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频道 > 正文
美国引爆了本世纪最大的一颗“炸弹”
2022年05月07日 新闻频道 ⁄ 共 4771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46 views+
 

这个题目夸张吗?也许。但加上“之一” 之后应该是合适的。在俄乌战争的战火纷飞之中,美国也引爆了自己本世纪最大的一颗政治炸弹。这一炸弹来自一份从最高法院泄露出来的意见草案。

这份草案是由美国的政客杂志 Politico 在周一晚间披露的。草案显示,美国最高法院至少有 5 名大法官已经决定将美国具有里程碑意义的 1973 年关于女性堕胎权的 Roe v. Wade 案彻底颠覆掉。

图源:Politico

在介绍背景之前,我们有几个细节需要首先澄清。

首先,这个所谓泄露的文件,是不是真实的?这很重要。政治圈中,虚假消息也很多。所以我们首先要确认这份文件是真实的。这是一份长达 98 页,带有数十页索引文件表的正式文本,签署于今年 2 月。到目前为止,各大媒体都通过自己的渠道验证了这份文件,包括之前在最高法院工作过的法官们,都认为这份文件的行文标准,文字语气,内容细节,都非常像一份真实的文件。事实上,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罗伯茨,已经间接承认这份文件的真实性,他表示要彻查到底是谁泄露了这份非常重要的法律文件。

其次,这次最高法院的泄密案,是史无前例的。在美国的三权分立中,执法机构 Judicial branch 是权力最小,最低调,也最神秘的一个机构。大法官们的讨论都是秘密进行的。已故大法官金斯伯格曾说过一句话,“在我们这里,了解内情的人不说话,说话的人都不了解内情。” 这即是为了保证大法官们讨论的严肃性,也可以最大程度减少公众意见对大法官们的影响。但这一次,竟然把大法官们讨论的草案泄露给公众。堕胎问题是美国政治的核心问题之一。这一泄露,必然引起公众舆论的轩然大波,反过来,将会给大法官们造成极大的影响。坊间对此有很多猜测,认为是进步派的人泄露的,理由是这一判决将对进步派造成巨大打击,进步派绝望之下,泄露给公众,以求挽回败局。也有人认为是保守派泄露的,因为这一判决影响巨大,因此先放出草案,缓冲一下公众情绪,等到 6-7 月份正式判决的时候,期望引起的公众情绪波动会小一些。

这一判决本身,是对 2018 年发生的密西西比州禁止堕胎案上诉的回应。关于这起案件,我没有更多的时间来介绍,请参阅今日美政网站 jrmz.org 在2021 年 5 月 17 日的内容,或者简单搜索 “密西西比” 也可以找到相应内容。简单说,密西西比州司法部要求禁止所有对妊娠 15 周以上的堕胎行为,请注意,是所有,即使强奸或者乱伦而怀孕的,15 周之后,都不可以再堕胎了。在这一份草案泄露之前,大多数人预测,最高法院可能会采取一种折中的方式,允许密西西比州这条法律成立,但同时保住 Roe V. Wade 案其余的判决部分。

但是,这份草案的内容显示,占多数的保守派大法官们明确表示,将全面颠覆 Roe v Wade,片甲不留的那种。这是让公众感到极为震惊的根本原因。

这里需要注意一点。很多人都认为,这一判决是禁止了女性的堕胎权。不少报纸媒体也用这一类惊悚的题目吸引读者。但事实上,这一判决只是颠覆掉 Roe v Wade。也就是说,最高法院承认,美国宪法根本不保护堕胎权。到底女性能不能堕胎,由各州自己立法决定。因为禁止堕胎是不违宪的,因此最高法院不禁止各州自行立法。这一结果是什么呢?事实上,美国的保守州中,有 11 个已经有自己的所谓 trigger law。就是说,禁止堕胎的法律是现成的,只要最高法院一废除 Roe v Wade,这些法律立刻自动生效。另外,还有 15 个共和党控制的州,早就放出话来,一旦最高法院废除 Roe v Wade,他们立刻立法禁止堕胎。这就是说,一旦 6-7 月份正式判决出来,Roe v Wade 正式被废除,美国很可能有 26 个州,禁止堕胎。

这里需要注意一点,这不是最后的判决,而只是判决前 9 位大法官目前的形成的草案。正式的判决将是今年 6 -7 月份之间。执笔写下这份判决草案的,是 Samuel Alito 大法官,他是小布什总统任命的一位保守派大法官。根据这份草案,有 5 名保守派大法官赞同这一判决。但是,首席大法官 John Roberts 却不在其列(否则这份多数派意见草案应该由他来起草)。Roberts 大法官一般被认为是保守派中比较温和的,他在历次的堕胎权判例中,都倾向于维护 Roe v Wade 判例。有人寄希望于 Roberts 运用自己的威望在最后时刻能反转一名保守派大法官,最终形成 5:4 的投票结果来保住 Roe v Wade,但分析人士指出,这种可能性不大。这是因为,为了颠覆 Roe v Wade,保守派们已经默默奋斗了 50 年。他们精挑细选出来的大法官们,最重要的就是需要看他们在 Roe v Wade 问题上是否立场坚定。而这一次的机会,保守派们不会放过。

最高法院大法官的倾向,图源:Axios

那么,美国民众的意见是什么呢?事实上,美国的民众大多希望保留 Roe v Wade 判例,保护一定的女性堕胎权(请注意,Roe v Wade 并非保护所有的可执行堕胎,而是分类别的,这一点我在介绍背景的时候会详细提到)。盖洛普民调中显示 60% 左右的民众要求保留 Roe v Wade,而 30% 左右的民众则要求颠覆之。和加强枪支管理一样,虽然大多数民众都支持,但就是无法执行。和加强枪支管理不同的是,最高法院是不看民意的,因为最高法院不是民选机构,大法官们也不需要竞选连任,他们是终身制的。

现在我们可以更好地理解,为什么经济学人杂志评价美国的民主情况是有瑕疵的民主了。事实上,和西方大多数发达国家相比,美国的文明程度也远远称不上是灯塔。堕胎问题的缘起,根本原因是因为宗教。天主教甚至禁止避孕,基督教则认为一切都是上帝安排的,不应该人为中止妊娠。美国对中东和西亚的宗教极端主义国家的批评,是他们的国家不够世俗化,宗教对世俗的影响太大。但和欧洲、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家比起来,美国的宗教势力也是相当强大的,也会对世俗的立法和行政造成非常严重的影响。这就是说,美国也不是一个在公共生活上足够世俗化的国家。在加拿大,基督徒的比例超过 63%,和美国不相上下,但加拿大早在 1969 年就开始立法维护女性的堕胎权,目前在加拿大,堕胎问题根本不是一个值得讨论的问题,甚至所有的堕胎费用都是由国家医疗保险承担的。

Alito 大法官在草案中表示, “1973 年的 Roe v Wade 案,从一开始就大错特错了。它的推理非常薄弱,这一判决产生了破坏性的后果。并没有为全国性的堕胎问题带来解决方案。”

Alito 大法官的措辞非常严厉。这在美国最高法院的历史上是非常罕见的。一般来说,美国作为普通法系国家,其判例本身就是一个造法的过程。也就是说,之前的判例是可以用作之后判案的法律依据的。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法官即使要推翻之前的判例,也会对之前的判例表示足够的尊重,往往会强调之前判例的时代背景情况,做出当时的判例是可以理解的。这样决绝地否定之前的判例,是非常罕见的。在我印象里,美国最高法院只有在1954 年,否决 1896 年那个著名的普莱西案的时候,才使用过如此激烈的语气,决绝地认为当时的判罚根本就是错误的。什么是普莱西案呢?就是那个著名的维持了美国种族隔离制度长达半个多世纪的 “隔离但是平等” 的判决。换句话说,保守派大法官认为 Roe v Wade 案判罚的荒谬程度,和 1896 年的 “种族虽然隔离,但依旧算是平等” 相比较。

Norma McCorvey, 也就是"Jane Roe"(左), 与律师Gloria Allred(右),图源:NBC

为了不引起过大的社会反响,Alito 大法官在多数派意见中保证,这一判决不能用于其他方面,比如有争议的同性恋婚姻合法问题,避孕权力问题等,不能使用本案作为先例依据。

如果 6-7 月份的最终判决诚如这一草案的意见,美国文明的一个重要部分,将一夜退回到半个世纪之前,这就是为什么我说这是本世纪最大的一颗炸弹的原因。这种时候,倒霉的还是美国的穷人。因为社会中上层人士的孩子由于生长环境较好,意外怀孕的可能性本身就低。而且即使他们想堕胎,只要去允许堕胎的州走一趟,问题就解决了。但穷人做不到这一点,他们只能将孩子生下来,然后继续贫困。

各位听众都可以听出我是赞成女性拥有堕胎权的。但是(这是一个大大的但是),我并不反对 Alito 大法官的判决草案所表达出的意见。我和 Alito 大法官一样,认为 1973 年的 Roe v Wade 案件的判决是不严肃的,或者按照 Alito 大法官的话来说,其推理是极其薄弱的。

这到底是为什么呢?事实上这并不奇怪。美国的法律界人士中,认为 Roe v Wade 案判决有问题的不占少数。我们都认为这一案件判决的结果完全是正义的,但判决本身充满了瑕疵。这也是为什么一直以来保守派不断要求推翻该判例,而自由派则一直惴惴不安担心该判例被推翻的原因。鉴于篇幅,这一内容我将放在明天来谈。

明天的节目中,我会向大家介绍 Roe v Wade 案的来龙去脉。问题出在哪里?为什么堕胎问题不能够通过最高法院去解决。美国这个社会与生俱来的癌症基因是什么,这个癌症基因会如何影响美国的国运。请关注明天的内容。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