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宗教交流 > 正文
对话和倾听已经结束了——中国内战即将演化成为全球内战
2020年12月08日 宗教交流 ⁄ 共 4542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122 views+

《中美面临互相倾听的困境》(2020-12-07 自由亚洲电台)报道:

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上周末在一次会议上驳斥了外界给中国“战狼外交”的标签。这正好符合美国学界的观察,即中国政府没有在倾听外界的意见。但也有专家指出,美国对中国的倾听也不够。

乐玉成的这次发言是在12月5日召开的“第三届中国智库国际影响力论坛”上的主旨演讲。他说,“‘战狼外交’实际是‘中国威胁论’的又一翻版,是又一个话语陷阱。目的是让中国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中国外交从来都只有风骨,没有软骨,更没有媚骨。”

中国的阿喀琉斯之踵

“战狼外交”一词语出中国影星吴京2017年拍摄的电影《战狼2》,外界以此来描绘习近平治下,中国强硬外交的风格。

乐玉成驳斥“战狼外交”的说法,显示北京方面并不愿接受外界、尤其是西方媒体和政府对中国外交的批评。

北京的这种态度,早已看在西方学界的眼中。就在乐玉成发言的前一天(12月4日),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政治学教授沈大伟(David Shambaugh)在华盛顿智库威尔逊中心的研讨会上说,倾听不是北京的风格。“这个国家不擅长倾听,也不善于听取别人的建设性批评意见,调整自身的外交政策。这不是北京做事的方式。”

沈大伟在这次研讨会上发布了他的新书《大国碰撞:中美在东南亚相遇》(Where Great Powers Meet: America and China in Southeast Asia)。他直言不讳地说,“我没有看到任何证据表明,中国的官员们在倾听外界的批评。这可能是中国最大的弱点,这将是中国作为世界大国的阿喀琉斯之踵。”阿喀琉斯之踵是形容希腊神话中的英雄阿喀琉斯的致命弱点,最后英雄也因为射中脚踵的毒箭而亡。

作为华盛顿政策圈层内有名的中国问题专家,沉大伟对中国的说法并非从来都如此尖锐。沈大伟是中美两国1979年建交后,第一批前往中国的美国留学生之一。2008年,沈大伟在有中国官方背景的中央编译出版社出版的专著《中国共产党:收缩与调适》中认为,中国共产党能够克服自身矛盾,继续前进。但在2015年,也就是习近平上台两年后,沉大伟在美国《华尔街日报》发表文章《即将到来的中国崩溃》,措辞严厉地说,中共可能正在进入最后的崩溃阶段。

沈大伟的这种说法表达了当时华盛顿对习近平独裁体制下的中国的普遍担忧。自那以来,在川普总统主导下,美国政府调整了对华战略,中国的经济、社会和政治也开始陷入多重危机。沈大伟说,现在的中国是一个不平衡的中国。他强调,中国的外交尤其呈现出很多弱点,“这体现在中国的软实力、安全环境,以及中国的外交和所谓的统一战线,以及与海外华裔的关系,还有南海问题,这些都是中国在对外关系上的弱点。”他的说法得到了美国前驻华大使芮效俭的认可。在同一个研讨会上,芮效俭指出,东南亚的马六甲海峡并不控制在中国手中,中国外海的第一岛链也在其控制之外,这对中国实际是弱点。“这意味着中国必须依靠外交手段,才能保证其通达世界各国的渠道,以实现其世界大国的地位。”

摇摇欲坠与远大野心

相比于前两位专家,华盛顿智库企业研究所亚洲研究项目主任卜大年则另辟蹊径,他在11月底发布的新书《中国噩梦:一个摇摇欲坠政权的远大野心》(The China Nightmare: The Grand Ambitions of a Decaying State)中指出,国内危机四伏的中国,不减其对外的战略野心,将是美国和世界的噩梦。

与沈大伟相似的是,卜大年也有在中国访学的经历。他曾长期在美国政府担任东亚以及中国政策方面的要职;从2006年开始,卜大年一直兼任美国国会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专员。

与众不同的是,卜大年并不认为中国是处于上升期的大国,相反,由于危机丛生,中国是处于衰落期。他以俄罗斯对乌克兰的侵略打比方,认为衰落期的大国与上升期的大国同样危险。

卜大年还强调,中国的战略目标不仅仅是成为地区性大国,而是全球性强国,这正是最危险的地方。

卜大年的分析与中国官方的说法大异其趣。

中国外长王毅今年5月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记者会上,公开阐释了中国外交政策的目标,“不管中国发展到什么程度,我们都不会在国际上称王称霸,都会站在世界各国的共同利益点,站在历史发展潮流的正确一边。”

世界也要倾听极权主义的庞然大物

中国官方的类似说法已经在不同场合得到了表达。但美国方面的理解却完全不同。芮效俭在12月4日的研讨会上指出,美国方面也需要倾听,“当我听到沉大伟说中国的行为方式与美国一样时,我自己就在笑。我也认为中国需要学习如何倾听别人的意见,但美国在这方面也不是老师,应该和中国一起做学生。”但芮效俭所指的倾听,显然并非是仅仅倾听中国官方的说法。而美国舆论界也认识到了倾听中国不同想法的必要性。

被中国政府驱逐的《纽约时报》前驻华记者张彦(Ian Johnson)上周在英文媒体SupChina.com上发表文章,介绍了加拿大蒙特利尔大学历史学教授王大为(David Ownby)主持的中英文翻译项目,“读懂中国梦”。

这一项目把中国最具有代表性的40多位不同立场的知识分子的文章翻译成英文,让西方对中国思想界有全景式的了解。文章引述台湾中央研究院钱永祥教授的说法指出,世界已经把中国当成了极权主义的庞然大物而忽略了倾听,这对双方的正向交流是不利的。

但值得注意的是,这些被翻译的作者中包括被中国官方禁言的清华大学教授郭于华。这意味着,中国政府虽然希望外界倾听他的想法,却连自己内部的不同声音也不愿意倾听了。

谢选骏指出:上文的报道不懂,倾听是为了对话,如果没有了对话的意愿,那么倾听就是多此一举了。至于当下,对话和倾听都已经结束了,剩下的只是鼓噪与宣传。对话的意愿成了遗愿,倾听的人们进了医院——对话和倾听已经结束了,已经结束了。因为双方都已知道了对方的底牌,战略模糊与回旋余地都已荡然无存了。这是一种战时状态。正如中国未能结束百年内战,从今以后,中国内战即将演化成为全球内战了。

《月内三提“备战打仗”,习近平用意何在?》(2020-12-07 美国之音)报道:

过去一个月内,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及政治局和中央军委三次提及“备战打仗”。其中,习近平日前在中央军委军事训练会议表示,当前中国安全环境发生新变化,要“坚持聚焦备战打仗”,提高训练水平和打赢能力。

稍早,中国人大拟议修改国防法,在主权、统一、领土完整之外,增加“发展利益遭受威胁”作为开战条件。习近平要求全军“要把全部心思和精力放在备战打仗上,保持高度戒备状态。”

中国的安全环境及国际局势究竟发生了怎样的变化?中共增加“发展利益”受损作为开战条件是何居心?习近平为何如此热衷于“备战打仗”?中国备战打仗的矛头指向何方?《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表示,习近平强调备战打仗,既有对内的意思也有对外的意思。他说:“习近平讲要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确保部队绝对忠诚。这些话显然是对内的,是为了强化对军队的控制,进一步强化他个人的权力。再有习近平好大喜功,他想在任内打一仗,因为他知道只有打一仗才能确立自己的地位。毛泽东自不必言,邓小平也是。邓小平除了在内战期间打过仗,在中共高层他是一个没有元帅头衔的元帅。另外他第三次复出也在越南打了一仗,也由此进一步确立了他的地位。所以习近平想打仗立威。他现在都已经是政治家、思想家了,还缺个军事家的桂冠。尽管有官媒已经叫他统帅了,可是你连仗都没打过,这个统帅名不副实,所以他有个打仗的想法。另外他觉得个人是如此,要打仗立威,国家也要如此。一个国家要证明你成为超级大国了,除了GDP,除了登月,还需要用战争来证明这一点。所以他有这样一个意图。最近这段时间我们看到,现在中国的安全环境和国际形势很紧张,应该说,很大程度上是中共当局主动造成的。”

11月25日,中央军委军事训练会议在北京召开。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出席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中国战略分析杂志社社长李伟东认为,习近平强调备战的意思就是要准备跟美国打仗。他说:“他(习近平)认为各种各样的威胁多了,所以好像非要打一仗不可了。没有向印度主动打仗的意图,印度方面他一直在采取缓和策略。在东海方面的势头也不强,因为跟日本之间是一个长期的纠结,你宣示主权他也宣誓主权这样一个过程。也没有跟日本挑起武装冲突的这样的意图。但是在台海和南海这两个地方,因为背后的支持力量或者说反对中国的力量都是美国,在这两个地区加紧军事备战包括航母的建造以及舰队的编演、编训,以及‘东风’各种型号导弹的试射。这些都有跟美国要一较高低的势头在里面。所以准备打仗这个含义其实说白了就是要准备跟美国打仗。但是是不是要开第一枪,这不一定。因为美国方面也显示了雄心勃勃要压制中国军力增长的势头。双方都在叫板,现在是一个叫板阶段。”

除了国家主权、领土完整和安全之外,北京现在经常提到的是所谓“发展利益”不容侵犯,给自己的对外要求提供正当性和合理性。《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认为,北京所说的“发展利益”是对外扩张的表现。他说:“我觉得当然他是一个主动的对外扩张的表现。发展利益是个筐,什么都可以往里面装,它弹性很大。尤其是全球化时代,中国崛起在全世界都投射,发挥你的影响力和力量。这里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南海。因为中国承诺不在南海岛屿搞军事化设施,结果你在那儿大搞特搞。美国反对你在那儿搞军事化设施,那你中国有什么理由反对美国的反对呢?因为这个问题显然不涉及到主权、统一、领土完整、安全这些问题,就这叫发展利益的问题了。中共就可以解释我们在南海诸岛搞这么多军事设施是为了中国的发展利益,你反对这点就是在侵犯我们的发展利益。这么打起仗来就师出有名了。按照这个逻辑,如果没有发展利益这一条,南海问题上你自己都答应过的不搞军事化设施。别的国家反对你因此而发生军事冲突,那你中国方面是师出无名的。可是你加了发展利益这一条,你就师出有名了。你不但不理亏了,反而还显得理直气壮了。所以我觉得这就是它加了发展利益这一条的目的所在。”但中国战略分析杂志社社长李伟东表示,还不应该过高估计习近平的对外扩张企图,至少他还不会像希特勒那样发动世界大战。他说:“中国从至少习近平这一任上看不出来有这样的意图,他现在声称的还是传统上他认为是中国领土的部分。和要保家卫国,守卫原来传统的中国领土,比如南海那些岛礁,台湾钓鱼岛,这样几个范围内相关联的。并没有说要像希特勒那样的扩张。至少习近平有生之年的执政当中,我们不会看到习近平主动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重新占领南亚,或者占领欧洲、占领中东,不存在这么高的风险。存在着他以守卫自己原来固有的领土,适度地往外扩张蔓延。比如说他造了些人造岛,本来那些东西是礁或者下边的暗沙,他把它变成了人造岛之后就多出了12海里,然后又多出了200海里经济区,他说这一块是我的。为了守卫这些东西,他要跟别人开战。12海里也好200海里也好,可能跟菲律宾跟越南、马来西亚都发生某种摩擦。发生摩擦后,他说这快领土是我的。本来这个岛根本就不存在,是人工修葺的,然后他要去履行这个。顶多是在这些角度上会发生冲突。我们不低估他是对的,但是过度高估也是有问题的。”

谢选骏指出:上文实在不懂,在核子战争的时代,希特勒战争当然不复可能,统一世界的,将是文化战!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