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读者投书 > 正文
小心被狼咬:加拿大华人“牧师”任不寐(胡春林)是只恶狼
2020年06月24日 读者投书 ⁄ 共 4709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37 views+

小心被狼咬:加拿大华人“牧师”任不寐(胡春林)是只恶狼

作者:小草
据与任不寐有点私交的遇罗锦(遇罗克的妹妹)的介绍,“任不寐原名胡春林 ,是偏远的黑龙江省一个普通农村的孩子;为了上学,他每天步行去一个很远的学校,无论春夏秋冬、刮风下雨,往往返返,不知走了几万里路、走破了多少双鞋。他学习极为刻苦、优秀,由那么偏远的小村子,从小学到高中毕业,一直到1986年。。。考上了北京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1989年。。。他被人民大学开除并取消其城市户口,在农村户口不得随意迁徙到城市的年代,无异于宣告任不寐将被赶回黑龙江老家,一辈子当农民。。。任不寐,不甘心困守黑龙江当乡下农夫。 九十年代,海南岛成為沿海特别开放城市,他先跑到海南当码头工人,而后到广西做生意,最后回到北京搞文化出版。。。架设不寐之夜网站。。。至2004年8月获准移民加拿大為止。。。在移民离开中国之前,他受洗。。。

据加拿大中文记者亚明2013年的采访报道《任不寐-从****走出来的学者型牧师》里说,任不寐在被人大开除后“经历了十几年的颠沛流离,从五台山到海南岛,当过工人,做过乞丐,也开过饭店,什么苦都吃了。。。在精神苦闷中,任不寐曾花十年时间疯狂地研究各种宗教, 如伊斯兰教、佛教, 甚至包括一些非主流的宗教。研究之后任不寐选择了基督教, 信仰上帝,开始了从自由作家到自由传道人的转型过程。后来在到加拿大与妻子和女儿团聚前,受洗。。。

 在亚明的这篇报道里,还引了任不寐的这么一段话,“出来以后开始系统地研究宗教。后来又进了神学院, 本来应该读五年, 可到那时女儿都要上大学了, 于是读了三年,学了希伯来文和希腊文之后,停止全日制的学习,回到蒙特利尔, 开始建立教会, 同时继续在一个美国的神学院的函授学习。
上面这些大致勾勒了任不寐的背景。任不寐自称是蒙特利亚华人路德教会(Chinese Ascension Lutheran Church)牧师,但这不是真的。事实是,任不寐(下图左1)只是蒙特利亚路德教会 Ascension Lutheran Church, Montreal, Canada 里的中文部的牧师,这个在蒙特利亚的路德教会 Ascension Lutheran Church 的牧师叫 Charles St-Onge (下图右4,其右边是他的家人),所设的中文部大约就40 – 50人。
任1
(注:图片截自Ascension Lutheran Church,Montreal 的网站)
任不寐在加拿大的最初几年,虽自称已是基督徒,但却常在法轮功主办的会议上当嘉宾,文章也频频发表在法轮功的报上。更严重的是,在出国前,虽然那时他也已自称是基督徒,但却在婚姻之外广交和滥交女人,甚至导致女人去堕胎。所以,从一开始,任不寐就是一边以基督徒自居,一边又表现出与基督徒截然不相符的行为。直到如今,任不寐这种与基督徒截然不相符的言行还是一再上演,这正是本文所要指证的。
2012年11月,任不寐在其《不寐之夜》网站上发表了《问答与回应:莫言着丰乳,保罗•华许着肥臀》一文,恶毒地毁谤和攻击保罗华许(paul Washer)。任不寐给华许取了个“洗衣男” 的外号,在文章里猛烈地抨击保罗华许,同时还连带上了陈鸽,所用的言辞极其下流,简直和市井流氓无别,就在这摘一段为示例:
【 Paul Washer 使福音变成了道德哲学,从这里与远东的道德经同流合污。Paul Washer必然能引起“大国寡民”的共鸣,“说出了我们的心声”。因为中国人——当然也是广大埃及人——香港脚乃是这样的无法根治,左脚天人合一,你们便如神能分辨善恶;右脚道德吃人,你们怎么就没有我更属灵。如今陈哥们口含天宪了,中式吃人以属灵的名义君临天下,御疯而行。中国教会的妖精们将 Paul Washer 的短裤穿在外面:唐僧师徒到哪里了?。。。Paul Washer,“一只”人本主义的屁股,坐在美国暮鼓和中国晨钟之间。】
2015年1月,任不寐在《问答与回应:圣经与离婚问题,两性丑闻与教会自由》一文里,又再攻击保罗华许和加尔文,他说:

【 而保罗华许的圣经神学总体上是错误的。申命记1:6是一节重要的经文,是以色列历史和教会历史的一个转折点:“耶和华我们的神在何烈山晓谕我们说,你们在这山上住的日子够了”。何烈山是律法之山,高处不胜寒;所以神吩咐我们下山,靠着应许进到“应许之地”,或住在恩典之中。保罗华许却要带领教会退到山上去。在这个邪恶淫乱的世代,他的新律法主义高调当然会受到一些教痞和邪徒的贩卖;他们当然对路德神学“律法和福音”的二元结构一知半解,并滥用有加。这位讲员所有信息最致命的问题是两个。第一、律法在福音之上;第二、律法只是针对别人,从不针对自己。实际上保罗华许的新律法主义只是加尔文双重预定论的后现代版,又是当代霾国邪教的灵感源泉之一。

一个传道人在讲道台上谈到人的罪恶之时那样忘我地君临天下,他就不再是基督的仆人,只是魔鬼的差役。从加尔文开始就是如此:他们的使命是让别人的罪在我和罪人面前,但我们并只有我们住在救恩之内,独占免于“认罪赦罪”、甚至免于教会生活和施恩之具的特权。我一直劝阻我们教会的弟兄姐妹在没有读完、读懂路加福音之前,不要去学“洗衣男”。那种律法主义的试探,那种我谈律法故我属灵的邪教嘴脸,与旷野的试探同样险恶:他用律法的旋风把你带到圣殿的尖顶上,那里的荣耀和不可一世比十字架的海拔还要高。事实上,在那里魔鬼要废掉十字架。】

 2015年5月,任不寐在其《不寐之夜》网站上再次发表长文极其恶毒和激烈地攻击保罗华许,文章为《问答与回应:美国的衰落——保罗华许,你在哪里?》。下面从文里摘几句为示例:
【 保罗华许的神学不是别的,只是蛇学在当今美国毫无避讳的表面化与合法化:保罗华许便如神知道善恶。
保罗华许只是大罪人和沉沦之子显现的迹象,这种迹象在前些年已经在某种“归正神学”中窥见端倪。
保罗华许的神学就是基督教的暗夜,如今这股黑暗袭击了整个华人教会。这漆黑的夜把所有人都迁到这黑暗里,好显示只有他一个人住在恩典之中。
保罗华许是基督教和印度教、回教、摩尼教以及后现代主义、加尔文主义的拼盘。
保罗华许只是一个来自农村或荒岛的孩子,他身上有我们每一个人的影子。由于长期的贫穷、贪婪和嫉妒,他太爱世界了,太想成名了、太想成功了。】
 

就在前几天,又看到任不寐还再毁谤保罗华许。在任不寐的《雅各书第五课:这些骸骨能复活吗(2:14-26)》(2019.10.25)一文里,他说:

 【 多年前我们已经看穿了保罗华许的“丰乳肥臀”或名利之徒志大才疏者的龇牙咧嘴东施效颦以及脏不忍睹。但是今天我们结合雅各书还可以看见这两位“洋牧师”或被远香近臭的中国习性推崇的“人家牧师”,与“人家才路德宗”以及所有鸡汤教,共享着同样的“行为艺术”。
前者相当于鸡汤如大卫鲍森,后者逼近猪血,如保罗华许(保罗华许的律法主义和行为主义无关乎公义。也无关乎怜悯,只是强烈关切肉身并装神弄鬼、吃人自义的下三滥神学)。两者合起来,制造出一个死人教:一切都交给神。”】
 
长期以来,任不寐一再地毁谤和攻击保罗华许所传的只是律法主义或道德主义,荒唐的是,任不寐连什么是律法主义都不懂,就给别人乱扣帽子。任不寐在其《宗教改革500周年反省暨新宗教改革(文字稿)》 (2017-07-24) 一文里说,“第三种,律法主义。不信基督还好,有很多中国人信了基督以后比邪教徒还可怕,还邪恶。我以前是用道德来审判人,现在我拿圣经来审判人,这是律法主义。” 任不寐竟然把拿圣经来审判人称之为律法主义,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当代神学家RC Sproul (史普罗)在《律法主义》一文里说到,“律法主义的基本错误就是相信一个人可以靠自己的力量进天国。法利赛人相信因着自已是亚伯拉罕的子孙,且谨守律法,理当成为神的儿女。这种律法主义由其核心来看,就是否定福音的功效。”  也就是说,律法主义是企图靠遵守律法而得以称义而被神接纳,从而否定了人称义是本乎恩,也因着信。保罗说,“你们这要靠律法称义的、是与基督隔绝、从恩典中坠落了。” (加5:4)所以,律法主义是恩典教义的仇敌,而任不寐所说的律法主义与真正的律法主义完全不是一回事,纯属是他自己望文生意,肆意捏造出来的。
使徒保罗指责当时的哥林多教会道,“风闻在你们中间有淫乱的事,这样的淫乱连外邦人中也没有,就是有人收了他的继母。” (林前5:1)保罗严责收继母,这不正是以圣经为准则来责备罪恶的典例吗?因为在律法书里写着,“人不可娶继母为妻,不可掀开他父亲的衣襟 ” (申22:30)“与继母行淫的,就是羞辱了他父亲,总要把他们二人治死,罪要归到他们身上。” (利20:11)正是因为圣经严禁娶继母和与与继母行淫,以这为可憎的罪,所以保罗说,“把行这事的人从你们中间赶出去。” (林前5:2)保罗对教会里所发生的罪恶的严责和惩处正是以神所赐的启示为准则,这不是律法主义,而是教会对罪恶和犯罪的人所当有的立场和作为。
经上说,“但现在你们要弃绝这一切的事,以及恼恨、愤怒、恶毒、毁谤并口中污秽的言语。”(西3:8)任不寐长期的言行显露了他并非是基督徒,而是披着牧袍的恶狼!
任不寐特别的仇视保罗华许,但他毁谤和攻击的对象里并不只是保罗华许一人,可以说,他敌视的是基督教的整体。任不寐在他的《问答与回应:2013年岁末,对加尔文的最后告别》一文里,不仅毁谤和攻击加尔文,也毁谤和攻击整个新教和改革宗。他说:
【 加尔文按魔鬼的形象和样式造人,加尔文弃绝了那圣洁公义者,释放了一群神经病和凶手给世界,然后将他们定义为新教或改革宗。而加尔文自己首先就是这样的神经病凶手。
在某种意义上,加尔文和路德的关系,类似该隐和亚伯的关系,亚伯的献祭就这样被该隐颠覆了,加尔文不仅毁了基督教,也毁了基督教的改革。】
 

任不寐说加尔文毁了基督教,这么说来,加尔文之后就没有基督教了,都被加尔文毁了。加尔文有这么大的能耐?基督教岂是人毁得掉的?连撒但都无能毁掉基督教!任不寐对加尔文如此的毁谤简直就是谎话和鬼话!今年(2019)4月任不寐发了下面这么一条推特,他这是把反对婴儿洗礼的浸信会都定为邪教:

任4
任不寐太厚颜无耻,一边定反婴儿洗礼的为邪教,一边还标榜这是在尊重真理。任不寐不只是毁谤和攻击西方的基督教和牧者,早在2015年,任不寐就在他的《本站专稿:冬天里的基督——俄罗斯思想断片 任 不寐 2015年10月28日》一文攻击中国教会,他说:
【中国教会只是一群相信上帝无所不在的萨满和佛教徒。
中国只在肚腹和裤裆之间思想和神学,经营称义和成圣。】
 
下面这条2018年的推特,任不寐把王明道,宋尚节,倪柝声,唐崇荣统统说成是异教,而非基督教,这是再次对整体华人教会的毁谤和彻底否定:
任2

任不寐长期的、一再地毁谤和辱骂基督教和数位牧者显明了他是极其的恨恶和仇视基督教。就在前几天,他又在推特上痛骂基督教,如下图所示:

任5

固然在有形的教会里,有很多败坏的假教会,但这些假的教会并不代表基督教整体,不能因此就把整个基督教说得那么恶劣不堪。无论在哪个时代,基督教界里都有真假教会、真假师傅、和真假信徒,假教会的恶劣并不能抹杀真教会的存在,这就好比,假师傅的泛滥并不等于没有真牧者的存在,神一定是会为祂自己存留忠心的“七千人”。所以,绝不可不顾事实地把真假混为一谈。

2015年6月任不寐就在推特上发出了【永别了,基督教】的宣告,如下:任3

虽然,任不寐早就公开宣称【永别了,基督教】,但他还是一直就没有与他的“路德宗牧师”的职位永别,大概是没有能力真的离别这个混饭碗的职位吧!如果把任不寐这位仇视基督教的恶狼真当成是基督教的牧师的话,小心被狼咬!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