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教会生活 > 正文
加拿大原民校旧生公开被虐经历:神父夜里变“畜生”
2021年06月27日 教会生活 ⁄ 共 1105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55 views+

愈来愈多的证据表明,加拿大原住民寄宿学校是大量原住民的“终生梦魇”。不足1个月内,加拿大2间原住民儿童寄宿学校旧址附近被发现大量儿童遗骸以及没有标记的坟墓,令加拿大和国际社会为之震惊。

宿校被指是“集中营”

杰弗里(Nola Jeffrey)是卑诗省(British Columbia)一间专门帮助原住民中心的负责人。她接受加拿大电视网(CTV)访问时说,最近中心收到愈来愈多来自原住民寄宿学校幸存者的电话,他们表示愿意讲述自己的遭遇,不再想保持沉默。

她称:“以前他们被洗脑,认为没有人会相信他们所说的话。”

杰弗里反对使用“学校”这个词来形容这些地方,她说,学校是培育人的地方,令人发展天赋的地方,而那些地方根本不是,它们就像集中营,我认为这个词最为可以解释这地方。”

遭绑架入学 被虐至失明失聪

随着儿童遗骸和坟墓被发现,一些幸存者接受当地传媒采访,披露更多遭受虐待的细节。

戈登(Fred Gordon)9岁时被绑架到寄宿学校。他忆述:“有一天我和另外两个孩子在院子玩,一名警察、一名牧师和2名修女走过来,把我从院子里抓出来,扔进一辆马车。”

戈登说,他常被学校的修女骚扰。他所在的寄宿学校与一间神学院隔湖相望,神父们也不时到学校来,“白天,我们去上课,一切看起来很正常,但到了晚上,这些畜生就来虐待我们。”由于遭受长期虐待,戈登右耳失聪,左眼失明。

终生身心受创 同学有去无回

幸存者Florence Sparvier说,她去寄宿学校是被迫无奈,因为若不去,父母中就会有一人被关进监狱。她们被迫学习天主教知识,学校“最后让我们学会不喜欢自己”,这种想法持续迄今。

幸存者Elizabeth Sackaney认为,两间寄宿学校旧址附近发现的、身份不明的遗骸只是冰山一角。她记得学校附近有一间所谓的医院,修女和牧师常带学生过去,但不走地上路,而是走一条地下通道。

马里瓦尔印第安寄宿学校(Marieval Indian Residential School)幸存者肯尼迪(Barry Kennedy)说,他五岁时到那里,“经常被人掌掴、拳打脚踢”。他说,那些无名坟墓中可能就有他的同学,因他有朋友晚上与其他人一起被带走后再也没回来。

加拿大科韦塞斯第一民族(The Cowessess First Nation)6月24日称,他们在位于萨斯喀彻温省(Saskatchewan)马里瓦尔印第安寄宿学校遗址发现发现751个无名冢。

总理特鲁多(Justin Trudeau)6月24日公开承认责任,称这2个发现是“令人羞耻的提醒”,此外他也要求天主教教宗方济各亲身来加拿大对原住民道歉。涉事学校通常是于1840年代至1990年代期间,由天主教教会代表政府营运的学校。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