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圣经学习 > 正文
旧约圣经中的“反犹主义”(前言)
2015年07月09日 圣经学习 ⁄ 共 7823字 评论数 1 ⁄ 被围观 499 views+

旧约圣经中的“反犹主义”
(谢选骏二十世纪末读经笔记)

1999年8月27日开始记录
2009年9月15日整理完毕

 
前言

(一)

1999年,怀着“理解奥秘”的心情,我下决心完整读一遍《圣经》,因为主说:“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又是那存活的。我曾死过,现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并且拿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启示录》第一章17—18节)于是,我克服了以前的枯燥感。在这之前,我只有兴趣查找有关经文,结果对生境的阅读和理解都是支离破碎的。即使勉强通读其中的某一经书,可能由于着急和缺乏耐心,也记忆不清和效果不佳。后来我发现,圣经前后有许多矛盾之处,如果不能通读圣经,其实也就不能理解其中的某一部分。这一发现使我开始满怀兴味地从头阅读,而且几乎每天可以阅读一卷,依然兴趣盎然。此外,我还掌握了一个小小的方法来督促自己,那就是制定一个明确的计划:把所有于我特别有益的章节段落,一一勾勒出来。这样,将来我也就可以凭此自己做一个读本,甚至将各种经句分门别类。我希望这将成为我生命的灵粮,我带着它走遍天下,和护照与信用卡那“两把刀”在一起,就像拿着一个“生命的指引”。这就像《以西结书》所说的:“我要使他们有合一的心,也要将新灵放在他们里面,又从他们肉体中除掉石心,赐给他们肉心,使他们顺从我的律例,谨守遵行我的典章。他们要作我的子民,我要作他们的神。”(十一章19—20节)

按照《以赛亚书》的记载,耶和华神在耶稣降生之前就已经作为救主出现在历史之中:“耶和华以色列的君,以色列的救赎主万军之耶和华如此说,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除我以外,再没有真神。”(《以赛亚书》四十四章6节)我猜想这样的耶和华神,一定具有耶稣基督的全部美善。救主不仅是耶稣基督的称号,救主也是耶和华神的本性。

许多教义解经家以“救赎”来定义“神永恒的计划”,在这种解经思想指导下,整个“圣经历史”成了救赎史,上帝所有的作为,包括创世、造人和某些难以理解的神秘,一概成为简利的救赎计划。但实际上,救赎只是人类堕落以后才开始形成的计划,并不是上帝为了执行救赎计划,故意使人堕落,然后才进行救赎的。这在圣经里一清二楚的采取的,其证据就是上帝的“后悔”:“耶和华见人在地上罪恶很大,终日所思想的尽都是恶。耶和华就后悔造人在地上,心中忧伤。耶和华说,我要将所造的人和走兽,并昆虫,以及空中的飞鸟,都从地上除灭,因为我造他们后悔了。”(《创世记》第六章5—7节)
(二)

上帝的本质是“自有永有”,而不是“救赎”;因为上帝除了与人之外,还与宇宙其他部分保有密切的关系,此其一。其二,上帝与人的关系除了救赎以外,还有其他内容,如人类堕落失去乐园之前的亲密的以及往后可以预期的天国之福等等。由此可见,救赎只是上帝向罪人进行的一项工作,这在耶和华与以色列人的关系中特别显著。上帝对人显了他自己的“自有”,但上帝并不是为了人类才存在的“永有”。圣子耶稣对门徒说,“我就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那么“世界末了之后”呢?上帝依然永有,“天地可以废去,我的话却不能废去”——可见人类只是上帝“神永恒计划”的一部分,救赎则是神与人之间关系的一部分。因此,圣经中有些难以理解的部分如亚伯拉罕──撒拉见面唔谈宴请耶和华神(创世记十八章)、耶和华不能赶出迦南人(士师记一章)、耶弗他以女儿燔祭耶和华神(士师记十一章)等,是需要从“自有永有”者的无上主权去看待的。

其中最令现代人震撼和百思不解,要算耶弗他以女儿燔祭耶和华神的事情了:“基列人耶弗他是个大能的勇士,是妓女的儿子。耶弗他是基列所生的。基列的妻也生了几个儿子,他妻所生的儿子长大了,就赶逐耶弗他,说,你不可在我们父家承受产业,因为你是妓女的儿子。耶弗他就逃避他的弟兄,去住在陀伯地,有些匪徒到他那里聚集,与他一同出入。过了些日子,亚扪人攻打以色列。亚扪人攻打以色列的时候,基列的长老到陀伯地去,要叫耶弗他回来。对耶弗他说,请你来作我们的元帅,我们好与亚扪人争战。耶弗他回答基列的长老说,从前你们不是恨我,赶逐我出离父家吗?现在你们遭遇急难为何到我这里来呢?基列的长老回答耶弗他说,现在我们到你这里来,是要你同我们去,与亚扪人争战。你可以作基列一切居民的领袖。耶弗他对基列的长老说,你们叫我回去,与亚扪人争战,耶和华把他交给我,我可以作你们的领袖吗? 基列的长老回答耶弗他说,有耶和华在你我中间作见证,我们必定照你的话行。于是耶弗他同基列的长老回去,百姓就立耶弗他作领袖,作元帅。耶弗他在米斯巴将自己的一切话陈明在耶和华面前。耶弗他打发使者去见亚扪人的王,说,你与我有什么相干,竟来到我国中攻打我呢?亚扪人的王回答耶弗他的使者说,因为以色列人从埃及上来的时候占据我的地,从亚嫩河到雅博河,直到约旦河。现在你要好好地将这地归还吧。耶弗他又打发使者去见亚扪人的王,对他说,耶弗他如此说,以色列人并没有占据摩押地和亚扪人的地。以色列人从埃及上来乃是经过旷野到红海,来到加低斯,就打发使者去见以东王,说,求你容我从你的地经过。以东王却不应允。又照样打发使者去见摩押王,他也不允准。以色列人就住在加低斯。他们又经过旷野,绕着以东和摩押地,从摩押地的东边过来,在亚嫩河边安营,并没有入摩押的境内,因为亚嫩河是摩押的边界。以色列人打发使者去见亚摩利王西宏,就是希实本的王,对他说,求你容我们从你的地经过,往我们自己的地方去。西宏却不信服以色列人,不容他们经过他的境界,乃招聚他的众民在雅杂安营,与以色列人争战。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将西宏和他的众民都交在以色列人手中,以色列人就击杀他们,得了亚摩利人的全地,从亚嫩河到雅博河,从旷野直到约旦河。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在他百姓以色列面前赶出亚摩利人,你竟要得他们的地吗?你的神基抹所赐你的地你不是得为业吗?耶和华我们的神在我们面前所赶出的人,我们就得他的地。难道你比摩押王西拨的儿子巴勒还强吗?他曾与以色列人争竞,或是与他们争战吗?以色列人住希实本和属希实本的乡村,亚罗珥和属亚罗珥的乡村,并沿亚嫩河的一切城邑,已经有三百年了。在这三百年之内,你们为什么没有取回这些地方呢?原来我没有得罪你,你却攻打我,恶待我。愿审判人的耶和华今日在以色列人和亚扪人中间判断是非。但亚扪人的王不肯听耶弗他打发人说的话。耶和华的灵降在耶弗他身上,他就经过基列和玛拿西,来到基列的米斯巴,又从米斯巴来到亚扪人那里。耶弗他就向耶和华许愿,说,你若将亚扪人交在我手中,我从亚扪人那里平平安安回来的时候,无论什么人,先从我家门出来迎接我,就必归你,我也必将他献上为燔祭。于是耶弗他往亚扪人那里去,与他们争战。耶和华将他们交在他手中,他就大大杀败他们,从亚罗珥到米匿,直到亚备勒基拉明,攻取了二十座城。这样亚扪人就被以色列人制伏了。耶弗他回米斯巴到了自己的家,不料,他女儿拿着鼓跳舞出来迎接他,是他独生的,此外无儿无女。耶弗他看见她,就撕裂衣服,说,哀哉。我的女儿阿,你使我甚是愁苦,叫我作难了。因为我已经向耶和华开口许愿,不能挽回。他女儿回答说,父阿,你既向耶和华开口,就当照你口中所说的向我行,因耶和华已经在仇敌亚扪人身上为你报仇。又对父亲说,有一件事求你允准,容我去两个月,与同伴在山上,好哀哭我终为处女。耶弗他说,你去吧。就容她去两个月。她便和同伴去了,在山上为她终为处女哀哭。两月已满,她回到父亲那里,父亲就照所许的愿向她行了。女儿终身没有亲近男子。此后以色列中有个规矩,每年以色列的女子去为基列人耶弗他的女儿哀哭四天。”(《士师记》十一章)

关于耶弗他以女儿燔祭耶和华神的事情我有话想说:基列人耶弗他用别人的生命来祭祀这件事情是很不好的,结果却落实在他自己的女儿身上。这是否可以让他醒悟呢?神也许根本不需要这样的祭品。但我没有把握,我无法理解圣经启示的全部的奥秘。
(三)

带着感恩赞美的心,在祷告状态之中去读经,是根本的,既是更高的也是更具体的做法;至于我现在所做的,还是基本的,既是更低的也是更普遍的做法,那就是带着认罪悔改的心,阅读圣经。通过三年的读经,我已经感到有必要全盘了解圣经,以便前后对照,免得顾此失彼,甚至受人误导、愚弄。尤其我个人从内心顺服耶和华神以来,不再认为天父与圣子具有不同的性情。这是我在1999年信仰上的主要进展。因此,我先知书以外的旧约的其它所有部分,也同样充满了阅读的渴望。简单说来,就好像有点渴望知道自己的来历、自己身世中的秘密那样——我既然是主耶和华家里的人,以色列的信仰史也正是我们的家史。以色列的光荣与耻辱,就是我们的镜子。

正因为有了这样的态度,我才特别诧异地发现:纽约的华人教会,令人不可思议地抬举犹太人,甚至把现在的犹太人看作基督徒属灵的导师,这可能是由于纽约是世界上犹太人最多的城市,超过耶路撒冷和特拉维夫。但是把现在的犹太人也就是诋毁基督的人仍然看作基督徒属灵的导师,这却是明显违背圣经的。《约翰福音》明确说:“耶稣对信他的犹太人说,你们若常常遵守我的道,就真是我的门徒。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他们回答说,我们是亚伯拉罕的后裔,从来没有作过谁的奴仆。你怎么说,你们必得自由呢?耶稣回答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所有犯罪的,就是罪的奴仆。奴仆不能永远住在家里,儿子是永远住在家里。所以天父的儿子若叫你们自由,你们就真自由了。我知道你们是亚伯拉罕的子孙,你们却想要杀我。因为你们心里容不下我的道。我所说的,是在我父那里看见的。你们所行的,是在你们的父那里听见的。他们说,我们的父就是亚伯拉罕。耶稣说,你们若是亚伯拉罕的儿子,就必行亚伯拉罕所行的事。我将在神那里所听见的真理,告诉了你们,现在你们却想要杀我。这不是亚伯拉罕所行的事。你们是行你们父所行的事。他们说,我们不是从淫乱生的。我们只有一位父就是神。耶稣说,倘若神是你们的父,你们就必爱我。因为我本是出于神,也是从神而来,并不是由着自己来,乃是他差我来。你们为什么不明白我的话呢?无非是因你们不能听我的道。你们是出于你们的父魔鬼,你们父的私欲,你们偏要行,他从起初是杀人的,不守真理。因他心里没有真理,他说谎是出于自己,因他本来是说谎的,也是说谎之人的父。我将真理告诉你们,你们就因此不信我。你们中间谁能指证我有罪呢?我既然将真理告诉你们,为什么不信我呢?出于神的,必听神的话。你们不听,因为你们不是出于神。”(第八章31—47节)信耶稣的犹太人尚且如此,不信的犹太人就可想而知了。可见犹太人在主面前时全然败坏了。

有些犹太人据此批判《约翰福音》是“历史上第一部反犹主义作品”。但其实这种观点是不对的,因为如果按照这一观点去看待圣经,那么整正本圣经都成了反犹主义作品了,其中也包括旧约,包括犹太人津津乐道以证明其“选民地位”的篇章。我们在下面就可以找到大量的实例来证明“旧约中的反犹主义”。

在我看来,“旧约中的反犹主义”其实是在界定上帝和选民之间关系及其主要原则,那就是——

1、选民不是出于义人,而是出于罪人;

2、选民必须遵照神的指示生活,否则就会失去选民地位,而且处境比受到拣选之前更加糟糕;

3、选民在受到拣选之前,并不优秀,往往还是更加卑贱的;主的拣选点石成金,正如主的创造吹泥为人;

4、《何西阿书》明确警告说:“以色列阿,不要像外邦人欢喜快乐,因为你行邪淫离弃你的神,在各谷场上如妓女喜爱赏赐。谷场和酒榨,都不够以色列人使用,新酒也必缺。他们必不得住耶和华的地,以法莲却要归回埃及,必在亚述吃不洁净的食物。”(第九章1—3节)《哈该书》进一步对以色列人预言说:“现在你们要追想,此日以前,耶和华的殿,没有一块石头垒在石头上的光景。”(第二章15节)

5、回顾一下,摩西之兄亚伦的儿子拿答亚比户因为献祭不当,被“火从耶和华面前出来,把他们烧灭,他们就死在耶和华面前”。(《利未记》十章)这虽是惨痛的教训,其实也很幸福:有几人能在这样近距离中死在主的面前呢?况且,他们也为后人做了判例,让人时刻儆醒。

虽然我的上述看法并一定对,并且肯定不是全对,但却是我的真实想法。虽然我自己也不是每时每刻一定能够完全坚持这些想法,但当时确实是被这样感动着的。
(四)

关于反犹主义(Antisemitism),有种种说法,其中大多数当然是错误的。这就像世界上的许多理解一样:正确的答案只有一种,因此种种答案中的大多数,只能是错误的。

犹太人自己解释“反犹主义”为:憎恨作为一个民族的犹太人或作为一种观念的“犹太人”。“反犹主义”(antisemitism)一词最早出现于1870年代末,随后一直用来指历史上或当前对犹太人各种形式的憎恨。此词源于这样一种观念:希伯来语属于闪语族,因此犹太人肯定是“闪米特人”(Semites)。许多其它语言也属于闪语族,如阿拉伯语和阿姆哈拉语,故其它文化也可称为“闪米特人的”。然而,并没有“闪米特人的特点”(Semitism)这种东西,“反犹主义”一词所表达的憎恨和偏见从来不适用于其它闪族,包括创立了伊斯兰教的阿拉伯人,而仅仅适用于犹太人。

人们不禁要问,犹太人既然如此无辜,为什么世界上独有反犹主义特别流行,而很少有其它的“种族歧视”可以与之相提并论呢?

犹太人认为:

1、憎恨犹太人的现象并非近代才有,它可以追溯到古代。传统的反犹主义建立在基督徒对犹太人的宗教歧视之上。基督教教义当中有一个思想根深蒂固:犹太人要为耶稣之死负责,理应受到惩罚(这是所谓的“弑神神话”)。激发基督徒憎恨犹太人的另一种观念是“取代神话”,即宣称基督教已取代了犹太教,因为犹太民族作为上帝的选民不合格,理应受到惩罚,尤其是来自基督教世界的惩罚。几个世纪以来,关于犹太人的种种成见不断出现。评价某个犹太人不是依据其个人的成就或者优点,而是将之看作一个整体的一部分,这个整体代表了贪得无厌、穷凶极恶、冷漠无情、懒惰成性、惟利是图和纵欲过度。犹太人有时甚至遭到诬陷,说他们把基督教儿童的鲜血用作逾越节礼仪的一部分(即所谓的“血祭诽谤”)。

2、十九世纪给世界带来了“启蒙运动”。这一哲学运动的思想基础是理性而不是传统的宗教教条,与之相伴而来的还有社会、人文和政治的进步。然而,反犹主义并未在启蒙运动时期消失,只不过形式有所变化而已。当时,犹太人在许多欧洲国家被赋予平等权利,许多人就通过质疑犹太人能否真正忠于新出现的民族国家而表达了对犹太人的憎恨。此外,一些人不赞成正在进行的现代化和政治变革,他们也指责是犹太人策划了这些变革。在1870年代,新的政治反犹主义与“种族”反犹主义结合起来。英国博物学家达尔文提出了关于进化的新观点,尽管达尔文本人从未想过把这些观点运用到科学领域之外,但憎恨犹太人的人开始宣扬,犹太人在进化等级上是个劣等“种族”,这是生理或遗传原因造成的,因此永远改变不了,无论他们同化没有。这种反犹主义新形式包含了这种观点:犹太人由于其种族和遗传构造而要对世界纷争负责。许多犹太人在1917年的俄国布尔什维克革命中起了重要作用,此后俄国犹太人被赋予平等权利。这让全欧洲的反犹主义者又有了憎恨犹太人的新借口,因为犹太人和共产主义联合起来了。

3、纳粹党于1919年成立,于1933年取得德国国家政权。它是首批主要以种族反犹主义为基础的政治运动之一。政权建立之初,纳粹党人便歧视犹太人。起初是通过制定种族法令将犹太人和社会上的其他人分开,后来便开始灭绝“劣等”种族的成员。在与纳粹合作或被纳粹占领的国家中,各地反犹主义的种种表现——无论是传统、政治或种族的反犹主义——有助于决定当地犹太人的命运。即使在反对希特勒和纳粹党的民主国家中,反犹主义在一定程度上仍然存在,一些犹太人专家认为,这种反犹主义态度使这些国家未能将更多犹太人从纳粹魔爪中营救出来。

4、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西方了解到在欧洲所发生的一切,反犹主义便极大削弱了。许多教会承认,由于鼓励传统的基督教反犹主义而铸成了大错(教皇保罗二世称反犹主义为罪)。一些政府不再允许制定反犹主义政策。但是,战后不几年,斯大林就偏执地怀疑苏联境内的犹太人,开始迫害他们,反犹主义于是在苏联卷土重来。此外,在过去数年里,反犹主义者(尤其是反对以色列国存在的穆斯林)开始将他们对犹太人的憎恨伪装成“反对犹太复国主义”。联合国甚至在1975年通过决议,声称“犹太复国主义是种族主义”,以此赞同此类反犹情绪。这一决议最终于1994年遭废除。否认纳粹屠犹和新纳粹主义是当今世界其它形式的反犹主义,因为它们试图为纳粹主义开脱罪名,或试图美化纳粹主义和过去存在的对犹太人的憎恨。

除了犹太人自己的上述看法,人们也注意到亲以色列的华人“比犹太人更加犹太人”。他们甚至说“历史上记录了撒但几次企图毁灭以色列国”,而完全不提毁灭以色列国的真正力量是来自上帝的惩罚、耶稣基督的预言。他们利用埃及的法老、波斯的哈曼、叙利亚的独裁者安提亚古·以法彼尼斯(Antioch Epiphanes)三个例子以偏概全,变相地指控上帝。(叶光明:《反犹主义的根源》)尤其过份的是,这些“比犹太人更加犹太人”的华人们在如此隐蔽地指控上帝的时候,还经常打着基督教的旗号。其实按照圣经的启示,犹太人遭受的迫害,主要是因为他们违背了圣约,激起了上帝的愤怒。而按照圣经的记载,撒但始终是伏在上帝的权柄之下的,没有神的同意和沉默,撒但并不能做什么。如果否定了上帝的主权始终在控制一切,基督教就变成了摩尼教了,一神论就变成了二神论了,上帝的计划就变成了善恶之战了、黑白之战了。

按照圣经的启示,犹太人遭受的迫害,主要是因为他们违背了圣约,激起了上帝的愤怒——这并不是新约作者的杜撰,而是旧约的一贯看法,是从摩西五经到先知书一脉相承的上帝之道。因此,如果把犹太人遭受的迫害说成是“反犹主义”,那当然就是在指控上帝了。但是,指责上帝推行“反犹主义”是没有道理的,因为按照圣经的启示,上帝在“反犹”之前就是如此“反迦南”的,对待违背上帝之圣洁的圣地居民,上帝从来就是毫不留情的。实际上,犹太人迄今为止所遭受的,还远远比不上所多玛与蛾摩拉,更加比不上被毁于挪亚时代的洪水的诸多生灵。

按照圣经的启示,上帝在清洁犹太、打扫圣地的行动中,实际上是在整理“上帝与选民之间的关系”,是在清理违背圣约的现象。退一万步说,说“犹太教经典而不是基督教经典——旧约包含深刻的反犹主义”,这显然是不合逻辑的;因此,“旧约圣经中的‘反犹主义”当然也就不可能是一种反犹主义了。但是“反犹主义”一词已经被运用得如此广泛,所以下面我们就借用“反犹主义”这一指控,来展现一下旧约圣经的主题:上帝十分认真地处理他自己与他的选民之间的关系。这个一贯的主题,不仅贯穿在新约圣经之中,也贯穿在旧约圣经之中,所不同的是,在新约圣经之中,基督徒已经取代了旧约圣经之中犹太人的地位,所以新约时代开始以来的两千年,基督徒所承受的考验和磨难,其实已经远远超出了犹太人;但与此同时,犹太人也遭到了边缘化、开始进入化石文明,就像旧约时代的迦南人一样。

读了“旧约圣经中的‘反犹主义’”我们当能知道:犹太人在新约时代所遭受的,正是迦南人在旧约时代所遭受的,这就十分郑重地警告了我们——如果基督徒背叛了上帝,就像旧约之前的迦南人和新约之前的犹太人那样的话,那么迦南人和犹太人的厄运,也会降临在基督徒的头上。这是需要我们戒慎恐惧的!

谢选骏
2009年9月

目前有 1 条留言 其中:访客:1 条, 博主:0 条

  1. 不锈钢网 : 2015年07月25日04:10:52  -49楼 @回复 回复

    不错的文章,内容出口成章.禁止此消息:nolinkok@163.com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