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思想评论 > 正文
2020连任没戏了?你太小看特朗普,他要靠“战时总统”起死回生!
2020年05月23日 思想评论 ⁄ 共 2593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11 views+

3月18日道琼斯指数再次下跌,基本上抹去了特朗普任期内的所有涨幅。作为上台以来就一直吹嘘股市成绩的特朗普而言,这意味着连任的机会大大降低,一些美国媒体甚至已经嚷出了特朗普连任已经完蛋的观点。但是现在特朗普和他的团队,似乎又找到了一个新的“连任”手段,就是把自己打扮成“战时总统”。但是他能够成功吗?

在一直胡吹Covid-19是流感,但是被现实抽了无数耳光之后,从3月17日开始,特朗普就开始换上一副严肃的嘴脸,当时他语气沉重的表示:我一直知道这是一场真正的全球流行疾病。3月18日,特朗普在白宫的吹风会上公开宣布他现在是“战时总统”。他表示:“每一代美国人都被号召为国家的利益做出共同的牺牲。现在是我们的时代,我们必须一起牺牲,因为我们都在一起,我们会一起渡过难关的。我们将击败看不见的敌人。我认为我们会比我们想象的更快,这将是一场彻底的胜利。”

在历史上,当美国处于战争状态时,选民不愿再更换总统,这是一个传统。例如詹姆斯·麦迪逊在发动1812年战争后再次当选。亚伯拉罕·林肯在邦联在阿波马托克斯投降前一个月发表了他的第二次就职演说。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阴影下,富兰克林·D·罗斯福获得了第三个任期。在向伊拉克部署军队的第二年,连望远镜都不会拿的小布什击败了退伍军人、民主党人约翰·克里。现在,特朗普也要照方抓药了,试图创造一种指挥、控制和权威的感觉。起码这种总司令的形象,特朗普也是非常青睐的,因为他经常自比美国名将巴顿,虽然他多次在越南战争期间逃避征兵。

除了发言宣布自己是战时总统之外,特朗普还“实打实”做了几件看上去像模像样的举措。例如他援引了《国防生产法案》,授权他出于应急目的号令私营企业生产国家防疫需要的物资。他还宣布计划派遣两艘拥有手术室和医院床位的海军舰艇前往纽约港和西海岸,帮助当地医务人员应对大量感染COVID-19并需要治疗病毒的患者。如果未来几周情况恶化,美国政府还在权衡在联邦一级部署国民警卫队和预备役部队。这些政策得到了一些受灾严重的州长和当地政府的欢迎。

但实际上,特朗普的这些举措,实际不值一提。《国防生产法案》诞生于70年前,但现在的美国已经不是当初世界工厂的美国。美国产业空心化的事实,不是美国总统一声令下能够转变。现实情况是美国就连检测用的专用棉签都急着从国外进口。至于医院船,特朗普刚说出口的时候,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就宣布支持,但有1艘还在大修,至少要几周后才能投入使用。但更关键的问题是,医院船都是密封的,相比出事的钻石公主号游轮,它更容易变成毒船,根本就不是治疗的理想地点。至于派遣部队,现实是美军也缺少防护装备,如果美军大面积感染,麻烦就更大了。其实在一开始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就指出,美国抗疫根本还是要依靠企业。也是,美军就是来杀人的,救人这事他们不专业啊!

实际上,特朗普现在的一脸严肃和他过去的满脸骄狂,实际就是为了一个目的服务——连任。起码他正试图创造一种指挥若定、控制自如和充满权威的美军总司令的感觉。特朗普最大的工具是他的言辞,在股市已经无可挽回的情况下,他只能给自己披上战袍,试图鼓舞公众士气,蛊惑那些仍然对全球流行病不屑一顾的支持者,并先发制人地将自己定位为一位在今年11月大选时勇敢面对“战争”的总统。尽管这位总统错失了别国留给她的宝贵战略空间,尽管这个敌人是隐形的,并将对美国社会上下展开无差别的攻击。

现在,美国白宫的整个班子,都在配合营造特朗普战时总统的形象。从18日开始,特朗普的盟友和高级政府官员几乎都在使用战争的言辞:鼓励牺牲,承诺未来会更好,同时承认现在的困难,弘扬爱国主义,赞扬可能会迅速让国家恢复正常的“大胆”行动。例如彭斯要求年轻健康的美国人承诺做出小小的牺牲,以保障他人的安全,他写道,“美国人民的行动是无可替代的。”特朗普竞选团队的一名外部顾问表示,总统的2020团队希望利用特朗普“战时总统”新战略,最快在下周推出一系列数字广告,突显总统打击“看不见的敌人”的努力。

更令人悲哀的是,即便是一些看不惯特朗普的美国媒体,也被迫认同特朗普。例如美国Politico网站引述罗格斯大学历史学教授戴维·格林伯格的话称:“与其说他称自己是战时总统,不如说他将言辞与行动相匹配,能够使美国更安全。”而小布什总统的白宫助手托尼·弗拉托弗拉托甚至表示:“我不介意看到特朗普竞选团队花费一些资源向他的支持者传达这一点信息。如果他必须使用战时语言,让他这么做符合我们所有人的利益。”这些美国媒体已经认识到,虽然特朗普已经不靠谱到了极点,已经给美国带来极为惨重的损失,但他还是美国总统,美国人无法将他缉拿法办,如果真的上下不和,美国的损失只会更加惨重。现在即便美国总统现在就是个金毛犬,也得拥护他。

美国不是没有伟大的战时总统,亚伯拉罕·林肯总统和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本能地懂得如何在黑暗时期召唤国家目标。他们挖掘了美国历史、文学和民族的深厚知识,为当代战争下了定义。他们可以让美国人勇敢地面对危险,对野蛮的牺牲感同身受。他们愿意告诉他们的人民真相,即使真相令人不快。他们甚至不用宣布自己是什么战时总统,但同样得到了民众的拥护。林肯和罗斯福不但是高潮的战略家,也是高超的战术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罗斯福甚至花了数年时间试图说服他的同胞认识到纳粹主义日益增长的危险。

相比之下,林肯和罗斯福不会像特朗普一样喋喋不休地称自己是天才,更不会在公开讲话中犯下愚蠢的错误。在面对责任上,特朗普更是交了白卷。在1944年6月6日诺曼底登陆的前一天,当时的艾森豪威尔将军写了一份声明:“如果这一进攻受到任何失败,那都是我一个人的责任。”然而特朗普在放任COVID-19扩散后却表示:“我根本不承担任何责任。”特朗普的幕僚,想拼命把他打扮成二战时期的罗斯福,试图唤起所有美国人走到一起并取得胜利的珍贵记忆,但这是对罗斯福总统的侮辱。因为特朗普在摧毁西方世界的国际机构方面做的比其他任何一位总统都多,这些机构是在罗斯福二战后期去世后根据他的蓝图建立的。

美国的战时总统也有灰溜溜下台的,例如林登·约翰逊和老布什,后者甚至打赢了海湾战争。其实特朗普所谓的战时总统,按照一个成语来概括就足够了,就是沐猴而冠。问题是现在美国还有什么更好的选择吗?猴子当然是不行的,但是如果跟他竞选的对手是驴,是猪呢?在这些哺乳动物中,灵长类还是高级的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