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的对峙正在南海上演,美国军舰挑衅性接近一群新造的中国岛屿,而这看起来仅是一场漫长而宏大的争斗的开始。
这是因为,一个几十年前在北京谋定的详细计划目前正在实施中,其目标是表明太平洋不再是一个由美国主导的大湖,而是一片属于世界的海洋,不应有海军或国家独霸这片水域。美国如何应对中国最近的举动,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未来地球的安宁。
北京自视拥有在整个太平洋部署军事力量的权利,而中国海军决意维护这一权利。换句话说,中国的表现和二战后的美国一样。
90年代初,菲律宾苏比克湾和克拉克场美军基地的关闭,在南海创造了最初的军事真空,这个真空中国人十分乐于填补。他们不声不响地占领了几十处隐约可见的岛屿和环礁。

订阅“简报”和“每日精选”新闻电邮

占领岛屿的手段有着令人钦佩的狡黠。每个窃取行动都是单独进行的——这里运来几台推土机,那里突然冒出个雷达,这里建个水泥船台,那里盖个灯塔——这么做让发生的一切看来好像只是一个小到不能小的威胁,或只是惹人讨厌。
中国的占领行为没有一个引起美国的军事反应。等五角大楼恍然大悟时,整个水域已经遍布中国宣示主权的房地产。美国在西太平洋的首要地位岌岌可危。长期受美国力量存在保障的航运自由通道,已受到潜在威胁。
因此有了一个非常冒险的反应:拉森号导弹驱逐舰的航行,紧接着是北京传唤美国大使以及中国不惧怕就此问题开战这一令人吃惊的声明。也许所有都是外交上的虚张声势,但也是华盛顿没及时采取行动将问题扼杀在摇篮中的后果。
一部分原因是,美国的外交政策四年一个周期,而中国一如既往熟练地和美国玩长期游戏。南海事件只是一个漫长游戏的开始。到20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百年——中国打算实现一系列在太平洋的巨大野心。
新战略的核心是建设三座想象的堡垒,不相连的太平洋岛屿组成的一道道岛链,在北京看来,这可以全面保护自己的国土并展现影响力。
其中,离中国海岸线最近的所谓“第一岛链”,是从日本南部延伸至爪哇岛的一条参差不齐的线;第二岛链自堪察加半岛延伸至巴布亚新几内亚;第三岛链从阿留申群岛到夏威夷岛,再到新西兰。中国的计划是不断加强其海上军事存在,在这些保护链之内积蓄力量,至2049年,在远至檀香山的广阔海域内,中国船舰都将成为一个司空见惯的存在。
第一岛链东部海域已经有不少中国军舰出没,包括辽宁号航空母舰,这是一艘原属俄罗斯的航母,但经过了全面的现代化改造。中国东北地区的造船厂还在建造更多这样的庞然大物。更具试探性的行动也已经展开:最近,就在奥巴马访问阿拉斯加州时,五艘中国驱逐舰出现在离该州海岸线不远的地方。
至2020年,中国战舰也许会出没于澳大利亚北部海域以及珊瑚海。至2040年,其活动范围会扩大至中途岛和汤加。至2049年,它们会在夏威夷岛附近活动,从美国太平洋舰队位于珍珠港的总部,将能看到中国军舰出没,尽管它们大多数只是象征性地存在。
但这些行动真的会构成威胁吗?中国坚称不会,他们只是想宣示自己的存在,想在这广阔的海域内享受海军活动的平等。对北京而言,找回曾经受伤害的自尊,比夺取地盘更加重要。
不过,友善的(有一半日本血统的)美国新任太平洋舰队指挥官哈里·哈里斯上将(Harry Harris)却已经举起了战旗。本周,在北京和中国军方高层官员会面时,他表示华盛顿打定主意,将继续执行“自由航行任务”,类似“拉森号”这样的战舰还将自由出没于南海,和其他地方一样。
不过,目前还不清楚这类行动到底有什么样的目的——除了刺激到中国人。北京将视此为好斗和挑衅。对美国来说,更明智的策略肯定是清楚表明,最重要的东西——无恶意地从这些水域通过的自由和贸易路线保障——并没有受到侵犯。中国从未表示过不同意这一点。
华盛顿的鹰派人物认为,他们只有获取和部署更多重武器,更粗的炮,更大声的谴责,才能让中国恢复理智。因此,现在的担心是,一次偶然的冲突——由一次示警、一次碰撞,或是一个头脑发热的指挥官——可能会让事态迅速恶化,失去控制。
不管未来会出现什么情况,有一点是确定的。在这片广袤的海域,历史的车轮又开始转动。中国的上升势头不可阻挡。太平洋可能会很快变成一个相当不太平的地方,是时候拿出审慎的态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