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圣灵感动 > 正文
佛教是个腐败的宗教
2020年12月07日 圣灵感动 ⁄ 共 6376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113 views+

 

《北京灵光寺座元演道法师圆寂 世寿68岁》(2020年12月02日 佛教在线综合)报道:

2020年11月28日(庚子年农历十月十四日),北京八大处灵光寺监院演道法师,功德圆满,安详示寂,世寿68岁。祈愿法师莲开上品,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不舍众生,乘愿再来!

演道法师,法名演道,字净学,生前任北京灵光寺座元。法师1952年8月23日生于河南省泌阳县羊册镇,1974年4月11日在福慧寺礼妙云法师剃度出家,1981年元月1日在北京广济寺受具足戒。

演道法师1980年随海圆大和尚到灵光寺,从此护持佛牙舍利数十年。关于演道法师护持佛牙舍利还有一段传奇经历!

在1996年12月25日,经缅甸政府邀请,中国将佛牙舍利远送到缅甸仰光受其国人参拜瞻礼。不料当地乱党布下炸弹欲将佛牙舍利炸毁以图政变。

首枚炸弹于供奉佛牙舍利的宝塔前的狮子像旁爆炸了,另一枚炸弹则放置于佛前的花瓶内。奇怪的是该枚炸弹并没有在花瓶内爆炸,却连带花瓶直线地冲向供桌前方才爆炸。

当时,演道法师正守卫于供奉佛牙舍利的供桌一侧,看情况不对,立刻扑身保护佛牙舍利直到袭击平息。此次劫难造成十数人伤亡,而演道法师和佛牙舍利却毫发无损,他因此被盛赞为“铁罗汉”!

演道法师曾多次护送佛牙舍利到东南亚国家供奉。

谢选骏指出:这个和尚被吹得天花乱坠,其实却是个共产党的“副部级干部”!这一点也不奇怪,因为佛教是个腐败的宗教。

《演道法师的修行理念及其心法》(2020年12月02日道了法师博客)报道:

演道法师,法名演道,字净学,现为北京灵光寺(中国佛教协会灵光寺)首座。1952年8月23日生于河南省泌阳县羊册镇,1974年4月11日在福慧寺礼妙云法师剃度出家,1981年元月1日在北京广济寺受具足戒。演道法师1980年随海圆大和尚到灵光寺,从此护持佛牙舍利数十年。

演道法师出家的那个年代,“那时人们对出家人有歧视”,所以,演道法师当年是偷偷出家。自古桐柏出高僧,演道法师和他的师尊海圆大和尚都是河南人,都是从河南桐柏山出来的。传承上属中国禅宗临济宗桐柏山白云系。

演道法师因在1996年12月25日在缅甸以身覆护佛牙舍利而被赞誉为“铁罗汉”。多次护送佛牙舍利出国到东南亚国家供奉。

演道法师的修行理念

佛法没有宗派,佛陀是老师,向佛陀看齐;学佛陀的教义。学如何做人,求解脱之道。学大乘佛法,心包太虚,量周沙界。弘法人发挥自己的能量,全靠正知正见。不要心外求法,心外求法是外道。无量劫的轮转,一念之差,朝思暮想,阿弥陀佛。任劳任怨,福慧双修。未成佛道,先结人缘。

在北京灵光寺,演道法师主持法会,接待外宾(国外信众),每天还要接待络绎不绝的访客。演道法师的前额上有一个鼓鼓的肉肌,那是他每天拜佛留下的印记。在演道法师的修行中,早晚绕佛牙舍利塔念佛,也是定课之一。

演道法师答善信居士——

“师父经常早晨绕塔念佛吗?”

演道法师回答:“只要没特别的事,每天早晨绕塔念佛。”

有人问,“脾气大,压力大,怎么办?”

演道师答:“脾气大,毁事情,也毁身体。要改,但不能改得太急,改得太急,容易生大病。”演道法师说:“事来应事,事去不留痕,别自己跟自己过不去。一天24小时,天下没有过不去的事。”

有人请教如何找到好工作?

演道法师回答:“先诵大乘经典,达到心净如水,就有人打电话,介绍工作,并且恰如其分。”

有人就家庭暴力向演道法师请教,演道法师指点迷津:“求观音比求人强”。

演道法师开示:修行人念佛到一定程度,就念一句阿弥陀佛。诵经不如持咒,持咒不如念佛。佛号是佛的心,念佛号就是直抓佛的心。

有位老年居士问诵《无量寿经》如何?

演道法师回答老居士:“诵经多不如诵经少,诵无量寿经,长,易打妄想。弥陀经短,妄想少。老年人念佛,但能一句佛号念到底,上品上生。诵经少,上品中生。诵经多,上品下生。由此可知,佛号功德不可思议。”

演道法师告诫:“念佛首先要明白佛理才有效。用念佛方法治病,其诀窍是:让心死在佛号上。”

演道法师关于所谓灾难的开示:

和谐社会,用心沟通。心和谐,怎么会有灾难呢?灾难由心而起,大家和谐相处,感恩社会、感恩国家、感恩父母,爱护生命,尊敬父母师长,怎么会有灾难呢?大家都喜欢谈论灾难,可灾难在哪儿呢?从佛理上讲,灾难为人心所造,如果互相斗争,勾心斗角,就是灾难。如果大公无私,社会自然就太平。有名有利朝中相,无名无利林下僧。修行人淡泊名利,学会赞叹,看问题要一分为二,做事情说话,要利于国家,利于大众,不与众生结怨。

有人问演道法师:为什么数珠念佛时要绕过佛头?佛头是佛珠上比较大的那颗。

演道师回答说:这是人说的,不是佛说的。数珠念佛是个手段,念佛人自己要做主,是人数珠念佛,不是佛珠数人。

演道法师讲心法

亲近过演道法师的人都知道,演道法师不说话时,就像一个乡间走出来的农民兄弟;而一张口说话,就语惊四座,口吐莲花,句句击心。

演道法师2012年探访生病的弟子,在医院做的开示(以下内容摘编自2012年5月3日网易博客《贤恩博客》)——

演道法师说:“学会自救。病来了,你怕,病就会发展;你不怕,病就会稳定。要面对现实,你不面对现实会是什么?人不是病死的,是吓死的!

你阳光、乐观、潇洒,张扬你的正气。一喜一怒,你怒你浑身不自在,你乐观你就身心放松、潇洒自在。你要学会化解,一念正一念邪,病不算个什么,小事一桩。好好念佛是个思想支柱,平时常念,心安定,关键时候用得上,关键时候不紧张。念佛是能量,前途是光明的,路途是曲折的,哪有一帆风顺的事情?敢于面对现实,没有一帆风顺的,各行各业都是弯弯曲曲的,万物都是这样,心里要有个思想支柱,面对何去何从,你觉悟了就会面对现实。事来应事,去不留迹。道理是这样的,事情来来往往该怎么办怎么办。

你不乐观,病就消失得慢。事来应事欢喜去做!心花怒放、调和身心方自在。乐观、轻松、说软话,以柔克刚,低调、谦虚等等。自己欢喜,家庭环境好,社会环境就会好!每天的生活都是光明的。”

演道法师说:“生活,哪有那么大的压力?哪有那么多的大事!生活想好事,别想坏事!想着光明,别想黑暗。总想黑暗不就乱套了?苦乐自当。想开了,自信;想不开,自害。

一个人闷闷不乐,自己受罪,害了家人,害了社会。你想生病了,病在自己身上了,大家都为你着急,最后因小失大,家庭为你受累。所以做事情,大家的活儿,要学会让大家做,而不是大包大揽。要学会合作,人的社会,要善于相互帮忙,才能和谐!人活着是能量,你心安把境转,你心乱被环境转。所以什么都要从自身做起!社会上的事没有什么大事,想好事别想坏事!要乐观不要想不开!想不开就自害!而且还害了一圈的人。你一步一个脚印,不着急,从容做事,身心愉快!车到山前必有路。人的社会大家相互帮忙!什么都解决了,不要把权力抓得死死的。”

演道法师说:“念佛在心,看不见摸不着,但念佛是光明的,信佛要理直气壮。是光明的,不是信什么这个大仙那个大仙的,神魂颠倒,歪门邪道。信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但要乐观。你光明,你就有正气。干活要踏实,挣钱要磊落。舍己为人,为人严谨。要觉而不迷、正而不邪、净而不染。”

演道法师说:“要自我调节!念佛是紧急呼救,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不念佛,人的心灵就空虚,念佛是心灵解脱,是心灵支柱。天塌了跟我没关系,因为你念佛,面对灾患,你的能量让你在灾患之外,而不在范围之内。范围之内是生死是定论,三界之外是跳出生死,是解脱。比如一杯水变成蒸汽,不受杯子约束。它没有变成蒸汽,喝在肚子里就在肚子里,装在瓶子里就在瓶子里;落在地下就在地面。而它变成蒸汽,腾空而起,遍虚空无忧无虑,潇洒自在。”

演道法师说:“乐观了,就自救解脱了。悲观了,就被害苦了。所以就开始“花报”。花报,就是也会乐观,也会痛苦,也会悲观,也会放下。乐观就是任劳任怨,不是怨天尤人。人往往是任劳不任怨。这些做的是我应该的,就是潇洒不会累人。认可的,你就不累,不认可,你就累得慌。有的人老说‘烦死了’,那是他(她)任劳不任怨,所以他(她)苦。”

谢选骏指出:佛教是个腐败的宗教!这一点也不奇怪。因为释迦牟尼就是一个腐败的王子——他好日子过腻味了,就想出家清净,放弃了自己的职责,还要冒充智慧。其实呢?他是吃腻了红烧肉,想换换素菜清清肠子——因为佛教是个腐败的宗教!

《笑着笑着就走了 ——记北京灵光寺演道法师》(2020-12-4 妙音大咒仙)报道:

昨天我的徒弟圣玄发给我一张照片,一张微笑着的僧人照片。他说:“师父,你的好同参灵光寺演道法师,微笑坐着西归了!”我看了看他的法相,跟生前、跟多年前在缅甸的慈悲微笑的脸没有什么变化。注视着演道法师的法相,感觉他在向我微笑,这笑容一下又把我拉到了二十多年前……

那是1997年的冬天,我被派往缅甸守护佛牙舍利,安排与北京灵光寺的演道法师一起值班(唯一一位立了大功的)。我的适应力还是非常强的,很快我和演道法师就成了好朋友、好道友、好同参,他同我无话不说,说灵光寺的种种现状等等,我们俩每天一起同来同往。

在此之前缅甸发生了声控炸弹袭击事件,当时缅甸的宗教部长(相当于我们国家的第二把手那样的高官),跪在演道法师面前礼请开示,但演道法师闭着眼诵他的《大悲咒》,宗教部长不好意思打扰法师诵经,便起身走了。就在这时,演道法师下意识地睁开了眼,跑到十五米开外的地方,倒水喝。突然两声巨响,震掉了演道法师手中的茶杯,顷刻间,就见人群倒下去一大片,当场死了五个缅甸安全人员,重伤十几人,缅甸的一位上座部法师,肠子都被炸了出来。

在这个危险时刻,演道法师却莫明地离开,还离开得那么及时,这不是佛陀在冥冥之中保佑他吗?

那是1997年12月25日的晚上,西方世界基督徒的圣诞节。这件不可思议的事,都是当我做为第二批后援队伍到时,留在缅甸的演道法师与理海法师讲述给我听的,当然一定是真实的。

由于1997年12月25日晚上演道法师躲过了那一劫,便在缅甸被尊为现世活佛,不管走到哪里,缅甸民众遇到他都会顶礼膜拜,我站在他的背后,也感到十分的骄傲与荣耀。

演道法师,个头在1米6的样子,走起路来,两个小腿 pai pai的,圆脸,好像是河南口音,说话慢声细语。据他说,他在北京灵光寺守护佛牙舍利十八年之久,所以有此功德,有此因缘,国宗局才派他一直守护在佛牙舍利的边塔,这功德福报当然也会不可思议。

我们作为第二梯队来到缅甸,听演道法师介绍这里的一切,比如缅甸僧人的生活习俗、缅甸官场的习惯等等。表面上看不出演道法师有什么特别的,在政治与名闻利养的世界里,也不会有人把他当一回事,也不可能有人把他当一回事,其实这样的不当一回事的环境才是最好的修行环境。他没有能力做什么方丈住持,更谈不上什么政协、人大的。不像我这个传真总想把自己当成一回事,结果处处受难,时时让人惦记着,曾经好几次站在差点被开除的边缘。

在缅甸的那些日子,他就是缅甸的佛,处处时时受人尊重膜拜。但在中国人的眼里、在官场里、在僧人的队伍中,他就是一个又矮又愚的小光头老和尚,他并没有什么邪乎奇神,他就是名不见经传的演道法师。

一次我和演道法师下了班,刚从佛牙塔走出大门,顺着台阶往下去,这时有很多缅甸信徒跪着向他求要法轮胸章。因为在爆炸案中,当时凡带着法轮胸章的安全人员,都有惊无险、相安无事,所以缅甸的人民通过电视都知道这法轮胸章的神奇。我也带了一点法轮胸章跟着演道法师分发给每一位有缘的善男信女。就在这时,中佛协的黄海坡,凭借着自身的个头高和台阶的优势,正在人们都膜拜演道法师的时候,黄海坡摸着了演道法师的头,可把缅甸的信众吓坏了!

怎么了?是不是佛的上面还有更大的佛?在黄海坡的心里,可能也一样存在一种心理:什么佛?在我们中佛协的眼里,你就是一个又矮又糟的僧人而已!我才是你的领导、你的佛呢!

可见,没有敬畏心、没有信仰是多么得可怕!在盗贼的世界里、在强权理论的体系中,觉得没有信仰并没有什么可怕的,所以才会有一代一代可笑可悲的历史悲剧发生。

演道法师感受到莫大的侮辱。立刻拉下脸:“太不像话!”黄海坡自觉理亏,自动收回手,那代表权力和藐视宗教信仰的手!这一点国家宗教局的孙伟处长,总体来说是比较好的,他还有一点礼敬和敬畏之心,虽然他不能做大官,但平安一生,对他来说已经是很大的福德了。

还有一次,演道法师偷偷跟我说:“等他们都午休的时候,你想不想跟我去珍宝馆玩一玩?”“当然想去,怎么去呢?”我问。“到时你等我通知!”我点点头:“嗯嗯!”午饭后,我们照常回到大通铺的房间躺在床上,我一直关注着演道法师的床。不一会儿,等大家都闭上眼,他示意我悄悄离开房间。就这样,他和我一先一后走出了营房,他跟翻译丹斋说了几句,招呼我上了一辆吉普车,启动开出,接着前面一辆敞蓬车,后面又跟着一辆敞篷车,个个荷枪实弹。

我们来到珍宝馆,身后跟着两个执枪的卫兵,其他的士兵,守候在珍宝馆的各个门口,我感觉我们这个架势,起码像中国的总理待遇,一级保卫!但在缅甸,那就是佛的待遇,不仅是一级保卫,而且是带着敬重与信仰,是发自内心的神圣守护!接着,演道法师又要求去大市场看看,刚到大市场,就看到人头攒动、热闹非凡。

我们也好久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了。丹斋看到这情景,感觉处处充满危险,他建议我们俩赶快上车离开大市场。演道法师说:“丹斋,我们只是普通和尚,我们的命不值钱!”丹斋说:“法师,你们的命在我们国家是无价的,你就是我们心中的佛。”我们俩在丹斋力劝下,无奈地离开大市场。

我们清楚地知道,回国后再也不是佛了,但在缅甸的日子里我们一定会享受佛的礼遇!也许那时,福报享完了。回国后,演道法师仍然平淡地守护着佛牙塔。一次我有幸参加一次中佛协举办的法会,又到了灵光寺,在客堂里拜见了演道法师,简单地寒暄了几句,就参加法会了。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一直在磨难中成长,演道法师依旧默默无闻地守护着那一个圣境,那一片佛地。

二十多天前,我徒弟圣玄去北京办事,我让他带一份茶叶送给演道法师,表达我这一份在俗世红尘中的情谊。没有想到这竟是最后一次的问候,他回复说:“一切安好!”

他如今安好地走了,带着淡定、带着微笑朝向了那个世界。他笑什么呢?走就走了呗。他笑他自己在这个名闻利养的世界没有一点成就?还是笑这个世界实在让人可笑?所以笑着、坐着,笑着笑着就走了。

如今我看着他最后的微笑的法相,想向他说,你走吧,既然能笑着走,那一定能莲登九品,去到西方极乐世界!

我呢?也一切安好!希望虽然不一定微笑地走向那个世界,但愿那一天走得安好!

2020年12月3日写于南京玄奘寺

谢选骏指出:这个演道,真会表演,他的遇袭版本是越穿越离奇了。这是因为,佛教是个腐败的宗教!

网文《灵光寺遇到演道法师》(yaoheng 2019-03-19)报道:

2019年2月24日上午,我去八大处二处灵光寺为曾经喂食过的而逝去的猫咪们登记往生极乐世界牌位,遇到了灵光寺监院演道法师。——10余年前,我看到办公区、小区的流浪猫很可怜-饿的在垃圾桶找食果腹——冬天又冷无出安身,又是被狗咬又是被坏人残害的——非常可怜。(猫是人变的——在当人时无意或有意做错了事死后坠入了畜生道)。猫对人有恩(俗话说:猫驼九魂,是说人死后都是由猫咪驼着转世的)所以我发愿协助佛 菩萨 救助、救渡这些可怜的流浪猫小动物。我喂的这些流浪猫有30多个喂猫点,猫最多时有130多只……我每天坚持用大悲咒之大悲水拌入猫粮喂食给留浪猫。每次夜间出去都4个多小时——风雨无阻。我坚信:吃了《大悲水》拌的猫粮的流浪猫米们临终都能往生阿弥陀佛的极乐世界!因为大悲观世音 菩萨 说了:若有持诵《大悲咒》者,一切善愿皆能满愿。观音 菩萨 是正法明如来转世,如来(佛)是真语者、实语者,不说假话,不说骗人的话。所以我坚信我喂食过的所有死亡的猫咪都能往生阿弥陀佛的极乐净土。

谢选骏指出:佛教是个腐败的宗教,所以连畜生都可以享受佛教了。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