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社会重建 > 正文
作为90后,我后悔在深圳买了两套房
2021年03月15日 社会重建 ⁄ 共 3708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44 views+

黄薇站在自动售卖咖啡机前,犹豫了半晌,最后咬了咬牙,还是转身走了。自从2018年付完房子首付,这种情景经常出现在她的生活中。

“我每次只要想到一个月还要还1万多块钱的贷款,就连杯咖啡都不敢喝了。”

这和她以前的生活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黄薇家庭不算大富大贵,但父母在地方上都拥有稳定的工作,吃穿不愁。作为独生子女,黄薇在吃穿上一直享受的都是父母能力范围内最好的待遇。

但自从她在北京买房后,这一切就变了。

01 姥姥拿出2万积蓄支持买房

作为北方人,黄薇的落地生根意识很强。毕业后她进了国企工作,工资虽不多,但能解决北京户口。

在北京落户并不容易,据说北京户口能价值80万。有户口的一大好处,就是可以直接买房。

户口落下来是在2017年,当时正值北京房价在横盘后开始上涨,黄薇担心自己再不买就买不上了。

正好赶上她和男友谈婚论嫁,买房被焦急地提上了日程

(北京房地产楼盘)

因为男朋友总是在外地出差,所有的看房工作几乎是黄薇自己一个人做。最终,她锁定了一套位于石景山的90平米的两室一厅,5万元一平,首付140万。

“预算不够,可以选择的房子并不多。”黄薇对市界表示。

她此前上班的工资并不高,房租已占去大半,虽然工作几年,并没有多少积蓄。男友更是当年的毕业生,刚开始拿工资。

付完定金之后便进入疯狂凑钱阶段,这个工作主要落在双方父母的身上。

“双方各筹了70万,我父母贡献了自己的全部积蓄,连姥姥省吃俭用的2万块都拿来用了,还找亲戚借了钱;我老公家则是卖掉老家一套房,额外也借了不少钱。”黄薇说。

借钱的日子是痛苦的,虽然父母已经承担了压力的大头,但还是有一部分传导到黄薇这里。

老公的大伯算是亲戚圈子里的有钱人,平时吃穿用度都很大方,招呼小两口需要用钱的时候找他。但真等到他们因买房去借钱的时候,大伯却一口回绝了。

相比黄薇,雪莉的买房路则相对轻松很多。

北京的买房条件除了本地户口之外,社保或者是个税缴纳5年以上也可以满足要求。

父母早有为雪莉买房的打算。2018年,雪莉社保刚满5年,就把看房提上了日程。

因为父母平时也会在北京居住,“大户型”“环境好”成为了雪莉选房的关键词。最终,雪莉在南六环附近买下了一套改善型3居室,总价500万,父母用现金付掉400万,剩下的部分用公积金贷款覆盖上了。

90后中,除了像黄薇、雪莉那样依靠父母买房的,也有凭自己本事买房的。

易谦一直有个留学梦,工作五年存了一笔40万元的学费,但不料疫情来袭,留学就被搁置了。

“钱放在手里也是贬值,炒股票、买基金都有风险,还不如去买房。”在2020年8月,易谦动了买房投资的心思。

其实,易谦凭自己手头的钱在北京“上车”也行。根据链家上的房价,北京200万以下的房源有6000多套,也有百万以内的房源,例如门头沟一套建筑面积74.82平方米的房源售价98万,首付只需37万。

但这些房源很难具有投资价值。

这些房子多处于门头沟、房山、延庆等偏远区县的偏远位置,不通地铁,也不一定能租得出去,更不要说学区。指望这样的房子成为一个合格的投资品,显然很难。

在武汉、长沙、成都等地方做了考察后,易谦把房子选在了广州。

(广州房地产楼盘)

“一来我户口在广州,有买房资格。二来广州的南沙自贸区今后是粤港澳大湾区的中心,有上涨空间。三来房价不高,首付差不多在我承受的范围内。”易谦说。

其实,在北上广深四座一线城市中,广州的房价均价最低,条件最宽松,不少在北上深够不上首付的年轻人转而来广州置业。

工作5年存了40万,加上公积金15万,再从父母那里借来10多万,凑够了67万的首付,易谦在南沙购得一套小小的三居室。

在中国,房子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意味着家。购房之后,他们的梦想在这片陌生的土地上缓缓扎根,他们都觉得自己会因此过上美好生活。

但现实是,有些人过得并不如想象中如意。

02 买房之后,天堂还是困境?

买房之后,大家的境遇也大不相同。

雪莉的生活就过得很轻松。因为首付款交得足够多,雪莉现在每个月还5500元的贷款,其中靠公积金可以还上2000元。买房对于她的生活来说,几乎没有什么负面影响。

这种能靠父母帮衬的毕竟是少数一部分,大多数90后在一线城市买房之后,都变得很拮据。

黄薇迈入婚姻殿堂的同时,生活也步入了精打细算模式。

以前,如果加班很晚回家,黄薇会选择打车,但现在,一想到打车要花60多块钱,她就只能忍住,走路去地铁站;以前,她爱购物,现在也不怎么买衣服和包了。因为在外地出差能获得更高的薪水,老公经常在外出差。

而那些自己承担了一切去买房的人,买房后对于风险的承担能力变小了。

易谦尽管是在房价相对较低的广州置业,却也体会到了银根收紧的感觉。

他以前总会买这买那,花钱从不计较,但现在他只想把钱存下来。他以前爱炒点股票、买点基金,但现在也没闲钱了。

不过在易谦看来,这是好事,相当于强制存款,“不然钱都不知道花到哪里去了”。

靠自己在深圳自购两套房的沫沫,每个月要还5万左右的房贷,她形容自己“一分钟也不敢懈怠”。

沫沫做的是自媒体行业,她聪明又刻苦,从自媒体大军中脱颖而出,收入也很可观。原本对她来说,买房就是件顺手的事,她觉得自己未来的收入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所以买房时把杠杆放得很高。

没成想,2019年受疫情影响,她所在的行业也遭受到冲击,直接影响了她的收入。每个月5万块的房贷以及杂七杂八的支出,合计至少要10万。

沫沫原本有一个很优秀的男朋友,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但男朋友有一套房需要还贷款,她自己有两套。因为谁也不肯让步卖掉自己的房子,加上还款问题不可调和,最终二人分手。

“我已经30岁了,结婚意味着可能会生孩子,但是我们两个人有三套房子的贷款要还,我无法想象不工作期间,那么多的贷款怎么填满。可能还是钱不够多吧。”沫沫说。

没有任何选择余地,沫沫只能自顾自地过着单身生活,短时间内,她也找不到任何解决办法。

根据证券时报·数据宝发布的“2020年城市房价”数据,截至2020年12月底,深圳二手房均价为87957元,北京、上海分别为64721元和59072元,广州则为39851元。

如此高的房价,超出了大部分年轻人的购买能力。不过,90后目前已经成为除85后以外,购房的第二大主力军。在这背后,拼的不是90后这一代的财力,而是父母辈,乃至爷爷辈的实力。

基本上,90后在买房后生活的轻松程度,和父母的资助程度为正相关,资助越多越轻松,因为北上广深的房价实在是太贵了。

03 买房路上很多坑

价格贵本就在预期范围内,买房子最怕的其实是踩坑。

相对来说,大城市更规范一些,踩坑情况相对少一些,但也有像泰禾这样的开发商,一出事导致成百上千的业主收不到房。

易谦的坑踩在了售楼处销售员这一关,他是在付完首付后才发现自己掉入了售楼处的陷阱。

易谦由于是异地购房,对外地公积金购房政策的了解,全部来自售楼处销售员。

结果,等他后续付钱的时候才发现,销售员夸大了公积金贷款的额度。

“相当于因为他们的工作失误,让我多付了好多利息。”易谦说,“如果当时他们告诉我公积金贷款金额没那么多,我可能就不买这套房了,或者换个小面积的。如果我买的房子再大一点,需要贷款的钱更多,那么这个失误就严重了。”

尤其等他跟售楼处扯皮的时候,对方一副“你不签就违约”的态度让他更加气愤。“已经付了首付,什么都晚了。”

另外一些坑,则是因为大城市的政策变动导致的。

在过去一年,因为房价上涨,深圳和上海的楼市都发生了一些政策变化,不小心伤及了90后的购房者们。薛琪就是上海的楼市新政下被殃及的池鱼。

1月21日,上海出台楼市新政策,对离婚购房者作出限制,修改了增值税免征的年限,薛琪正在购买的房子从免征档掉了出来,要多付20万,相当于她不吃不喝两年才能攒下的钱。

原本就是掏空了6个钱包凑足了150万的首付,现在又多出20万,这让薛琪心力交瘁。

同样还让大家心力交瘁的,是买房之后心态的变化。

买房后,黄薇的内心没有多么如释重负,反而陷入了愧疚和后悔的情绪当中。

“我当时签完就想反悔,觉着父母一辈子的心血,又是卖房又是借钱,然后就换了一个小房子。之后还要承担还贷的压力,特别心疼两家的老人,然后就特别想哭。”

甚至她还一度觉着对不起丈夫。“因为是我对在北京买房有执念。我有时候会想,如果不是我,我老公不会来北京,可能就在老家买房买车了,生活质量会提高一大截。”

有一部分人,因为有了孩子,心态也变了。

雪莉虽然在买房的时候没有多费力气,家里给的支援也足够多,但因为房子买在了六环外,她遇到了新烦恼。

“当时挑房子的时候,考虑到了小区环境,考虑到了停车位,考虑到了面积要大,唯独没有想到孩子。”

买房后不久,雪莉便结婚生子,尽管小区附近也有幼儿园,有小学,但是学校质量很一般。“尤其是孩子越大,越觉着这个学校配不上自己的孩子。”

为了让孩子能上更好的小学,雪莉现在开始存钱,为学区房做准备。“这次买房可不能像上次一样那么短视。”

让雪莉焦虑的还有不断下跌的房价。

“原本以为北京的房子稀缺,买了就能涨,谁想到还会跌。”雪莉家的房子相比2018年购买之时,每平米已经下跌了约4000元。

对于90后来说,在北上广深这样的一线城市买房,生活是变得稳定了,但可能没人说得清,自己是不是因此变得更幸福。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