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大陸全國人大會議,突現一個意外的議程,是授權全國人大常委會就國家安全在香港的實施進行立法。簡單來說,就是香港的基本法廿三條立法不立了,直接將大陸的全國性國安法律,透過加進香港基本法的附件三,在香港實施。

大陸全國政協昨開幕,身任港澳辦主任的夏寶龍,晚上召集港澳政協委員聯組會通報這一安排。與之同時,香港政圈上午開始有放風,到傍晚已是全港議論紛紛。

廿三條立法 糾纏逾二十年

在香港的廿三條立法,已是風風雨雨二十多年。香港上一次的五十萬人大遊行後,廿三條立法草案也胎死腹中。香港反送中運動,也因有人欲以「逃犯條例」為廿三條立法鋪路,誰料惹來驚天大禍。

香港基本法廿三條列明:「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進行政治活動,禁止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

減少變數 北京快刀斬亂麻

於此香港的國安立法,按大陸方面要求,大致內容有四:即防止分裂國家、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外國干預及恐怖主義行為,細列起來就數之難詳。因應香港現在和近期的政治態勢,國安立法有三種可能的安排放到北京桌上:

一是加快立法進程,立即向本屆立法會提交立法草案,在立法會建制派超三分之二的背景下,立法得以通過,問題是立法程序要壓縮,合理諮詢期要取消,仍有社會風險;

二是等九月新一屆立法會產生,作為重點立法安排。這有合理的立法程序保證,不可預測的是在目前香港民意下,很難說九月立法會選出何種天色;

三是透過基本法附件三,將大陸現行法律直接在香港實施,對北京來說是快刀,對香港來說是後遺的亂麻。

透過「附件三」 跳過立法

香港基本法第十八條規定,中國全國性法律除列於本法附件三者外,不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凡列於本法附件三之法律,由香港特別行政區在當地公布或立法實施。

在此之前,列於香港基本法附件三的,主要是國防、外交等不屬香港特區自治範圍的法律。而按基本法這一條的規定,全國人大常委會在徵詢其所屬的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委員會和香港政府意見後,可對列於本法附件三的法律作出增減。

現在問題是,大陸當局因何要在此時此刻,出手解決香港的國安立法問題呢?按香港政界人士的分析有三,即內因有二,外因唯一。

國安立法 反制美與民主派

緊急國安立法,內因應與九月香港立法會選舉有關,這是中共治港大事中的大事,有人說香港立法會失去,等同中共治港權失去。於是緊急立法內因之一,是沙盤推演,九月立法會勝算不大了,等同國安立法,透過香港立法機關立法已沒前景。

內因之二,是內因之一的邏輯演進,在九月立法會選舉前,通過國安緊急立法,即可在多個環節,保證香港立法會不變天,也即非建制不過半。因為有了國安法,就可透過國安法篩選,DQ(取消資格)一部分非建制人士。

緊急國安立法,一個可能又唯一的外因是美國。首先第一點,美國本來有個「香港政策法」,反送中後美國已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美國國務院將端出新法案後的首份報告,北京可能視緊急國安立法為反制美國手段之一。

其二,中美貿易戰之後,正在演進中美疫情戰,美國已擺出硬脫鉤、全對立的姿態。北京可能視香港是危險的雷區,香港國安立法就是戰事一舉中的防彈頭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