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教会生活 > 正文
美国福音路德教会现“牧师荒”,至少短缺“600名牧师”
2022年05月13日 教会生活 ⁄ 共 2947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97 views+
2019年8月6日,美国福音路德教会(Evangelical Lutheran Church)在威斯康星州密尔沃基举行的教会大会。 | (图片:Facebook/Evangelical Lutheran Church in America)

自去年9月他们的前牧师达伦·保尔森(Darren Paulson)在COVID-19大流行病肆虐到第二年时辞职后,蒙大拿州比林高地的路德救赎教会(Atonement Lutheran Church)的会众们就一直在耐心等待区议会为他们安排新牧师。

据平信徒领袖克里斯汀·拉维(Kristin LaVe)的说法,由于美国福音路德教会(Evangelical Lutheran Church,简称ELCA)在全国范围内缺少“至少600名”牧师,他们对新牧师的等待还需要一段时间。

教会办公室管理员南希·鲁普(Nancy Rupe)周二告诉《基督邮报》,“因为人员不足,还需要等一段时间。”她现在负责管理这个拥有260多名活跃成员的教会的日常运作。“我们的牧师在9月辞职并在另一个组织任职,因此我们从那时起就一直处于寻找过程。”

拉维告诉KTVQ,在ELCA的蒙大拿州议会内,有35个牧师职位空缺。因此,在等待再次获得全职牧师的过程中,鲁普说教会不得不发挥创意,在周日寻找讲道人。教会现在例行向10至12名退休和平信徒牧师联系,看看谁可能每周有时间讲道。

“我们有一个日历表。只是通常每周都有不同的牧师,并不总是同一个牧师,”鲁普说。

当被问及她认为牧师短缺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时,鲁普说,她认为人们不再像过去那样被吸引参与事工,而且COVID-19大流行病对这个行业是一个很大的冲击。

“我猜想这可能是因为没有那么多人参与事工,因此没有人上神学院。然后婴儿潮时期的人进入了退休状态,”她说。“我确信COVID在其中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ELCA纽约大都会区主教保罗·埃根斯坦纳(Paul Egensteiner)周二在一份声明中告诉《基督邮报》,该教派受到了“退休潮”的严重冲击,他所在的会区也不例外。

“我们也正经历人员短缺,而且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由于这个原因,我们的教会最终等待新牧师的时间比我们任何人想要的都要长,”埃根斯坦纳说。

埃根斯坦纳说:“ELCA正在遭遇‘退休潮’,70年代和80年代按立的牧师已经到了或超过了退休年龄,这导致了更大的短缺,因为那几十年是牧师进入事工的高峰期。”他继续说,“我们还严重缺乏能够为我们多样化的社区,特别是讲西班牙语和亚洲社区服务的双语牧师。”

事实上,在ELCA出现牧师短缺的同时,越来越多的牧师在最近的一项研究中透露,由于压力、孤独、政治分歧等挑战以及教会衰落等其他担忧,他们正在考虑辞职。

2017年,远在COVID-19大流行前,巴纳集团的一份报告也显示了美国新教牧师的平均年龄在过去25年里年长了10岁。

而就在2020年大流行的几个月里,范德布罗曼集团(Vanderbloemen Search Group)首席执行官兼创始人威廉·范德布罗曼预测,随着世界从COVID-19的封锁中走出来,教会的人员流动率会很高,对牧师的需求也变得更高。

“2021年将会是人员流动的一年。因此今年,我们一直在为此做准备。这将是一个风暴潮,”范德布罗曼在《基督邮报》早前的一份报告中说。

许多长期的教会领袖,特别是男性,由于这场大流行病而加快了他们的退休计划。

“我无法告诉你有多少人,但主要是男性,他们原本想在未来五年的某个时候,谈继任问题。那么,你猜COVID加速了什么?”范德布罗曼反问道。

他回顾了领导人对加快继任时间表所给出的一些理由,他说。“嗯,你知道吗?他们真的需要一个会应用技术的牧师,而我不是……因此,有这么多的原因,我们预见21年将会有大量的人员流动,而其中一些将是非常痛苦的。”

ELCA蒙大拿州主教劳里·荣格林(Laurie Jungling)也参与路德救赎教会的周日讲道,他在2月份告诉《华尔街日报》,牧师离开讲台的速度在2020年夏天开始加快。

她说:“牧师们很累。他们为帮助人们处理大流行病的创伤而疲惫不堪。他们不得不面对自己会众中的两极分化,人们对口罩和疫苗的愤怒和沮丧,以及是否要做礼拜等问题。”

在教会外担任全职牧师的拉维也认为,她认识的许多牧师由于大流行病在他们的事工中造成的动荡而被迫做出退休或辞职的艰难决定。

“我有一些牧师朋友在大流行期间挣扎,因为他们不知道大流行之后教会会是什么样子,他们失去了继续做牧师的意愿,因为有一段时间教会是关闭的,然后他们逐渐开放,他们试图在口罩和疫苗以及如何安全地支持成员和会众中前行,所以有一些倦怠,”她说。

“如果你想去读神学院,而你正看着教堂关闭,这也是一种什么样的未来?”她补充说:“在教会之外有很多机会可以继续做事工,比如说牧师,我的日常工作就是在一个退休的护理社区。其他领域的事工有很多稳定性。当教会不再兴旺时,有办法在教会之外找到新的生命。”

在2020年底,拥有300多万成员和近9000个教会的ELCA致力于替代失去的牧师,拉维说这不会在一夜之间发生。

“这将需要时间来培训人员。我知道神学院在向人们提供全额奖学金方面越来越有创意。”她说:“审核过程仍然非常激烈......但他们正在使其更加负担得起,并通过远程学习计划[获得]。”

埃根斯坦纳指出,纽约教区也在投资各种培训项目,以迅速应对该教派的牧师短缺问题。

他说:“我们很幸运,纽约仍然是一个理想的事奉之地,所以有牧师愿意调到这里来,”他说。

“ELCA制定了一个‘加速计划’,让BIPOC社区的成员在更短的时间内接受神学院教育并获得按立,以便为BIPOC社区服务。”他说:“我们也有一个针对非信徒的教育计划(信仰成长),为他们成为教区执事做准备,以满足我们信仰团体的一些事工需求。”

他进一步指出,一些规模较小的教会无法负担全职牧师的费用,因此该会正在努力创造机会,让两个或更多的教会共享一位牧师。

“我们正在强调邀请我们社区的成员考虑成为牧师。在与联合路德教会神学院的合作中,我们有机会让有兴趣的人获得更多的信息,并参加培灵会,在那里他们可以进行进一步确认。我们也有一个工作人员与考虑授予圣职的人进行探索性的对话,”埃根斯坦纳说。

分散教会领导权的机会

格伦·纽曼创办了德克萨斯州盟约团契(Convenant Life Fellowship)和哈特兰圣经学院(Heartland Bible Institute),在他2011年出版的《牧师让位,为我们其他人腾出空间》一书中,他通过经文支持和其他证据认为,目前由单一牧师掌舵的教会行政结构是不符合圣经的,认为这使教会成员得不到正确的牧养关怀。

“以弗所书4章11节,哥林多前书12-14节显示了一个清晰的系统,即所有信徒互相服侍,挨家挨户敬拜。长老们是那个时代的领导,而且是仆人式的领导。但他们也承认彼此的个人事奉恩赐,”纽曼在早些时候对《基督邮报》的一份声明中解释道。“在新约教会中,没有‘CEO’式的领袖,事实上,在羊群中存在着多个牧师,他们服侍和培养那些需要的人。”

纽曼在书中将主任牧师模式的起源归于四世纪的君士坦丁堡时代,并指出它后来被采纳为罗马天主教传统的一部分。新教运动只是保留了这种模式作为他们的教会管理方法。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