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社会重建 > 正文
中国百年老店一夜坍塌股价暴跌,“黄金大劫案”举世震惊
2021年03月15日 社会重建 ⁄ 共 3040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34 views+
又一家百年老店倒下了!

近年来负面缠身的秋林集团,到了与资本市场说再见的时候。

3月11日晚,上交所下发的一纸股票终止上市决定,意味着百年老店秋林集团要与A股彻底诀别了!

该来的迟早会来!

3月11日晚,秋林集团公告称,公司于2021年3月11日收到上交所《关于哈尔滨秋林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股票终止上市的决定》,根据有关规定,上交所决定终止公司股票上市。

实际上,因2018年、2019年连续两年期末净资产为负值,2018年、2019年财务报告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秋林集团股票自2020年3月18日起已暂停上市。

在此背景下,秋林集团2020年业绩能否扭亏为盈,将直接决定公司股票能否继续留在资本市场。

今年2月22日晚,秋林集团披露了经审计的2020年年度报告,公司在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1.44亿元,同比减少56.96%;归属净利润为-5.82亿元,同比减少9.77%。

2020年末,秋林集团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22.14亿元;公司扣非净利润亏损高达5.66亿元,同比扩大156.9%。

与此同时,秋林集团的审计机构大信会计师事务所对公司2020年度财务报告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上交所表示,上述情形属于《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2019年4月修订)》第14.3.1条规定的股票终止上市情形。根据相关规定,决定终止秋林集团股票上市。

秋林集团股票自3月19日起进入退市整理期,退市整理期为30个交易日。公司股票终止上市后,将转入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进行股份转让。

这就意味着,自1996年3月25日正式在上交所挂牌交易至今,已经在资本市场摸爬滚打25年的秋林集团,即将与A股市场彻底诀别。

目前,秋林集团共有3.06万户股东,在秋林集团退市消息发出后,这3万多户股东恐怕要彻夜难眠了。

在资本市场沉浮多年的秋林集团,还是一家历史悠久的百年老店。

秋林集团前身为秋林公司,由俄国商人伊万·秋林1867年创建于俄罗斯伊尔库斯克。

1990年,秋林公司在哈尔滨设立分公司,命名为“秋林洋行”,这是中国第一家百货公司。1917年,秋林总公司迁至哈尔滨。

1937年至1945年,秋林公司分别由英国汇丰银行、日本及苏联政府接管,直到1953年10月,苏联政府正式有偿移交中国政府,成立了“中国国营秋林公司”。

1984年,中国恢复“秋林公司”老字号,之后组建了秋林集团,并于1996年在上交所正式挂牌交易。

从1990年落地哈尔滨算起,秋林集团已经在神州大地上屹立了121年之久,是名副其实的“百年老店”了。

上市初期,秋林集团主营食品、百货业务,令吃货们垂涎欲滴的哈尔滨红肠、大列巴、格瓦斯,都是秋林集团的代表作,秋林集团逐渐演化为哈尔滨的一张“城市名片”。

然而,像秋林集团这样一家被消费者交口称颂的百年老店,却在25年的股市沉浮中几经易主,公司走向也逐渐偏离原有轨道,主营业务由食品、百货变更为黄金珠宝。

令人惋惜的是,这份“镀金”的新业务并未让秋林集团名誉加身,反而将上市公司一步步拖进了退市深渊。

2019年2月15日,秋林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接到天津市公安局出具的协助冻结财产通知书,冻结股东嘉颐实业、颐和黄金、奔马投资所持有公司股权。

接到通知书后,秋林集团第一时间尝试与上述股东及相关负责人联系,却未与董事长李亚、副董事长李建新取得联系。

正是董事长与副董事长双双失联事件,揭掉了盖在秋林集团身上的最后一块遮羞布,把一个千疮百孔的秋林集团曝光于公众眼前。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继秋林集团两位高管双双失联后,公司近10吨黄金也不翼而飞了。

原来,2018年下半年,秋林集团黄金事业部与新客户签订了一系列大金额长期合同,但审计人员在进行应收款项函证和存货实地盘查后发现,存货没了,应收账款也是假的,对方并没有收到相关货物。

因涉嫌账款不实、存货“丢失”等问题,秋林集团当年共计提了36亿元的坏账损失。按照当时的金价换算,坏账损失金额相当于10吨黄金。

事出反常必有妖!10吨黄金堆起来就是一座“金山”了,怎么能说没就没呢?加上主管黄金业务的两位高管双双失联,真是想不让人怀疑都难。

此事也引发监管层的注意,上交所发出问询函,但秋林集团回复称,黄金业务由董事长直接领导,管理层其他人概不知情。对于举世震惊的“黄金大劫案”,公司至今没有明确答案。

受此拖累,秋林集团当年业绩出现亏损。2018年财报显示,秋林集团实现营业收入47.24亿元,同比下滑30.68%;归属净利润为-41.31亿元,同比转亏,公司2017年盈利1.64亿元。

自此开始,秋林集团便陷入了亏损泥潭,迟迟无法脱身。2019年财报显示,公司实现营收3.36亿元,同比大跌92.91%;归属净利润为-5.31亿元,仍未摆脱亏损困境。

一失足成千古恨,在2020年财报中,秋林集团表示,与公司黄金业务相关子公司已经严重资不抵债且已停业,至今无法正常经营。

为保护公司和股东合法权益,董事会同意以债权人身份向人民法院申请对相关子公司进行破产清算,该事项已经公司2020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

不过,鉴于目前深圳市公安局正在对相关子公司涉及的经济犯罪进行立案侦查,因此秋林集团尚未向法院申请破产清算。

2020年3月,因高管失联、业绩变脸、内部失控等多重原因,秋林集团及有关负责人受到了公开谴责。

上交所下发纪律处罚决定,对秋林集团及时任董事长李亚、时任副董事长李建新等14位高管给予公开谴责,公开认定李亚、李建新10年内不适合担任上市公司董监高级职务。

随后,秋林集团因股票存在暂停上市风险,从2020年3月3日起连续停牌。彼时,秋林集团的股价已经跌至1元附近。

笔者回顾秋林集团的A股生涯发现,自2015年6月至2020年3月,公司股价已经从最高点跌超90%,期间公司总市值蒸发近百亿元,停牌时总市值仅剩7.35亿元。

除了业绩连年滑坡,秋林集团还发生债务逾期、诉讼及执行案件等严重影响公司正常生产经营的事件,公司资产及持有的子公司股权和资产被查封和冻结。

企查查显示,与秋林集团有关的风险多达上千条,秋林集团及相关子公司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被限制高消费等,其所涉及的多起诉讼具有不确定性,让公司未来雪上加霜。

从2019年2月至今,潘建华担任秋林集团代法人代表、代董事长职务,有关资料显示,2006年至2013年,潘建华曾任秋林集团副总裁、财务总监,算是秋林集团的元老级人物了。

临危受命的潘建华,正在引导秋林集团从黄金业务中脱身,重新聚焦食品、百货业务,但目前收效甚微。

2020年财报显示,秋林集团食品加工业务的收入同比下降13.49%,商品零售业务的收入同比下降88.89%。

无论如何,作为百年老店的秋林集团,历尽艰辛才做成哈尔滨的一张“城市名片”,若就此荒了着实可惜。

在秋林集团退市消息公开后,不少吃货粉丝最关心的还是红肠和格瓦斯。其实,上市主体消失后,也不影响大列巴、红肠、格瓦斯的正常销售,大家还可以继续大饱口福。

放眼A股市场,热衷于跨界布局的上市公司不在少数,但真正能做出一番成就来的却屈指可数,许多上市公司都在盲目跨界中走向了下坡路。

例如秋林集团,本来大列巴、红肠、格瓦斯卖得好好的,偏偏贪心不足蛇吞象,非要跨界黄金赚快钱,结果不仅新业务一团乱麻,原有主业也荒废了,把一手好牌打得稀烂。

如今的秋林集团,不得不独自吞下跨界黄金业务所酿成的苦果,再一次站到了发展的十字路口,接下来的秋林集团会走向何方?一切交给时间。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