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读者投书 > 正文
中共僵尸“龍脈”橫空出世:“習誕”壓“毛誕”
2021年10月19日 读者投书 ⁄ 共 3223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80 views+

弗蘭西斯綜合報道:有人將習近平比作毛澤東第二,顯然是不準確的。習近平固然想謀取毛澤東那樣的霸業,但思想根源卻不來自毛澤東那種混合了斯大林主義、秦始皇、商鞅、韓非子以及湘西土匪式的政治血脈。習近平是壹個深受其父習仲勛以及關學影響、具有儒家思想和帝王理想的政治人物。

最近紀念習仲勛誕辰的官方宣傳,似乎已經超乎每年12月26日的“毛誕”,很明顯,是在以此彰顯習近平的思想“龍脈”,為習近平的下屆繼續執政進行輿論造勢。

習仲勛生於中國關中腹地的渭南,這裏壹直是中國傳統文化源遠流長的地區。宋代大儒張載“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的思想,影響著壹代又壹代陜西讀書人的理想。習仲勛就是在儒家文脈豐厚的關中地區成長起來,並接受了空想的馬克思主義的壹代共產黨革命家。習近平不僅深受父親的思想影響,而且是長期在深受儒家文化浸染的陜西鍛煉成長起來的壹代共產黨最高領導人,但與父親不同的是,他更受陜西帝王文化的影響,更加推崇已經過時的秦皇漢武那樣的政治抱負。

因此,在習近平上任以後,即大力提倡毛時代批判的儒家思想價值,也常常提及“龍脈”等這些毛時代被視為糟粕思想的帝王思想話語。因此習近平盡管行為模式學習老毛,但他的思想淵源卻明顯是儒家+封建帝王那樣壹個體系,這和他尤其大力提倡王陽明學說這壹點也看得出來。所以說,習思想從根本上也是反毛思想的。

10月15日,中共黨媒新華社發表文章《習仲勛的家風》。明顯就是在借習仲勛充滿儒家氣息的家風,彰顯習近平不同於毛澤東的思想“龍脈”,從另外的角度熱捧習近平思想淵源,以示習與令人厭惡的毛澤東思想的區隔,這更是在彰顯習近平根植於中國傳統文化的思想龍脈。十九屆六中全會之前,這相當於正式放出了習近平謀求連任的信號,並為習陣營與政敵攤牌進行政治宣傳。

新華社選擇10月15日這壹天發表關於習仲勛的文章,是因為習仲勛出生於1913年10月15日,等於在紀念習仲勛108歲冥誕。當然,歌頌習仲勛是為了歌頌習近平。文章開篇就稱,“2001年10月15日,時任福建省省長的習近平給適逢88歲‘米壽’的父親習仲勛寫了壹封情深意切、大義微言的‘拜壽信’”。

在這封信中,習近平寫道,“我們從小就是在父親的這種教育下,養成勤儉持家習慣的。這是壹個堪稱楷模的老布爾什維克和共產黨人的家風。這樣的好家風應世代相傳”。

新華社稱,習近平說到的“這樣的好家風”,“它既浸潤了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又打上了‘老布爾什維克和共產黨人’特有的黨性原則及政治烙印”;“這樣的好家風,無疑壹直熏陶、孕育和影響著習近平的人生態度、價值取向以及行事風格”。

中共黨媒當然知道,“布爾什維克”是外來的主義,不是中國人的東西,放在中國傳統的家書裏,既不倫不類,也有崇洋媚外之嫌。於是,新華社首先將習近平的家書描繪成“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之後才說“又打上了‘老布爾什維克和共產黨人’特有的黨性原則及政治烙印”。

老子打江山、兒子接著坐江山,在中國古代應該順理成章,但壹直被中共稱為“封建制度”;現在用到了習家父子身上,則被說成了“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為了習近平的連任,信仰無神論和反復批判“封建迷信”的中共宣傳機構,也不得不為這壹套中國的帝王思想理論背書。

不僅如此,新華社還稱,“梳理和探究習仲勛家風”,“是學習和研究習近平總書記思想品格、精神風範以及執政理念、領導風格、為人處世原則的重要視角”,能“教育引導廣大黨員幹部特別是各級領導幹部”,“做到‘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新華社差不多直接宣布,習近平將繼續“平天下”。不過,新華社不會不知道,具有類似背景的紅二代,不只有習近平壹個人。習仲勛從未坐過中共組織的頭把交椅,為中共奪權賣命的,也不只是習仲勛自己。眾多紅色家族當然不願意大權旁落,不過也很可能希望在紅色家族內部“皇帝輪流做,明天到我家”。按照鄧小平定下的潛規則,已經登頂近十年的習近平,應該把權力傳給其它紅色家族,不應該再是習家,但其他紅色家族們卻眼看願望要落空了。

新華社的文章八千多字,總結了習仲勛的“九大家風”,包括“忠誠為民”、“嚴格自律”、“勤儉節約”、“低調謙讓”、“堅韌不拔”、“真誠坦蕩”、“團結向上”、“仁愛崇善”、“父慈子孝”。

這些詞匯,大多與中共長期宣傳的“黨性”比較遠,有壹半以上大概是中國幾千年來做人、做官基本準則的壹部分。這些內容主要應該不是來自馬列主義或“布爾什維克”,按照新華社的說法,這些“家風”是通過中國傳統家庭的方式傳承,而不是所謂的“黨組織”。

但是,習近平的權力來源畢竟是共產黨的組織,因此,新華社談論家風時,不得不把“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放在首位,但絕不肯丟棄“布爾什維克”的紅色標簽。顯得很糾結、很矛盾。

現在即便沒有壹個人真的相信馬列主義或共產主義,中共高層明知中共早晚垮臺,卻千方百計要保黨,紅色家族們都想盡量延續享有特權的時間。

也正因為此,中共內部曾經掌權、現在掌權和幻想未來掌權的人,無論怎麼激烈地搏鬥、廝殺,但都要極力撐住中共獨裁統治的架構,無論如何都要防止崩盤。紅色家族盡量不讓老百姓知道更多中共內鬥的實情,還要繼續打著馬列主義的虛假旗號,不斷變換說辭、操縱輿論、欺騙老百姓。

從這壹點上看,中共權力的無序更疊,既不能平穩過渡,也不能確保最優秀的人上位,實際遠不如中國幾千年來的皇帝制。中國帝制對太子或儲君的要求相當嚴格,所接受的教育和訓練也無人能及。歷代王朝中,能承傳數百年不衰的,往往都特別註重儲君的培養;短命的王朝也基本敗在接班人的無德無能上。

如今的中共高層,與歷朝的末代皇帝壹樣,千方百計地要阻止改朝換代的歷史安排,卻看不到根本無法改變最終的結局。

中共的派系鬥爭,從中共建黨的100年前就開始了,習仲勛應該是主要見證者之壹。被前蘇共操縱的中共中央,屢次暴動卻沒法在城市立足,只好跑到窮鄉僻壤的江西井岡山占山為王。當時的習仲勛跟隨劉誌丹,也同樣在地理條件惡劣的陜甘地區武裝割據,但名義上需要聽命於中央。

1935年,中共中央在江西的基地被圍剿,“長征”中慌不擇路、輾轉跑到了陜北,中央的軍隊損兵折將、元氣大傷,還不如陜北當地的力量。中央為了奪取當地的控制權,劉誌丹、習仲勛自然就被批成了“反革命”,後來盡管被釋放,卻遠離了權力中樞。

中央為了奪取當地的控制權,劉誌丹、習仲勛自然就被批成了“反革命”,後來盡管被釋放,卻遠離了權力中樞。隨後,中共試圖將勢力拓展到山西,劉誌丹被派往前線攻城而戰死,中共失敗後撤回。

習仲勛也沒好到哪去, 1941年在抗日戰爭中,他卻被派前線,向國軍挑釁,所幸保住了性命。當時的習仲勛年紀輕輕就領教了黨內鬥爭的厲害,為了保命,或許就形成了他的“低調謙讓”和“堅韌不拔”。不過,日本侵華挽救了中共的命運,中共趁機做大後發動內戰,習仲勛也算是中共奪權的功臣之壹。

1963年,習仲勛又因小說《劉誌丹》被定罪、下放,習近平也受到牽連,其實還是派系鬥爭的延續。毛死後,鄧小平為習仲勛平反,實際被鄧小平拉到了自己的反毛派系中,共同對付毛指定的接班人華國鋒。即便如此,習仲勛最高的職位,也只是1982年成為中共政治局委員,兼中央書記處書記;1988年,他退居人大副委員長養老;1993年正式退休。

習仲勛其所以在中共黨內不得誌,就在於他的身上保留了壹些傳統的文化價值,與毛澤東、劉少奇、鄧小平等湖南、四川派思想體系的格格不入,所以壹直在中共黨內受到排擠。

現在那些自覺比習近平更“根紅苗正”的後代們,恐怕認為自己更有資格坐上頭把交椅,自然也成了習近平連任的阻力。其他派系對於習近平連任更不待見。因此習近平連任之路,仍然是中共派系近期的關鍵決鬥。黨媒此時搬出《習仲勛的家風》,不僅是習陣營獨辟蹊徑占據輿論優勢的舉動,也是中共內鬥攤牌的信號。不過,無論誰能坐上頭把交椅,如果繼續與現代民主政治潮流對抗,中共政權都無法擺脫中國歷代王朝的沒落之象,若偏要逆天而為、違背歷史安排,試圖掙紮的結局可能也會更慘。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