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思想评论 > 正文
两个假博士:胡适与钱锺书的人生遗憾与人格缺憾!
2016年02月06日 思想评论 ⁄ 共 6717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251 views+

(这是我2003年写的。后来表格担任新浪篮坛CBA硝烟的版主时,
邀请我在那边发帖,我就发了这个帖子以及其它一些非篮球的帖子,
当时引起硝烟板块的一阵热闹,高手云集,海阔天空。
可惜,硝烟的另一位版主花茶一直反对在硝烟谈CBA之外的话题。
最终花茶找了个借口,把我帖子全部删了。包括这个帖子。
表格不久也就离开了硝烟。)

=========================================================

两个假博士:胡适与钱锺书的人生遗憾与人格缺憾!

(本文中关于钱锺书的部分是参考了新闻报道)

胡适留美,钱钟书留英,回到中国后都成为大师;尽管由于时代、环境和个性的不同使得钱钟书没有达到胡适那种全国第一人的地位和影响力。

胡适其实从来不曾说过自己是博士,但从他回国起就一直被称为胡博士,而他也从来不曾否认过。

钱钟书的学位问题则更是有意思,是他夫人杨绛在她那篇《记钱锺书与围城》里头写道: 1935年考取英庚款到英国牛津留学,1937年得副博士(B.Litt.)学位。”从此以后所有的钱锺书的传记、文章、材料里就都说他是副博士。这也难怪,他老婆说的话,难道会有假?而且,跟胡适一样,钱钟书即使自己从来不曾说他是副博士,但也从来不曾说自己不是副博士。

其实稍微有点英文素养的人都应该知道,这“B.Litt.”就是Bachelor of Literature的缩写,意思是“文学士”学位。而“副博士”这学位是苏联创用的,英国根本没有这种学位。

于是就有人开始质疑此事,然后中国社会科学院的李洪岩和大连市图书馆的范旭仑合写了《为钱锺书声辩》,其实是澄清。他们提出的理由中有如下几个证据:

第一,钱锺书的父亲钱基博在家谱中说儿子获得的是“文学士学位”。

第二,美国学者夏志清在《重会钱锺书纪实》中也说钱锺书拿的是文学士(B.Litt.)学位。

第三,钱锺书于193811月与华罗庚一起被聘为清华教授,当时两人都没有博士头衔。

按说,这么简单的事情居然需要花费这么大力气来考证、来写专书论证,这已经很可笑了,而更可笑的是上述文章发表后,居然引来猛烈的炮火,对那两位作者展开人身攻击,说他们动机可疑,心态可议,只会纠缠于鸡毛蒜皮的小事,不想想钱老的学问地位声望。还有的则说他们是跟杨绛有私人恩怨,藉此打击报复。但值得注意的是所有的人身攻击都只是人身攻击,对于那些“证据”不曾提出辩驳。

这让我想起前年那场轰动网上的北大名教授把翻译英国学者的教科书写成是自己“著作”的事件。那时也是有许多北大教授和研究生站出来替那位剽窃教授说话,但都只是怀疑揭发者的心态动机,而完全不探讨北大名教授居然做出学术剽窃一事的严重道德犯罪性质。

钱钟书的学位问题,由于他自己一直不公开澄清,所以这件事官方就不知该怎么办。到了钱老去逝后,新华社于19981220日发的电讯里只说他留学英国牛津大学,“获B.Litt.(Oxon)学位”,而没有中文的翻译。

当官方都已经这么说以后,杨绛就无法再回避这个问题了,于是在200197日,杨绛向清华大学捐献自己和钱锺书的稿费设立“好读书”奖学金的仪式上,主持人介绍钱锺书的生平时说他获得牛津大学文学副博士学位,杨绛当场纠正说:“不是副博士,是学士学位。”

------------------------------------------------------------------

至于胡适,由于学问实在太大,声望实在太高,所以没有人会怀疑他的哥伦比亚大学博士学问问题。后来台湾有学者开始批胡,并且亲自到哥大去“考证”胡适学位一事,而这些活动的起因是由于很久以前一件轰动台湾的政痔案件,就是“自you中国杂志事件”。

1949年时,胡适在上海跟朋友雷震、杭立武、王世杰商议要成立“自you中国出版社”,后来政局势急转直下,胡适奉派去美国寻求支持,之后国民政府退守台湾。迁台之后,杭立武担任教育部长,雷震担任总统府国策顾问,于是雷震又兴起办《自you中国》的想法,而杭立武也答应在经费上积极支持。于是由雷震出面成立《自you中国半月刊》,自己担任社长,胡适因为人在美国,因此担任名义上的发行人。

那时老蒋的“白色kong怖”统治使得整个社会一片死寂,而这份杂志的执笔者都是名重一时的学界政界领袖(例如殷海光是台大哲学系主任),论点又是鼓吹自由民主,反对专制独裁,因此在知识分子界造成很大的声势和影响。国民档对此当然不会坐视,但是碍着胡适等人的身份和国际名望,也不好立刻采取过激行动。

然而,自you中国杂志这边却开始越来越激烈了,由批判国民档、蒋介石进而鼓动成立新政档,这可是犯了国民档的大忌。当时台湾整个社会都还被一纸“戒yan令”压得无法喘气,而组档是戒yan令里头明文禁止的叛乱行为。国民档一再明着警告暗着威胁,但雷震、殷海光不为所动,依然积极进行组档事宜。最终国民档以“知匪不报”、“为匪宣传”等罪名将雷震、殷海光逮捕入狱,一关就是10年。

事情并没有这样就算了,国民档接着来了个斩草除根,清洗了台大哲学系,几乎所有的老师都失业了。这就是鼎鼎有名的“台大哲学系事件”。

殷海光出狱后身体很差,不久就因为癌症而去逝(他有可能是因为在狱中就病了而被提前释放,手边没资料,记不清了)。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台大哲学系事件这笔血债终究还是要还的。当年他的门生很多都留美去了,后来有的回到台大或其它学校当教授,有的在美国当教授。当他们都建立起学术声望和社会地位之后,昔日那场哲学系灭门案件却成为他们心中永远挥之不去的创痛。

要怎么找回公道?台湾此时的状况已经和昔日有了天壤之别,二蒋已经不在,国民档已无法独cai,多少陈年奇冤都已经被社会正义所主动平反,而雷震殷海光一案根本从一开始就是个谁都知道的冤案。于是,这批学术界菁英开始把矛头指向胡适。

胡适是怎么样的人呢?他是君子,但不是大侠;他可以谈论政痔,得罪当权,但决不会弄到让自己身家性命面临危险的地步。殷海光雷震一案发生时胡适在美国,他在得知消息后也的确马上联系国内的政界朋友向当局递话,希望能从轻发落;当他回到台湾以后,也的确为此奔走过。但在殷海光弟子眼中,胡适做得不够多。照他们的说法,胡适是应尽力、能尽力而未尽力

他们的气愤是有道理的,胡适不仅仅是中国第一人而已,当时在整个西方世界都对他非常尊崇。甚至当年老蒋去台后曾经为了平息美国当权派对他的憎厌而主动提议由胡适担任总统,由老蒋担任行政院长掌握实权,藉此获得美国行政部门和国会议员的支持与帮助。因此,殷海光的弟子觉得胡适实在是应该出更大的力气,寻求国际社会力量的支持,向老蒋施加压力,释放雷震、殷海光。

于是这批学术菁英开始“批胡”,但当然不是X共当年那种低级无耻作法。他们写文章,质疑胡适的学术成就,质疑他的声望与贡献是否匹配。以他们的功力,写出来的东西当然是掷地有声的,因此所造成的影响也非常大。这里头倒也不是随便批胡就可以兴风作浪,学术界自有学术界的高标准。胡适虽然贡献非常大,但如果单纯探讨他的学术成就,那当然和他的声望是不成比例的。这是因为胡适的社会活动太多,时间精力太分散,再加上他那无药可救的考据癖,使得他花费太多力气在那几本古典小说的考证上头了。以他的学贯中西和他的思想高度而言,他其实可以为中国人贡献得更多更大。

这次风潮最终惊动了旅美的大学者余英时教授,他为此写了一篇长文,后来印成一本小书:“中国近代思想史上的胡适”。这本书写得太好,也显示了余教授这位当今思想史宗师的功力。他说的很有道理,单纯考虑胡适的学术成就那是不公平也没意义的,但如果是放在当时那种特殊的时空背景和社会状态下来考虑,那么胡适的“思想”的确是中国第一人,他所造成的“影响”也的确是中国第一人。别的不说,单单白话文运动就已经是永远影响中国命运的头等大事了(请参阅我写的“孔子、胡适、网络、版主”一文)。

那些学者除了写文章批判之外,也有人开始怀疑胡适的博士学位问题了。其中一位旅美教授为此特地跑了一趟哥大,找遍了当年的档案资料,但就是找不到胡适获得博士学位的纪录,也找不到胡适的博士论文。

原来当年胡适看到陈独秀办的新青年杂志红红火火,他寄给新青年的那篇“文学改良刍议”也已经产生了巨大反响,而且陈独秀那篇顺著他的话而写的“文学革命论”已经高举义旗攻城掠地了。他知道这是个影响中国未来走向的关键时刻,如果错过的话,他将无法居于思想领袖的地位,因此形势已经不容许他再在美国耗着写论文了,于是他就马上收拾行囊,动身回国。

回国之后,别人当然以为他已经得了博士学位,因此当然就称呼他胡博士,而他也从来不澄清。从此,全中国,全世界都知道有这么位胡博士,但其实他并不是博士。

我写这篇短文的目的不在于重揭两位宗师的丑,而是在于感叹“名”对中国人的诱惑力和腐蚀力。要论他们两位的学问和成就,那是一百个普通博士加起来也比不上的,他们的人品也是有口皆碑的,但他们仍然无法抵挡“博士”头衔的虚名,并最终让自己在道德人格上留下了无法弥补的缺憾!

   批注:

<!--

功能下线 20120910 dalong3-->

热火詹姆斯论坛版主“无语死了”如是说:
“热火论坛太冷清,剽窃帖子也欢迎!”

 

分享到:

TOP

胡适提交了博士论文不代表他拿到了博士学位

昨天贴出“两个假博士”后,雅哥回复说是

胡适1927年重返美确实提交了博士论文,老师杜威也给他搞了答辩,也通过了。由于胡适1917离开哥大已近十年,按规定修完基础课和通过资格考试后五年内需答辩。但杜威和胡适都不知道,胡适的论文还拿回国印过,不过所有哥大校友写信都称DrHU,胡适并非有意欺骗。”

首先我要谢谢雅哥先生提供这些信息,我在台湾的时候还真没听说过这些。不过这些信息仍然没有能够具体澄清胡适的博士学位问题。

1,“胡适1927年重返美确实提交了博士论文,老师杜威也给他搞了答辩,也通过了”,这并不表示他就拿到了哥伦比亚大学的博士学位,这只是杜威和胡适之间的行为。

2,“胡适的论文还拿回国印过”,这也并不表示胡适拿到了哥伦比亚大学的博士学位。

3,“不过所有哥大校友写信都称DrHU”,这也并不表示胡适拿到了哥伦比亚大学的博士学位。

4,“胡适并非有意欺骗”,这句话和上句话之间好像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哥大校友称他博士是一回事,他自己究竟是不是博士则是另外一回事。

5,在西方,博士学位是非常庄严神圣的事情,可不是中国大陆这种一个博导可以带几百个博士生,读三年之后就给博士学位的粗制滥造现象。胡适如果真的拿了博士学位,不可能现在去哥大查不到任何蛛丝马迹。我所了解的是在美国毕业时候要交两本博士论文给学校,一本保存在总图书馆,另一本我就不确定放哪里了。此外如果自己系上有图书馆的话还得再交一本。

除了博士论文外,还会有许多文件上面留下证据,比方说毕业典礼不管你参加不参加,你的名字一定会出现在博士名单上。

最有公信力的当然还是博士学位证书啦,胡适如果是博士,就该有哥大的博士学位证书。这么重要的文件,胡适不可能丢失,但是我们从来不曾看到或听说胡适有这份文件。台北有胡适纪念馆,长期以来都是由胡适当年的秘书胡颂平管理。后来胡适纪念馆出版了胡适全集,胡颂平自己也写了本胡适年谱长编初稿。我是研究科学的,诸位谁专攻文史哲的不妨去查查里头是否提到胡适拿博士的问题。

当胡适的学位问题在台北被提出来讨论的时候,我从未见到胡颂平出来说话。胡适如果真有学位证书,目前最可能存放的地点就是胡适纪念馆了,但胡颂平没说过胡适确实得了博士学位。

我所听过的说法是“胡适从来不曾说自己是博士,但当别人叫他胡博士的时候他也从来不曾说自己不是博士”。

6,这件公案的真正破案关键恐怕还在雅哥先生为我们提供的这条线索:“由于胡1917离开哥大已近十年,按规定修完基础课和通过资格考试后五年内需答辩。但杜威和胡适都不知道”。我想最大的可能就是胡适写了论文,通过了oral defence,但是已经不符合学校的规定时间了,所以哥大并没有认可,当然也就没有颁发博士学位。

最后要说明一点,中国人只有两位让我佩服,一位是梁启超,一位就是胡适。但个人的好恶是一回事,事情真相是另外一回事,尊重事实比什么“为贤者讳”或“为了集体荣誉”等理由都重要。

(雅哥先生既然能说出这些信息,那他肯定是看过一些资料,不知是否能贴出这些资料呢?)

===============================================

胡适1927年重返美确实提交了博士论文

版权所有:雅_哥 原作 提交时间:20:34:50 08月18日

老师杜威也给他搞了答辩,也通过了。由于胡适1917离开哥大已近十年,按规定修完基础课和通过资格考试后五年内需答辩。但杜威和胡适都不知道,胡适的论文还拿回国印过,不过所有哥大校友写信都称Dr。HU,胡适并非有意欺骗。

   批注:
热火詹姆斯论坛版主“无语死了”如是说:
“热火论坛太冷清,剽窃帖子也欢迎!”

TOP

胡适果真没有通过博士论文考试

我曾写过一篇“两个假博士:胡适与钱锺书的人生遗憾与人格缺憾!”,在新浪的文化论坛贴出后,有人回复说:

胡适1927年重返美确实提交了博士论文

版权所有:雅_哥 原作 提交时间:20:34:50 08月18日

老师杜威也给他搞了答辩,也通过了。由于胡适1917离开哥大已近十年,按规定修完基础课和通过资格考试后五年内需答辩。但杜威和胡适都不知道,胡适的论文还拿回国印过,不过所有哥大校友写信都称Dr。HU,胡适并非有意欺骗。

-------------------------------------------------

后来我就又写了“胡适提交了博士论文不代表他拿到了博士学位”,对于这位网友的说法提出质疑。记得当时还有别人回帖,说是哥大的唐德刚教授去查了档案,确定胡适正式得了博士学位。

我要他们举出唐德刚的原文(学术讨论最注重原始文献,而不是“我记得”、“我听说”、“好像”),他们举不出来,又开始说什么胡适的成就比博士还了不起云云。这是废话,我在我的原文里面已经讲了,胡适的学问和成就,那是一百个普通博士加起来也比不上的。

那么唐德刚自己到底是怎么说的这件事呢?今天偶然在网上看到他的一篇文章“胡适的历史地位与历史作用”,里面有这样的记载和评论:

    “可是胡适的博士论文《先秦名学史》,那也是一部启蒙性的不世之作,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先秦名学史》后来衍伸为《中国哲学史大纲(上卷)》,实在是中国文化史上,一部划时代的巨著。可惜作者不识时务,误将“明月照沟渠”,大材小用,把这篇光彩辉煌,有“启蒙性贡献”的杰作,误当成学报性的文章,作为“博士论文”投入哥大这个汉学沟渠。不幸五大主考都不通汉学(夏德略识汉文)、不谙精义,看不懂这篇论文,所以博士生胡适就吃瘪了。

    我在哥伦比亚大学手稿珍藏室.细玩该篇(那显然是1927年以后,哥大选为“珍品”收藏的),审查一位主考(疑是夏德)用蓝色铅笔的潦草批画,真为考生胡适不平。哥大博土出身的李又宁教授,对此比我更为气愤。她曾告我,她立志要开个国际会议,为胡适之先生“博士论文”平反。

    真正启蒙性的作品,不是我辈普通学人都可以写的啊!它也不是水准不够的学者,可以随便看得懂的啊!至于有些教授和秘书们问我,胡适的论文,又不是用中文写的,为什么杜威看不懂?我想这问题还是不回答的好。”

---------------------------------------------------------------

所以,唐德刚讲的很明白,胡适的博士论文,即使“是一部启蒙性的不世之作”,但“不幸五大主考都不通汉学(夏德略识汉文)、不谙精义,看不懂这篇论文,所以博士生胡适就吃瘪了。”

唐德刚在哥大当教授,他又是胡适的学生,还亲自去查阅了胡适的“博士论文”,证明了“博士生胡适就吃瘪了”,那么胡适究竟通过考试没有就很清楚了。

但即使如此,也不妨碍胡适作为“中国第一人”的历史地位。

   批注: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