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频道 > 正文
生活在中國龐大的沙海
2021年02月15日 新闻频道 ⁄ 共 2351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183 views+

騰格里沙漠,中國 — 這是一片名為騰格里的沙漠,位於廣袤戈壁灘的南緣,與一些大城市相距不遠。它的面積一天大似一天。

中國的沙漠在過去許多年間以每年超過1300平方英里(約合3367平方公里)的速度拓展著自己的領地。許多村莊都消失了。氣候變化和人為活動加劇了沙漠化的趨勢。中國稱政府採取的遷出居民、種植樹木、限制放牧等舉措放緩了沙漠化的速度,但科學家們對這些政策的有效性持有爭議。臨界區域的沙漠化趨勢仍在蔓延。

北京

乾旱地區

騰格里沙漠

上海

香港

沙漠構成了中國將近20%的國土,中國北方的乾旱愈演愈烈。一項最近進行的評估顯示,中國的沙漠面積比1975年時擴大了21000平方英里(約合54390平方公里)——約等於克羅地亞的面積。日益擴張的騰格里沙漠與另外兩片沙漠逐漸匯合,正在形成一片可能再也無法住人的浩瀚沙海。

今年4歲的劉佳莉是騰格里沙漠上的居民。

像劉佳莉的家人一樣,很多人都會在騰格里沙漠的邊緣放牧牲畜,或者經營小型觀光園。

劉佳莉生活的地區名叫阿拉善盟,因為土地沙漠化,當地政府已經遷走了3萬人,那些人被稱為「生態移民」。

中國北方的很多家庭,世世代代都把在沙漠邊緣放牧牲畜作為謀生手段。官員稱,和氣候變化一樣,過度放牧也是導致沙漠不斷擴大的一個因素。但一些試驗顯示,適度放牧實際上可能會減輕氣候變化對草地的影響,而中國的牧民搬遷政策可能對草地產生破壞。

劉佳莉的家人經營的觀光園位於天鵝湖畔。官員們在距離那片綠洲不到6英里(約合9.7公里)的一個村子裡,分給他們一處住房。作為讓他們搬遷,並賣掉家中牲畜——逾70隻羊、30頭牛以及8匹駱駝——的交換條件,官員為其提供了補助,她父母每人每年大約能拿1500美元(約合1萬人民幣),她奶奶跟他們住在一起,每年大約能拿到1200美元。

劉佳莉的媽媽杜錦萍今年45歲,她說家裡人冬天會住在那個新村莊裡,到了夏天又會回到天鵝湖。

劉佳莉的媽媽杜錦萍今年45歲,她說家裡人冬天會住在那個新村莊裡,到了夏天又會回到天鵝湖。

這家人向每位參觀天鵝湖的遊客收取4.5美元(約合30人民幣)的費用。

遊客們還會租賃駱駝和沙地車。

花錢在圓圓的蒙古包裡就餐。

不過,作為主要景點的這片綠洲正在萎縮。

騰格里沙漠的許多綠洲都在漸漸乾涸。

該地區的一些地方政府從幾十年前就開始把人從日益擴張的沙漠邊緣地帶遷出。

吉林

蒙古

內蒙古

遼寧

朝鮮

戈壁灘

首爾

北京

呼和浩特

新疆

韓國

河北

騰格里沙漠

太原

甘肅

山東

山西

寧夏

江蘇

中國

蘭州

河南

上海

青海

陝西

安徽

湖北

浙江

西藏

成都

江西

四川

湖南

台北

福建

貴州

但在沙漠朝著城市挺進之際,中國一些人口稠密的地區也在朝著沙漠擴張。

吉林

蒙古

內蒙古

遼寧

朝鮮

中度人口聚集區

首爾

北京

新疆

高度人口聚集區

韓國

沙漠擴張

河北

太原

甘肅

銀川

山東

山西

寧夏

江蘇

中國

蘭州

Xi’an

河南

上海

青海

陝西

安徽

湖北

浙江

西藏

成都

江西

四川

湖南

台北

福建

貴州

狂風捲起的沙塵暴越來越頻繁和猛烈,直抵北京等大城市。「我們很害怕沙塵暴,」杜錦萍說。

吉林

蒙古

內蒙古

重度沙塵暴

遼寧

朝鮮

中度沙塵暴

首爾

北京

呼和浩特

新疆

韓國

河北

太原

甘肅

銀川

山東

山西

寧夏

江蘇

中國

蘭州

河南

上海

青海

陝西

安徽

湖北

浙江

西藏

成都

江西

四川

湖南

台北

福建

貴州

沙漠正穩步拓展其疆域,住在沙漠邊緣的居民則試圖遏制其步伐。他們與當地政府一起種植了不少樹木,以便擋風固土。

當地很多人的祖籍都是民勤縣,他們或他們的祖輩是在1958年至1962年的大饑荒期間從民勤逃到這裡的。中國的那場大饑荒導致數千萬人喪生。

現年40歲的郭開敏同樣在騰格里沙漠邊緣管理著一個觀光園。今年6月份,他在一條橫跨沙漠的新高速公路附近種下了一排排樹木。

他用的是政府完成一項植樹工程後遺留下的樹苗。

郭開敏說,他尚未準備好加入生態難民的行列。他有自己的玉米地和麥田,經營觀光園也能帶來一部分收入。

去年,運營這個觀光園的公司付錢給一些學生,讓他們在園中製作了七座巨大的沙雕,作為核心裝飾物。

沙漠裡的狂風一點點地侵蝕著這些沙雕。

「它們現在已經是一塌糊塗了,」郭開敏說。「風很猛。」

「把所有東西都弄得一塌糊塗。」

政府對郭開敏這樣的農民持鼓勵態度,因為他們稱從事農耕有助於從沙漠手中奪回一些土地。官員會提供補貼:為「草原生態保護」做出貢獻的郭開敏每年能拿到600美元。

不過,種地變得越來越難了。在通古淖爾鎮長大的黃春梅,目前在當地務農。她說自己小時候,地下水位為兩米,但「現在要挖四五米深(才有水)」。

去年春天,黃春梅獨自種了200多棵樹,希望它們能幫忙擋住空中的沙塵暴和地上的沙土。

38歲的黃春梅種的是玉米和番茄,有些種在大棚裡。

「土質不像以前那麼鬆軟、那麼好,」她說。「我們現在會使用更多肥料」。

黃春梅和丈夫把14歲的女兒送進了附近城市裡的一所寄宿學校。

「我不想讓女兒回來,」她說。

「因為風沙的緣故,這裡的生活很艱苦。」

「等到她畢業了,我們會看看她想要做什麼。」

阿拉善盟約17%的人口是蒙古族人。他們的生活和生計一直都和畜牧業密切相關。而政府正試圖給畜牧業畫上休止符。

42歲的夢克布音和41歲的滿都拉是夫妻倆,種有玉米和向日葵,但家裡的200隻羊才是他們的主要收入來源:他們會把羊肉賣給附近城市一家酒店的餐廳。

沙漠裡的草越來越稀疏,但羊群還是會在那兒吃草。它們遊盪在他家的老房子附近,就在一個幾年前便已乾涸的湖泊邊上。夢克布音和妻子會維修老房子,但不會長期住在那裡。

他們搬到了幾英里外的一個村子。

他會駕駛著摩托車或沙地車放羊。

他很想前往更好的牧場,但政府不准他這樣做。

他把羊群往老房子趕,在那裡他可以給牠們水喝。

夢克布音和滿都拉已經決定,要讓16歲的女兒在城市裡生活、工作。

從前,他們家的四代人都生活在湖邊一個繁榮的社區裡。但漸漸地,人們紛紛離去。

沙漠接管了他們的家園。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