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读者投书 > 正文
黄慈萍的洋老公和魏京生的糊涂粥!
2020年07月19日 读者投书 ⁄ 共 6909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26 views+

本文网址: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2/10/blog-post_2238.html我几次见到黄慈萍,几乎她都要想方设法来向大家秀一下她的洋老公。


Lawrence Anderson-Huang and his wife Ciping Anderson-Huang (黄慈萍和她的丈夫。)

记得是在2009年10月1日到3日,我和魏京生一道主持一场名为“墙倒众人推”画展。那是我在纽约发起的系列画展的第二站。画展在美国国会山举行。

画展主要由黄慈萍主持。在那些天里,我从纽约带去了郑刚清、曹金陶、曹涵等人。我们第一天是住在魏京生家里,这是一个离华盛顿开车半小时的地方。我们十几个人在一楼打地铺,魏京生和黄慈萍住楼上。我们当然都知道黄慈萍和魏京生的关系,他们也不对我们掩盖那种亲密关系。

第二天一早,魏京生就借故对我大骂,说我带来的雕塑太少,而带来的吃干饭的人太多。

我耐心地向魏京生解释:“我们的车只是一个六人座位小货车,拉上五个人,再加上六个雕像,已经无法承载更多雕像了。”

魏京生还是大骂:“我展览的是雕塑,不是大变活人!你们少来几个活人,不就多装几件雕塑了吗?在我这里,东西比你的活人更重要。你带他们来,就是来跟我照相搞政治庇护的!”

我进一步解释:“有些大的雕塑都需要六个人才能般得动,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人手不够了。”

魏京生还是大骂:“我还不知道你们的小心眼,你们还没有上路,黄慈萍就说了,说你们就是来找我们照相的,好去办政治庇护!你们一定是拉来一堆吃干饭的活人,少拉几个雕像!全都被黄慈萍给说中了!”

我们是早上四点多到魏京生家的。魏京生早上五点就起来开始大骂。当时还有几个我介绍的画家,有陈维明,严玉昆,王海燕,等等。他们都听到了魏京生大骂我们,但只有我敢于跟魏京生辩论,其他人都不敢作声。

等到早上六点,我们都起来了吃早餐。魏京生煮了两大锅玉米面糊涂粥,还有几包榨菜。跟我们说:“你们是来吃干饭的。可我这里没有干饭,只有糊涂粥!你们就将就喝罢!”

我一看,就有些恼火。

这日本人对劳工也不会就给这伙食啊!

这地主周扒皮和黄世仁也不会给长工们只喝稀的不给干的呀!

毛主席还说:“忙时吃干,闲时喝稀!”我们可是来帮助魏京生搬成吨计的雕像啊,是真的是体力活啊。可魏京生魏大马棒居然就只给我们喝稀的!

我跟魏京生理论。魏京生竟说:“想吃干饭,出去吃!”

没办法,我带上那几位纽约去的哥们,到外面吃了一顿早餐,随后,我们就搬到旅馆住了。

当我们在国会山办这个展览时,每当有体力活时,那黄慈萍就跟地主婆一样地大喊大叫我们:

“你们都是瞎子啊?为什么不快点搬雕塑?”

“你们就知道偷懒,就知道照相搞庇护!”

事实上,那些雕像般来搬去,都是我带去的那些人做的!但是每当有开会讲话,或是有记者采访,黄慈萍从来不给郑刚清、曹含、曹金陶任何机会。我几次跟黄慈萍说,让她给这些人一些讲话机会,可黄慈萍就是不安排。

在国会展览的那几天里,黄慈萍还经常将她的洋老公带来,一手搂着洋老头,一手拉着魏京生,向我们介绍说,这位洋老头才是她的合法丈夫。

下面不妨先看看那次国会画展中拍下的一些照片。这些照片都是公开报道的照片,或者是魏京生基金会网站上下载的照片。如果这些照片也算是隐私的话,那只能说是黄慈萍自曝阴私!

中共六十年罪恶巡回艺术展在美国会首展
http://www.epochtimes.com/gb/9/10/2/n2675762.htm


照片中画圈的人从左至右依次为:黄慈萍,曹含,曹金陶,王海燕,魏京生,郑刚清,王军涛,刘刚,陈维明。


照片中,黄慈萍含情脉脉地望着魏京生,而魏京生则是怒视前方的黄慈萍的洋老公!照片外,洋老公正在含情脉脉地望着黄慈萍。


这是刘刚在画展上接受记者采访。这次画展的大多数作品都是由刘刚组织画家制作的,这本是“墙倒众人推”画展的第二站。但此后,魏京生采取各种手段截留这些参展作品。我就不去详细揭露魏京生如何截留这些参展作品的那些卑鄙小动作了。


这是由画家王海燕应刘刚要求制作的北大民主沙龙水彩画。王海燕原本由刘刚发现并招募成为“墙倒众人推”系列画展主打画家之一。自从到了魏京生家后,魏京生先后收买招安刘刚事先招募的画家陈维明、严玉昆、王海燕,向他们封官许愿,让他们将早些时候为“墙倒众人推”系列巡回画展制作的艺术品都进贡给魏京生。陈维明严词拒绝了魏京生,严玉昆只是说再考虑考虑,王海燕则接受了,任职魏京生基金会的什么文化部长。


记得图中这位洋老头就是黄慈萍向大家介绍的她的合法洋老公!

上面的照片显示,黄慈萍在那些天里,几乎是每天带着她的洋老公来到国会,向我们反复介绍她还有一个合法的洋老公。这令我们这些中国人惊诧不已!我们都刚刚在魏京生和黄慈萍共有的家里住过,看到他们两人在此楼同居。尽管我们都感到有些不好意思看到这些不雅镜头,但我们都蒙着眼睛装作看不见。

我们装作看不见,那是因为我们真的不想看到这些隐私,以免不小心泄露了魏京生的阴私或是黄慈萍的隐私。

可是,这天一亮了,就在国会山里,黄慈萍一再地一手搂着自己的洋老公,一手拉着魏京生,向我们一再说明,她的合法老公是那位洋老头!

这是什么意思嘛!我们都大惑不解!

我们看到了黄慈萍和魏京生的不雅镜头,我们不说,我们故作不见。可他们还要让我们看到更裸露的,就差没有给我们在国会里表演3P了!这可让我们如何看不见啊!但我们还是故作不见。

我甚至是问那些同时看到这一不雅镜头的人:“看见了吗?”

他们居然异口同声地说:“没看见!”

郑刚清说:“没看见!”

曹金陶说:“没看见!”

曹含也说:“没看见!”

好么!大家同时都瞎了!要么就是黄慈萍变成黑洞洞啦 -- 她吸收了所有的光子!

就是这样,我们自2009年到现在,三年多了!我们都看见了黄慈萍那一个又一个不雅镜头!但我们都说:“没看见!”

现在,我突然明白了,黄慈萍为什么一次又一次地向我们展示这些不雅镜头,特别是向我们展示她有众多的合法不合法、公开不公开的老公!

那不过就是在表演皇帝的新装!

那不过就是一场“指鹿为马”!

那就是拉着魏京生又搂着洋老公在当众裸奔!

更可恶的是,黄慈萍就是有意在我们面前自曝阴私,还不准我们议论!不准我们说看见了!不准我们传播!逼着我们说没看见!逼着我们颠倒黑白,混淆是非!逼着我们将看见的鹿说成是马!以此来考验我们对魏家的忠诚度!

我们这些人居然在过去的三年中不曾向任何人提及我们亲眼所见的不雅镜头!这对我们来讲是一种多么大的精神折磨、忠诚考验、和保密训练啊!

黄慈萍和魏京生之所以总是在我们面前如此裸奔,那表明他们在内心深处就不曾将我们当成人类!

他们只是将我们当成他们的奴隶和太监!视我们为无物!

他们是不断地用这种指鹿为马的方式在训练、考验、考察我们,试图将我们训练成他们的太监和奴隶!

实际上,每当我看到黄慈萍向我们展示她的洋老公时,她内心深处无非是在告诉我:

“你们看,我怎么能跟魏京生那个土老冒谈情说爱呢?那个没文化的老农民怎么能同我这个现代知识女性是精神伴侣呢?一个来自中国的没有受过教育的大兵,又怎能跟我这个洋硕士有共同语言呢?他充其量不过就是一个可以随时带上的面首!或者是一个随时可以丢掉的装门面的马甲!”

这就是黄慈萍时时刻刻向我们展示的!是黄慈萍用她的洋老公随时随地向我们揭示的!

可怜的魏京生,还自以为自己是皇帝,黄小姐是太后哪!

岂不知,在黄慈萍的内心深处,魏京生不过就是一个成百面首中的一个!是上千马甲中的一个!这就如同大河这个马甲同魏京生的关系一样!

我在此文中讲了许多,但归纳起来主要有两点:黄慈萍的洋老公和魏京生的糊涂粥。

我在此文中还提到了许多人名字,包括陈维明,王海燕,郑刚清,曹含,曹金陶,严玉昆,王军涛,等等。我提到他们,就是想说明这些人都是证人。

他们都能看见了黄慈萍的洋老公!

他们都喝过魏京生的糊涂稀粥!

他们都被黄慈萍当作奴才和太监来训斥,并被考察了3年!

他们都被魏京生从骨子里当作太监来藐视了三年!

黄慈萍和魏京生在过去的三年里就是在表演指鹿为马,将我们当成太监和奴隶训练了三年!

还有谁愿意被他们如此这般训练下去吗?那您请便!请你继续充当魏家军的马前卒!

但请不要强迫我去充当魏家军的马弁!

但请你们不要在我面前继续裸奔!

但请你们不要在我面前表演“指鹿为马”!

下面的几位就是这样的魏家军,他们在逼着我们同他们一道裸奔:

大河
小腿疼
2姑
换件马甲
AlphaQ
一丈青
阿达
张朴
萨刘邦
天理
最后的酋长
小猪睡饱饱

......

还有DCK大参考李洪宽,大脚这两位,目前还态度暧昧。请你们俩尽快选边儿站队,免得我误伤无辜。

DCK我还是熟悉的,我知道他同魏家军走得很近。但只要他认清形势,同魏家军彻底划清界限,深明大义,站稳公正立场,即便是偶尔给魏家军帮几句腔,我都放他一马。

上述名单敞开吸收,出入自由。

还有谁,请大家补充。

还有哪位想加入魏家军,请举手报名,我将您列入其中。

有谁不愿意被列为魏家军名单,请举手,我一定将你排除在魏家军之外。

刘刚
2012年10月3日

质疑魏京生基金会执行主任黄慈萍学经历有夸大失实之嫌

老实说,写这种鸡蛋掷向高墙的网文是有压力的,即使并非民运中人,亦有可能被当成为了30个银币出卖耶稣的犹大。君不见2006年4月17日 ,黄慈萍在独立评论发牢骚:“给本坛斑竹的建议:建议将‘新海川’改名为‘脾胃展’以批魏为主题,将民运内部恶心的五脏六肺都掏出来亮亮相,再到老共那要点资金。 悄悄地分民运一些,这样大家都得好处,皆大欢喜。大家继续想说啥就说啥,也不用再抱怨了。”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585388

2017年6月25日,java在GWT有如下“崇论闳议”:“在美国,诽谤案与当事人是否’公众人物’有关。法院保护普通人。法院不怎么保护公众人物。公众人物比普通人有巨大的优势,已经获得好处,名誉权方面有所损失,只是必要的代价。”

http://gongwt.com/shows.php?BD=0&ID=222887

java的“高论”令我钦佩莫名,茅塞顿开,感到心安 :因为魏京生基金会执行主任黄慈萍肯定是实至名归的公众人物,质疑公众人物乃民主政治的题中应有之义。长期以来,黄慈萍被称才女,连魏京生宿敌余杰亦作如是言。众所周知,黄慈萍曾在科大近代物理系(4系)学核物理,在中国是令人欣羡的学校和学科,可以扬眉吐气,因此其才女称号与科大少年班风光岁月紧紧相连。 黄慈萍到美国之后,学历并不耀眼。黄慈萍上世纪八十年代入读The University of Toledo,修光学得到硕士学位。维基百科指出:根据2009年的美国新闻与世界报导,The University of Toledo为美国全国性第四级的大学(之后美国改变大学排名方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89%98%E9%9B%B7%E5%A4%9A%E5%A4%A7%E5%AD%B8#cite_note-1

The University of Toledo乃底蕴有所欠缺的典型的普通公立工科学校,光学并非该校强项。黄慈萍自称为了民运放弃专业和高薪,在上世纪末辅助魏京生。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觉得黄慈萍的美国学历难以引人注目,加入魏京生团队,由NED发工资,可能收入更佳。黄慈萍科大同窗陈兴宇在魏京生基金会工作,担任董事,或许可供参考。

假如我是黄慈萍,因中美学经历含金量和获得关注度的巨大反差,难免有小时了了,大未必佳的失落感。在这种情况下若“有自恋型人格障碍,似有对自我重要性的自大感,如夸大成就与才能,在没有相应情况下期待自己优越”,以求心理平衡,实乃可以理解。

在此举一例,可窥豹一斑:黄慈萍1983年毕业,自称“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近代物理系毕业获学士学位”,“曾在中国的原子能研究院工作”,“一九八四年夏抵达美国留学。在托利多大学攻读非线性光学获硕士学位”。

至少在2016年4月和2017年2月,我们看到黄慈萍以“前中国原子能研究所核物理研究员”,“前大陆核工业专家”,“前中国核工业部核物理学家”自居。

http://ca.ntdtv.com/xtr/b5/2017/02/22/a1312755.html

http:///2016/0401/716753.html

显而易见,黄慈萍在吹大法螺。根据维基百科网页,1958年的中国科学院原子能研究所,在1984年更名为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8%AD%E5%9B%BD%E5%8E%9F%E5%AD%90%E8%83%BD%E7%A7%91%E5%AD%A6%E7%A0%94%E7%A9%B6%E9%99%A2

百度介绍中国原子能研究院研究员李金英:“1982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工程化学系,1991年研究生毕业。1997年破格晋升为研究员”。

https://baike.baidu.com/item/%E6%9D%8E%E9%87%91%E8%8B%B1/12385996

黄慈萍比李金英迟一年,在1983年获学士学位,1984年夏天到美国读光学。期间需准备托福考试,找学校,报考,美国租房等等,实际在中国科学院原子能研究所工作不到一年。相对于李金英比黄慈萍多了中国研究生毕业的更高学历,尚需实际工作六年,在本科毕业后15年,因表现突出而获“破格”晋升为研究员。

由此观之,黄慈萍有何可能在中国科学院原子能研究所任研究员,还自称“前大陆核工业专家”,“前中国核工业部核物理学家”?何况,当时中国科学院原子能研究所隶属核工业部,在中国科学院原子能研究所工作,不等于在核工业部工作;正如华润属于中国对外贸易部,在华润万家超级市场工作,不能自称在中国对外贸易部任职。

根据百度介绍:在中国科学院的职称体系里,硕士毕业后两年可以申请助理研究员的评审,硕士获得助理研究员三年后可以申请副研究员的评审,获得副研究员职称五年后可以申请研究员的评审,研究员通常都会培养硕士生和博士生。

https://baike.baidu.com/item/%E7%A0%94%E7%A9%B6%E5%91%98

当年科大学士黄慈萍走出校门不到一年内,何德何能可以当培养硕士生和博士生的研究员?中国科学院研究员分四级,一级是院士。

在有网人质疑之后,黄慈萍依然舍不得“核物理学家”的挂冠,只是犹抱琵琶半遮面:2017年10月,黄慈萍在推特上祝贺国际废除核武运动组织ICAN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中英文推文有别,只有英文推文自称核物理学家。


2006年4月18日 ,《独立评论》网友纳言在黄慈萍帖子下面发言: “给黄慈萍院士提一点小小的个人看法”,黄慈萍没有更正。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586081

从至少在2017年2月,黄慈萍还在自称前中国科学院原子能研究所研究员,看来对“院士”荣衔早已欣然笑纳。黄慈萍此类矜功伐善之所为,由来已久,不胜枚举,俯拾即是。

2006年6月19日,黄慈萍在独立评论显摆: “不过日本人更重才,看到我可以把他们解决不了的问题解决后,就表现得五体投地。 ” “的确,连本人的老板也总提到在把我作为公司的最后王牌派往日本解决疑难问题时,那些日本同事会有所顾忌,这从他们的脸上都能看出来。”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609250

GWT国内网友stong(思童)也是16岁进入科大,比黄慈萍早一年。stong对此十分低调,但黄慈萍自辅佐魏京生以来,经年累月,周而复始,不厌其烦,利用网络和评论,不断重复,尽量显耀自己恰同学少年,如此聪明,图文并茂。直至2017年10月13日,还在推特上自吹:“我在1978年的照片是中国科大招收中国最好学生的广告”。


黄慈萍连自称“一九九零年年底曾作过轰动一时的访苏报告与评论”,也成为自我宣传的“耀目”履历组成,不甘成为“沧海遗珠”。黄慈萍回忆科大神童宁铂等一系列的文章,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自赞才高八斗的描述,多于对昔日同窗的怀念,颠覆主题。

因此,黄慈萍唯恐他人不知自己如何才华横溢,用的手法是尽量忽略含金量相对不足的The University of Toledo学历,如细水长流般缅怀科大少年班时代的流金岁月,把自己的影像定格于少年十五十六时,以刹那光辉代表永恒,包装几十年不变的永恒才女形象。

黄慈萍很喜欢炫耀自己英文如何好,不过根据云儿的评论,黄慈萍的英文不过尔尔。

云儿:有蝎子在前面挡着,我来拍翻译一砖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057828

为显耀英文能力,黄慈萍在受众全部以中文为母语的《独立评论》所贴魏京生基金会文章,要叠床架屋,中英对照,网页乱糟糟,令人吃不消。

古人说:“自不诚,则欺心而弃己,与人不诚,则丧德而增怨。” 海涅说:“生命不可能从谎言中开出灿烂的鲜花。” 仅以此与响当当的公众人物,魏京生基金会执行主任黄慈萍共勉之。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