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首尔——一名穿着讲究的年轻女子走进平壤一家灯火通明的食品杂货店,店里有穿高跟鞋的女人浏览着摆满饮料、巧克力、糖果和其他零食的货架与冰柜。
因为国际上出现了朝鲜可能发生恐慌性购买的报道,这名女子是来这里寻找真相的。她问购物者和店员是否有商品脱销;回答是没有。她问物价是否在上涨;回答是只有进口商品涨价了,反正朝鲜人也不买进口货。
她在自己的英文YouTube频道Echo of Truth(真相的回声)上对3.29万名观众说:“我觉得,在同新冠病毒激烈战斗的时候,我们最不需要的就是假新闻。”
这位名叫“阿恩”(Un A,音)的年轻女子是朝鲜宣传的新面孔,它试图为这个孤立的独裁政权打造一个更温和、更现代的形象,与这个政权联系最密切的通常是饥荒、践踏人权以及核武器储备。

在这些高质量、制作精良的视频中,由国家资助、为社交媒体时代的全球观众设计的信息很简单:朝鲜人和其他人没什么不同。他们在空闲时做运动。他们坐过山车也尖叫。他们在购物中心买东西、吃披萨

这是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在国内外推动自己的议程时,想让世界看到的一个高度精心策划、极具误导性版本的朝鲜。金正恩一再敦促人民追求更加“国际”和“现代”的标准,同时试图说服其他国家,只要他们让朝鲜保留核武器,朝鲜就能与他们和平共处。
这场社交媒体上的宣传活动与金正恩父亲和祖父时代那些制作粗糙的老掉牙宣传影片大不相同。在那些影片中,朝鲜人在红旗下辛勤劳作,或在到处都是反美口号的阅兵式上欢呼。长期以来,朝鲜的国内官方宣传强化了一个时刻准备挑战对手的全能政权形象,其中充斥着爱国歌曲、仇外抨击、迈着正步的士兵,以及导弹在烟雾和火焰中腾飞的画面。
做这种宣传最知名的是朝鲜著名女主播、“劳动英雄”李春姬。她在朗读有关金正恩及其前辈的新闻时声音柔软,充满感情,但在谴责朝鲜的敌人时声音铿锵有力,朝鲜人说她的声音“能让敌人肝胆俱裂”。
朝鲜宣传的新面孔阿恩和著名女主播李春姬。
朝鲜宣传的新面孔阿恩和著名女主播李春姬。 ECHO OF TRUTH YOUTUBE CHANNEL; KOREAN CENTRAL TELEVISION
如今,像阿恩这样年轻、开朗的女性正在宣传朝鲜更加友好的一面,尤其是该国的橱窗——首都平壤。她们把观众带进餐馆食品杂货店翻修过的地铁,甚至还走进一个中产阶级家庭装修精致的房间。她们有时说英语,有时为视频配上英文中文德文字幕。
尽管有了新的欢快包装,这种宣传仍带有对朝鲜政权的潜在崇敬之情。这些女人穿着整洁的西装,给人的感觉像是电视记者,她们的翻领上通常佩戴着金正恩父亲和祖父的像章,这是所有朝鲜人必须佩戴的,以示忠诚。
在上周五上传到网上的一段视频中,年轻人在平壤庆祝“青年节”,在一场户外音乐会上和台上的人一起唱歌跳舞,耀眼的光束让人想起西方摇滚音乐会。表演者演唱了《祖国》和《敬爱的将军(金正恩)》,同时跳着韩国流行乐的舞步。
“他们的想法是为朝鲜塑造一个正常国家的形象,让外国人相信它也是一个人们过着普通生活的国家,”韩国东亚大学(Dong-A University)研究朝鲜媒体的专家姜东浣(Kang Dong-wan,音)说。
这种新宣传是伴随着金正恩使他的国家现代化、在世界舞台上追求与特朗普总统这样的领导人平起平坐的努力而来的。去年,金正恩抛弃了传统的中山装和主席台,在摆满了书的书房里,身穿西装,打着领带坐在沙发里发表了他的年度新年致辞。两个月后,他指示他的宣传人员不要再“神话”他,并说他要以“人”和“同志”的形象来感染人民。
在专门向海外传播朝鲜政权信息的朝鲜中央通讯社发布的一张照片中,金正恩和妻子今年1月在朝鲜首都平壤参加阴历新年庆祝活动。
在专门向海外传播朝鲜政权信息的朝鲜中央通讯社发布的一张照片中,金正恩和妻子今年1月在朝鲜首都平壤参加阴历新年庆祝活动。 KOREAN CENTRAL NEWS AGENCY
金正恩在领导风格上也与前任有所不同,他鼓励更多商业活动,以培育一个小规模的新兴中产阶级。对于新近富裕起来的阶层来说,智能手机已经成为一个必需品,尽管它们还没有连接到全球互联网上。这个阶层的人在现代化的百货商店购物,带孩子去水上公园、滑雪场、赛马场和海豚水族馆。他们中的许多人住在高层公寓楼里。
朝鲜的国家电视台也变得更加生气勃勃了。
金正恩上台后不久,朝鲜国家电视台曾播出过他为牡丹峰乐团(Moranbong Band)的一场艺术表演竖起大拇指的画面。朝鲜的这个顶级乐团通常以颂扬金氏家族“伟大领袖”的歌舞剧而闻名。在这次的表演中,一个穿着迷你裙、手拿电吉他的女子乐队演唱了美国系列电影《洛奇》(Rocky)的主题歌,还有化装得很像米老鼠和米妮鼠的人在舞台上蹦蹦跳跳。
金正恩改变宣传策略也是因为外部新闻和娱乐的入侵——主要是韩国电影和电视剧,尽管政府打压这些节目,但它们在朝鲜越来越受欢迎。近年来,人权活动人士和生活在韩国的脱北者找到了把存满了这些节目的U盘偷运进或用气球放飞到朝鲜的方法。
“过去,朝鲜的做法是在社会外围建立层层所谓的蚊帐,只让政府需要的东西进来,把政府不想要的外部消息挡在外面,”姜东浣说。“现在,金正恩喜欢用更具攻击性的做法,制作能与外部娱乐竞争的内容。”
这些新的宣传内容是朝鲜宣传鼓动部的产物。
平壤的通勤者在2018年6月读国有报纸《劳动新闻》。该报以巨大篇幅报道了金正恩与特朗普总统在新加坡的会面。
平壤的通勤者在2018年6月读国有报纸《劳动新闻》。该报以巨大篇幅报道了金正恩与特朗普总统在新加坡的会面。 ED JONES/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宣传鼓动部负责所有宣传活动,以支持围绕着金正恩的个人崇拜。该部也是朝鲜政权对信息实行奥威尔式控制的执行者,负责审查国内的印刷或广播,同时阻止人民接触全球互联网。
曾在上月听取国家情报院汇报的韩国议员金秉基(Kim Byung-kee)说,去年12月的一次朝鲜劳动党会议上,受金正恩青睐的新一代官员之一李日焕(Ri Il-hwan)被提拔为宣传鼓动部负责人。那之后,李日焕开始为外国观众制作“量身定做的宣传”,包括阿恩的Echo of Truth里的几段视频。
直到最近,朝鲜对外的主要喉舌一直是朝鲜中央通讯社。朝鲜创建了数量有限的政府运营的网站,但是,访问这些网站的人在很大程度上只限于分析师、记者和其他对朝鲜着迷的人。
现在,社交媒体给朝鲜提供了一种“低成本且有效的手段”来传播它的宣传,韩国世宗研究所(Sejong Institute)长期研究朝鲜问题的郑相昌(Cheong Seong-chang)说。
YouTube、Twitter、Instagram和其他社交媒体上的数十个频道,以及新浪微博哔哩哔哩等中国平台上都有朝鲜的宣传视频。其中许多频道据认是由李日焕的部门运营的。在与YouTube 频道Echo of Truth相链接的Twitter帐户里(后来被禁),阿恩把自己描述为“反战的和平倡导者”,专提供有关朝鲜的“无偏见新闻”。
这些频道恭敬地重播为朝鲜国内观众制作的旧宣传,比如金正恩的祖父、朝鲜建国者金日成(Kim Il-sung)传记片的网络版。但它们也罕见地让人们窥见了金正恩推动现代化的努力如何改变了平壤的生活方式和城市景观。生活在平壤的精英们光顾西式咖啡馆和快餐店,用电子平板电脑浏览菜单。他们用现金卡支付,并使用送货上门服务。
去年3月上传到 Echo of Truth 的一段视频展示了平壤的城市景观。
去年3月上传到 Echo of Truth 的一段视频展示了平壤的城市景观。
近年来,谷歌以美国对朝鲜的制裁规定为由,关闭了YouTube上的一些宣传频道。自2016年以来,朝鲜的宣传部门一直在华盛顿的黑名单上。
但播放类似内容的新频道很快就会冒出来,比如 Echo of Truth。该频道创建于2017年,目前拥有2.48万名订户。
阿恩的视频中也有关于朝鲜的弦外之音。
在去年11月的一段视频中,她在下班回家路上去了大成百货商店,仔细看了国产品牌的泡菜、方便面和烧酒。她的购物车里装满了巧克力和奶酪口味的饼干和酸奶——这是赶着去上班的平壤年轻工人们最喜欢的早餐。
“我真的很喜欢购物,”她走出商店时说,一些商品的价格被打上了马赛克。
阿恩在去年11月发在 Echo of Truth 的一段视频中逛平壤的大成百货商场。
阿恩在去年11月发在 Echo of Truth 的一段视频中逛平壤的大成百货商场。
首都之外的商店里没有如此丰富的商品。据美国的估计,朝鲜人口中今年大约有60%的人吃不饱
一段名为《我的英雄》(My Hero)的视频是关于她祖父的,他是1950–1953年朝鲜战争的退役老兵,片中她说自己是“一个来自普通家庭的普通朝鲜女孩”。
然后她开始了一段独白,毫不偏离所有朝鲜宣传的宏大主题——金氏家族如何从日本殖民统治者手里解放了朝鲜,在朝鲜战争中击败了美国侵略者,并通过研发核威慑力让朝鲜人得到了最终的安全保障。
“我们不必四处寻找避难所,我们不必屈膝祈求和平,我们也不必躲避炮火,”她说。
她没有提朝鲜战争是因为朝鲜入侵韩国而爆发的,在造成数百万人死亡、打成僵局后停火。
“她不过是又一只重复劳动党信息的鹦鹉而已,”已退休的韩国军方心理战军官沈仁习(Shim Jin-sup,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