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思想评论 > 正文
刘同舫:我对马克思主义的几点疑问
2021年12月31日 思想评论 ⁄ 共 2258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208 views+

去年 12  21 日,浙江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刘同舫教授为我院师生做了题为“马克思主义是一面什么样的旗帜”学术报告。刘同舫教授是教育部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浙江省高校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研究会副会长、浙江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基地负责人和首席专家。

摘要

我对马克思主义从深信到怀疑,并不是因于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研究。当初的深信,与中国的同龄人一样,都是从“两报一刊”上读来的。走出国门后,第一次读到韦伯的《马克思主义的批判》,被吓了一跳,原来马克思主义也可以批判。于是开始了反思,我的怀疑主要是来自于对现实的反思。

1 ,为什么信奉马克思主义的国家总是免不了恩将仇报?

共产国际鼎沸时期有几十个国家,这些国家都是在苏联的扶持下建立起来的。“二战 ”期间,苏联红军用几百万的生命代价把东欧诸小国从纳粹的铁蹄下解放出来,于是东欧诸小国成为共产国际的小兄弟。可惜好景不长,东欧诸小国不停地抗争要摆脱苏共的管制,最后闹到兵戎相见,苏共用强大的武力弹压维持管制。等到苏联崩溃,东欧诸小国几乎一面倒倒向美国为首的北约。这在苏联人看来,就是恩将仇报。同样的报应也发生在中国人的身上,我们全力支援越共打美帝,等到越共把美帝赶走了,就反目成仇,调转枪口打中国,用中国人送出去的枪支弹药打中国人,于是中国人就大骂越南人恩将仇报。

抗美援朝的结局也差不多,若不是中国每年给粮给钱, 恐怕早就翻脸了,少给一点,就在边界放冷枪。

反观北约的民主阵营以美国为主导,被美国打败的国家,如德国和日本,反而成为美国最坚定的盟友。这在中国人看来,德国人和日本人就是认贼作父。一边是恩将仇报,一边是认贼作父,这种强烈的反差,说明了什么呢?

2 ,为什么信奉马克思主义的政党内部总是免不了残酷的斗争?

凡是信奉马克思主义的政党,内部总是斗得你死我活。苏联崩溃后,苏共内斗的秘密资料被陆续公开,在斯大林统治期间,“二战”留下的中央委员政治委员 3 2/3 被处决或清洗。中共的内斗就不用说了。凡是信奉马克思主义的政党,无论大 小,大到如苏共,小到如红色高棉,都免不了残酷的清洗,每一个党的历史,都是一部血腥残杀的历史。

反观世界上奉行民主的政党,无论是政党与政党之间,还是政党内部,虽说免不了你争我斗,可几乎不再有暴力行为。奉行民主主义的政党,来去自由,分分合合,是再正常不过的行为。为什么信奉民主主义的政党可以摆脱暴力,而信奉马克思主义的政党却摆脱不了血腥的内斗呢?他们对自己的同志尚且如此残酷,那就更不用说对异党的人了。

3 ,为什么奉信马克思主义的政党都喜欢养干尸?

凡是信奉马克思主义的政党,总是喜欢把自己的领袖制成干尸养起来。自从 苏共老大哥开创了养干尸的先河,养干尸蔚然成风,这个世界相继多出许多干尸。养干尸,那是 5000年前埃及法佬做的事,那是 0 2000 多年前秦始皇做的事,那是封建迷信老巫婆做的事。共产党自称代表人类最先进的思想,竟然用最先进的科学技术养干尸。

反观信奉民主主义的政党,领导人赤条条来赤条条去,几乎大多数都是在精力旺盛之年就退出政坛回归平民身。共产党领导人,活着做活神,死了还要做死神,活着终生享受特权,死了还要享受特权,每年要纳税人花几百万的钱养干尸。到底是谁更符合人类文明的思想?

4 ,为什么信奉马克思主义的国家都要筑 墙?

东德共产党筑柏林墙,遏止人民逃亡。柏林墙,那是一道有形的围墙,除了这种有形的围墙,更严酷的是无形的围墙,阻隔人民与外界接触,阻隔人民接收外界的信息。所有奉信马克思主义的国家,都害怕人民知道外界的信息,严格封锁外界的信息。反观奉行民主主义的国家,人民出入境自由,出版自由,言论自由,新闻自由。无论是执政党,还是在野党,任人批,任人骂。

5 ,为什么信奉马克思主义的国家不是贫穷就是腐败?

马克思主义在几十个国家实践了一个世纪,得到的结果不是贫穷就是腐败。凡是奉行马克思主义的国家,几乎都变成了世界三流的国家; 凡是世界一流的国家,都不是信奉马克思主义的国家。马克思主义诞生于欧洲,马克思主义漫延到东欧,东欧诸小国变成一穷二白的国家;西欧诸小国遏止住了马克思主义的漫延,西欧洲诸小国齐齐成为世界一流的国家。最突出的对比就是东德与西德,北朝鲜与南朝鲜,一样的国土,一样的民族,冰火两重天。

6 ,为什么信奉马克思主义的国家越来越少了?

共产国际鼎盛时期,有几十个国家奉行马克思主义,苏共崩溃,引发骨牌效应,东欧诸小国纷纷放弃马克思主义,重拾民主政治。到了今天,真正奉行马克思主义的国家只余下几个了。余下的几个国家,朝鲜三代世袭, 古巴交给弟弟接掌,越南挂羊头卖狗肉。其实,谁都知道这是必然的趋势,就凭前面几点疑问,就注定了马克思主义被抛弃的命运。

马克思主义的真假已经不再重要我对马克思主义的怀疑,全都是来自于其社会实践结果的反思,而不是来自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研究。事实上,历史发展到今天,真正的马克思主义到底是什么样已经不再重要。马克思主义经过一个世纪的社会实践,历史与现实已经给出十分明确的答案。人类为实践马克思主义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得到的结果都是差强人意,凡是被马克思主义长期实践的国家,最终都不得不从头来过。这是许多马克思主义先行者 们意想不到的事。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句话讲的有点绝对,但总体上还是合符事物发展的普遍.如果一种思想刚刚创立,确实需要从逻辑上加以论证,而经过一个世纪的实践,再回过头来论证逻辑,那只有学术研究的意义,而没有多少现实的意义了。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