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读者投书 > 正文
任不寐被小乔(李剑虹)等女士严谴为玩弄情色的伪君子
2020年06月24日 读者投书 ⁄ 共 6231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29 views+

作者:小草

笔名小乔(李剑虹)简历:原籍安徽蚌埠,1994年获上海华东师范大学西欧北美研究所硕士,曾任高校教师,现居上海。2004年底,2007年中,小乔等女士在网络上公开揭露和严谴任不寐的种种卑鄙无耻的劣行。从小乔和这些女子的这些文字里可见,任不寐所犯的淫乱罪并不是在他自称为基督徒之前。所以,那种说任不寐的这些罪恶是在他成为“基督徒”(我实在不认为他是基督徒)之前所犯的是不成立的。

或许有的人会说,任不寐已经认罪悔改了,没必要追着不放。但是,任不寐要是真的有为这些罪痛悔,并真诚地向那些受他所欺骗和伤害过的女子道歉和求赦免的话,我想小乔等女士不至于在网上追讨和严谴任不寐的这些恶行。显然,小乔就是一位深受任不寐欺骗和伤害过的女士。正如小乔说的,因为实在看不下去任不寐还是一如既往的虚伪和表演,才会把自己曾经受过任不寐的欺骗和伤害公诸于世。否则,有哪个女士会自愿把自己曾经受的这种痛彻心扉的私情以这种“玉石俱焚”的方式公布到网络上?

2004年8月,任不寐移居加拿大蒙特利尔,14年后的现在,这位声名狼籍,在教外有臭名的人,竟然还当上牧师!任不寐这几年混在基督教界里究竟干了什么呢?任不寐恶毒地攻击加尔文主义,毁谤教会,否定圣经真理,具体的请参看我前一阵写的几篇相关博文:

任不寐以普救论异端和否定圣经真理来攻击加尔文主义

认清任不寐的面目:否定真理、毁谤教会、与教会决裂

指证任不寐有关信心和行为的言论之偏邪和荒诞

下面就摘录小乔等女士发表在网络上(关天茶社)严谴任不寐的一些相关文字:

1. 2004年11月-12月 《反对王X把任不寐当公知》(这部分的文字是小乔的)

我曾在去年底个人对时局的一份“年终总结”中高度赞誉过任不寐先生,但其后发生的一些事情狠狠教训了我!让我这个“前理想主义者”终于“成长”为彻底的“现实主义者”,并充分认识到:一个人的“思想”不见得一定会和其“行为”相匹配,一个人的“才气”也不见得一定会和其“德行”相匹配。

所以对一旦加诸我自身或朋友的某种“不义”,通常我的心性会更敏感一些,反应也因此更激烈一些,。。。但倘若有人言必称“担当”,口必颂“道义”,俨然以“上帝之鞭”自居“鞭策”世人,其背地里的行径表现出的在“人之常情”上的“道义水准”,甚至不如一个贩夫走卒、山林野夫,连“常人”起码的底线都坚守不住,那我是不是有理由鄙视一下他摆的滑稽的pose?

任的绝大多数文章里,有一种飞扬的天赋才情和一度令我迷醉的“思想火花”的激荡。但有些人,观其文尚可,悔识其人。我在此写下我的反思和悔恨,也希望不要有“少不更事”者重蹈覆辙,太相信“文如其人”这句P话。

我曾一度对人性与生俱来的缺陷与无可避免的自私已经抱充分“理解之同情”的态度宽容、原宥之,直到我发现新的“不义”继续被制造出来,并且就发生在我身边亲近的朋友身上,我才真正愤怒与彻底寒心! 但如若当事人出面就小乔的发言作公开辩驳,我将以我目前能够道出的事实为基础作进一步回应。小乔在此申明:我对我说过的每一个字负全责

网址:http://bbs.tianya.cn/post-no01-122532-1.shtml

任大师,认清你之后你的那些文采斐然的锦绣文章在我眼里都纯属放P!尤其在你“高调”指责王某、刘某某们的时候姿势至为可笑——人家至少比你“干净”!没拿“自由主义大师”的招牌到处诱骗无辜MM. 当然,您老又可以祭出“公域”“私域”的利器来指责别人“公私不分”了,可当初若非人家对您老在“公域”范围所展现的所谓非凡的“道德勇气”的景仰,人家认识你任不寐是哪棵葱?怎么会在“私域”里轻易地栽在你的花言巧语之下?人家误以为一个成天作文谈“道义”谈“良知”的“自由主义大师”是有基本人格的,误以为一个“心中有上帝”的“基督徒”是不会撒谎,在婚姻、感情这样严肃的问题上也不至于自私到不顾对方死活的地步

我对那位未曾谋面的女士从头到尾都有极深的愧意和歉疚!并且在我最早在网上了解到任不寐先生因为“有关部门”刁难而不能去国外探望妻女时,我曾写下一篇文章对那个在异国他乡独自拉扯两个孩子的与我同龄的女子的真切同情——那时候我还没有见过任先生,当然任先生也还没来得及在我们见面的第二天“单独会面”时告诉我:“第一眼看见你,令我有眩晕的感觉……”(任先生第一天见我时还说过一句:“我才知道‘小乔兄’原来是位MM……”) ——谨向任不寐夫人致以我个人诚挚的歉意!但对这位女士,我除了“歉意”之外,更有着深切的同情!——其实您比我们这些只不过在任大师的生活中“蜻蜓点水”出现的n个女人更不幸!因为您将自己一生最美好的华年给了这么一个人!为他承担了这么多!但我不知道他能给你多少?

促使我们“诉诸公坛”,“玉石俱焚”的最直接“动因”,就是我妹妹楼上说的:“作为一个整天在公共论坛大谈道德的公众人物应该接受公众的监督,可以不涉及私人细节问题,但是,我有必要让大家清楚你的文字和行为是有非常大的差距的。”“就象在一个女人公共车上遭遇流氓,这个女人没有保持沉默的义务,除非她有对名誉的考虑。”我们保持了几个月的“沉默”,是觉得倘若任大师去国之后能够从此不那么两面作派地“欺世盗名”,踏实“过日子”,我们没有必要再去惊扰无辜的任大师妻女的生活。可是看到任大师又在这里跳大神,高谈阔论“我们时代的精神高度”,并俨然还在无比荣耀地以自己为“标尺”,看透任先生底细的我们姐妹,实在是不忍心看这份巨大“落差”形成的强烈滑稽之感。同时出于朱中卿网友“来者可鉴”的考虑,为了不再有更多无辜的“东郭先生”和善良糊涂的“农夫”,我们打算有限度公开这一切“隐私”。

一个“基督徒”在同时维持“婚姻”的前提下,玩一个甩一个玩一个甩一个伤害了n多原本对任先生充满真诚仰慕与敬意的MM,这很合乎“基督教教义”或“自由主义精神”吗?

何况“玉石俱焚”这一招俺也不能只让俺妹妹一个人扛着——既然此事自己有份,自己有责,那么,我妹妹的一切“荣辱”我都将“利益均沾”。

网址:《大陆小乔等网友在“关天茶社”揭露:任不寐是一个道德败坏始乱终弃的伪君子

2。 2007年6月 《任不寐王某比较学 》 (ID:半个脑袋中山狼, 可能是在前面被小乔称为“俺妹妹”的另一位受害的女士。这段文字最早于2004年12月就发表了,见《大陆小乔等网友在“关天茶社”揭露:任不寐是一个道德败坏始乱终弃的伪君子》,2007年6月再次发表在关天茶社)

王X至少没有一面结婚,一面多年如一日的和数名女人维持婚外情,并且厚颜无耻的告诉全世界象“说的那样去做”

王某至少没有打着自由主义的牌子睡过那么多自由主义妹妹

王某至少没有欺骗牧师,哪怕这个人是自己的朋友

王某至少没有让别的女人有了孩子,然后一跑了之连声“对不起“都没说

王某至少没有让女人替他扛着有关部门的盘问和骚扰,一个人跑到蒙特利尔去了 .......

任先生,你觉得你还有资格批评王某吗?。。

你觉得你在这大言不惭的谈自由主义和底线会不会很无耻啊

你就看着那些被你毁了半生的女人们就丝毫无内疚之心吗

呵呵,我忘了,你当然不会,你已经去上帝那里忏悔喇吧?然后觉得你的罪恶都被上帝原谅了,就又可以干干净净的在这里表演了吧

你知道你的那些女人们,朋友们都怎么、评价你吗?

——————政客!

不过我不这么高估你,呵呵,你就是个小丑!

上面的话不算骂你,我只是陈述事实你可不要生气。

有空的话还是反省一下吧,另外中国妞泡完了,我可有点替外国妞担心啊

呵呵

小乔可以顺便提供几个“细节”:

任先生在给一位MM的电话里说:你做那个手术,也就跟我割“痔疮”差不多……

——这就是任大教主鼓吹的“我们时代的精神高度”在“私域”范围表现的“高度”。

任先生在网友聚会的第二天“单独会面”时告诉小乔:“第一眼看见你,令我有眩晕的感觉……”(任先生第一天见小乔时还说过一句:“我才知道‘小乔兄’原来是位MM……”)

我们姐妹先后出这样的事情,任大教主仍不忘情传教。。。

网址http://bbs.tianya.cn/post-no01-323230-1.shtml

3. 2007年6月 《--- 致任先生》(ID:半个脑袋中山狼,这段文字最早于2004年12月就发表了,见《大陆小乔等网友在“关天茶社”揭露:任不寐是一个道德败坏始乱终弃的伪君子》,2007年6月再次发表在关天茶社)

让我决定劝劝任先生,正是其昨晚的电话,曾经那么熟悉而久远的声音,这是任先生采取“你的死活和我无关”的“不作为”态度后,第一次主动和我联系。起初,我竟然没有听出来,因为我正在看天龙八部(任先生竟然以为我是故意装作没有听出来是他,呵呵这一点任先生一点也没改变,还是那么疑神疑鬼的:))。 任先生首先声明自己不是来告饶的,因为他认为在我指责他的一些问题上自己并没有错误。呵呵,只想和我谈谈,这一点任先生也没变,仍旧那么自尊。

我想感谢任先生语重心长地小之以礼,动之以情,这份温馨似曾相识,说真的,若不是想到任先生曾经不顾他人生死活扬长而去已经到了近乎冷酷的程度,我还真是差一点点又当成是真的了。同时很佩服任先生的自信,自信我深情犹在,任先生,对不起,我想您误会了。一个当我怎么可能上两次呢

细枝末节可以不说,就任先生的逻辑和思路可以谈谈

任先生经常提出更高的道德标准,他教导我们说,象说的那样去做,要努力提高自己的精神高度,(我和其他女性一样曾经对此深信不疑,并且认为提出这么高标准的人就算再不济,个人品行也不会差到哪里去)。今天,我仍然认为任先生有权利这样提出,正如我仍然认为任先生的文字很漂亮一样。可是权利和滑稽真的是两回事,比如一个行为操守很烂的人指责别人如何不道德的时候,那会是很滑稽的一幕,我们可以尊重他的滑稽表演权,同样观众也有对这种滑稽表演唏嘘的权利。

作为一个公众人物和所谓的基督徒,任先生的理论和实际行为已经不是相差很大的问题了,甚至是到了相反的地步。任先生认为,我揭开他的一些实际情况是缺乏底线的。就此,我想说明一下。首先我是看到任先生的关天的文字后,觉得可笑,虽然任先生经常在文字中承认自己“有罪”,但是那基本上是逻辑上承认,通常不是轻描淡写就是一笔代过,并没有任何内容。

直到昨天任先生还在用他深奥的基督教理论指导我说:他承认自己是有罪的,但是那是向上帝承认自己有罪,而不是象世人承认自己有罪,因为世人是不完美的,只有上帝是完美的,而不完美的世人是不配接受任先生的忏悔的,所以他不向罪孽深重的人类忏悔。

我于是反问任先生:难道一个人有一天踩了别人的脚难道不需要道歉?果真如此的话,除非这个人终于有一天踩了上帝的脚他才会道歉,因为只有上帝是完美的,有资格接受这种道歉。抱歉的说,我觉得你对信仰的理解实在是有点象洪秀全,洪老先生的上帝,就是“为我所用”。

另外,关于我的底线的问题,我觉得作为一个整天在公共论坛大谈道德的公众人物应该接受公众的监督,可以不涉及私人细节问题,但是,我有必要让大家清楚你的文字和行为是有非常大的差距的。况且正如我昨天对你说的,如果一个人自己已经脱光了裤子在路上,替他穿上肚兜遮掩————我没这个义务,对吗?就象在一个女人公共车上遭遇流氓,这个女人没有保持沉默的义务,除非她有对名誉的考虑,

任先生对自己的“罪”实质内容回避不谈得同时,对别人的“罪”的描述却是不遗余力,而且承认了自己“有罪”的任先生显得更加正气凛然,正如他所说的,他成为了“上帝之鞭”(虽然我不知道上帝什么时候封之为鞭的),他曾经尖锐的指出自由主义学者中,存在有“圈子”问题(很清楚我们都知道他指的是谁),他的文字也曾指出某些人因为嫉妒他而用电话造谣的方式对他进行私生活的攻击,在我亲历了这一切之前,曾经我们是多么同情支持你!昨天,当我劝你少些虚荣和名利之心的时候,我很遗憾,你竟然认为我对你的批评本身是我想借你出名的一种表现,说什么好呢?我只能对您的这种特有的--任式思维表示遗憾。

俱往矣。也许是最后友情提醒一下任先生,当别人批评你的时候,先看看人家说的是不是事实,不要总以为所有人都因为嫉妒你,这才是真正的谦卑之心。

前几天有朋友对我说,不要妄图想用这种方式求得什么公正和道义,其实,我从来也没打算要什么公道,何况公道对我来说,也没有任何意义,伤害是不可能挽回的,只希望没有后来者重蹈覆辙就好。到现在为止,任先生都认为他的种种甚至低于普通人的底线的行为是确是没错的,对此我除了遗憾之外,就是担心他不要走火入魔。

网址http://bbs.tianya.cn/post-no01-323220-1.shtml

2013年6月,在任不寐给陈鸽的信里,他并不承认犯下这些淫乱罪,任不寐说,“您借余杀人的那些事实不是真的。”(见《任不寐要求陈鸽公开的回信》)如果,任不寐已认罪悔改的话,那么怎么还会否认呢?他的否认正是他没有认罪,还在企图用谎言遮掩罪恶的证明。那么,余J 究竟说了任不寐什么呢?下面就摘自余J 2008年9月发表的《谁也不能杀死孩子》一文:

那个名叫任不寐的胡春林,那个口吐莲花的“神学自由主义 ”者,那个神学院奖学金的得主,那个在文章中句句不离上帝和道义的人生导师,那个以讲述黄色笑话和通奸为人生至高乐趣的男人,那个毫无恻隐之心地杀害胎儿的父亲,便是其中的一个典型。他的钱包里装着双胞胎女儿的照片,但两个天真无邪的女儿并没有阻止他疯狂的淫乱。他带着不同的女人奔波在不同的教会之间,直到被人们从讲台上驱赶下来。他到一个陌生的国度,居然摇身一变成了神学生;他装模作样地在团契里与妻子一起牵手分享,讲述其家庭婚姻是如何美满。然而,他绝对忘记了那个被他杀害的孩子,那个与他的两个女儿一样可爱的孩子。

那个叫“任不寐”的胡春林,是一个触犯了十诫中“不可杀人、不可奸淫”等戒律之后仍然昂着头的伪信徒。被他玩弄的女子,因为他不愿承担父亲的责任而被迫去堕胎,希望他能够陪着一起去,这是她对他惟一的要求。然而,这个最喜欢唱道德高调的“基督徒思想家”,却在电话里用那“任不寐”式的、理性与情感完美融合的语言回应说:“你没有权利这样要求我。这是你个人的事情,不是我的事情。我们都是成年人,我们之间发生性关系,是自愿的,不是我强奸你。你要自己负责。更何况这不是一个大手术,这个手术如同我前几天做的痔疮手术,半个小时就好了。”多年以后,他仍然在隐瞒他杀人的罪恶。他在一封自我辩护的信件中说,他的妻子已经原谅了他,其言下之意便是:连我的妻子都不追究我了,你们谁有资格指责我呢?希拉里不也原谅克林顿了吗?

余J所说的这些事与前面小乔所说的基本上是吻合的,所以,直到2013年任不寐还在否定余J所说的这些事,实际上也就是在否认小乔对他的指控,也就等于他根本就还没有为这些罪痛悔,而是还在抵赖,还在撒谎,还在企图遮掩自己的罪恶!

如果当时那位怀上任不寐的孩子的女子没去堕胎的话,那么任不寐岂不就是有私生子了吗?有私生子的男人能当牧师?当然,那个孩子没被生下来,而是被堕胎掉了。但堕胎掉比生下来更没罪吗?如果有私生子的根本就没有资格当牧师,那么把私生子堕胎掉的岂不更没资格当牧师吗?!经上说,“作监督的、必须无可指责、只作一个妇人的丈夫、有节制、自守、端正、乐意接待远人、善于教导。”(提前3:2) “ 监督也必须在教外有好名声、恐怕被人毁谤、落在魔鬼的网罗里。”(提前3:7) 如今,任不寐这么卑鄙恶劣的淫乱者,竟然还混到基督教界来,并以牧师的面目登台表演,这都是什么世道啊!!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