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读者投书 > 正文
为钱钟书的“辩诬”真的是越抹越黑
2016年05月28日 读者投书 ⁄ 共 2234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341 views+

41190621_2
现如今人们对 于自己不利和不喜的观点,动辄就扣一个“造谣”的帽子,已经成了惯伎了。但“造谣”意指完全捏造,而文中所列对钱杨的指责,至多不过有表述不够准确之处,但基本事实大致吻合。

俗话说,魔鬼在细节中,那我们来看看细节:

“1997年5月31日,钱钟书、杨绛两人联名致信给国家版权局,称:“大连出版社未经著作权人许可,于1995年11月擅自将我们的私人诗函、墨迹、照片等,连同其他记载失实的报道,编成《记钱钟书先生》一书”,是对他们著作权、肖像权的严重侵害,请求国家版权局予以保护。”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件事情的要害点在那个有意无意一笔带过的“连同其他记载失实的报道”上面,所谓“著作权、肖像权”只不过幌子,这也可从接下来一段得到印证:

“本社于1996年11月出版的《钱钟书评论》(卷一)一书,编者李洪岩,范旭仑。该书未征得钱钟书先生许可使用了他的信函、手迹等,其中未发表作品31件;编者未经钱钟书先生许可,对钱钟书的《围城》进行注释,侵犯了钱钟书先生的著作权。”
既然“他的信函、手迹”“未发表(其中31件)”,而这两个编者又“未征得钱钟书先生许可”,那么他们是怎么得到这些“未发表”的“信函、手迹”的?难道半夜翻窗进入钱家偷盗得来的?又或者钱一时高兴把自己这些私信借给这两个编者带回家去细细赏玩,玩完了再送还回来,你知我知天知地知?各位会把自己私信莫名其妙借给陌生人细细审阅最后来一句“未征得许可使用”吗?

很明显当然是得到了许可使用的!至少是口头上许可了的,但因为传记写出来了之后,其中有令钱不爽的“记载失实”,所以钱就以“未征得许可使用”“著作权”“肖像权”为名予以反制。

在那个年代,中国人普遍没有什么契约意识(实际上就是现在也是如此),给别人写个传,本是你吹我捧的美事,大家皆大欢喜,谁会想到事先还要签一个“免责协定”之类的,至多不过有些口头上的使用许可,哪知对方事后一个不爽,一翻脸就不承认有过口头许可,这两个编者当然只能哑巴吃黄连自己认栽了。

还有那个“对钱钟书的《围城》进行注释”,对某人进行“注释”也算是“侵犯了著作权”了吗?这我还真是闻所未闻!那我们平日里点评这个点评那个的,也算是一种“注释”,是不是也“侵犯著作权”了?据我所知,就连《圣经》这么伟光正高大上的任谁“注释”了也没见上帝大发雷霆的,就连最霸道的伊斯兰教,你“注释”了他们的《古兰经》他们要对你喊打喊杀,但也没告你是侵犯了他们的“著作权”。钱钟书还真是比上帝和真主加起来都要伟大。

说是“严重侵害著作权,肖像权”,说得义正词严一脸伟光,其实不过就是书中引用了一些完全可能是得到了口头许可的信函、照片而已。其实中国人谁曾在乎过什么“著作权”?满大街都是盗版有谁管过?自己怎么抄袭剽窃别人就不说了,自己在街头、网络被盗版抄袭剽窃也是见惯不惊家常便饭,也没见谁这么急眼过,何以单挑出一个完全可能是得到了口头许可的信函、照片引用就大动干戈?

因为“著作权,肖像权”只是幌子,真正要掩盖的是那个“记载失实(记载事实?)”!

那么记载到底“失实”不“失实”?恐怕稍有逻辑头脑的都能看得出来:很可能是不那么“失实”,甚至非常地不“失实”!因为若真“失实”的话,钱杨二人就不会这么有意无意一笔带过低调处理了,而不抓住这点大打出手,相反把重点转移到所谓的不痛不痒的“著作权、肖像权”上面去了。

这当然不是简单的“版权纠纷”!

至于什么周言、徐晋如之类的“转述”“澄清”等剧情反转,须知法庭上证人翻供是常事,这转述人的“澄清”明摆着的受到了压力不得不翻供,何足为证。你既然受到了压力事后又来“澄清”,事前为何会相信那个“转述”?难道之前你脑子失灵了吗?

第二个问题:余英时到底有没有说过“钱钟书是‘一地散钱——都有价值,但面值都不大’”?

稍有阅读理解能力的都可以看出:余英时虽然是在转述叶公超时提到了这段话,但他实际上一定程度上认同了这段话:“这话也不能说没有道理”“所以《管锥编》还是继续有它的价值(潜台词不就是“面值都不大”?)”“还是有用的(同理,潜台词就是“面值都不大)”。

并且余还用自己的话把这个意思再重新表达了一遍,并非完全复述:“他是有许多散钱,没有整个串成一串,可是他有很多小小的串子,串起来的,那些还是有用的,而且是永远有用的”(当然了,小钱也是永远有用的嘛)

“辩诬”者居然以余英时是转述叶公超的话为理由,得出了“余英时则对这一说法作了反驳,为钱钟书辩白”的结论,也真是让人为“辩诬”者的阅读理解能力和逻辑思维能力着急啊。

虽然是“转述”,但表示了一定程度上的赞同,那就事实上等于是表述自己的看法了,这么简单的常理还用得着费口舌讲解吗?我在这里对“辩诬”者使用了“越抹越黑”一词,这词汇早已有之,将来对方也扣我个“造谣”的帽子,我是不是也可以这样给自己解释:我只是“转述”而已哦,骚瑞哈。

至于什么副博士、硕士之类的鸡毛蒜皮就不多说了,留给大家茶余饭后咀嚼,但是这个,“以钱钟书的学问,还需要用“学位造假”来给自己贴金吗?”,这种用烂了的马屁话还真是好笑:他钱钟书出名是多年之后的事了,他刚毕业还没“大家”的时候,就未卜先知自己将来必将成名,不需要“贴金”了吗?那回国找工作的时候何必不把毕业证书封藏起来,才更显出英雄本色嘛?

对钱的恩怨,本人不选边站,只就事论事而已,但只要你是个“名人”、“大家”、权贵,总不乏有人积极来为你“辩诬”的,“辩诬”辩得好,还能得赵家赏一碗饭吃,“辩诬”辩得不好,就徒然显出媚态而已。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