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教会生活 > 正文
梁天琦出狱:一个充满争议的香港本土派人物
2022年01月19日 教会生活 ⁄ 共 3021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95 views+
梁天琦(左)被押离收押所(11/6/2018)

图像来源,EPA

图像加注文字,中国官媒和香港亲建制阵营称梁天琦鼓吹香港示威者走向暴力。

香港曾主张“港独”的本土派人士梁天琦在星期三(1月19日)清晨刑满出狱。梁天琦周三早晨约5时半在社交网站帖文称已获释并平安返回家人身边。

他称自己仍须遵守监管令,停用社交媒体及谢绝媒体访问。梁天琦表示,想好好珍惜和家人重聚的宝贵时间。梁天琦的个人社交网站其后关闭。

据香港媒体报道,周三凌晨约3时,梁天琦在香港警方及惩教署安排下,离开大屿山石壁监狱。

梁天琦是前本土派团体“本土民主前线”的发言人,是倡议“港独”和本土权益优先的活动人士。他曾代表该组织参选立法会,当时他提出的口号“光复香港,时代革命”,成为2019年香港示威期间最常见,而现在被视为违反《国安法》的口号。

但中国官媒和香港亲建制阵营形容他和“本土民主前线”鼓吹香港示威者走向暴力,加上与其他“独派”组织有密切关系,形容他及其组织成员是企图分裂国家的“祸港分子”。

梁天琦因2016年“旺角骚乱”事件在2018年被裁定暴动及袭警罪成判囚6年。香港媒体报导,他被视为在狱中行为良好,可提早获释,预料他出狱后会转趋低调。

梁天琦虽然在2018年已被判入狱,但他的理念和口号,仍然影响着翌年爆发的香港示威(2018年资料照片)。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梁天琦虽然在2018年已被判入狱,但他的理念和口号,仍然影响着翌年爆发的香港示威(2018年1月资料照片)。

梁天琦是谁?

1991年于中国武汉出身的梁天琦小时候随母亲来港,父亲是中国历史科的中学老师,他接受媒体访问时曾透露,父母均不喜欢中共统治,对他的政治看法有影响。

梁天琦在香港读书,考入香港大学哲学系,并修读政治。大学时期,他是一个热衷运动的青年,也活跃于大学的学生组织。

2014年,香港爆发争取民主普选的“占领中环”运动,他响应学界活动参与占领活动,并一度拿着盾牌与警员对抗。

“占领中环”运动失败后,“本土民主前线”在2015年成立,他之后加入该组织成为其发言人。

2016年2月,在香港立法会新界东地区补选中,梁天琦代表“本土民主前线”参选,“光复香港、时代革命”是他当年的竞选口号。

旺角冲突中的一名示威者(9/2/2016)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旺角冲突在2016年春节之际发生。

2016年农历新年,因当局试图驱赶香港旺角街头的小贩,“本土民主前线”号召支持者上街抗议,最终演变成与警方的大规模冲突,引发外界称之为“鱼蛋革命”的旺角骚乱。

他因而被捕,但获保释继续选举工作。

梁天琦曾说,这件事在他眼中是“一场起义”。他当年接受BBC中文访问时称,长期目标是推动“香港独立”,预估香港人没办法透过公投决定自己2047年以后的前途,“宁愿与它与死相搏”。这些言论在《国安法》实施后,很大机会被视为违法。

跳过 YouTube 帖子, 1

视频加注文字,告知:第三方内容可能包含广告

结尾 YouTube 帖子, 1

香港的占领中环运动一直由“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阵营推动,并排斥主张激进路线的示威者参与。运动失败后,激进示威者把责任推向“和理非”,旺角骚乱被视为日后激进路线的参考。

当时这类激进抗争争议较大,除了港府、亲建制阵营强烈批评旺角骚乱的示威者,民主党、公民党等主流民主派政党均谴责暴力,进一步造成温和民主派与本土派的不和,同一时间在选战中,本土派参选常常被视为分薄票源,间接协助建制派取胜。

梁天琦在骚乱后的补选中,虽然不敌各有十多万票的公民党杨岳桥和民建联周浩鼎,但获得6.6万票的他被视为本土势力崛起的证明。他当时宣称,香港政界已出现三大势力:建制派、民主派和本土派。

他乘着气势计划在2016年9月的香港立法会选举中再度竞争立法会议席,不过香港选举管理委员会在提名时期,要求所有参选人签署确认书,证明其拥护《基本法》和承认香港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曾主张“港独”的梁天琦提出司法复核,失败后签署声明表格,并在媒体前宣告自己不再推动“港独”运动,但当局认为他并非“真心”,最终梁天琦和多名曾倡议独立运动的人被取消参选资格,他转而支持其他本土派人士参选。

“本民前”的梁天琦(右)及黄台仰(左)(BBC中文网资料图片)

图像来源,BBC CHINESE

图像加注文字,梁天琦(右)与黄台仰(左)原为政治组织本土民主前线的核心人物。

同年8月香港立法会选举前,时任香港民族党召集人陈浩天和梁天琦等人,举行了香港历来首个支持独立运动的集会,有2500人出席。

他获保释后仍然有出国机会,包括曾到比利时出席了“第7届声援西藏组织网络大会”,与中国流亡盲人活动人士陈光诚见面,被中国官媒狠批。坊间曾传闻他会流亡,但他没有。

旺角骚乱的案件令梁天琦先后被控两项参与暴动罪及煽动暴动罪以及袭警罪。他在法院承认袭警罪,但否认暴动相关罪行。2018年年中,他被裁定暴动罪及袭警罪成,判监6年,之后控辩双方轮流上诉,但最终上诉失败。

他上诉的费用是经过网上号召众筹所得,合共筹得45万港元。

2019年的影响力

梁天琦和他的组织一直被中国官媒和建制派阵营视为令香港示威者变得暴力的催化剂,并且指他们与其他“独派”组织关系密切,是企图分裂国家的“祸港”组织。

2019年香港反修例示威爆发,他身在狱中,无法亲身见证。

示威者升级暴力转向,部分策略源自他及其组织过往的言论,这些暴力行为受到中国和香港政府强烈谴责,但在亲示威者阵营眼中,示威升级源自政府没有回应民间诉求。

梁天琦在2016年提出的选举口号“光复香港,时代革命”成为了示威者最常使用的口号。香港的法院已在《国安法》相关的案件判决书中认定,这句口号是煽动分裂国家,有“港独”意图的违法口号。

根据香港岭南大学历史系教授刘智鹏在法院作供时的分析,该口号最早是当年7月21日在中联办举行抗议活动中出现,他认为这句口号代表示威者或要挑战中国对香港的统治;但亦有一些专家认为,示威者采用他的口号,并非争取“港独”,而是希望香港重拾昔日价值。

视频加注文字,北京在香港推出国安法后,正逐一剥夺香港本有的自由。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在新法下接受审判,香港的政治生态已经永远改变。

梁天琦在示威浪潮期间发表的言论不多,唯一较受关注的是他在2019年7月29日透过社交平台发表的一封致香港人的公开信,他在信中称自己透过新闻见到“血迹斑斑的画面,内心非常难过”,无法想像外界“正在经历的苦难和身心承受的伤痛”,并预示到香港人未来会“有难以愈合的伤口”。

他在信中赞扬香港人“本着对香港的热爱,你们已展现了无比的勇气,改写了香港的历史”,但他同时寄语香港人不要被仇恨支配,要保持理性思考。

2019年10月示威活动尚未平息,在其暴动案上诉期间,约500人到法院声援他。同年11月,他被美国《时代》杂志选为“下世代百大代表人物”,该媒体认为,示威者把他视作“精神领袖”。

后来,他便没有太关注香港的政局发展。

据香港媒体报导,梁天琦在狱中专门负责书籍订装的工作,与囚友相处融洽,被当局视为在狱中行为良好,可提早释放。

他原本还押在非独立囚禁的刑房,但因香港局势及其敏感身份,曾被调往专门囚禁极度重犯、设有监控镜头的最高级别囚房。

港媒引述消息人士称,梁天琦在出狱后会转趋低调,并有可能会在狱后受到国安部门的监控。

香港亲民主派阵营网民知道他出狱的消息后,表达“希望他平安”的想法,但在《国安法》下民主派阵营受到重创,没有人预料他会再次出面带领群众或从政。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