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读者投书 > 正文
基督教化之下的当代中国
2016年04月27日 读者投书 ⁄ 共 2266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442 views+

中国进入“第三期中国文明”已经一百多年了,第三期中国文明,是以吸收基督教元素(基督教及其培育的科学文化政治经济)为主要特征的文明,区别于吸收佛教元素为主要特征的第二期中国文明(魏晋南北朝唐宋元明清的儒释道三教合一),和原生的第一期中国文明(先秦诸子百家到两汉的官学)。

那么,在全面吸收基督教元素一百多年之后的今天,基督教在中国的命运又是如何呢?

(一)

2013年的“圣诞节”,提供了一个可资观察的窗口:

(第一个惊人的现象,是许多产妇在12月24日的“平安夜”这一天,急忙通过剖腹产的方式,获得了她们的宝宝;下面是有关情况的对话:)

A:这些在“平安夜”通过剖腹产的方式获得宝宝的产妇,大多都是不信教的吧?

B:不知道。

A:你可以帮我问问吗?她们为什么这样做呢?最好问出一个百分比,就像问卷调查那样。

B:这样不好吧。

A:我感兴趣。

B:怎么问呢?

A:就问她们为什么选这个日子?只是因为有“平安”这两个字,还是因为有真的基督信仰。

(第二个惊人的现象,是许多人在大街上传讲耶稣,而无神论的政权竟然默许;下面是有关情况的对话:)

B:大街上今天好多人在宣扬耶稣,我走在广场上有人在大声宣讲,我听到什么“赦免”,什么“无罪”

A:说赦免众人的罪?“世人都犯了罪,亏欠了神的荣耀……”?

B:对。现在信的越来越多,到处都在发单子和小册子。

A:哦,那真像在开始一场运动了,就像民间在自发地进行某种“文化革命”了。

B:真像。那些人不知有没有工资?

A:应该没有工资的,只有少数专职的才有。

B:每天都在用喇叭在演说,有女的也有男的。

A:以前有这种现象吗?

B:没有。

A:去年圣诞节也没有?

B:去年也有,但没今年多。

A:前年有么?

B:没有。旁边很多警察。

A:警察不禁止吗?

B:不管的。还有人举着牌子,走到哪都收到他们的单子。

A:但是警察袖手旁观不干预?

B:今晚警察还有很多服务人员全部出动,怕人多出事,到处都是警察维持秩序。地铁、广场、公交、商场,到处都是服务的人。

A:这样,中国人就不会精神空虚了。

A:你说,如果中国政府提倡基督教,会有很多人信吗?

B:现在就有好多人信呀。

A:如果中国政府提倡基督教,会有一半人信吗?

B:应该有。前天有人闲谈说,基督教信的人年龄不等,从十几岁到几十岁,什么人都有。我们老总就说:“有信仰的人会比没信仰的人坚强,容易成功。”
A:中国人要是信了上帝,记得基督的福音,就不会这样不守规矩了,中国就会变好。

B:哦。

A:污染也会少,假货也会少,骗子也会少,暴力也会少。

B:现在中国一切在往良性发展呢。

A:恶少老成了,暴徒从良了,社会主义改造结束了。

B:可能在追求精神方面的人多一些了,一片祥和。

A:这样中国才能走上正道,实现民族和解。但中国走上正道还差关键一步,那就是实现法治,脱离人治,而实现法治的关键不仅在于司法独立,还需要确保司法独立的“圣约”观念,这只有基督教才能提供。将来基督教如果成为中国的国教,中国的法制就会得到保障了。

(二)

产妇们在“平安夜”这一天,通过剖腹产方式获得宝宝的“动机调查”结果出来了:

在所有十四个平安夜剖腹产的产妇中,有一个基督徒产妇是由于信仰的原因在平安夜剖腹产的,她希望自己的孩子像耶稣那样仁慈待人,有九个非信徒产妇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得到平安的祝福,还有四个产妇说自己是因为平安夜以外的原因而必须在这一天动手术的。

十分凑巧,按照抽象调查的原则,如果说这十四位产妇代表了将近十四亿中国人的话,也许我们可以据以推测,现在中国的基督教人口大约接近一亿,也就是总人口的十四分之一;另外九亿人口大约听说过并且喜欢基督的平安,而剩下的四亿人口大约从未听说过基督的平安或是虽然听说基督的平安却没有把基督的平安放在心上,或是虽然听说基督的平安也把基督的平安放在心上却不愿当众承认基督的平安。

把基督的平安放在心上,却不愿接受基督的为自己的救主的这种人,就是所谓“文化基督徒”;因此也可以说,中国现有的文化基督徒大约有九亿之多。

如果中国政府出面推动基督教发展,也就是说,基督教一旦获得了宗教平等地位,也就是获得了像是儒释道三教和三民主义、马列主义那样的国教和官学的地位,我相信,这九个文化基督徒之中,至少有一半人会成为真正的基督徒。那么,一亿的中坚信徒加上四五亿新归化的信徒,以及那些从未听闻过基督福音的四亿人口(其中至少还会有四分之一的人会转变为信徒)——如果中国政府出面给予基督教平等地位,那样,基督教在中国的人口,就会达到半数了。这个半数人口,假以时日,所产生的滚雪球效应,将在一两代之后,使中国成为一个真正的基督教国家。

现在,基督教在中国的发展,已经相当成熟了;关键是现在的或未来什么时候的中国政府,愿意不愿意给予基督教平等地位。

而现在的或未来什么时候(改朝换代以后)的中国政府,愿意不愿意给予基督教平等地位,又取决于他们能从这种给予中得到足够的好处。

中国政府能否从“给予基督教平等地位”得到足够的好处?这其实并不取决于中国政府,而是取决于社会形势,或说取决于上帝的旨意。因为所有的政府采取一个政策,都是从其自身利益和计算得失出发的,不论古今中外都是这样。

如果上帝愿意第三期中国文明得以成熟,如果上帝愿意中国变成一个基督教国家,那么,“为上帝打开中国的大门”,就可能在我们这一代人实现。

中国社会,亟需全面的基督教化。

(三)

现在,基督教在欧美社会开始了僵化甚至异化的过程,欧美社会抛弃上帝也必然会被上帝抛弃;如果在这样的历史时刻,中国能够通过接受基督教而复兴基督教,就能获得上帝的眷顾,再创历史的辉煌。

2013年12月25日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