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读者投书 > 正文
毛泽东的滑铁卢之战———— 朝鲜战争七十周年反思
2021年10月21日 读者投书 ⁄ 共 3872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69 views+

毛泽东的滑铁卢之战
吴称谋
有诗曰:《长津湖战役》,故国七十二春秋,东亚乱局二战留。陈年烂事说不尽,新时影片演旧仇。朝鲜战争中的长津湖战役,本来是不堪回首的痛,亦是穷凶极恶的蠢,对绝大多数中国人来说,那是已经尘封了七十年的耻辱历史。如今,那一场战役搬上了银幕,从而激起了海内外华人探寻历史真相,反思战争意义的热情。通过电影的热播放映,在历史真相越来越被揭开后,人们发现当局是通过扭曲历史,用惨痛的场景来励志,以愚蠢的战役来宣传,再次印证这是一个黑白颠倒,价值扭曲,善恶混乱的时代。
绝大多数的大陆观众,在看完电影后,很可能很少去质问、懒得去反思,也不会逻辑分析,更不敢独立思考。比如,战火究竟是谁燃烧起来的,谁是始作俑者呢?志愿军为什么要跑到别国领土打仗?这些百万之众的士兵是否在不知情或胁迫的情况下被迫走上战场的?为什么不做好防寒准备而冒失地奔赴零下四十度的死亡之地?冻死冻伤几万人,打死打伤几十万人的责任该谁来负责?共军和美军没有势不两立的仇恨,共军为什么要远赴国门之外去以死相拼呢?战争已经七十年过去了,回过头来看,中国究竟该不该参与这场与自己无关的战事?所谓的“抗美援朝”是否名副其实,起意义在哪里?等等。如今,有太多关于韩战的历史问题值得去质疑,反思和总结。
.
毛泽东把打内战“消灭敌人有生力量”的人海战术搬到了朝鲜战场。可是,美军以及联合国军可不是曾经因抗战而元气大伤的国军,而是二战结束五年后的精锐之师,况且其武器装备已不可与二战时期同日而语了。可是,毛泽东的战法还是陈旧老套,武器装备落后,后勤补给匮乏。毛泽东把人不当人以命相拼的打法,也不考虑天时地利的不利因素,使得共军出师不利。他妄图通过出奇兵搞偷袭的战术,企图一举歼灭美军陆战一师,来证明自己用兵神武。可是,人算不如天算,遇到奇寒气候,陷入冻土荒原。非正义之师,且出兵无名,致使骄兵必败。
从长津湖战役,就能看出毛泽东有多么的穷凶极恶。在美军没有招惹共军,也没有企图入侵中国的情况下,共军却跑到别国领土不宣而战,这是什么行为?中国陆军万里轻装奔袭长津湖,犹如当年日本空军万里偷袭珍珠港。结果人心不足蛇吞象,偷鸡不成蚀把米,共军吃了一个大亏,毛也栽了一个大跟头。作为最高领袖的毛泽东完全不考虑气候等客观因素,也不顾大国发展的整体战略,轻易摊上这场本可以避免的战火,实在是下下之策,祸国殃民之举。由于中共高层没有落实民主决策机制,在多数人集体反对的情况下却让最高领袖一个人定了调,这是中共“民主集中制”所酿成的恶果之一。
建政之初,百废待兴。新政府最应该做的是,与民休养生息,对内政通人和,对外中庸不倚。毛泽东却把一个仁义的友邦逼为死敌,把阴险的邻邦视为靠山,把惹事的恶邻看成兄弟,这是友善不辩,是非不分,轻重不顾的愚蠢之举。美军曾在二战中大力帮助中国抗击日寇,如果没有美军的支持,中国已经亡于日本。二战结束刚五年,那时的中国无论如何也不能对美军忘恩负义,更不应该恩将仇报。这样的一意孤行,刚愎自用的决策者,这样好坏不分的民族必定要付出代价的。笔者认为,毛泽东力排众议出兵朝鲜,参与朝鲜战争至带来了以下几个不利的后果:
一、国家没有实现完全统一
1949年,毛没有上斯大林的当,搞“划江而治”,却在1950年上当了,结果中国搞成“划海而治”。从中国大一统的角度来看,毛泽东留下的这个历史后遗症,给当下和未来中国带来了巨大的麻烦。可以认为,国共内战时,美国不支持国民党,是害怕东方出现一个比美国本土面积还大的统一中国;斯大林怂恿金日成发动朝鲜战争,而要毛出兵支援,也是想拖住中共攻打台湾,阻碍实现两岸统一。
1950年5月,关于朝鲜半岛的战争,中共曾经向苏联询问,苏联方面给毛泽东回电称:“这个问题最终必须由中国和朝鲜共同解决,如果中国不同意,则应重新讨论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电报说的很清楚,中共有否决权。也就是说,如果中共不同意,朝鲜就不能发动军事进攻。然而,中共没有行使否决权,而是支持金日成发动战争。同年5月,金日成与毛泽东商定中国准备参战的事宜。1950年6月25日,金日成主动挑起战火。1950年8月4日,美国成立第七舰队的第77.3特遣支队(Task Group 77.3),作为“台湾巡防队”,8月24日改编为第72特遣队,并更名为“台湾海峡舰队” (Formosa Strait Force)。宋时轮的精锐部队本来是准备攻打台湾的,却被毛泽东火急调往了朝鲜半岛。
如果当年中共行使否决权,朝鲜战争就不会爆发,美军也不会匆忙组建第七舰队驶入台湾海峡。那样,中共就可以从容考虑最终的统一问题,也有兵力去解决台湾问题。可是,毛泽东不去解决本国的事情,却瞎跑去别国帮倒忙,丧失良机而惹祸上身。结果他个人付出牺牲一个儿子的代价,整个民族付出没有统一的代价,国家付出推迟三十年对外开放的代价。
二、政权没有获得一统地位
台湾岛虽小,却是中华民国政府驻扎之地,其意义至关重大。当年中共没有一举拿下沿海诸岛,后果极其严重。这就是为什么北京政府可以主动放弃西边(藏南)和北边(俄罗斯)的大片争议领土,而南边一点却不能少,也不敢少的原因。中华民国是通过革命党人发动历次武装起义,以及北洋新军联名通电逼宫,满清皇帝签署《退位诏书》,五族共和,上下协商,内外配合,多方努力,共同缔造的革命成果。因此,中华民国是天经地义的唯一合法政府。台湾不是单纯的领土问题,而是存在中共主权合法性的问题。
有华人学者提出,中共建政之初,存有三大错误:一是更改国号,二是沿用废都,三是参与韩战。笔者觉得此分析有一定道理。从国家法定名称来分析,中华民国涵盖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因为,缩写中华人民共和国,就成了中华民国,再缩写就是中国。如今看来,更改国号带来“一中两府”的问题,确实遗祸深远,后患无穷。
值得强调的是,中国作为一个政治概念始于1911年辛亥革命胜利,建立亚洲第一个共和国以后。中国历史可以划分为两个阶段:1911年以前是帝制时代,1911年以后是共和时代,此前是以朝代相称,此后才以国家命名。中华民国才是真正的新中国,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祖国。毋庸置疑,只要中华民国台北政府存在一天,中共北京政府就无法获得大一统的历史地位。
三、国家丧失历史发展机遇
二战结束后,德国纳粹主义、日本军国主义得以遏制消灭。自哥伦布地理大发现以来,世界政治格局因为第二次世界大战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根本性变化。中华民国虽遭受了日本侵略,但最终成为了战胜国,是同盟国的四巨头之一,还是联合国的创始会员国。最主要的是,中华民国与美国的良好盟友关系,在二战后的国家重建过程中,毋庸置疑地能够获得多方面的援助。
由于中国大陆陷入共产阵营的势力范围,再是毛泽东建政后实现一边倒的外交策略,更为致命的是出兵朝鲜,参与韩战与美军短兵相接。从而与美国陷入敌对状态,美国出于遏制战略,转而大力支持日本、韩国而围困中国大陆,千载难逢的历史发展机遇就此彻底丧失。中共政权与美国政府彻底闹翻,从而耽误了三十年对西方国家实行对外开放。
由于二战中,日本偷袭珍珠港,美国投放原子弹。因此,日美两国已经结下了深仇大恨。二战后,如果中国顺势加入自由世界,那么中国大陆就成为了遏制共产阵营的最前沿,美国就不会大力扶持日本和韩国,而必定不得不大力支援中国大陆。再退一步讲,如果中共建政后采取中立的外交路线,在两个超级大国之间游刃有余,国际伸缩的空间巨大,必然独立自主而大获其利。邓小平曾经也指出:凡是与美国搞好关系的国家,都富起来了。
四、台湾沦为大国博弈筹码
 
从大一统的角度来看,自韩战开始,台湾就成为世界超级大国之间政治博弈的棋子和筹码。如果国共内战期间,美国支持国民党统一中国,过去七十多年,美国就少了一个难以对付的竞争对手。再次假设,如果毛泽东在1949年就上了斯大林的当,那么,至少还能保留住半壁江山的自由中国。如果那样,二战后至今,东北亚地缘政治格局就不会如此复杂难解。
如今,台湾早已经成为西北太平洋第一岛链的重要战略要地。对于中国大陆而言,台湾不仅是政权性质和国家统一的问题,而且还是出海门户和国家安全的问题。台湾统独趋势的不确定,自然就成为了美中博弈的焦点。如果中国是“划江而治”的状态,台湾就无所轻重了;如果海峡两岸完全统一,也不存在台湾问题了。正是因为是“划海而治”,才凸显出了台湾岛的重要地理位置,成为中国博弈印太政治格局的一个致命门户。
五、朝鲜分裂导致北韩贫困
因为中国出兵朝鲜,扶持了一个邪恶的政权,使得北韩人民几代人陷入困苦境地。日本、台湾,韩国的历史证明,当代美国没有成为丑恶的侵略者,而是充当了仁义友邦的重要角色。过去七十多年来,东亚诸国乃至世界各国,与美为舞,国富民强;与俄为奸,国困民穷。
北韩是东北亚地区爆发战争的火药桶之地,朝共是一只永远喂养不饱的白眼狼,迟早会因其骄横歹毒而养虎为患。另外,北韩的贫穷拖累了中国东北地区的发展。如果东北三省直接与韩国接壤,犹如广东连接香港,福建紧邻台湾一样,早就带动区域贸易,富裕起来了。
最后总结:华裔学者张博树曾经做了《中美俄三国演义》系列节目,还有陈晓农先生的《中美苏的当代三国演义》系列节目都谈到了世界大国之间的政治博弈。如果沿用他们二人“当代三国演义”的提法,笔者认为,在韩战中,毛泽东犹如蜀国的关羽,麦克阿瑟犹如东吴的吕蒙。毛泽东在长津湖战役中的挫败,有如关羽在麦城的遭遇。关羽败走麦城最后身首异处,毛泽东出师不利最后儿子命丧沙场。
鉴于上述,长津湖战役是毛泽东军事生涯的麦城之战,整个朝鲜战争则是毛家命运的滑铁卢之战。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