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人新作 > 正文
上海小伙欲花68元理发 最后发现消费5万元
2016年03月18日 新人新作 ⁄ 共 3105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285 views+

      上海小伙欲花68元理发 最后发现消费5万元

(震轩美发益江店工作人员向小杨说明其在店内“消费明细”。)

小伙听信震轩美发益江店工作人员各种说辞,多次交钱陷入“深套”

家住上海浦东新区益江路附近的小杨,到益江路131号的上海震轩美容美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震轩美发)益江店理发,他本想花68元剪头发,没想到却在“免费体验清理头皮”、办会员卡有优惠、充值转卡等建议下,先后支付了50408元。

那么,这50408元究竟是怎样一步步花掉的呢?

理发68元却付11000元

1月26日晚,20多岁的小杨路过震轩美发益江店,打算理一理头发,因为第二天就要回老家过年了,他想形象光鲜一点,就选择了该店68元的“首席理发”,“我一个月就挣4000多元,平时根本舍不得花这么多钱理发。”

剪好头发清洗时,该店员工王某对小杨说,可以免费体验“清理头皮”,让头皮更加透气、舒畅。因为是免费,小杨就同意了。然而,接下来的事令他始料未及。

“清理头皮后,我打算付账离开时,收银员说除了68元,还有一笔5152元的费用。我当时就吓傻了,怎么冒出这么多钱来?”小杨说:“对方告诉我,在清理头皮的过程中,使用了14支韩国进口药水,每支368元。”

3月11日中午,记者随小杨来到震轩美发益江店,“店长”汪某告诉记者,368元/支的韩国进口药水是明码标价的。

“当晚,王某在帮我清理头皮的过程中,始终没有告诉我要使用什么药水,更没有给我看过任何药水。如果他们给我看了药水,说要368元一支,而且还要用14支,我肯定不会用的!”小杨说,为了这笔钱,双方争执到晚上10点多。最后,震轩美发益江店甚至否认了“免费体验”的说法。

小杨说:“那天晚上我的感觉是,不交钱是走不掉的。后来,店方称如果办了会员卡,按照会员价,就只要600元。办一张8000元的会员卡,只要充值5000元就可以了。办了卡,如果不想用,可以在扣除自己的消费后,把卡转给需要的客户,然后把下家的钱直接退给小杨,一个月后,也就是2月27日就可过去拿钱。”

小杨觉得这个方案可以接受,就打算付款了事。这时候,过来一个人,自称是店长。“他说消费的5152元不能转卡,要再充值6000元才能办理转卡。‘店长’承诺转卡成功之后,多余的钱可以一并退给我。”

当晚,小杨付了11000元,终于得以脱身。

为转卡又补交各种费用

2月19日,小杨从老家回沪后,立即去震轩美发益江店询问转卡事宜。他盘算着,扣除已消费的600元,11000元还可以退回10400元。

当初帮他清理头皮的王某称,已经替他找到了匹配的客户,但因为下家要办一张20000元的会员卡,需要小杨再补9000元差价才能转卡。而且,该客户还有一笔1200元的消费,也要记在卡上,所以小杨实际要将自己会员卡上的钱凑至21200元。

“当时王某跟我说,找到愿意匹配的客户很不容易,要我赶紧交钱,他就能快点帮我转卡。”小杨说,王某当时承诺,2月25日退给他20600元,这一切都有录音为证。

然而,2月21日,王某又打电话说,“下家”加了一个亚麻籽疗程,出于双方卡里金额对等的原则,需要小杨把这笔费用也补交上,否则依然转不了卡。无奈之下,小杨又补交了7668元。

2月26日,王某对小杨说,震轩美发已把转卡的钱,打到了他的账户上,马上就可以给小杨了。但那个“下家”还有一个养身疗程,费用是7040元,“王某说这是转卡前的最后一笔费用。如果这笔钱不交,就前功尽弃了。”于是,小杨又交了7040元。

2月28日,小杨去震轩美发益江店拿钱,王某又要求他交5000元服务费,并称“这笔钱只是走一下账,会在3月2日一起退还”。

为了能尽早拿到退款,小杨又交了5000元。

4张卡共花了50408元

3月2日,小杨按照约定去震轩美发益江店退钱,王某称“公司正在放款,还要等两天”。

3月8日,小杨再次去退钱,王某拿出一份转卡合同。小杨一看,写的是80000元的卡。王某以所谓金额对等原则为由,要小杨继续补齐差价,但只需补到60000元即可。

小杨算了一下,还要交19092元。“我身边只有9500元。王某说他可以帮我垫付1万元,退钱时再还他就行。但是,等我交了9500元时,王某又说身上没有这么多钱,要我第二天中午再去拿钱。”

据小杨事后统计,因涉及要补差价、转卡等问题,他在震轩美发益江店一共办了4张卡,共花费50408元,包括1张“3折”会员卡、1张“5折”会员卡、2张疗程卡(享用头皮清理)。

事件进展

店方:撤回全部投诉就返还31000元

3月9日,小杨满心欢喜去退钱。这一次,办理转卡事宜的不再是王某,而是一名自称店长的人。但,这个汪姓店长和此前的店长并非同一人,“他说我上次见到的是代理店长,已经调走了。”

汪店长告诉小杨,扣除他在店里消费的金额,只能退1.9万余元。

“可是他所说的消费,我根本就没做过。我每次去店里,都是王某以各种理由让我交钱,拿走了我的卡。他怎么操作的,我一概不知。”小杨告诉汪店长,他和王某的对话都有录音。

3月11日,小杨当着记者和汪店长的面,播放他与王某的一些谈话录音。汪店长称,这些录音不足为据,“这是顾客跟我们的工作人员私下达成的口头协议,我是店长,他们的口头协议没有经过我的许可。”

当记者提出,能否跟王某谈一谈时,王某选择了回避。

小杨说,汪店长此前还曾告诉他,如果他们开除了王某,这些录音将没有任何作用。

那么,汪店长所说的这些消费,有小杨签字的“确认单”吗?对此,汪店长称,需要两天才能准备好“确认单”。然而,3月14日,汪店长又说,确认单’在消费当日就已经给消费者了,消费者自己弄丢了,他们概不负责”。

记者追问,“确认单”店里难道没有存底吗?汪店长没有给予回应。

3月14日,小杨先后前往浦东新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上海市商务委投诉。浦东新区市场监管局表示,将按照流程处理,在60个工作日内给予投诉人回复。市商务委工作人员则表示,会尽快跟震轩美发进行沟通。

在市商务委的干预下,3月14日晚,震轩美发益江店告诉小杨,如果他撤回全部投诉,将返还他31000元。小杨暂时接受了对方这一提议。为表示诚意,震轩美发先付给小杨9500元,余款待小杨撤回投诉后再付。

为什么交50408元,却只退31000元?小杨说,他每次去店里交涉时,都会被莫名收费600元。对此,汪店长称,这是付给为小杨“服务”的工作人员的,而且是打折后的价格,但如果小杨坚持要退卡,就得按照原价1800元/次扣费。

记者调查

震轩美发预付卡远超最高限额

据市商务委透露,震轩美发为上海市单用途商业预付卡备案企业。

根据2012年9月商务部颁布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单张记名卡限额不得超过5000元、单张不记名预付卡限额不得超过1000元”;“记名卡不得设有效期,不记名卡有效期不得少于3年。”

但小杨在震轩美发益江店办理了4张卡,共花费50408元,平均金额远超5000元的最高限额。而且,有两张卡的背后还注明有效期为2年,同样不符合规定。

更夸张的是,在汪店长向记者出示的一张报价牌中,会员卡最低为2000元,金卡则达到了30000元,这张报价牌中甚至还有一款价值为10万元的“理财卡”。

对于震轩美发是否有开展相关理财业务资质的问题,对方始终没有回答。

此外,晨报记者还曾向震轩美发益江店询问小杨所消费项目的报价。

汪店长出示了一本目录,称项目和报价都在目录中,但记者并未看到任何有关头皮护理的项目介绍及报价。面对记者的质疑,汪店长又拿出了一张单独的定价单,说这个项目的报价在这里。然而,记者发现,这张报价单里只有产品定价,并无疗程定价。

最后,记者想看看小杨用过的清理头皮的韩国进口药水,但汪店长称“已经断货,店内暂无样品”。(新闻晨报)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