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人新作 > 正文
萬炮齊轟習近平
2020年05月25日 新人新作 ⁄ 共 2780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35 views+

2020年3月12日

程翔

萬炮齊轟習近平

當武漢肺炎肆虐全國、危害全球之際,中國大陸出現一股罕見的「萬炮齊轟習近平」的現象。

先是民間發難。有匿名者「長江俠」之《奉上帝討習檄文》(1月31日)和「武當劍客」的《庚子奉天討習檄文》(2月1日)。這兩篇檄文以文言文書寫,讀之頗有古風,可惜因此流傳不廣。有具名者如許章潤教授的《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懼》(2月4日)以及許志永的《勸退書》(同是2月4日)等等,都指名道姓的猛烈批判習近平的無德、無能、無道、無恥。這兩篇都已經廣泛傳閱。如果說,這些都僅僅限於民間,則最近(3月6日)任志強的批習檄文則代表紅二代、官二代公開提出以政變方式(所謂「打倒四人幫」的方式)來結束習近平的統治,堪稱是中共內圍中人吹起反習、倒習的角號。

任志強是有感於習近平在2月23日17萬幹部大會上為自己臉上貼金而發聲,他在8000多字的凌厲批判習近平的文章中呼籲再來一次類似「打倒四人幫」的政變。他說:「我無法為2月23日的講話歡呼,反倒從中看到了更大的危機,這種危機會在那些為講話而歡呼的聲音中更快的發酵。當無恥和無知的人們試圖甘心於偉大領袖的愚蠢中生存時,這個社會就會在烏合之眾中難以發展與維持了。也許不遠的將來,執政黨也會在這種愚昧中清醒,再來一次「打倒四人幫」的運動,再來一次鄧小平式的改革,重新挽救這個民族和國家」!

對習近平的不滿已經不限於民間或體制外,而是直接衝着整個共產黨的核心權力架構。最典型的例子,是由中宣部策劃的吹捧習近平的書《大國戰「疫」》突然胎死腹中。據新華社2月26日報道,該書「集中反映習近平總書記作為大國領袖的為民情懷、使命擔當、戰略遠見和卓越領導力,全景式介紹中國人民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集中統一領導下,緊急動員、齊心協力,打響疫情防控人民戰爭、總體戰、阻擊戰的階段性進展和積極向好態勢,彰顯中國共產黨領導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顯著優勢,展現中國積極與國際社會合作、共同維護全球和地區公共衞生安全的巨大努力」。可是到2月29日,該書卻在全國火速下架。這種不尋常的事反映了中共極高層對習近平在疫情尚未平息即迫不及待出書歌頌自己的做法極為不滿,才會迫使中宣部這個操意識形態生殺大權的部門「下架」自己策劃的「充滿正能量」的書。

《大國戰「疫」》才被迫下架幾天,2月29日,全國依然籠罩在疫情陰影之下,武漢人依然掙扎在生死、傷痛、流浪、隔離、無助中,《人民日報》頭版頭條發表文章《日子過得像蜜一樣甜》,一點看不出疫情,引起線民一片譏諷。對此,北京市海澱區居民薛扶民,在網上公開自己的身份證號碼,實名舉報主管意識形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王滬寧,指其應該辭職謝罪並追究其政治責任。他說,「王滬寧身為政治局常委,主管意識形態,在當前防疫、抗疫的嚴峻形勢下,罔顧人倫與基本良知,不思反省如何加強和改善防疫抗疫的工作,盡力減輕人民痛苦,真誠向全國人民道歉,向世界懺悔由於早期疫情防控失當致使疫情外溢給全世界人民帶來災難的罪行,反而吹噓所謂的戰役功績,讓全世界人民恥笑,讓全中國人民傷心與絕望。」他炮打王滬寧,也就是間接反對習近平了,因為王是為習而挨批的。

中共自詡與所謂民主黨派休戚與共,這次面對疫情問題,民主黨派也義無反顧地站出來抨擊習近平。例如,中國民主促進會會員(前中央委員、文化藝術專委會副主任)、中央民族大學退休教授趙士林就發出公開函給習近平,信中開頭就說:「庚子疫情,兇猛險惡,國難當頭,世界震動。就目前各方渠道披露的可靠訊息,已經可以做出如下判斷:由於跨年之際特別是一月上中旬疫情防治最重要的黃金視窗期被人為錯過,導致疫情兇猛擴散。這個失誤代價巨大,教訓無比沉痛,損失無可估量」。他引述習近平說,「這次抗擊新冠肺炎疫情,是對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一次大考。」,然後說:「不能不遺憾地指出,這次大考第一張試卷,只能打零分」。他認為這次疫情爆發是「一分天災,九分人禍」,而「首要責任在習近平」。被中共豢養的所謂「民主黨派」,很少敢如此大膽發公開信批判一尊。他認為鑄成疫情兇猛蔓延的大錯,原因有五:

1. 體制極端維穩的慣性;
2. 體制報喜不報憂的習性;
3. 體制唯上唯權的僵硬機械性;
4. 公民社會功能的喪失;
5. 訊息不透明不通暢輿論功能缺位。

他毫不客氣地指出,「由於上述五個體制性原因,我們人為地錯過了防控疫情的黃金視窗期,從而導致疫情兇猛擴散。。。發生這樣一種全域性的體制性的危機,湖北省武漢市領導都有責任,但主要責任在中央,首要責任在習近平總書記」。

即使在權力核心內部,反對習近平的聲音已經形成一股暗湧,例如:

第一,對公開揭露習近平隱瞞疫情的武漢市長周先旺,非但沒有受到懲處,反而受到表揚。周先旺在1月27日在接受中共央視採訪時,把瞞報疫情責任推給高層。他說:「前面這個披露的不及時,這一點大家要理解,因為它是傳染病,傳染病有傳染病防治法,它必須依法披露,作為地方政府,我獲得這個訊息以後,授權以後,我才能披露,所以這一點在當時很多人不理解」。他還表示,直到1月20日國務院確定了該病作為乙類傳染病,並進行甲類傳染病管理,「而且要求屬地負責,我們的工作就主動多了……」談到問責的問題時,周先旺表示,民眾有意見,自己願意「革職以謝天下」等。他把責任歸咎於習近平是非常明顯的,但奇怪的是,他在直言延誤疫情通報的責任在中央之後,非但沒有像湖北省委、武漢市委等一些主要領導被撤換,反而受到表揚。2月28日,中共國新辦在湖北武漢舉行新聞發布會,中央指導組成員、國家衞生健康委主任馬曉偉,對武漢市長周先旺點名表揚,稱周先旺「靠前指揮、親自調動,夜以繼日組織力量施工改造」。這種揭露習近平隱瞞疫情後不貶反揚的現象,只能說明中共最高層也有人對習近平極端不滿,才會出現這種違反中共黨內慣例的現象。

第二,撤銷習近平親信、武漢市委書記王忠林的舔習言論

武漢市委書記王忠林在3月6日晚間舉行「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視頻調度會」時說,要在全市廣大市民中深入開展感恩教育,「感恩總書記、感恩共產黨,聽黨話、跟黨走,形成強大正能量」。此語一出,舉國譁然。為此,中共國新辦馬上下令刪除有關報道。國新辦就此在3月7日舉行電視會議,指出《長江日報》感恩教育報道「引發的輿論非常洶湧,輿情反應熱度與某醫生去世引發的輿情相似」。又稱,「經與省、市領導溝通,並請示中央領導同意:《長江日報》、武漢發佈、武漢台從源頭撤掉稿件,其它媒體一律不得再跟進報道、評論!」還稱,「無論內宣還是外宣,無論中央還是地方,無論網上還是網下,都要聽招呼……不得各自為戰」。王忠林被習近平派去武漢取代馬國強,不到一個月便急不及待地吹捧習近平,固然惹起民眾的極端反感,也給與權力核心內部反對習近平人士一個機會來炮轟習近平。

看來習近平已經進入一個四面楚歌的境地,才會出現這種「萬炮齊轟」的現象。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