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教会生活 > 正文
允许用鲜花寄托对死难者的哀思——共产党就会垮
2021年08月02日 教会生活 ⁄ 共 2251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43 views+

_115212455_e8691365-827c-4a31-b20d-2b299a70f137.jpg

这则小稿子早就想做,可一直没做。说起来脊梁还是不硬,胆子小,甚至是恐惧。这是时代送给我的,我没法不接受,就像没法不接受空气阳光和水还有食物一样。

 

有人可能认为夸张了,用孔子的话说就是可以“乘桴浮于海”,而用爱国贼的话呢,那就是“你可以滚出中国啊”!是,他们说的都没错,因为在今天,在这个流氓时代,至少只要不差钱,乘桴出海也好,滚出去也罢,都不是什么难事。遗憾的是,本人不仅近于老朽,且既不能像孟晚舟那样住在加拿大别墅,也不能像倪萍这个“共和国脊梁”那样生活在美帝。

<img class="aries_aspectRatio" src="data:;base64,

<img src="data:;base64," />

SUN

Copy video url
Play / Pause
Mute / Unmute
Report a problem
Language
Mox Player
ADVERTISEMENT

 

说到这儿又想起胡适。不说我也是只有一个国家,但可以说我也是只有一个政府——胡适当年说的是他不支持国民政府还有哪个政府可以支持——而我要说的是我不“拥护”中共还能拥护谁?人到了不能选择的时候,只有认命,否则徒添烦恼。

真正想做这则稿子,是前天凌晨,从手机微信朋友圈看到,在地铁5号线沙口路站一出站口,有几个年轻人正在拆那围着一束束鲜花的围挡,而那些鲜花都是献给7月20日乘地铁遭遇洪水在此遇难者的。从行动者说话来看,既鼓足了勇气,又非常审慎,且都是一群懂得文明的郑州青年。他们一致认为把献给遇难者的鲜花用挡板围起来是不文明行为,应该与这种不文明行为做斗争!他们认为不应该把遇难者回家的路挡住了,应该让他们早点回家。相信很多人看到那短视频或听到那几句话,即使与遇难者毫无瓜葛,也会眼眶发热,甚至会掉泪。无他,就因为我们是同类!

文革一开始,很快就要求我们小学生要背诵“红太阳”的光辉著作“老三篇”。别看自己现在呆头呆脑,甚至像患了阿尔茨海默症一般,可在十岁光景时,记性也是好得不得了,背诵“老三篇”自然不在话下,因此到今天也还记得《为人民服务》结尾处几句话:“村上的人死了,开个追悼会。用这样的方法,寄托我们的哀思,使整个人民团结起来。”

也就是说,寄托人们的哀思,再正常不过,只是时代不同,形式有别而已。如果连人们寄托哀思都要干预,人们会对这种国家的“党和政府”怎么想?特别是这种情形若发生在文革,人们把《为人民服务》中那几句话搬出来,完全可以给干预者定个“反伟大领袖罪”,那可是吃不了要兜着走。

现在大家都看不到挡板了,鲜花摆了几米宽几十米长,简直可说“蔚为壮观”,于是心里也舒坦得多。可见,那围挡是多么不得人心!其实,就算有了挡板,也挡不住人们寄托哀思,这从在拆掉围挡前人们用手机记录挡板外仍有人们献上的一束束鲜花,就是最好的证明。

那么,那鲜花是什么人要围起来的呢?为什么要围呢?是一个人干的,还是几个人干的?是围者自发要围的,还是有人指使围者干的?按自己这辈子的经验教训,一定是先有“指示精神”,比如类似“凡有利于灾后恢复、有利于城市形象的就坚决支持;凡有损于城市形象、不利于维护稳定的就坚决制止”。相信只要有了这类指示精神,下面心领神会者就会吃得透透的,一旦发现蛛丝马迹,就会想方设法进行干预。几天来,这个城市不是一直有“便衣”对公开讲述灾情的劫难余生者以及在郑州采访或拍照者斥之为“抹黑”吗?

当然,这是非常时期,这些便衣也不敢那么嚣张,也害怕点燃人们的情绪,否则同样不好交差。而那“指示精神”肯定包括:既要维护城市形象,又不能惹出乱子。不然,一定会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到时候这些便衣就会成为“替罪羊”。所以我们看到,面对人们对遇难者的表达,便衣们最先选择的也只是将那些鲜花围起来,而不敢毁掉;后来看到人们下决心要拆掉围挡,也没敢违拗民心,说成“寻衅滋事”。

民心不可违,是有朝廷有政府以来的古训。你知道,当广大网民通过视频看到有人用围挡将人们献给遇难者的鲜花围起来后怎么说吗?有网友就在公众号发文:“防民之花,甚于防川。”还说:“挡不住洪水,就挡住鲜花?”

说到这里,我想插几句,说说“叨盘”胡锡进。胡锡进是个无聊加无耻的人,不仅先前和当下都在证明着,且将来也一定还会继续证明。前些天,在评德国评欧洲的洪水时,他不吝用了“悲剧”一词;可面对自己的同胞遭难,你在他评论中绝找不到“悲剧”二字。也不知是不是外国人一遭难或一死人,就是“悲剧”,而自己的同胞遭难或死人再多,也不会痛心。否则,请胡锡进给此次洪水中遇难以及失踪者一个交待!顺带也给我等一个解释!难道在你胡锡进眼里或者心里,同胞的命就不是命吗?或者说中国人的命比黑人的命还贱吗?

看看最新公布的地铁5号线那14名死难者的年纪,有多么痛心:除了两名算是活到了所谓“知天命”之年,即一名50岁,另一名51岁;另有两名,也只活到“不惑”而已。其余10人,都在40岁以下,最年经的只有20岁,其余几位都在30岁左右,要么如花似玉,要么风华正茂,然而,这场夹杂着人祸的洪水,将她们定格在了2021年7月20日。

这已经是大悲剧了,且悲得不在德国或欧洲之下,可我们有些人也不知怎么想的,竟还想限制人们表达对遇难者寄托哀思。说真的,即使不能说这种事“细思极恐”,也很难让人接受——我们有些人的人性究竟蜕化到何种程度,估计连蜕化者自己都未必清楚。当然,这里也不想去追究那些人何以如此蜕化,只想大声地对这种人包括他们的领导说一句:请尊重人性!让人们用鲜花寄托对死难者的哀思,天不会塌!(作者:梁之)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