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4日,江苏省委机关报《新华日报》刊登了南京大学的刘志彪、张晔撰写的《提高生育率:新时期中国人口发展的新课题》一文,建议充分利用社会抚养费,鼓励家庭生育。其中,可以建立生育基金制度,40岁以下的公民,不分性别,每年必须向生育基金缴纳一定比例的工资。

基于此,威斯康星大学妇产科研究员、《大国空巢》一书的作者易福贤博士认为,设立生育基金的做法实际上是,过去一些地方强制支付“无过生育保障”(只能在绝经后领取)和社会抚养费的想法是一致的,这将迫使更少的学生成为更多的学生。这不仅侵犯了人权,还降低了生育意愿和生育率。

 

 

以下是易富贤博士观点的全文:

当人口政策到了关键时刻,各行各业的人都在一个接一个地摩擦热点,干扰视听,误导人们并做出决策。例如,江苏的《新华日报》刊登了南京大学的刘志彪和张野的文章《提高生育率:新时期中国人口发展的新任务》,提出要充分利用社会抚养费,鼓励家庭生育。建立生育基金制度。40岁以下的公民,不分性别,每年必须缴纳一定比例的工资。

易富贤:建议降低结婚年龄到17岁 让女性30岁前可生3孩

事实上,设立生育基金的做法是,过去一些地方强制支付“无过生育保障”(只能在绝经后领取)和社会抚养费的想法是一致的,这将迫使更少的孩子成为更多的孩子。这将降低生育意愿和生育率。

南京大学的两位教授不知道该怎么想,但他们认为,他们可以用社会抚养费来鼓励生育。每年征收的社会抚养费只有200多亿元(而每年财政对计划生育的投入却有几千亿元。),并没有进入国库。社会支持的存量是多少?仅靠这种股票怎么能鼓励生育呢?

有记者还问我:“从文章的细节来看,似乎有些意见还不错。你认为什么意见更可取?”

我当时说,这篇文章中有价值的想法是我们多年前冒着很大风险提出的。现在他们只是随意地把它堆积起来,创造了错误的核心思想。你要我评估他们的细节吗?

我们不能继续把人当作“物体”,认为人口就像自来水一样,我们可以想关就关,想开就开。

尊重生命,欢迎每一个孩子,用爱迎接每一个生命,而不是绑架孩子来到这个世界。人口问题不能通过如此小的斗争来解决。尊重生命,以人为本,全面改革经济、政治、社会、卫生、文化、教育、伦理、城市规划等。以便有效地提高生育率。

如果生育率能够得到有效提高,它将为未来几十年乃至数百年的经济繁荣、社会稳定和国力提升奠定人口基础。

我曾经在《中国经济报道》上发表过一篇文章“从全球视角探索中国的新人口政策”,其中提到中国的人口政策需要另一种方式。以下是我当时提到的建议:

1.制定反人口危机措施的总体计划。中国的人口结构遭到破坏。为了恢复人口和社会的可持续发展能力,需要在社会、经济、政治、教育、文化和其他领域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但设计应该灵活,禁止胁迫。

2.开展人口危机国情教育,修订教科书,纠正几十年计划生育宣传形成的“人口是负担”的观念,废除不利于生育的法律规定。

3.增强家庭价值。相信家庭价值观的人有很强的生育动机和很高的劳动热情,会花更多的时间、精力和财力来抚养孩子。例如,钦州、玉林、贵港、广西和广东茂名的传统家庭价值观保存完好,2010年的生育率仍在2.0以上;在东北部,情况正好相反。犹他州是美国各州政府人均儿童投资最低的州,但由于其强大的家庭观念,该州的生育率是全国最高的。

易富贤:建议降低结婚年龄到17岁 让女性30岁前可生3孩

以色列的社会福利水平不高,但它坚持传统信仰,生育率高达3.0。如今,儒家仍然重视教育,私生子的比例很低,这说明重视家庭的文化基因依然存在。

传统的家庭价值观是“自然进化”的结果。建议“保存”(不背离“自然法”)和“改造”(去其糟粕,取其精华,重建经济基础)。

4.平衡人口再生产和物质再生产,保护妇女权益。家庭是人口再生产的基本单位,社会保障制度应与家庭建设相结合,这符合中国传统,是中国的良好制度资源,可以纠正西方社会保障制度的弊端。

有人建议把养老和抚养小孩联系起来,这样很多孩子就能得到更多(来自孩子和社会保障)。以夫妻为“共同纳税人”,即使一方不工作,双方都可以领取养老金;有更多的联合税和更多的养老金。

这样,夫妻双方努力生产人口和物质(提高他们抚养孩子的能力);多生孩子,好好抚养他们(避免不负责任的生育)。生育率和劳动参与率都很高。离婚使这一制度的设计更加困难,需要长期的会计平衡,需要精心设计,以公平地保护妇女的权益。

如果向妇女提供合理的带薪产假,由国家社会保障支付,而不是由雇主支付,雇主不会歧视妇女。带薪产假可以由祖父母分享(计算工作、计算服务年限和支付社会保障),这样母亲就可以提前重返工作岗位。有许多孩子的家庭可以退税。医疗保险、公园门票等。以家庭为单位,“添子不添银”。

5.平衡儿童和老人的福利。发展型福利优先于消费型福利,有利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如果不可能取消社会保障,那么应该提供儿童福利;无论儿童的福利有多高,都只是老年人福利的一小部分。

将来,中国的劳动力会减少,面包会越来越少。应该设立一条红线,使社会养老金只能得到红线内的“面粉”。养老行业和养老智库的责任是用这些“面粉”高效地制作美味而充足的“面包”,而不是分割更多的“面粉”。

6.平衡生育能力和养育能力。在农业社会中,生育力和养育能力是同步的。但是现在当你有生育能力的时候,你就没有养育孩子的能力;当你有能力抚养孩子时,你就失去了生育能力。建议将法定结婚年龄降低到17或16岁,目前英国为16-18岁,美国为18岁(经父母同意和/或法院允许,可以是16-18岁;孕妇可以更早)。

现在,随着教育效率的提高,小学应该缩短为5年,初中和高中为5年,义务免费教育为10年。区分男女教育,推广网络教育,使女性平均初育年龄控制在25岁以内。大多数女性都有条件在30岁前生育三个孩子(这也有利于优生),并顺利进入职场。

为了减少育儿能力和生育能力之间的时间差,政府应该给予生育补贴。日本孩子出生时可以得到42万日元。此后,3岁以下儿童的每月补贴为15,000日元;3岁小学毕业,第一个和第二个孩子10,000日元,第三个(或以上)孩子15,000日元;初中生10,000日元。生育津贴中加入了“婚姻促进费”,以帮助地方政府举办相亲活动,婚介机构使用“大数据”进行匹配和分析。

易富贤:建议降低结婚年龄到17岁 让女性30岁前可生3孩

逐步将财政教育经费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提高到5.5%,优先保障婴幼儿的营养、健康和早期教育。免费体检和送货。将建立更方便的托儿中心和课后托儿班,3至5岁的儿童将免费进入幼儿园和托儿所。鼓励退休老人参与儿童保育。限制课外辅导课,加强课堂教育,淘汰不合格教师。完善高校贷款和助学金制度,为大学生创造工作条件。

易富贤:建议降低结婚年龄到17岁 让女性30岁前可生3孩

为年轻人提供优惠的抵押贷款和租金。增加城市土地供应,将建成区的土地控制标准从每平方公里10000人降低到4000人,可以降低房价,改善交通,缩短通勤时间。城市和住宅设计应该“适合生活”,这有利于主流家庭抚养三个孩子和照顾老人。

培养纯正的民俗,降低婚姻成本。为了保护生育能力,我们应该确保食品安全,提倡健康的生活方式。

7.开展尊重生命的教育,限制中晚期流产。在俄罗斯,怀孕12周后堕胎是被禁止的(因强奸导致的怀孕可以推迟到22周),堕胎广告也是被禁止的。在美国,51%的怀孕是意外的,由于法律限制堕胎,生育率保持在1.8-2.1。(本文来自郭芙智库)

来自金融部门金融渠道的作品都是有版权的作品,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任何媒体转载,否则将被视为侵权!

来源:烟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