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读者投书 > 正文
薛蛮子有“七宗罪”
2016年05月17日 读者投书 ⁄ 共 5515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316 views+

2012年10月18日14:40

来源:新民周刊 作者:张襦心
原标题 [薛蛮子有“七宗罪”?]

  薛蛮子是谁?

去年3月,我向某财富杂志封面人物栏目推荐这位天使投资人,对方提出异议,理由为“并非公众人物”。

时间仅过了一年多,如今的薛蛮子,已经是“天下无人不识君”。微博打拐、抗击癌症、免费午餐、解救白血病女孩……一系列公益

民生话题与微博事件,让这个白发老头受到空前的关注。  事实上,直到2011年年中,薛蛮子才开通微博。但到除夕之前,其粉丝数量已经达到10万左右,随后呈现爆发式增长。薛蛮子的个人形象,也从“中国天使投资第一人”,转化为粉丝400多万的微博第一大玩家,以及“微博公知”、“微博公益第一人”。

这位郑渊洁口中的“奇人”,他的家庭背景也一直为媒体津津乐道:刘少奇的女儿刘亭亭、朱德的孙子朱和平、李先念的儿子、胡耀邦的女儿……他们都是薛蛮子的小学同学。小时候玩的泥巴是刘开渠所捏,作文曾经沈从文批改。

盛名之下,对他的“微词”也开始显山露水。金秋十月,“倒薛”运动随着一篇网络檄文的抛出,达到高潮。这究竟是又一场“方韩大战”,又一个唐骏、禹晋永式的倒下,还是一场“政见”恩怨战,或者一场江湖上的挑战赛?

  是是非非

10月10日,刚回到北京的薛蛮子,晚上11点多钟,一口气发了八条微博。搅得他半夜祭出“起诉宣言”的,乃是两个IT圈内并不陌生的名字:网眼八分斋、徽剑。

十一期间,网眼八分斋制作的视频《网络大破解——大佬薛蛮子》,在微博上疯狂流传。10月6日,徽剑发布了洋洋洒洒的《万言书评薛蛮子,扒下你的底裤空空荡荡”》。一个用“法制进行时”的姿态,另一个以更强大的网上材料整合、“包打听”与“扒坟”能力,将薛蛮子的家庭背景、求学、出国、妻室、发家、回国、公益慈善、商业模式抖了个底朝天。虽然真假莫辨,但足以将薛蛮子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

记者将徽剑在“万言书”中对薛蛮子的炮轰总结为“七宗罪”:

 1、学历造假

徽剑在文中指出:《城市经济导报》和《创业邦》报道薛蛮子于1977年直接考上研究生,1979年获得硕士。但2011年底被网友爆料指出1978年国家才恢复研究生招生,薛蛮子怎么可能1977年就考上故宫博物院研究生,“难道穿越了?”薛蛮子才手忙脚乱地修改百度百科资料。

他还引用网友评论:“我人生第一次关注薛蛮子的学历是百度百科反复修改那几天。研究生入学时间从1977年改成1979年,学校从故宫博物院到社科院、从哈佛大学到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学历从博士变硕士,后又变为未完成学业。那霹雳的震撼可想而知。我当时就想:咱中国人一百年也学不会美籍华人这种严谨。”

据记者调查,网友曝料的时间为2011年11月13日下午。此后百度词条上“薛蛮子”的履历,确实被编辑了3次,有实质性意义的一次发生在2011年11月14日,薛蛮子承认正是其本人,将“1977年直接考入北京故宫博物院中国历史研究生,1979年获得硕士,1979年获美国加州伯克利大学的奖学金,攻读美国历史博士 ”修改为:“1979年直接考入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外关系史专业研究生,1980年尚未完成硕士学业,获美国奖学金,赴美国加州伯克利分校东亚系继续攻读中外关系史硕士学位。后与孙正义结识,弃学经商,未竟学业”。

至于从“哈佛”修改为“伯克利”,发生在网友发难之前的8月17日,并且与这份履历的最初版本一样,都无法证实为薛蛮子所为。显然不如当初方舟子大战唐骏那般严谨,直接从对方的自传里搬出了“铁证”。

  2、注水“红二代”

徽剑指出,薛蛮子一直以红二代自居,实际上有网友曝料,薛蛮子并不是薛子正的亲生儿子,而是其养子。

这部分内容纯属家庭私事,略去不议。

  3、贩卖故宫文物

薛蛮子的第一桶金,据他所言,乃是1980年7月,孙正义给他7000美元。但在“万言书”中,最重量级的发难之一,正是冲着这一段。

“孙正义为啥给了一个美国人一年的收入?有位在美国的老哥说,他卖东西给人赚的。我认识一位80年代初就去了美国的老哥,此人在80年代就跟薛蛮子相识,他告诉我,薛蛮子在天堂,一去就有很多钱,这点让当时从国内去的人羡慕不已,一打听才知道薛蛮子带了不少东西变现了。”“当年,故宫在‘文革’中和‘文革’后期都流失了一批文物。其中就有不少流向了海外。在当时的海外圈子中,就流传有薛蛮子可能涉嫌类似交易。”

这段往事挺精彩,只可惜信息来源是一位“在美国的老哥”。回想当初禹晋永被扳倒,乃是媒体记者直接获得了山东省梁山县国土资源局的指证,禹晋永及其兄弟禹晋川所拥有的梁国用(2003)字005号、梁国用(2004)字第007号等3份国有土地使用证为“伪造”。不禁感觉“徽氏”出拳太轻。

  4、“接收”贪官儿媳

谈及自己的起家史,薛蛮子曾回忆说头一个100万美元是靠房地产,凭本事自己做的。但徽剑挥出了他更致命的一击:“实际上这个有很大的水分。根据传言版本,薛蛮子认识了当时去美国不久的丁玮夫妇,薛勾搭上了年轻貌美的丁玮。丁玮为前贵州贪官阎建宏儿媳妇,东窗事发时夫妻携巨额赃款远逃美国。阎建宏则在贵州被执行死刑。丁玮夫妇在美国并没有太出色的投资收入来源,其财产基本都是在国内带过去的。所以现在网上大量质疑丁玮拥有的财产都是当年阎建宏的贪污账款。”

根据《中国纪检监察报》1995年的报道以及贵阳市人民检察院当时提起公诉的起诉书,现在能够证实的有:

原贵州省省委书记刘正威的妻子、被称为“贵州第一夫人”的闫健宏,确因巨额贪污在1995年被处以死刑。

仅起诉书体现,闫健宏贪污公款65万元人民币和1.43万美元;合伙贪污150万元人民币;挪用公款200.64万元人民币和5万美元给他人使用;为他人倒卖提供购买香烟的批件而非法获利40万元;受贿港币1万元及物品折款1.7万余元。还伙同刘博牟取非法收入120余万元。其中人民币151万元、利息13万元、美元14300元、港币1万元,已经上缴国库。其他不知去向。

闫当时在庭审中拒不认罪。

1992年6月20日,闫健宏曾为其子刘博在美国买房。

薛蛮子的夫人确实叫丁玮,作为欧致宝的掌门人,痴迷于古董珠宝。如今,她的微博内容已经全部删除。

一家非营利性的咨询机构“Cancel 咨询”的研究报告《Vancl’s Game》,也曾提到“据一个著名的传闻,薛蛮子的第一桶金来源于中国腐败高官儿子的遗孀。微博打拐帮助薛蛮子赢得了公众关注,并刷新了他令人尴尬的过去”。

冯仑则在其《野蛮生长:男人愉悦冒险游戏》一书中,写过这么一笔:“中纪委通报的贵州的严剑虹是贵州省委书记的夫人,当时兼着贵州国际信托董事长……后来老太太被枪毙了,她那做省委书记的老公被双规、撤职然后被抓,她儿子用赃款流亡海外。我去费城时了解到,她儿子用钱供养一个小演员,演员上完学找到工作,跟别人好了,离婚的时候还分走他一部分钱。赃款就这样流失了,傻儿子完全衰了。”但冯仑并未注明傻儿子的妻子为丁玮,更没有提到丁玮与薛蛮子后来结婚的事。

至今,刘博与丁玮、丁玮与薛蛮子发家,这些关键环节,尚未看到更确凿的说法。

5、诈骗同胞股票

据徽剑所言,薛蛮子还在美国的时候,有位王女士把薛蛮子给告了,法院判决书中有这样一段话:王小姐投资5万美金购买1万股UT斯达康股票,被告薛蛮子告诉她这些股票所有人要用他的名字,因为股票没上市,只允许他这种内部高管认购。

结果王女士信以为真,就真的卖给了薛蛮子,但是没过几个月,UT斯达康就上市了,于是,发现上当受骗的王女士就把薛蛮子告上了法庭。官司,王女士肯定打赢了,但是这时,薛蛮子却跑回了国内,拒不执行该项判决。

记者下载了洛杉矶负责上诉的法庭2006年11月29日一份法律文件,因薛蛮子上诉,法庭陈述了一些事实:

“薛蛮子告诉她这些股票所有人要用他的名字,因为股票没上市,只允许他这种内部高管认购。”此事发生在王女士最早购买股票之时。她购买的股票,已经在1996年从薛蛮子转到她本人名下。

1999年12月,王让薛帮她找一个买家,想卖掉一半股票。薛一开始帮她找了另外一位创始人,但那个人没买,后来薛蛮子自己买了。

据王女士说,她当时问公司什么时候会上市,薛说不知道,但可能发生在2000年的6、7、8三个月。2000年1月份,她就以18万美元将手中股票卖了一半给薛蛮子当时的妻子胡安。没想到UT斯达康在2000年的3月3日就上市了。她表示如果自己知道IPO很快会发生,肯定不会卖股票。于是在2001年1月将薛蛮子与胡安告上法庭。法院对诈骗和欺诈的说法予以了驳回,但判定薛违反了25402法律条款。该条款大意为:没有IPO之前的股份,股东之间互相买卖,如果我知道一些信息,而你不知道,那么这个买卖是有问题的。

王女士举出了一个非常有利的背景,证实自己不知情:她英语都不怎么会,对股票更是一窍不通。

而法院调查显示,尽管IPO有很多不确定性,比如1997、1998年UT斯达康两次上市尝试都中止了。但在1999年12月之前,UT斯达康董事会已经决定IPO。他们讨论了将要发行1000万股,价格最后调整为17-19元,日期为来年2-3月之间。并在12月20日上报美国证监会(上报文件没写上市价格,该价格后也经过多次修正)。法院认为,这些信息只有董事会成员知道,薛也是董事会的成员,他应该知道IPO要发生了,因保密条款,他不应向王告知内情,但也不应该去买王的股票。

  6、“投机”做善事

徽剑认为薛蛮子的模式为:利用号召力提出某项公益倡议,吸引眼球,将投资项目嫁接进这些公益项目,用投资项目的产品销售量换取相应的公益捐款量,最终提高产品销路,提高公益捐款量,还成全薛蛮子本人美名。在暴风影音代言中,也可以看到上述模式的影子,只不过这一次产品销路变成了暴风的知名度。他认为这种行为是在利用微博和公益,满足私心。薛蛮子的所谓公益慈善等事情,几乎无一不包含商业成分。

早在薛蛮子代言暴风影音的时候,他那句广告词就受到了成为微博名人以来最大的质疑:“公益岂能同商业捆绑?善心岂不是变了味儿?”

但也有商界人士向记者表示:“如果公益和商业完全没有瓜葛,就不会有那么多企业热心做企业社会责任,这种事情本来就是双赢。”

有句评论说得好,“慈善向来有多种方式与观念,而互联网尤其是微博、SNS上的操作更加大了多种观念彼此间的撕扯甚至对立。”看来慈善模式之争,只要愿意,永远都能燃起硝烟。

 7、动用水军经营微博

徽剑在文中分析指出,薛蛮子投资了一家水军公司,他的粉丝中,至少80%甚至九成以上的都是僵尸粉,真正的有效粉丝也就几十万。

在网络骂战中,薛蛮子曾被冠以“水军都督”之称,可能跟他投资了杜子健有关。杜以“微博营销之父”自居,草根大号三强之一,新浪微博上曾经火爆的“微博搞笑排行榜”就属于他。2010年12月,薛蛮子和蓝色光标买下杜子健的公司华艺24.5%的股权。据称蓝标自己750多个客户的微博需求,也都是交给华艺打理。

记者曾经就微博粉丝做过调查,实际上刷粉、真人粉、高级粉之间的买卖相当普遍。想想微博某女王都是买粉大客户,在这个世界里,拿僵粉说事不是太吸引眼球。

江湖恩怨

事实上,早在“十月围城”之前,围绕在薛蛮子身边的战火,从他声名鹊起后,就没有断过。倡导山西古建游、代言万表网、代言暴风影音,都曾引来许多争议。

而在微博上与薛蛮子实名交恶者,还有中央民族大学教授张宏良,人民日报甘肃分社社长林治波,知名影评人司马平邦(原名段伟),《国企》杂志社研究部主任郭松民等人。他们中多数为网络“左派”活跃人物。

早在9月4日,张宏良便在微博中使用过这样的表述:“由美国中央情报局和中国普世办共同指挥的薛蛮子水军”、“旨在动乱和肢解中国的薛蛮子水军”。因对若干历史事件、历史人物以及当下中国种种现状的评价、见解不同,薛蛮子与众所周知的“乌有系”的矛盾由来已久、口水不断。

但这一次“倒薛”运动声势如此浩大,“乌有系”只能算是打酱油的,最多被人撩拨了一下,达到四两拨千斤的效果。那么真正的生力军“徽剑”与“网眼八分斋”,究竟是何来历?

据记者所了解,他们均为纯粹的IT圈内人,创业者。“网眼八分斋”为深圳市网眼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代表作之一为3Q大战时恶搞腾讯的视频《元首的愤怒》。徽剑则为深圳徽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CEO。

徽剑的经历比较有意思。

他从2006年开始写博客,一开始估计是奔着房地产营销策划去的,批的都是潘石屹、钟伟、樊纲、地产商,写的没什么阅读量,也没形成什么气候。从2007年开始,徽剑开始抛出《中国互联网十八摸》,转向互联网,并形成了自己鲜明的打法。阿里巴巴、搜狐、百度、新浪、腾讯、盛大全部中枪,被他“摸”了一个遍,后来3Q大战之时的《八评腾讯》,更让他备受瞩目。博文点击量也从房地产时期的几十突增到几千、上万。

2007年他曾写过一段自我介绍,有这样的表述:“一贯擅长制造公关危机……尤其精通互联网危机应对、品牌建设。有空可以聊天,顾问肯定收费。”2008年发文称自身资源愿与各网站合作。

既然薛蛮子和杜子健,一个有微博营销教父之称,一个有微博营销之父称。从这个角度而言,网眼八分斋与徽剑,似乎都有些像江湖上的新生牛犊向大佬挑战,同时展现自己实力的意思。

或许这也能解释,为何张宏良真名实姓痛骂薛蛮子,他不起诉,反而要拐弯绕道,让徽剑和网眼八分斋把真实姓名告诉他来起诉。是不是这个精明的老头早已看出,前者不过是政见不同,后者已闪出羽翼寒光?

目前徽剑手上还难看出十分确凿的证据,不知是否还有个2.0版尚未抛出;即使“薛蛮子们”果为沽名钓誉之徒,倒他的时候,是否就可以罔顾“程序正义”,这个问题同样值得深思。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