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读者投书 > 正文
权毒——梦国之毛病恶习
2021年11月16日 读者投书 ⁄ 共 2508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103 views+

朱民泽 

《权 毒》

权力来源已颠倒,自上而下滋权毒;

公权私授拍马屁,私产公有出才奴。

共产病毒超恐怖,亘古未有毁国族;

拜权之蠹若根除,唯有民主兴监督。

长城之墙

《长城之墙》

昔日攘外筑峰台,而今防民锁网关;

作茧自缚两千载,恶习甚过秦始皇。

津门狗不理
《津门狗不理》
 
梁河农夫筹宏图,只背书名不读书;
毛贼遗祸七十载,红色江山传纨绔。
文革旗手犹心悸,二代戏子玩殊途;
修函旨令惊津狗,一人冠冕亿人哭。
旗手与叫兽

《旗手与叫兽》

昔见巫山雨峰青,今有骊人沿江行;

毛病恶习难去除,欲把秦城当彭城。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习近平的“文化小革命”如何收场

图片
习近平的文化小革命   朱民泽   自习近平上台以来,亦步亦趋,东施效颦,鹦鹉学舌地效仿毛泽东的弄权手段以巩固他的权力。俗话说,画虎不成反类犬,如今他已经到了全党反感,全民反讽,贻笑天下的地步。当年,中共与苏联的关系闹僵,毛贼才肆无忌惮地胡搞个人崇拜;如今,习党反动派与美国的关系闹翻,习二才越来越一意孤行地走回头路。 习近平妄图长期执政,应该说从他刚上台时就已经铁了心,不然,他不会如此反常地闹腾。正因为他有了这个祸国殃民的惊世企图,自 2018 年开始,中国政局进入了多事之秋,步入了危情之旅。习近平在学毛的“天下大乱,才能天下大治”的狂野做法,先是棒喝香港,恫吓台湾,批判西方,回手再来整治国内资本和文艺市场,形成十面埋伏,实行闭关锁国, 看似 自废武功,通过蓄意制造乱象危局,他才更有理由且浑水摸鱼地固权独裁。 近日网络出现一篇《每个人都能感受到,一场深刻的变革正在进行!》,作者李光满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此文获得人民网、新华网、央视网、中国军网、光明网等官方数十家媒体的集中转发。瞬间,一石激起千层浪,一文吸引众眼球,可见此文的分量和能量不容小觑。突如其来的奇文,铺天盖地席卷而来,谁是幕后推手呢?很显然,除了党魁习近平,无人能掀起这么大的风浪。那么,习近平为何此时有如此动作呢?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他是为了明年中共二十大不下台,在布局造势,做政治豪赌。民众不难看出,这是一篇从演艺开刀,企图彻底否定改革开放,否定市场经济的讨伐檄文。当年的整风运动和文化大革命,都是先是从文艺下手,套路如出一辙,手法如同一人。似乎接下来,新时代文艺旗手彭丽媛即将出场,一个以习近平为组长,彭丽媛为副组长,习明泽为接班人的“新文革小组”呼之欲出。   毛泽东毕竟早期有落草为寇的野性,中期有造神运动的铺垫,晚期有一言九鼎的权威,文有周恩来,武有林彪站台,他才无法无天地发动起了一次反革命夺权运动。虽然毛是开朝立国之人,哪怕是造反夺权,羞羞答答地搞家天下,也要硬生生地和文化扯上边,更要欺世盗名地冠以革命的名义,美其名曰:文化大革命。如今习二,早年生活在混乱年代,躲避在穷山恶水的村野,荒废青春,不学无术;中年在东南沿海迷恋赖昌星的红楼而灯红酒绿,虚度年华。虽然都是党魁,但习与毛不可同日而语。如今习二拿什么资本再在中国发起一场类似毛泽东搞乱全社会的造反运动?文痞李光满的文章,似乎是一

上帝的审判与赏罚:历史的因果与巧合、吊诡与诅咒

图片
历史上的因果与巧合 历史的因果往往前后轮回;历史的吊诡往往奇妙巧合,历史诅咒异常神秘且终有应验。比如,秦朝“ 兴于暴力,亡于苛政 ”;西汉“ 兴于蛇,亡于蟒 ”;魏晋“ 兴于诡计 ,亡于篡权 ”;宋朝“ 源于恭帝,亡于恭帝 ”;清朝“ 兴于摄政王,亡于摄政王 ”;红朝必将“ 兴于幽灵论,亡于无神论 ”等。历史的因果与巧合,吊诡与诅咒,使得不少历史现象, 前后演绎得淋漓尽致,其逻辑关联,竟然如此奇特,甚至有的完全重演一番,让后世的史学家们感到无比的惊奇,以至于不可理喻,且百思不得其解。 一、汉朝的巧合 刘邦起兵沛县,在芒砀山「拔剑斩蛇」,起义诛暴秦。后尊怀王之约,西略地入关,兵伐咸阳。 子婴投降后,众将都建议杀之以谢天下,刘邦却说:「始怀王遣我,固以能宽容。且人已服降,又杀之,不祥。」遂宽宥了子婴。 刘邦建立大汉朝,两百年之后出了一个投机钻营的「安汉公」王莽,他是汉元帝王皇后的侄子。汉平帝驾崩后,王莽立汉宣帝两岁的玄孙广陵侯子婴为皇太子,并改名曰「孺子」,史称「孺子婴」,由王莽居摄,总揽朝政。不久他就「顺符命,去汉号」,篡权改国号为「新」,并策命孺子曰:「咨尔婴……诗不云乎?『侯服于周,天命靡常。』封尔为定安公,永为新室宾,呜呼!」 刘邦建立的西汉,兴于 「 蛇 」 ,而亡于「蟒」;西汉从秦朝的子婴处夺得江山,王莽亦从西汉的子婴处夺得江山,且两位子婴均得以「宽宥」。可见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关于刘邦斩白蛇起义典故在司马迁的《史记》中有记载: 高祖被酒,夜径泽中。令一人行前,行前者还报曰:「前有大蛇当径,愿还。」高祖醉,曰:「壮士行何畏!」乃前拔剑击斩蛇,蛇遂分为两,径开。行数里,醉因卧。后人来至蛇所,有一老妪夜哭。人问何哭?妪曰:「人杀吾子,故哭之。」人曰:「妪子何为见杀?」妪曰:「吾子白帝子也,化为蛇,当道,今为赤帝子斩之,故哭。」人乃以妪为不诚,欲笞之,妪因忽不见。 西汉传到平帝,白蛇转投胎王莽,毒杀汉平帝,篡汉为新。后经光武中兴,灭了王莽,才又恢复了汉室,建立了刘氏东汉王朝。 二、魏晋的吊诡 东汉末年,权臣董卓立陈留王刘协为帝,是为汉献帝,董卓灭亡,曹操迎汉献帝至许都,「挟天子以令诸侯」,把持朝政,自为丞相,封魏公,进魏王,加九锡。杀死汉献帝怀孕的董妃,「幽死」伏皇后,鸩杀二皇子,但他碍于「道德包袱」,终一生为汉臣,没有篡权,要做「周文王」,把篡权的希望寄托在儿子

“共同富裕”最终目的是“劫富济党”

图片
论中共军阀从“抢贫救党”、“杀农肥党”、“劫富济党”的历史演变 习近平劫富济党   朱民泽        从 1940 年代中共在苏区搞土地改革开始,到建政后镇压地主富农再到城镇的公私合营,中共的“抢贫救党”、“杀农肥党”的抢劫迫害运动才宣告结束。从 2018 ~ 2021 年,仅短短三年的光景,中共从一头肥得流油的猪就瘦成了一只饥肠辘辘的狼。 中共党国 的 执 政成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