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社会重建 > 正文
政治动荡下移民台湾的香港人
2020年07月02日 社会重建 ⁄ 共 3678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36 views+
。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移民台湾近一年的香港知名Youtuber(网红)“依糕”至今仍记得决定移民的准确日期。“8月12日那一天,有位香港的女救护人员(在示威中)被射到眼睛,觉得震惊和可怕,就立刻跟爸爸说要移民台湾,”28岁的“依糕”通过电话对BBC中文说。

“觉得到处都很危险,每个周末都有抗争,我不敢出去,我看到警察打人,穿黑衣服的人会被检查,每一天我都觉得很恐惧。”

“依糕”是卢幸萾作为Youtuber的网名。她透露,在中国全国人大通过香港《国安法》立法决定一个月以来,已有近50名香港网友向她咨询有关移民台湾的细节。

政情动荡下的“香港移民潮”

过去一年,香港《逃犯条例》修订案引发的“反送中”抗议示威引发新一轮移民潮,而一海之隔的台湾成为受香港人欢迎的移民目的地之一。2019年,港澳居民移居台湾的人数创下近年新高,达到1667人,是2015年的近两倍。尽管有新冠疫情的影响,台湾内政部移民署数据显示 , 今年1月至5月,仍有655名港澳人士成功申请移民台湾。

。
Image caption网名为"依糕"知名香港Youtuber(网红)和她的台湾居留证

卢幸萾解释说,自己过去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香港,因为香港是她的家,这次的出走对她而言是个不得已的选择。去年,她看到香港的情势变化,让她心疼且常常做恶梦。而选择移民台湾则是因为"喜欢台湾,语言跟饮食都和香港相似”。

从申请移民到拿到居留证仅花不到两个月,“依糕”说,移民至台湾后,作为自由工作者,自己的的收入并未减少,“倒是疫情影响了收入!”她笑着说。

今年38岁的文先生与妻子和6岁的孩子一家三口去年在“反送中”示威期间从香港举家移民至台湾,定居在台中。不愿透露身份的他向BBC中文表示,早在两、三年前就有离开香港的想法,而真正下定决心则是2018年底。

“我们开始移民台湾的程序,快拿到居民证的时候就发生‘反送中’事件,因此整个移民计划都提前了,”文先生说。他表示,原本预计小孩放完暑假后再搬家,但因为“反送中”运动时香港情势比较乱,因此决定提早至八月搬至台湾。

文先生表示,移民台湾的主因并非与“反送中”有关,但他坦承,决定移民与香港近年的政经变化有极大关系。他说,原本想在香港好好生活,不管政治,但大批大陆新移民把香港人的资源拿走,教育、医疗各个方面都有影响。“医疗服务,台湾比香港好,随时能看病检查,不像香港需要排队。”

然而,在台湾的收入不如香港好,但文先生将位于香港的房子出租,房租已够全家基本开销,另外他也在台湾创业,传承父亲的纺织品进出口贸易生意。“虽然收入不如香港,但生活水平比香港高”,“我也不需要去国外休假,开车到台北玩个两天都比飞到日本更轻松,这是心态的问题,”他说。

看着香港情势转变,文先生觉得自己做了正确决定,他最担心的是香港《国安法》,认为该法“根本是把中国法律放在香港实施”。他说:“过几年后,我们接受的讯息可能都是过滤的思想、价值观和判断都会受影响”。 他说,更担心小孩若留在香港,未来唱国歌、升国旗一定要说很爱中国,否则可能学校、校长办学机构会有麻烦。

“我在这里出生长大,香港也是我的家”

周二(6月30日),中国人大常委会全票通过港区《国家安全法》,将“分裂国家、颠覆国家政权、恐怖活动、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四条罪行写入《基本法》附件三,并于当晚在香港生效,国安犯罪最高刑期为终身监禁。香港一些民运组织包括黄之锋创办的“香港众志”及数个港独组织在《国安法》通过后宣布解散。

来台湾寻找老香港的感觉

同样是从香港移居到台湾的Ricky在台南拥有间港式咖啡厅和一间餐厅。 他表示,从去年“反送中”抗议开始,想要移民台湾的人变多了,他的餐厅宛如香港移民的谘询站,加上中国人大早前公布了香港版《国安法》草案初步内容,让港人更想离开台湾。他透露,有些香港朋友也是基于子女升学而想移民台湾。

1996年,43岁的Ricky到台湾大学修读法律系,毕业后辗转至澳洲攻读酒店管理,并先后在台湾、香港和澳门三地工作,最终因热爱台湾的生活步调而决定移民台湾,以留台港生的身分取得中华民国身分证。

1997年香港回归时,中国承诺香港现行的社会经济制度与生活方式维持“50年不变”。Ricky说,他们都知道50年后香港一定会变,只是没想到会发生得那么快,这几年已经改变。“香港情势一直很严峻,按照他们(共产党)的剧本,他们要香港人‘换血’或安插单位,慢慢地像是温水煮青蛙。”

Ricky指出,现在的香港已经变得不一样,已不是他所熟悉的香港,让他觉得陌生。他说:“传统老店一间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长得相似的购物中心,一堆(针对大陆游客的)药妆店和卖黄金的饰品店。”

。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他说,生活步调缓慢的台南却给了厌倦高压城市生活的香港人一个喘息空间。Ricky的咖啡厅“冰室”已营运超过五年,一走进店内就能听到字正腔圆的粤语,因为店内的电视正播放着香港的新闻频道,店内摆设充满着香港风情,处处能看到Ricky如何将“乡愁”两字透过装潢设计放进店内。

Ricky说:“台南有八、九十年代的香港相似的氛围,有很多发展机会,人们也比较热情。”他描述,台南很像以前的香港,街坊邻居都互相熟识。 “住在我前后的六户人家,我都知道他们姓什么,也认识家庭成员,但在香港住大楼,很难了解隔壁住的是谁。”

Ricky接受BBC中文访问的前一天,台湾政府刚宣布将从7月1日正式成立“台港服务交流办公室”以提供香港人便捷服务与必要照顾。台湾陆委会指出,该办公室是由政府提供必要经费,为进入台湾、需要协助的香港人、香港跨国企业及国际法人团体提供服务及基本照顾,并吸引香港资金及专业人才,壮大台湾经济发展。

对此,Ricky认为,台湾政府还能做得更多,感觉没有到位,其中“协助寻求庇护者在内的在台港人以专案方式向受政治迫害的港人施援”,他觉得似乎目前仅停留在“支持”层面,感觉好像“只是鼓励你,加油!”这样而已。

台湾陆委会主委陈明通6月18日曾表示此专案是“援助”,不是“救援”,人要进来台湾,有需要才提供援助。

香港国安法通过,市民反应大相迳庭

“没有做什么”的一代港人

来自香港的Cozy与台湾妻子经营流动咖啡车,自行车改装成的咖啡车游走在桃园中坜市区,车上有面连侬墙,贴着“台湾撑香港”与“香港加油”的便利贴,在熙熙攘攘的闹区非常显眼。

留着八字胡、穿着有型的Cozy更像个活招牌,原来以前他在香港担任时装杂志主任,因此从自行车造型到他的穿着品味都十分时髦。2017年,他下定决心与妻子从香港移民至台湾,原因是想换个环境和工作。并说,这是个人选择与政治无关,却又强调:“若时空改变,现在才决定移民,就百分百与香港政治情势有关。”

1989年,Cozy在香港曾参加声援发生在北京天安门广场的“六四”民运的游行活动,对当年景象至今仍历历在目。他回忆说:“很多香港歌手站出来唱歌,歌颂民主,当时在航空公司上班,公司还默许我们去参加游行,没想到才短短30年,香港一切都改变了。”

2020年6月4日,香港市民支持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简称:支联会)早前申请在香港维多利亚公园举办烛光悼念晚会,但当局以疫情为由拒绝。曾经历港英时代的Cozy,年轻时就热衷于声援民主运动,每年6月4日若有空就会参与悼念晚会。他说,这几年香港让人感觉变化很多,每个层面都感受到香港的不同,像是法治、言论自由和制度等等,甚至就连文化方面也有很大改变。他描述说:“以前香港人的生活很优雅,对所有事物都很gentleman(绅士),但大陆人把最差的东西都带来香港,特别是金钱物质观念。”

去年,香港爆发“反送中”示威游行,Cozy每天在网络上紧盯香港新闻,甚至曾经寄口罩至香港声援抗议学生。他说:“什么蓝丝、黄丝我不管,但看到20几岁的年轻人跑出去给警察打,对未来没有希望,要走又不知道去哪去,现在还要坐牢,做长辈,我的心真的很痛,每天都很痛。”

。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Cozy说,他深感无力的,不知道自己能帮这些年轻人做些什么。“就是因为我们这代的人没有做什么,当初太单纯相信共产党,所以我们后辈要去面对那么困难的情况,我们是有责任的。”

在台湾已经生活近两年的Cozy被问及是否担忧未来台湾可能发生与香港类似情况时,他说,对台湾年轻人有信心,“大部分的年轻人对普世价值有要求,不会听中共的谎言”。他把台湾形容成一块鸡排,“旁边有个豺狼,这块鸡排不管怎样他都会吃,他只是骗你说他不想吃”。

Ricky与Cozy两人都对香港的未来感到悲观。Ricky认为未来的香港,已不是以前的样貌,完全是“中共的香港”。“未来还有香港吗?”Cozy则说:“除非中共倒台,否则香港人这三个字,有天可能成为历史名词。”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