斯庭教堂天顶画《创世记》的浊气
让梅叶的《遗书》评论
欧洲统一的精神障碍
阿奎那的《神学大全》与天主教会的没落
复活思想促进了战斗力量和生物复制
末日与当代中国人的宗教意识
圣经内容列入中国教材
穆罕默德才是《撒旦诗篇》的作者
基督教与中国文化
欧洲议会能完成天主教会的未竟之业吗
科举制与佛教
天主教国家为什么不行?
穆斯林的“无知”与犹太人的“阴谋”
伊斯兰主义正在瓦解
邵玉铭用基督教为孙文贴金
伊斯兰教不如自然神教
谢选骏:死亡就是永生
真猎人和假猎人
巴比伦之囚与当代中国历史
维基百科对“基督与弥赛亚”的解释有误
蒋介石父子何以失去大陆、台湾?
《神州》电视片的混合主义倾向及其它
谢选骏等人谈“奥运与孔子”
谢选骏谈奥运“圣火”与希腊的森林大火
“佛教亡国论” ——从亡国遭遇看第二期中国文明的存在
进化论不合犹太教但合乎基督教
教宗退位,文明再生
内疚是基督教的原动力
超人与圣徒
佛性与原罪
新约圣经是“外邦人的光”
基督教化之下的当代中国
君士坦丁大帝的基督教——读《牛津基督教史》
犹太教正在引爆基督教和伊斯兰教战争
维基百科对“基督与弥赛亚”的解释有误
梵蒂冈捍卫中国宗教自由的原因
与神职人员书(四封)及其他
向往基督的殉道精神
读谢选骏《三经论》
新约圣经是“外邦人的光”
从“开光”看宗教裁判的作用
我怎样接受耶稣基督为救主
基督怎么是大卫的子孙呢
圣餐礼确实是耶稣亲自设立的
基督教创造了西方音乐
美国宪法与基督教的基本冲突
林肯认为他自己就是上帝
蒋介石父子何以失去大陆、台湾?
电影《达·芬奇密码》与当代邪教教主
《三经论》及其十三条注释
克尔白历史真相
亚伯拉罕四论
“九一一”:我们正在经历的沉默时代
与上帝一起受苦
五个台阶
三谈“ABC神学”
再谈“ABC神学”
“ABC神学”
波士顿会议主题
《神州》电视片的混合主义倾向
二十一世纪的祷告
国破家亡者的最后晚餐
只有一个选择
洪秀全与义和团
洪天王与毛主席
服从·贞洁·神贫
真理论
基督的见证
犯罪──赎罪──再犯罪──再赎罪──直到灭亡
四十一岁生日的祈祷
有关宗教、科学、政治文化的一个分析
宗教──另一种声音
也谈古代中国宗教神话向古史神话的转变
信仰的真实与经验的真实

 
Watermark模板. 由 Blogger 强力驱动.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