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读者投书 > 正文
肺炎疫情: 新冠病毒实验室泄露说法有无科学根据?
2020年05月18日 读者投书 ⁄ 共 2020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19 views+
病毒检测图片版权EPA
Image caption希腊一个实验室正在进行冠状病毒检测

有报道指美国国务院外交电报显示,美国使馆官员对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生化安全存有疑虑。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面对记者询问时回答,美国政府正在就新冠病毒的来源进行彻底核查。

那么,新冠病毒可能是从实验室泄露的这种未经证实的说法是否有科学根据呢?

外交电报说了什么?

美国《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报道引述美国国务院的外交电报指出,美国科学外交官多次前往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并曾两次警告武汉病毒研究所存在安全隐患。

文章说,美国官员对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生化安全和管理存有疑虑。

文章还说,美国外交人员担心武汉病毒研究所对蝙蝠体内的冠状病毒的研究可能会引发新的类似萨斯(SARS)的大规模传染病。

报道说,外交电报内容助长了美国政府最近关于新冠病毒是否可能源自于武汉病毒研究所或其他病毒实验室的讨论。

美国有线电视福克斯新闻(Fox News)也有相关报道称,病毒最初是自然形成的,从蝙蝠转移到人类身上,而“零号病人”则是一名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工作人员。

报道宣称,虽然病毒并非中国制造的生化武器,然而却是中国企图在病毒研究上赶超美国的结果。

特朗普总统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特朗普说美国政府正在就新冠病毒的来源进行彻底核查

病毒研究所安全标准如何?

研究病毒和细菌的实验室遵行一种名为“生物安全等级”(BSL)的标准系统,该系统根据研究的病毒或细菌的种类,以及病毒或细菌泄露的危险性分为四个安全等级。

生物安全一级(BSL-1)是最初级的,实验室研究的是对人类没有威胁的生物制剂。

生物安全四级(BSL-4)是研究最高危病毒的顶级实验室,这里研究的都是最危险的病原体,而且没有有效的疫苗或治疗特效药,例如埃博拉病毒,青猴病病毒(马尔堡病毒),天花病毒,等等。

生物安全等级是国际化标准系统,但有些地方存在差异,例如俄罗斯的病毒实验室分级刚好相反,一级是最危险病毒,四级是最初级,但除此之外其他标准相同。

不过生物安全等级并没有任何国际条约强制规定。英国伦敦国王学院(King's College London)的生物安全专家兰佐斯(Filippa Lentzos)表示,如果某国的病毒实验室参与国际项目,就必须符合国际化的生物安全等级;如果要提供病毒检测,也必须符合国际标准。

武汉病毒研究所曾经与美国研究机构协作,也接受过美国的拨款。

美国外交电报建议美国提供更多协助,提高安全标准。

病毒实验室遵循生物安全等级图片版权EPA
Image caption病毒实验室遵循生物安全等级

有哪些安全纰漏隐患

《华盛顿邮报》的报道并没有提供具体的安全纰漏或失误信息,但是一般来说,处理生物制剂的实验室可能的安全纰漏主要有几种。

据兰佐斯表示,可能发生安全纰漏的包括进出实验室的权限、研究和技术人员的培训和在职训练、登记操作、病原体详细目录盘点、意外通报机制和危机处理程序等。

人为疏忽无法避免,生物安全级别较低的实验室发生人为疏失的情况,和安全级别高的相比要多,而且很多小的差错并没引起媒体大量报道。

不过,达到生物安全四级的实验室数量并不多,全世界据信大约只有50个实验室属于这类最高级别的实验室,其中就包括武汉病毒研究所。

蝙蝠图片版权SPL
Image caption新冠病毒据信源自于自然界,最有可能是蝙蝠

病毒是由实验室泄露的吗?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从武汉爆发之初,就有许多关于新冠病毒来源的网络传言。

其中一个早在一月时就出现的阴谋论指,新冠病毒是人工研发的生化武器,但是科学界多次否定这个说法,并指科学研究得出新冠病毒来自动物,最可能是蝙蝠。

即使不是人工制造的生化武器,培育病毒也可能被用于基础科学研究的用途 上,例如研究病原体致病的能力,研究病毒未来变异的情形。

但是美国加州的斯克里普斯研究所(Scripps Research)对新冠病毒基因组的研究报告说,比较了现有的新冠病毒基因组序列可以确定,SARS-CoV-2是源自于自然发生的,没有迹象显示是人工培育制造出来的。

即使新冠病毒并非人工制造,但还是存在新冠病毒是从实验室里意外泄露出来的说法。

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蝙蝠体内携带的冠状病毒并非秘密,是否有可能发生人为差错导致病毒外泄难以断定。

但是至少目前没有证据能够确定,新冠病毒是从武汉病毒研究所或其他病毒实验室里泄露出来的。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