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人新作 > 正文
战争总统们为了个人的权力,让美国打了不少没有必要的战争
2020年05月23日 新人新作 ⁄ 共 2551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8 views+

战争总统们为了个人的权力,让美国打了不少没有必要的战争

我们常常觉得总统的角色是避免战争,但是美国专门研究总统的历史学家Michael Beschloss(迈克尔·贝斯克罗斯)最近出了一本畅销书Presidents of War(《战争总统》)指出:很多时刻,美国总统发动战争常常是为了个人的权力需要或者妄想。

Presidents of War在这个时刻出版,为什么会引起广泛的注意?

期中选举逼近,美国人非常担心特朗普的不可预测性,他对外交不够熟悉,个人又好战,即使不会发动核武战争,但说不准会发动一场有限的战争来解决个人的连任权力危机。

很多时候,这个世界或是人类的历史之所以被改写,就是因为你并不了解自己选出来的总统可能是一位好战的总统。

在重要盟友相继与美国达成贸易协议后,特朗普得意地把自己纳入史上伟大元首之列。但若根据贝斯克罗斯的定义,特朗普显然还要再努力。

贝斯克罗斯已经出过九本书,最新著作《战争总统》近日在华府纷扰不休的政治圈更是掀起了热议。

书中除了检视美国自建国后,从1812年第二次独立战争开打的两百年来,历任领导人如何处理战争议题,带领人民度过冲突,更剖析了在动荡年代里,当家人的人格特质和责任感如何牵动国家社稷,甚至全人类的命运。


美国总统史学家:贝斯克罗斯

「很多总统决定走向战争,背后原因往往不是你我想象的那样。我尝试着以新的方式进行彻底检视。总统带领人民走入的是根本不必要、甚至是根据错误理由而发动的战争。」

贝斯克罗斯举了例子,美国第11任总统詹姆斯·诺克斯·波尔克(James Knox Polk)设计了一场由墨西哥攻击美国的战争,完全是因为他想要这么一场战争,好让美国领土顺理成章地扩张到太平洋。

基于执政者不同的政治需求,美国史上打了不少根本没有必要的战争。

美国宪法对总统权限有所制约,明定总统必须和国会充分辩论后才能宣战,但1942年后的白宫主人全都跳过了国会,只和幕僚亲信商量,于是单方面、只手遮天地采取行动。最代表的案例就是1955年爆发的越南战争。


美越战争期间,越南有近400万人死于战争

「美国历史里充斥着许多谎言,尤其是总统,很抱歉我这么说。」

总统林登·贝恩斯·约翰逊(Lyndon Baines Johnson)在保障民权和医疗照护的建树上有目共睹,但1964年时传出东京湾遭到攻击,约翰逊前往国会,要求做出决议直接赋予他回应的权力。

几星期后,大家发现东京湾根本没有遭受任何攻击,但约翰逊和尼克松仍执意根据一桩从未发生的假事件在越南发动这场长达十年的悲剧性战争。

如今事过境迁,贝斯克罗斯认为,身为全球最重要霸权的三军统帅,任内最痛苦、最羞辱的决定,莫过于眼看战事升高又失利、人员伤亡惨重时,被迫在椭圆办公室宣告全面停止轰炸、终结战争的那一刻。


美国第36任总统:约翰逊

约翰逊遭遇了这些,留下历史污点,但至少他因另一个不为人知的决定拯救了世界。

1968年,越战接近末期时,越南指挥官问约翰逊,是否要将战略性核子武器移动到南越,以便万一美国输掉战争时,可以派上用场。已在越战中犯下无可救药错误决定的约翰逊,为了保住自己的历史评价,回答说不必了,关闭所有设施,带走所有文件,然后放在保险箱内。

「这些文件一放就是半世纪,才让我得以获得第一手资料并写入书内。」约翰逊对于越战的最后决定很了不起,他让越战免于陷入可能的核子战里,免于将俄罗斯和中国牵扯进来,免于让全世界被牵扯到越南内战中。

约翰逊的一念,遏止了悲剧,贝斯克罗斯让这段事迹重见天日,日后史家必将重新评断他的功过。


越战结束后,北越释放最后一名美国战俘

总统也是血肉之躯,在承受压力时也会有人性之举。

例如第16任总统林肯为了结束血腥的南北战争,不断在白宫长廊上来回踱步,喃喃自语,陷入严重焦虑。

第33任总统杜鲁门被韩战折磨到神经紧绷、情绪失控、终日暴怒。

即便被认为意志力过人、性格强悍的第32任总统罗斯福,在接到战情通报北非战争开打时,拿着电话听筒的手也是不听使唤地严重颤抖。

更别提第36任总统约翰逊在得知越战战事陷入绝境时彻底崩溃,还让一旁的、后来继任为第37任总统的尼克松看傻了眼,直呼「难以置信」。

性格突显出所有战争总统的特色。

举例来说,林肯当时眼见那么多北方人被杀死,下令把墓园盖在自己的夏日避暑小屋旁,亲自目送一具具棺材下葬。这对他来说痛苦极了,但他从未企图切割自己和这些可怕决定的关系,或是闪避这些可怕决定所造成的后果。

所有曾发动战争的总统,无可避免的,个人身心在后半辈子也都难逃折磨。

林肯直到临终前都饱受头痛和忧郁症所苦;一战期间的威尔逊遭逢中风袭击;二战期间的罗斯福,健康一落千丈;杜鲁门严重失眠并终日有恶心感;约翰逊则是迅速老化。

可惜的是,贝斯克罗斯的新书并未触及冷战、911事件、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他认为这些近代重大事件距离不够遥远,还无法以客观的态度来下任何定论。


美国第16任总统:林肯

算起来,美国自二战以来从未真正赢过一场战争。

「美国军队、美国士兵是世上一流的,他们英勇善战,在战场上的表现无可挑剔。是我们的领导人们让大家失望了,他们无视开国先贤们的教诲,在做出重大战争决定时绕过国会、回避公开辩论、拒绝分析得失后果,然后不断让大家失望。」

若论谁是最伟大的战争总统,贝斯克罗斯认为非林肯莫属。林肯不仅是最有权力的总统,他卓越的思考和口才至今无人能超越。尽管林肯有时像个暴君,但他却也是最没有个人权力欲望的总统,而且具备高尚的道德良心。


阿富汗战争打了18年没结束

至于口口声声说最崇拜林肯的特朗普,在国际秩序上左右摇摆、敌友不分,对贸易战的态度轻率又缺乏原则,为了胜选不择手段,这让贝斯克罗斯对世局感到忧虑。

他担心特朗普会尝试策动战争,因为一场战争绝对有利于即将步入选战的总统。在2012年特朗普还不是总统的时候,他就曾经发出Twitter,声称时任总统奥巴马一定会发动战争,让自己连任。

一个总统要是曾有过这种想法,那是很糟糕的。

史家疾呼必须通过国会公开辩论,才能体现向总统宣战的重要性。

因为过去这些年,历任政府未能让民众充分理解战争威胁、做好心理准备,才让国家付出金钱、精神和生命的惨痛代价。

好战的总统令人担忧,借由对峙或战争获取个人利益更令人恐惧。贝斯克罗斯坦言,摆在美国眼前正有几个形成战争的可能,期待执政者能谨言慎行,避免走向不幸。

发布于 2018-10-25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