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读者投书 > 正文
台湾教育部长杜正胜最近因儿子喝花酒只遭轻罚
2020年08月03日 读者投书 ⁄ 共 3864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32 views+
台湾教育部长杜正胜最近因儿子喝花酒只遭轻罚,还有三只小猪衍生的讲成语风波还未平息,又允许高中历史课本不称孙中山为国父,增订易引发争议的统独论述,被指不适任部长;党籍立委冯定国也指出,杜正胜应立即请辞,否则行政院长苏贞昌也应为用人不当下台。
而因为公开反对使用成语与典故,杜正胜目前已经成为网络上的热门人物,许多网友开始在“杜正胜”这三个字上作注解:“你这个人很杜正胜耶”甚是流行。
曾经学有所成为人尊敬
抛开负面新闻,在杜正胜未涉足政治之前,从学术上来说,他其实是一个学有所成,并且在学术上有所建筑的人。杜正胜毕业于台湾大学历史系,曾赴英国伦敦大学政经学院研究,他的专长是中国先秦时期的社会史、文化史及医疗史。
金庸曾表示,杜正胜是他很佩服的学者。杜正胜的道士弟弟也曾赞其学有所成为祖宗争光,并且称哥哥是耿直清廉之人。而自从踏入政治圈后,杜正胜的个性便出现了大转变,其耿直的学者个性也被完全腐化。有专家曾这样形容杜正胜:正直刚烈性格进了政治丛林里,道士家族的背景也挡不了肮脏政治的围剿。
涉足政治变拿成语搞笑的小丑
杜正胜最近不断主张把“三只小猪”等童话故事纳入成为成语,又批评现存成语不合时宜,结果受到各界批评。有媒体指杜正胜闹的笑话不过是绿营另一“去中国化”的招数。而杜正胜也被指“统独”到了骨子里,甚至不顾自己堂堂的教育部长身份,不怕别人说自己没文化,反正凡是和大陆有关的,最好来个一刀切,不能切就来个诋毁贬值。
杜正胜的此举却没有得到大众认同,倒是引来一片批评声。甚至大家开始怀疑他其实是个没有受过中文教育的部长。有评论称,政治人物有时为了达到政治目的,可以无所不为。当然有些手段比较高明,政治小丑用的就是最低劣的手段,达不到目的,还让人看到自己小丑可悲的一面。而杜正胜就被指是后者。
杜正胜闹完后,台湾人却不会因为他不要成语而不学成语。甚至有分析家认为,杜正胜要当政治成语小丑搞笑话是他个人的事,他当小丑也可能当不久;不学成语,自己成了笑话,损失最大的还是他自己。而杜正胜对此似乎不在意,他对自己的仕途仍充满信心。
挺独亲日 被列八大罪状
杜正胜去年曾被亲民党指出其八大罪状:一、自己挥毫大量印制教育部包装纸。二、大肆修缮教育部及官邸引发批评。三、黄光彩争议不绝却偏袒维护。四、认为参拜靖国神社是应该的。五、在立院被询时说“愿意面对阎罗王”。六、地图旋转九十度让台湾平躺。七、大幅删减文言文降低学生语文程度。八、要求有“中国”名称的学生改名。
杜正胜总是把自己的“挺独亲日”明显的表现出来,他曾在记者会上盛赞日本对台湾殖民教育。称:“台湾的现代教育是从日本占领台湾之后,引进西方式学校教育开始”。说日本人到台后,在各地广设“国语”(指日语)传习所,对于台湾教育的普及有重要贡献,甚至主张台湾归属日本领土,还自称是日本人的后代。为此,也引来不少谩骂声,但他好像也不在意,还是继续他的立场。
无党籍立委高金素梅为此还带领原住民到立法院抗议,向谢长廷递交陈情信,要求杜正胜该为自己失言下台,否则留住这种不适任的部长等于伤害台湾形象。但杜正胜却拒绝承认自己失言。
拍马屁功夫一流 深绿成其保护色
杜正胜是一位有争议的部长,在谢长廷任行政院长期间,就有超过五成的民众认为他该下台,但谢长廷只认为他要留校察看。而谢长廷下台苏贞昌上任后,因为杜正胜表现太差,乱说话又没有什么作为,也曾要把他换下去,但到今年,苏贞昌却一改常态,不但表示不会换掉杜正胜,还公开挺他。有人指出这其中的玄机就是因为杜正胜是陈水扁的人,所以都不敢换。
为什么杜正胜尽管没有什么作为,却得到陈水扁如此的庇护和青睐?这其中的奥妙很难猜透,但有一点却是大家有目共睹的,那就是杜正胜拍马屁的功夫厉害。为了拍陈水扁的马屁,他不惜把反的说成正的。
陈水扁曾乱用成语说义工的义行“罄竹难书”,成为台湾政坛一大笑话。事发后,杜正胜拍马屁“护主”。杜正胜说,“罄是用尽,竹就是竹片,是在纸张发明前的书写工具,难是难以,书就是书写,翻成今天现在的话,就是用尽所有的纸也写不完,也就是要做的事实在太多。” 为此,国民党立委李庆安还嘲讽杜正胜:“不要因为陈水扁说错你就硬拗。你对教育的贡献真是“罄竹难书”!
在扁政府中,杜正胜是自政党轮替担任首长迄今的稀有人士,他本身的作为和施政争议已不是重点,而是杜正胜的“色彩”变成了关键。专家分析,杜正胜的政治长寿哲学,若说是运势好,还不如说“深绿”正是杜正胜的保护色。而苏贞昌现阶段不换杜正胜,固然慑于阿扁的眼色,但真正目的是想透过杜沾染一点保护色以相互取暖。
杜正胜还被指,之所以能成为扁政府任内任期最长的教长之一,与其说是能做事,不如说是有本事”。无论国会议员如何激他,引发多少争论,三年多来就没有那位阁揆奈他何,他的为政方程式永远就一套“本土、独派、深绿”。这个保护色,没人看得准是李登辉、陈水扁在背后挺他。一位政坛人士说,只要杜正胜闹出的事是深蓝阵营深恶痛绝之事,杜正胜就过关了,屡试不爽。
杜正胜简介
杜正胜1944年6月10日出生于台湾高雄县,已婚,育有一子一女。现任台湾教育部部长、中央研究院院士,同时也是知名的中国上古史学者。
学术背景:
杜正胜毕业于台湾大学历史系、所,并曾赴英国伦敦大学政经学院研究。
杜正胜专长虽为中国先秦时期的社会史、文化史及医疗史,但其本人将中国视为外国。并将教学课程去中国化。
杜正胜的1976年起步入学界,起初在东吴大学历史系担任讲师、随后升等为副教授,之后再转往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担任研究员、人类学组主任,1986年则又至清华大学担任历史研究所所长,并于1992年获选中央研究院院士,1995年至2000年担任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所长。
1944年6月10日生于台湾高雄县永安的渔村,1966年毕业于台南师范学校,1970年从台湾大学历史系毕业,1974年取得台湾大学历史学研究所硕士学位,并转往英国伦敦大学政经学院研究两年,1976年回台后在台北东吴大学历史学系担任讲师,升任副教授后于1980年转任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副研究员,1983年到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学社做访问学人,1984年回台后升任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研究员,1985年3月至香港中文大学新亚书院做明耀访问学人,1986年2月出任台湾清华大学历史研究所教授兼所长,1987年转任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第四组(人类学组)主任,1993年卸任,期间曾主编《大陆杂志》、《新史学》两份刊物,并于1989到1992年间兼任教育部学术审议委员会委员,1992年,他当选中央研究院第19届院士,并由行政院国家科学委员会资助到伦敦大学亚非学院做一年访问学人,1992年由台北允晨文化出版公司出版的《古代社会与国家》让他回台后得到行政院新闻局1993年的金鼎奖,1994年到1995年他兼任教育部顾问室的顾问,1995年4月起,他出任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所长,直到2000年5月19日。
他担任所长这段期间,于1995到1998年间兼任编译馆(当时负责编印中小学教科书)中学认识台湾(社会篇)教科书编审委员会主任委员,负责主编和总订正认识台湾(社会篇)课程的教科书,引起不小的风波,先前的1997年,他担任编译馆高级中学历史教科书编审委员会主任委员时,提出以“同心圆”理论编写中学教科书。他其余的重要着作有1979年的《周代城邦》(台北,联经出版公司)、1990年的《编户齐民》(台北,联经出版公司)、1998年的《景印解说番社采风图》(台北,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他的杂文散论结集有《历史的再生》(台北,社会大学出版社,1989)、《古典与现实之间》(台北,三民书局,1996)、《台湾心 台湾魂》(高雄,河畔出版社,1998)、《人间神国》(台北,太平洋文化基金会,1999)《走过关键十年》(台北,麦田出版公司,2000),主编《中国文化史》(王健文、李孝悌、刘静贞等着,台北,三民书局,1995)等。
仕途:
杜正胜1989年开始兼任教育部学术审议委员会委员,94至95年担任教育部顾问室顾问,2000年民进党执政后,杜正胜以其深绿的背景入主象征中国文化艺术法统的国立故宫博物院,曾经引起当时社会诸多讨论;2004年陈水扁二度当选台湾当局领导人后,杜正胜以其师范学校毕业,曾任小学及大学教员,并为中央研究院院士的资历转任教育部担任教育部长。在教育部长任内,多次大言不惭,并在教学改革上实行台湾本土教育。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