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的十年对于威权政权来说似乎是美好的十年,对于民主政权来说却是充满挑战的十年。网络工具、无人机、面部识别技术和社交网络似乎让有效率的威权主义者更有效率,让民主国家越来越难以治理。
西方失去了自信——俄罗斯和中国领导人更是火上浇油,说这些混乱的民主制度是一种强弩之末。
然后发生了一件完全出乎意料的事情:俄罗斯和中国都不自量力了。
普京入侵乌克兰,令他惊讶的是,这带来了与北约和西方的间接战争。中国坚持认为使用本地解决方案来应对大流行是足够明智的,却使数百万中国人受保护不足或得不到保护,实际上引发了与新冠病毒奥密克戎变异株——大自然最具传染性的病毒之一——的战争。现在,它导致中国封锁了整个上海和其他44个城市的部分地区,人口合计约3.7亿。

新闻简报:欢迎订阅新闻简报,包括每周四由华文记者荣筱箐撰写的“海外华人札记”专栏,获取全球重大资讯,了解美国华人社区热点话题。

简而言之,莫斯科和北京都突然发现自己要与比预期中更强大、更无情的力量和系统抗衡。战斗正在向全世界和它们的人民暴露它们自身系统的弱点。暴露如此之多,以至于世界现在不得不担心两国会发生动荡局势。
怕就对了。
俄罗斯是世界小麦、化肥、石油和天然气的主要供应国。中国是数千条全球制造业供应链的源头或关键环节。如果俄罗斯被孤立,中国被长期封锁,地球的每一个角落都会受到影响。这种可能性不再遥远。
先说普京。他自欺欺人地认为,只因他的军队在叙利亚、格鲁吉亚、克里米亚和车臣粉碎了一群鱼腩对手,它就可以迅速吞噬一个有4400万人口的乌克兰。但在过去十年里,乌克兰一直努力加入西方并悄悄接受北约的武器和训练。
到目前为止,这对俄罗斯来说是一场军事和经济崩溃。但同样重要的是,它准确地暴露了普京的“体系”是如何建立在向上说谎——每个人都对上级说他们想听的,层层向上,直到普京——和向下剥削——利用俄罗斯的自然资源,让少数俄罗斯人富裕起来,而不是发挥该国的人力资源并赋予大多数人权力。
普京的俄罗斯基本上是建立在石油、谎言和腐败之上的,这不是一个稳健的体系。
在战争的前夕,你就可以看到,当时普京与他的高级国家安全顾问举行了一次全国电视转播会议,除了俄罗斯外国情报局局长谢尔盖·纳雷什金以外,似乎没人对那些谎言表现出困惑,那些话都是普京希望听到的。
普京表示,乌克兰东部的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州应该被允许成为独立的国家,然后他对这些顾问进行了意见调查以获得确认。但纳雷什金似乎认为普京想听他们说,这两个州应该被俄罗斯吞并。当纳雷什金因错误的答案而结结巴巴时,普京没有一丝讽刺的意味,两次让他“直说”——说得好像在普京的俄罗斯还存在这种可能似的。只有在纳雷什金向普京说了他显然想听到的谎言之后,普京才厉声说:“你现在可以坐下了。”
在看到这样的羞辱之后,有多少俄罗斯军官会在战场出现颓势后去跟普京说实话?在与格鲁吉亚、叙利亚、克里米亚和车臣作战时,俄军可以用狂轰滥炸解决一切问题。但现在普京的军队发现,他们面对的是一支士气高昂的军队,有自己的兵器工业,还拥有最精良的北约精确武器和训练,败象正在渐渐显露。俄罗斯的坦克和后勤力量在乌克兰西部被敲打成了一堆堆燃烧着的废铜烂铁。
俄罗斯海军居然能让他们的黑海舰队指挥舰“莫斯科号”导弹巡洋舰受到严重损伤——据报道是被乌克兰制造的两枚名为“海王星”的反舰巡航导弹击中,这艘舰艇上周在乌克兰附近海域沉没——这是40年来一艘海军舰艇遭遇的最严重损失,这种无能的程度怎么说都不为过。
作为负责协调这支小型舰队的防空力量的旗舰,“莫斯科号”携带有64枚“S-300F暗礁”防空导弹,这样一艘船被敌军的反舰导弹击毁,只有在攻击探测和反应上存在一连串的系统失灵才会这样。
此外,“海王星”导弹都谈不上是“舰船杀手”。这种导弹更多的是作为“任务杀手”来使用——让“莫斯科号”这种装备精良的驱逐舰丧失雷达和电子能力——而不是直接把船击沉。
那位据说深得普京器重的指挥官,现在要去告诉他,俄罗斯在黑海最凶悍、最庞大的战舰,被乌克兰的一种首次在战场上使用的导弹击沉了,我还是挺同情这位指挥官的。
中国是个比俄罗斯正经得多的国家:它不是靠着石油、谎言和腐败(尽管也不少)建起来的,而是靠人民的勤奋和制造上的天赋,它的领导者中国共产党采用自上而下的铁拳统治,但同时也乐于向外国学习。至少过去是这样,最近几年学习热情有所减退。
中国的经济成功以及这种成功所带来的自豪感似乎让领导层错误地认为,它可以独力应对一场大流行。他们生产自己的疫苗而不是从西方进口更好的疫苗;利用高效率的威权主义监视和控制系统在发现新冠疫情的地方制约人的出行,进行大规模检测,并对个人或街区进行隔离,从而把赌注压在“清零”政策上。如果它能在保证更少的死亡和更开放的经济的情况下挺过一场大流行,那将是向世界发出的又一个信号——一个重大信号——中国共产主义要优于美国民主。
但在嘲笑西方的同时,中国在国内老年人疫苗接种的问题上却出现了令人震惊的疏忽。当中国还能通过严格的人口管制来阻止新冠病毒早期变异株的传播时,这种疏忽后果并不严重。但现在却要紧起来,因为中国的国药和科兴疫苗哪怕仍能有效减少住院和死亡,但针对奥密克戎变异株的效果似乎远不如西方的mRNA疫苗。英国《金融时报》最近援引香港大学的一份研究报道称,在如今的中国,超过1.3亿的“60岁及以上人群要么未接种疫苗,要么接种疫苗不到三针”,这导致他们“如果感染病毒,发展成新冠重症或死亡的风险变得更高”。
这也让中国选择全面封锁上海,其封锁措施如此失当,以至于有报道称居民都不得不争抢食品
美国公共卫生和预防医学专家戴维·L·凯兹博士曾在本报发表最具先见之明的早期客座评论之一,介绍了如何在疫情暴发之初妥善控制传播。他向我解释称,中国坚持这种严格封锁政策的问题在于,其人口必然难以产生群体免疫,因为他们没有感染病毒,并从中康复。因此,凯兹说,如果病毒像奥密克戎那样在全球范围内发生变异,而你的“疫苗效果不佳,人口几乎没有天然免疫力,又有数以百万计的老年人没打疫苗,那么你的处境就会非常糟糕,而且没有轻松的出路”。
人不能妄想着愚弄或欺骗大自然;她是无情的。
本文的寓意何在?高压威权系统都是低信息量的系统——因此它们往往比自己意识到的更盲目。即便真相滤出水面,或是现实变成了更强劲的对手,大自然狠狠打在他们脸上以至于无法忽视,它们的领导人都很难改变方向,因为这些人声称,他们之所以有权做终身领袖,靠得就是他们的永远正确。这就是俄罗斯和中国如今都陷入困境的原因。
我的确对我们的民主制度深感忧虑。但只要我们还能把不称职的领导人选下去,并维护好能够揭露系统性谎言且凌驾于审查之上的信息生态系统,我们就可以适应这个瞬息万变的时代——而这正是一个国家今天所能拥有的最重要的竞争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