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思想评论 > 正文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科学”证据
2021年07月16日 思想评论 ⁄ 共 12423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89 views+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科学”证据
谢选骏
一、
具体说,以“生命历史理论”为基础的基因问题来进行讨论,解释脑部大小、智力及其他特徵的“种族模式”──演化论的生物学家称这为生殖策略的r到K范围(r-K scale of reproductive strategies),范围的一端是r策略,代表高生殖率;范围的另一端是K策略,代表的是花较多精力照顾小孩。这常用来比较不同动物的生命历史;加拿大西欧达里欧大学(University of Western Ontario)的腓力普·洛旭庭教授(Professor J. Philippe Rushton,1943-)用它来解释人类之间的不同与微妙关系。他指出,这范围表显示,东方人的K值比白人多,而白人的K值比黑人多。与倾向r值的女人比较,高K值的女人产生的卵子比较少,同时有较大的头脑。高K值的男人花较多时间与精力在他们的小孩身上,而不一味追求性的刺激,所以他们是“有责任感的爸爸”(dads),不是“拈花惹草的风流人物”(cads)。
欧亚大陆的多样化环境还使得身体产生不同的变化。在北欧,阳光少,维他命D减少,皮肤与头发的颜色变得较淡以便吸收更多阳光,于是北部欧洲人的皮肤和头发的色素较少,这里的小孩生存与生殖的机会比较大。东亚甚至比北欧更冷,但有较少的云与较多的阳光,人体产生了对抗寒冷天气所需要的厚脂肪,这把靠近皮肤的红血管隐藏起来,因此东方人的皮肤多是“黄色”的。在非洲内陆,黑色素使皮肤变成黑色,这是为保护肌体免遭阳光暴晒所致。所以,色素减少并不是进化的结果,而是日晒减少的结果,智商才是进化的结果。
气候不同还影响智力。在非洲,暖和的气候与自然的食物全年不缺。然而越是往北移居的人,为了在寒冬生存下来,就越是需要独创性,以便发掘新的食物来源与发展储存食物的方法, 也需要织衣与造屋保护自己。同时双亲需要对孩童提供更多的照顾,帮助后代在寒冷的环境与气候下生存下来。在这方面,黄种人需要应付的挑战比白种人更为尖锐,尽管白种人起源于更为阴郁的环境,但气候却比黄种人居住的西伯利亚、北美洲和北极圈(包括北欧北部)较为温暖一些。
上述“r─K理论”可以部分说明不同种族在身体、脑部及行为方面差异的形成原因。“走出非洲”的种族演化过程表明,离开非洲越远,人类就越是远离r型,越是偏向K型:其脑部大小与智商程度越是增加,其生殖力、攻击性及性活动也就相对降低。(参见斯全尔[Christopher Stringer,1947-]与麦克凯[Robin McKie]合写的《走出非洲》(African Exodus),1996年伦敦开普出版社[Cape]出版。)
人类学家们承认,“r─K理论”解释了生命特徵与种族命运的关系。“r策略”代表在自然状态下多子多孙,缺乏双亲照料,也意味父母亲很少将文化传递给小孩,这降低了文化功能和智力需求。但移民欧亚的人,面对新问题的挑战,发展更完善的双亲照顾与社会组织,这需要较大的脑与较高的智商,艰钜工作需要更多的智力、较低的人口出生率,迫使性荷尔蒙以及性能力与攻击性有所降低,善于制定长远计划和自我控制,比较遵守规律,家庭比较稳定,寿命也比较长。离开热带地区,前往北方大陆,就是这样日益偏离“r策略”,日益偏向“K策略”。
在生物世界的其它领域,“r─K理论”也是如此适用的,例如,植物比昆虫更接近r策略,昆虫比鱼类更接近r策略,鱼类比两栖类更接近r策略,r两栖类比爬行类更接近 r策略;接着可以反过来说,哺乳类比爬行类更接近K策略,哺乳类内部最接近K策略的是灵长类,灵长类内部最接近K策略的是人类,人类内部最接近K策略的是黄种人。所以黄种人集团意识更强,更有耐力,可以为了一个长期目标而努力克制自己的短期欲望。(以上参见菲律普·洛旭庭[J.Philippe Rushton]:《种族、演化及行为》[Race,Evolution,and Behavior])
尽管人类的种族有上述区别,但是从“起源非洲”的共同命运看,确实,“全球一体”并非当今全球化时代的理想,而是具有十万年历史的人类命运所预先规定的。
二、
从医学上看,人对药物的反应确实是具有种族差异的:包括“心血管药物”、“中枢神经系统药物代谢和反应”、“其他类药物的代谢和反应的种族差异”等等,不过这与肤色关系不大。而在其它方面,“甲胎蛋白诊断HCV相关性肝癌具有种族差异性”,“艾滋病传播种族差异明显”(2004年进行的一项研究表明,美国大城市百分之三十的黑人同性恋男青年感染了艾滋病毒,该数字令人吃惊,这是艾滋病在不同种族间的传播差异日益明显的一个例子)、“哮喘诊疗中存在的种族差异”(发表在《内科医学档案》上的一项新的研究,解释了黑人更多出现严重的哮喘症的原因),此外,“动脉血栓的发生率存在种族差异”(最新的研究结果显示,在发生心源性胸前区疼痛的患者中,与其他种族相比,黑人和西班牙裔发生完全冠状动脉堵塞的可能性较低)。
此外美国基因研究者华勒斯(Doug Wallace)的研究团队还观察研究了全世界1125名受试者体内的特定脱氧核糖核酸(DNA)序列,得出结论认为,寒冷的天气有利于某些人体基因的突变。这使得一些人能在六万五千年前,从非洲移民到气候严寒的北欧及北亚继续生存。“那些没有突变基因的非洲人,冻死了。”而具有突变遗传基因的人也就意味着更能抗寒的移民后裔,就比较不容易得糖尿病、心脏病、老年痴呆及器官衰弱。他们的研究是通过线粒体(mitochondria)内的DNA进行的。
而腓力普·洛旭庭教授(Professor J. Philippe Rushton)的《种族·演化·及行为:生命历史的远景》(Race,Evolution,and Behavior:A Life History Perspective)则认为,“现代科学所显示的‘种族相异三特性模式’(three─way pattern of race differences)的平均值显示, 东亚人身体的成熟度较慢、繁殖力较弱、性行为较不频繁、个性较温和、脑部较大、智商也较高;黑人刚好相反;白人介于中间但较接近东亚人。白人不善于跳,亚洲人也不善于。其成因是,人类族群为适应不同环境,演化不同的生殖策略,这些策略与脑部大小及智力高低是息息相关的。……全世界有无数的研究显示:特性上的不同,像智力、脑部大小、生殖器大小、性能力、生殖能力、勤奋与否、社交性、是否遵守规则等等,都与族群不同产生关联。若排成一列的话,族群之间的变化依次是东亚人(Orientals)、高加索人(Caucasians)、黑人(blacks)……
运动迷也都知道黑人专长拳击、篮球及赛跑。与白人相较,黑人的臀部较窄,他们坐下来的高度也较矮,因此他们重心较高,较好的平衡感;较宽的肩膀,身体上的赘肉不多,有更多产生能量的快速抽动肌肉,这些先天优厚条件带给他们很大利益。另外,比较白人及东方人,黑人多出百分之三至十九的荷尔蒙睾丸素,睾丸素可以转换成爆发性能量。但黑人无法在游泳项目中出类拔萃,原因是较重的骨骼及较小的胸腔限制了他们。种族的差异在早期就看得出来,黑婴儿比白婴儿早一周出生,黑婴儿在骨骼发展上也较成熟,五六岁之前的黑小孩在短距离赛跑、远距离跳跃及跳高等方面就超越别族群的小孩。
东亚人跑得比白人慢,因为白人有较窄的臀部、较长的腿、较多的肌肉、及睾丸素,正如在运动场上黑人比白人得利,白人也比东亚人得利。荷尔蒙赐予黑人成为运动健将,但也使他们在学校难以静下来,因此容易犯罪。黑婴儿比白婴儿发育更快,东方婴儿比白婴儿发育更慢。非洲婴儿出生没多久,坐下时他们的头比较能往上仰,背部也挺得较直;白人婴儿经常需要六到八星期的时间。黑人小孩待在妈妈子宫时间最短,美国百分之五十一的黑人小孩不到三十九周就出生了,这种情形只占白人小孩的百分之三十三。在欧洲,学有所长的女黑人的后代也比白人后代出生更早,因为基因决定怀孕期的长短。从孩童时代开始,黑人成长速度较快,黑人小孩有强壮的肌肉,也较能伸手拿到他们要的东西;他们颈部肌肉发展如此好,因此在他们在出生后九小时就能把头抬高,只需要几天他们就可以转身,白人婴孩则需花上六星期。专业测量显示,黑人小孩无论是坐、爬、走或穿衣服能力比白人或东亚人都发育得快;而东亚小孩比其他种族小孩发育都慢,常常长到十三个月大才能走,白人小孩是十二个月,黑人小孩是十一个月。X光显示黑人小孩的骨头比白人小孩发展得更快,白人小孩的骨头比东亚小孩长得更快。牙齿也是如此。黑人平均大约5.8岁长第一颗永久齿,7.6岁结束长牙;白人开始在6.1岁,7.7岁结束;东亚人开始在6.1岁,结束在7.8岁。除此之外,黑人的颚和牙齿比较大,牙齿也较多,常有第三和第四颗臼齿。比起东方人,白人的颚和牙齿较大,牙齿也较多。黑人达到完全性发育(像初次月经、性经验和怀孕)比白人早,东亚人的性发育比白人晚些。1997年出版的小儿科(Pediatrics)一书针对一万七千多位美国女孩作的调查发现,黑人青春期开始比白人早一年,而白人比东亚人早一年。八岁之前,百分之四十八的黑人女孩胸部与腋毛已开始发育(白人仅有百分之十五),白人女孩普通要等到十岁左右。黑人女孩的月经大都开始在十一岁与十二岁之间,白人女孩则晚一岁。
三、
目前,许多人仍然不知道东亚人智商要高于白人这一事实。而英国心理学家理查·林(Richard Lynn)花费二十年时间所作全球性智商调查,也证实太平洋边缘国家的黄种人智商范围从101到111不等,比白人的智商100到103之间、非洲黑人的智商70左右(混血黑人如美国黑人为85左右),都要高出不少。而这些测量所依靠的方法是“雷文渐进性模型”(The Raven’s Progressive Matrices),是测量推理能力的,不是测量文化知识的。凯尼斯·欧文(Kenneth Owen)利用这种方法,发现就读南非学校的十三岁非洲黑人小孩的智商是70。而津巴布韦(Zimbabwean)共和国一位名叫佛瑞德·林迪(Fred Zindi)的黑人,为本国的十二至十四岁孩子做一项研究,结果同样如此。南非混血学生的智商是85,美国、英国及加勒比海的黑人也是同样情况。基因方法显示上述混种黑人大约有百分之二十五的白人血统,他们的智商则呈现为黑人智商(70)与白人智商(100)的平均值。
种族与智商摆在一起考察,其结果公正可靠吗?腓力普·洛旭庭教授(Professor J. Philippe Rushton)的《种族·演化·及行为:生命历史的远景》(Race,Evolution,and Behavior:A Life History Perspective)认为,“答案是肯定的。”在美国,从一到十二年级,黑人在学校的表现远远落在白人后面,与智商测验结果是完全一致。此外,未受特别待遇的族群,例如美国印第安人,他们在学校表现也比黑人好,这再次说明文化理论预测是错误的。推理与逻辑是黑人与白人最大的差异:简单记忆方面黑人表现不错,例如重复背诵所听到的一连串数字的能力,在“向前数字距离测验”(Forward Digit Span test)方面,黑人与白人的能力几乎相当。然而在测验倒背能力即“向后数字距离测验”(Backward Digit Span test)方面,黑人就大为逊色了。“文化偏见”难以解释这些差异。针对九到十二岁的小孩做反应时间(reaction time)的实验,即“三人中选出一人”(“odd─man─out”),游戏规则非常简单,哪个灯泡亮,就得必须按最近的钮,所有小孩几乎能在一秒内做到,智商高的小孩比智商低的小孩动作快。结果,黄种小孩最快,白人小孩次之,黑人小孩最慢。
“退化到平均值的定律”告诉我们,所有种族特徵将退回到他们种族的平均值,这定律预测智商115的美国黑人父母的小孩将退回到黑人的平均分数(85);同样,智商115的白人父母,他们的小孩也会退回到白人的平均智商(100)。这定律也适用于另一极端:智商70的混血黑人父母的小孩智商,攀升到混血黑人平均智商(85);而智商70的白人父母,他们的小孩智商也会攀升到白人平均智商(100)。预测小孩特徵回归到种族的平均值的定律,被证明是无误的,和著名的豌豆试验几乎一样准确。 退化到平均定律也适用于兄弟姊妹之间。若某个黑人或白人小孩的智商是120,他们的亲兄弟姊妹通常也有退化现象,天才黑人的兄弟姊妹,其智商同样回归到85,天才白人的兄弟姊妹也回归到100,黄种人也是如此:这说明不同种族之间的智商水平是十分稳定的,轻易不会改变。
“退化到平均”这一定律还解释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出生在聪明有钱家庭的黑人小孩,比出生在愚笨贫穷家庭的白人小孩,智商要低二到四分。智商高的黑人父母能够给予孩子丰富的营养、完善的医疗照顾及良好的学校教育,但仍无法传递他们高智商的优点给小孩,因此,只有基因加上环境才能完整解释所有现象。
社会学方面,美国的老师们知道种族差异导致学习成效不一,警察们知道种族相异造成犯罪率不同,社工人员也知道种族影响到对社会福利的依赖性及染上艾滋病的程度。同时,“美国司法部最近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在美国,黑人进监狱的比例远远高于其他人种。”美国黑人占美国人口不到百分之十三,但以伤害罪与谋杀罪嫌而被捕的黑人却达犯罪人口的百分之五十之多,而因为抢劫被捕的黑人占其中的百分之六十七,全美百分之五十的受害者声明称攻击者是黑人。黑人同样在白领阶级的犯罪圈被逮捕:约百分之三十三的欺诈犯罪,百分之二十五因为伪造文书及接受来路不明的赃物而被捕的,都是黑人。但黑人却很少犯下类似高级主管的不诚实缴税或违反安全性的罪行,可能因为那是些“高智商犯罪”。
美国的女性杀人犯也是如此。研究显示,被捕的女性有百分之七十五是黑人,有百分之十三是白人,而没有亚洲女性被捕。在英国伦敦,黑人人口只占百分之十三,却占犯罪率的百分之五十。在个性、侵犯性及自负状态方面的研究发现,黑人的性格比白人更加外向,更具侵犯性;东方人则较白人内向而温和。比起白人来,黑人的精神欠稳定,吸毒及酗酒的比率较高,东亚人的精神则比白人更加健康。一项针对加拿大法语区魁北克作的研究,五十位老师对来自世界六十六个不同国家的八百二十五位四到六岁小孩作鉴定,发现东亚小孩比白人小孩更能适应环境,也比较没有敌意,但黑人小孩比白人小孩更难以适应环境,也比较富于敌意。同样,散居世界各地的东亚黄种人比起白人(或白人比起黑人)较无侵略性、较无控制野心、情绪较不容易冲动,处事的态度更小心,则是相当普遍的。
是否具有远见也与种族不同有关。研究显示:在“现在就得小糖果棒或一星期后得大糖果棒”的试验中,绝大多数黑人小孩选择眼前的小糖果棒,明显注意眼前的小利,不关心未来的优渥利益,这是研究黑人心态的重要发现。在遵守纪律与否、离婚率、婚外生子、虐待小孩及青少年种种问题上,不同种族也不相同。东亚人的这些问题比白人更比黑人少得多,而大多数黑人缺乏稳定的家庭生活,大约百分之七十五未婚的黑人青少年已有小孩,而白人只有百分之二十五。在非洲黑人国家大部份地区有许多单亲妈妈,因此不能认为这是美洲奴隶制度或城市腐败生活造成的,在非洲,单亲妈妈家庭一直是社会模式的一部分。
在相同的社会环境中,白人平均比黑人多活两年,东亚人比白人多活两年。美国黑人婴儿的死亡率比白人多两倍。单亲、贫穷或缺乏教育不是造成死亡率的原因。成年人也如此,美国海军的一项研究显示,黑人的失事与暴力死亡率比其他种族都高,车祸肇事死亡率也高。而比起欧洲(白人)国家,东亚国家(如日本和新加坡)死亡率较低。但自杀率刚好相反,东亚国家自杀率高,每十万人之中有十五位,欧洲有十二位,非洲与加勒比海国家只有四位。 补充说一句,上述研究主要都是白人科学家做出的实验成果,不是黄种人意识形态理论家所炮制的宣传;相反,许多时髦的黄种人意识形态理论家们迄今还是对白人优越论亦步亦趋,匍匐在“西方的真理”面前摇尾乞怜。
四、
腓力普·洛旭庭教授(Professor J. Philippe Rushton)在《种族·演化·及行为:生命历史的远景》(Race,Evolution,and Behavior:A Life History Perspective)一书里指出,男女两性分泌的荷尔蒙都是黑人最多,东方人最少,白人介于中间,而荷尔蒙不仅影响人们的身体,还影响人们做事及思考方式,最终影响社会发展和文明形态。所以不同人种主导的文明,其特性必然有异。
具体说,黑人的性活动最频繁,性的态度放纵,产下最多的多胞胎;黄种人的性活动和性幻想最少,性的愧疚感却最大;白人则介于两者中间。同样,性的病毒在黑人圈最普遍,黄种人最少,白人还是介于中间。例如,女黑人月经前的徵候(premenstrual syndrome[MPS])最多,黄种女人则最少。种族也影响睾丸酮的多寡,睾丸酮的多寡则有助于理解男人的行为。一项近期在大学生中进行的调查研究发现,黑人的睾丸酮比白人多百分之十至二十,而在美国退伍军人的老旧资料里,黑人的睾丸酮比白人仅仅高出百分之三。睾丸酮在自我观念、侵略性、利他与否、犯罪倾向及性活动中,都扮演者主要闸门的角色;也同时控制了肌肉粗犷与否以及青少年的声音变化。
在相应的性行为与性态度方面,黑人的性活动比白人更早,而黄种人的性活动则比白人更晚:白人同样居中。世界卫生组织调查的结果显示,“种族相异三特性模式”在性别领域同样真确无误。在北美的调查结果也是同样。如洛杉矶发现高中学生初次发生性行为的年纪是:东方人16.4岁,黑人14.4岁,白人居中。高中学生里32%的黄种人有性经验,黑人则是81%,白人居中。加拿大发现本地出生的黄种人与亚洲移民对性幻想和手淫是同样克制的。
种族相异三特性模式也适用全世界各地已婚夫妇的性活动。“性的频率”调查显示,太平洋岛国与美国印第安人一星期有一至四次的性关系,美国白人一星期二至四次,非洲后裔则每星期三至十次。之后有一些调查确实也有相同结果。至于二十多岁已婚夫妇每星期性交的平均次数,亚洲的日本人与中国人是二点五次,美国白人四次,美国黑人五次。排卵率与双胞胎机率也与种族有关。黑人女性排卵周期短,她们经常一周期排两个卵,这增强了繁殖力。黄种人生双胞胎频率是每一千次只有四对或更少,白人是八对,黑人有十六对或更多。三胞胎和四胞胎相当罕见,但也呈现种族三特性模式:黑人最多,白人次之,黄种人最少。
从公元八世纪到十六世纪,阿拉伯回教文学述说非洲黑人男女的性能力较强,性器官也较大。十九世纪的欧洲人类学家谈论女性生殖器位置与男性勃起角度,黄种女性生殖器的位置最高,黑人女性的则是最低,白人女性同样介于两者之间。另方面,黄种男性勃起的角度与身体几乎平行,黑人则是九十度。这些人类学家也指出黄种人的第二性徵最不明显,黑人则最明显。一些其他早期的人类学家也报导混血人种的各种特徵介于他们的双亲之间。艾滋病,蔓延,卫生组织机构在发送保险套的时候也记载了阴茎大小。如黄种人阴茎的大小是4.9公分宽(中国人制作保险套也是4.9公分宽);白人是5.2公分宽;黑人则是5.3公分宽。种族不同也影响睾丸大小,亚洲人是九克,欧洲人是二十一克,相差之悬殊,不是单单说“欧洲人身体大”就可以搪塞的。1989年,英国影响很大的科学杂志《自然》(Nature)里一篇文章讲到睾丸大小引申另一个事实,那就是白人每天射精量比黄种人多两倍,可惜到目前为止没有黑人睾丸大小的资料。
种族也影响对性行为的态度,这包括性的放纵程度、性的想法以及性的愧疚感。一项研究指出,与欧洲学生相比,第三代的日裔美国人及日本本土的日本人对性的态度都不太感兴趣;而每一代的日裔美国人比美国白人都更有性的愧疚感。另一项研究也指出,英国男女的性幻想比日本人多三倍。东亚人普遍认为性使身体衰弱,而黑人则承认他们经常性交,而对性所引申的更深层面的文化意义则没有概念。
五、
澳大利亚史家罗·华德(Russel Ward)根据人类学资料指出:“澳大利亚的原始居民,即土著,其皮肤虽为棕色偏黑,近黑色,但从体格外貌上看,他们像高加索人种,而不像尼格罗人种或蒙古人种。例如,他们的头发一般长得浓密,但是既不像蒙古人的头发那样细长垂直,也不像尼格罗人那样卷曲,而像欧洲人的波状发型;婴儿的头发为金黄色。”(Russel Ward,The History of Australia,P.1,1978,London.)
考古资料显示,“原始高加索人种”是澳洲黑人的早期祖先。原始高加索人种约两万年以前居住在中亚一带,后来向外扩散,向西扩散便成为“雅利安人”,向南扩散便成为达罗毗荼人、锡兰人,向东北扩散便成为日本的虾夷人(Emishi)。他们自称阿依努人(Ainu,或译爱奴人),“阿依努”在其本族语言中的意思是“人”。可能阿依努人觉得自己最近的邻居和掠夺者(倭人,现在翻译为“和族”)不是人吧。因为两者在人种上的差别确实不小。考古学还证实,印度支那、马来半岛和印尼现在还残留澳洲黑人的同种居民,例如苏门答腊岛的古甫族和马来半岛的塞芒族。澳洲黑人的迁徙路线,显然是中亚──印度支那──马来亚──印尼和新几内亚──澳洲大陆。上述考古研究表明,原始高加索人种是白种人和印—澳黑人的共同祖先,但却和黄种人无关。
居住在塔斯马尼亚岛的黑人已经在十九世纪被英国殖民者以极端残忍的手段灭绝掉了,但其化石和遗骨研究表明,他们和澳洲大陆的黑人不是同种。塔斯马尼亚黑人头发蓬松卷曲、嘴唇稍肿,很像美拉尼西亚人和新喀里多尼亚人,属于大洋洲尼格罗种人。他们与非洲尼格罗种人一样是在潮湿的热带气候条件下形成的。直到今天也没有在澳洲大陆上发现任何塔斯马尼亚人的痕迹和他们的同种人,说明塔斯马尼亚人不是先到大陆再南下的,而是远道漂航而来的。
但是,这些研究对我们的课题有什么意义呢?
腓力普·洛旭庭教授(J.Philippe Rushton)在他的《种族、演化及行为》(Race,Evolution,and Behavior)一书中指出,种族分类学可以用来预测行为。总体来说,以中国人、日本人、朝鲜人为代表的东亚黄种人比较类似,但却不同于美国白人、德国人以及俄罗斯人,而后面这些人比较相似,但却又不同于美国黑人、海地人以及撒哈拉黑人。该书的研究所取用的资料说明黄、白、黑三大种族的特性具有很高的内在区别度。
在过去二十年中,腓力普·洛旭庭教授的研究主要集中于三大种族即黄种人(东亚人)、白人(欧洲人)以及黑人(非洲人)身上。通过对于脑体积、智力、性格、性行为、繁殖、成长率、生命周期、犯罪以及家庭稳定等各方面的研究,发现东亚人在这个谱线的一端,黑人在另一端,白人在中间。整体上,东亚人显示了较慢的成熟期、较低的繁殖率、较低的性活动率、较大的脑体积以及较高的智商。黑人则完全相反,白人在中间,但比较靠近东亚人。
黑人、白人、东亚人的平均差异:
[生理特征]
繁殖双胞胎( 每1000新生儿):黑人(16)、白人(8)、东亚人(4)
贺尔蒙:黑人(高)、白人(中等)、东亚人(低)
性器官:黑人(大)、白人(中)、东亚人(小)
性交频率:黑人(高)、白人(中等)、东亚人(低)
性放任度:黑人(高)、白人(中等)、东亚人(低)
性病:黑人(高)、白人(中等)、东亚人(低)
[脑体积]
头颅容积: 黑人(1267)、白人(1347)、 东亚人(1364)
神经元(单位百万):黑人(13185),白人(13665)、东亚人(13767)
[成熟]
怀孕期:黑人(短)、白人(中等)、东亚人(长)
头颅发育:黑人(早)、白人(中)、东亚人(较晚)
运动发育:黑人(早)、白人(中)、东亚人(较晚)
牙齿发育:黑人(早)、白人(中)、东亚人(较晚)
第一次性交:黑人(早)、白人(中)、东亚人(较晚)
第一次怀孕:黑人(早)、白人(中)、东亚人(较晚)
生命周期:黑人(短)、白人(中等)、东亚人(最长)
[性格]
侵略性:黑人(高)、白人(中等)、东亚人(低)
谨慎度:黑人(低)、白人(中等)、东亚人(高)
冲动性:黑人(高)、白人(中等)、东亚人(低)
自我概念:黑人(高)、白人(中等)、东亚人(低)
交际度:黑人(高)、白人(中等)、东亚人(低)
[智力]
智商:黑人(85)、白人(100)、东亚人(106)
文化成就:黑人(低)、白人(高)、东亚人(高)
[社会组织]
婚姻稳定性:黑人(低)、白人(中等)、东亚人(高)
守法性:黑人(低)、白人(中等)、东亚人(高)
心智健康:黑人(低)、白人(中等)、东亚人(高)
当然这些差异只是平均水平,每个个体都有所不同。然而洛旭庭教授发现不论时间与地点这种差异具有强烈的模式性,且表现在六十多项不同的生物指数与行为模式上,这显示所谓种族差异决不仅仅在于皮肤颜色。有关数据来自世界卫生组织(WHO)、联合国(UN)、国际刑警组织(INTERPOL)。
六、
洛旭庭教授曾去南非收集最新的智商(IQ)数据。从几乎所有人都可以观察到的体育能力说起,在黑人运动员看来,白人跳不高,其实东亚人更差。黑人善于弹跳,而数据还显示黑人彼此也有区别:西非黑人善于短跑,东非黑人如肯尼亚人善于长跑,但黑人普遍拥有运动基因方面的优势。
非常有趣的是这些差异实际上从生命在早期就已经显示出来了。黑人婴儿比白人婴儿平均早出生一个星期,但是从骨骼上来讲却较早成熟。在五到六岁时,黑人儿童就已经很善于短跑、跳高、跳远了,十几岁时,就有很快的膝跳的弹射力量。同时,黑人的性荷尔蒙大约高于白人或者东亚人3%到19%。这就意味着黑人有着更好的爆发力,所以更加擅长拳击、橄榄球、篮球以及奔跑,因为荷尔蒙给了他们更多的优势以及更加强壮一些。在学校,他们在生理上也更加活跃,有时会给他们带来一些麻烦,以至于常被诊断为多动症。
下一个问题是为什么东亚人以及白人的髋骨较黑人为宽(这使他们不太善于奔跑)?答案是他们需要生产脑体积更大的婴儿。在进化的过程中,随着新生儿的头颅体积的增大,妇女需要更宽的骨盆。东亚人头盖骨容积平均比白人宽一立方寸,白人比黑人平均宽五立方寸。
一些人可能会非常惊奇,当他们听到种族差异也显示在大脑的体积上。他们也想知道有没有证据显示脑体积的大小与智力水平有直接关系。实际上,很多的研究,包括STATE─OF─ART磁共振影像,都显示了脑体积与智力之间确有关系。这造成了不同种族的平均智商:
东亚人(106);白人(100);混血黑人如美国黑人(85);纯种黑人如非洲黑人(70)。很多人难以接受撒哈拉黑人只有七十分这样的低分数。为了数据的精确性,腓力普·洛旭庭教授在南非最好的大学“WITWATERSRAND”重新作了相关研究。在第一个研究中,他用RAVEN进矩阵对一百七十三名心理系一年纪的学生进行了测试,他们的平均分为84。第二次研究采用了不同的个体,平均分仍然是84。在解答IQ测试的培训之后,他们的平均分上升到了96。在第三个研究中,他对经过特殊挑选的理工科学生进行了同样的测试,其IQ在97分左右。所有的这些数据来自精英大学,学生的IQ在83至97之间。在全世界的各类大学中,非洲学生的平均IQ大约低于其他种族15到30分。
表现在脑体积、IQ以及性激素等方面的种族差异可以很好的预测他们的社会行为。例如,在美国的东亚后裔是“模范少数族群”。比白人的离婚率低、婚外出生的以及受到虐待的儿童更少。东亚后裔大学毕业的比例更高,犯罪率更低,与黑人正好相反。黑人犯罪率高不仅因为白人的歧视与偏见,将近二十年的犯罪率追踪调查显示,即使东亚本土暴力犯罪(凶杀、强奸以及严重暴力侵害),也低于非洲本土的三倍,而欧洲本土的暴力犯罪率则在两者之间。这些数据可以在国际刑警组织的年度报告中查到,而且与发生在美国的情形接近。1996年世界各地暴力犯罪率的统计(每10万人)为:东亚(35);欧洲(42);非洲以及加勒比海(149);1984年的数据为:东亚(49);欧洲(72);非洲以及加勒比海(132);1990年数据为:东亚(32);欧洲(75);非洲以及加勒比海(240)。
东亚人显示了最低的性活跃度:不论首次性交的年龄,性交的频率还是性伴侣的数量。黑人的性活跃度则最高。白人的性活跃度在黄种人和黑人之间。当然较高的性活跃度也带来了较高的性病率,英美黑人的性病率是白人的数倍,包括艾滋病。东亚人包括住在北美的以及住在亚洲的性病率则最低。2001年艾滋病感染率为:非洲(8.4%);加勒比海(2.2%);美国黑人(2%);拉丁美洲(0.5%);美国白人(0.4%);欧洲白人(0.4%);东亚(0.1%);北美东亚人(0.05%)。
可以想象,未来的全球政府所面对的最大难题之一,就是如何把这些具有明显先天差异的人群,组织在同一个社会系统中,并让他们融洽地生活在一起,同时又不致于演变成印度那样的种族隔离社会(种姓制度)或美洲那样的种族疏离社会(族群社会)。从中国文明的观点看来,科举制度是个打破“种族─民族─阶级─集团─姓氏”界限的好办法。而区域方国的自治和中枢的间接统治互为犄角之势,或更为形象地说,是轴心与轴珠的运转之势,这是一个比较具有融合性的格局。如此全球秩序,显然不是联合国这样的主权国家俱乐部和北约那样的军事组织以及欧盟那样的地区组织,可以胜任的。
七、
有一件事情,我越想越觉得奇妙,那就是“种族相异三特性模式”中的智商三级别,好像与三个种族(黑─白─黄)所组成的社会的规模,有一种内在的关联。
简单说,就是智商最低的黑人所组成的社会,规模最小,基本上属于“前国家阶段”的“氏族公社制”。
智商中等的白人所组成的社会,规模中等,大部分属于小国寡民的“城邦国家阶段”的“军事民主制”。
智商最高的黄种人或与黄种人混血的亚洲社会(如印度、中亚、中东)所组成的社会,规模最大,许多属于高度集权的“大面积国家阶段”的“神化领袖制”。
也就是说,根据种族差异的研究,可以认为智商越高的人群,其构成的国家规模可以越大。相反,如果用欧洲中心论的观点来看中国,则后者的国家形态不过属于“早熟”,如马克思主义者、对白人优越论和“西方真理论”摇尾乞怜的侯外庐等人,在《中国思想通史》中,就持有这一奴性观点。
前面说过,目前许多人仍然不知道东亚人智商高于白人这一事实。因此欧风美雨就显得很有诱惑力,奇风异俗流行亚洲,黄种人甚至把自己的黑发染成黄色,把头发也烫成卷曲的,仿佛这样一来就可以分享白人的成就,隐蔽自己很不争气的文化尴尬。现代黄种人的文明退化现象,不仅辱没了祖先的成就,也辜负了自己的种族特性。
(参考:菲律普·洛旭庭(J.Philippe Rushton,1943-):《种族、演化及行为》(Race,Evolution,and Behavior)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