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真光折射 > 正文
敬畏自然是宗教的开端
2020年05月15日 真光折射 ⁄ 共 2874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29 views+

《历史上20次大瘟疫的特点、新冠肺炎与气候变化》(2020-05-11 一个衣衫褴褛的植物学家)报道:

人类历史上,发生过很多次国际间的流行病灾难,每次死亡的人数,从近千人到多达2亿。在有历史记载之前的,可能还有很多,但无从考证。另外,还有很多其他的灾难,有的死亡的人数比我这里列出的20个大瘟疫更多,但那些不是由流行病引起,因而不在本文讨论之中。本文仅讨论有历史记载的近2000年的流行病灾难。数据来自世界卫生组织网站(https://www.who.int/)。

一般把细菌引起的灾难才成为“瘟疫”,比如鼠疫。我在此文中,不妨把细菌和病毒引起的灾难都叫瘟疫,更准确地说,应该叫“大流行病 pandemic”,但太拗口。还是叫瘟疫简单。

20个大瘟疫——正好取20个大瘟疫,是想把近20年的3场由冠状病毒引发的危机包括进去。这样,可以对新冠病毒引起的灾难跟历史上的瘟疫比较。从死亡的人数看,新冠病毒引起的瘟疫在历史上现在排名第17名。看将来的发展,它的致死人数有可能超过19世纪末期起源于非洲、在非洲、美洲、欧洲爆发的黄热病的125,000的致死人数,而不幸成为第16名。

瘟疫的发源地/首发地——在这20次大瘟疫中,有12个亚洲首先发现,3个在非洲首先发现, 2个在欧洲首先发现, 1个在美洲首先发现,2个首发地不清楚。可以看出,亚洲是这些大瘟疫的主要发源地/首发地。原因很多,但可能跟亚洲的人口众多、地理复杂、生物多样性(包括微生物多样性)丰富、卫生条件、经济条件、医疗条件、科技条件,等等有关。

两个起源地/首发地不清楚的瘟疫包括天花和西班牙流感;其中天花最早可以追溯到公元前3世纪埃及的木乃伊中,而西班牙流感的发源地有个三主要的起源地假说:美国(堪萨斯\纽约)、英国和中国。当然还有学者认为,是法国、西班牙、或奥地利起源的。前段时间微信里有不少帖子说,西班牙流感发源于美国。其实,这在学术界还没有定论。要最终弄清西班牙流感的发源地,可能非常困难,因为现在没有当时各地的病毒菌株,供研究者测序用。

瘟疫的时间——在前2000年人类历史中,发生了20次大的瘟疫,平均每100年一次。其中,21世纪的这20年间就发生了5次,20世纪4次,19世纪4次,其他在2、6、8、14、16、17、18世纪分别个1次。最近3个世纪发生了13次,超过总共20次的一半还多。似乎说明,致病病毒和细菌越来越猖獗了。这可能跟人口的增加、环境的破坏、全球变暖加剧有关。

就死亡人数上看,21世纪20年间总共约28万人(平均每年1.4万人死亡),20世纪约7千7百万人(平均每年70万7千人死亡),19世纪1千4百万人(平均每年14万人死亡),其他在2、6、8、14、16、17、18世纪分别有5百万、4千万、1百万、2亿、5千6百万、3百万、和60万人。似乎在近代瘟疫中死亡的人数有减少的趋势。这应该跟医学越来越发达、微生物学研究越来越深入有关。

瘟疫原因:细菌或病毒——除了死亡人数排第7的安东尼瘟疫,由于发生的年代久远(公元165-180),不知是什么原因引起:细菌或病毒,其余19次大瘟疫中,13次由病毒引起,6次由细菌引起。就大瘟疫的次数而言,病毒似乎仍然是人类瘟疫的主要敌人,但是细菌引起的瘟疫夺去的人类的生命,远远多于病毒引起的瘟疫夺去的人类的生命;6次细菌引起的瘟疫夺去了2.566亿人的生命,而13次病毒共夺去大约1.35亿人的生命,后者是前者的一半多一些。

从结构上看,这13个元凶病毒中,1个是DNA病毒(天花病毒),其余全是RNA病毒。DNA具有双螺旋结构,使得病毒基因组不容易被降解或者改变,因此可以一定程度保持病毒稳定性。而RNA病毒进化很快,杀伤力巨大,因此,很多著名的RNA病毒都会导致宿主死亡。但是,病毒自身也随之灰飞烟灭了。

在6个细菌大瘟疫中,只有2种细菌参与:5次由鼠疫耶尔森菌、1次由霍乱孤菌。这是很有趣的现象。鼠疫耶尔森菌一个种就夺去了2.556亿人的生命,它是对人类最具杀伤力的生物物种之一(人类本身是夺去最多人类生命的生物物种;我以后会谈起)。

还有个特点,20世纪和21世纪只有病毒大瘟疫;相反,19世纪或以前,除了天花病毒作乱以外,其余都是细菌大瘟疫(还有一次不清楚原因)。所以,近代对瘟疫的防控,主要精力应该放在防病毒上。有5个元凶病毒(流感病毒)属于正粘病毒科,3个元凶病毒(萨斯、中东呼吸综合症、新冠)属于冠状病毒科,2个元凶病毒(两种天花病毒)属于痘病毒科。其他3个科各含一种元凶病毒。

冠状病毒与气候变化——在21世纪的这20年就有5次大的瘟疫,而这5次中,有3次(60%)由冠状病毒(coronaviruses)引发。由冠状病毒引发的所有大瘟疫,全在这21世纪的20年;换句话说,之前,冠状病毒从来没造成过任何大的灾难。从2002年萨斯爆发,到2012年中东呼吸综合症,到去年新冠肺炎出现,平均每6年出现一次冠状病毒灾难。而现在我们面对的新冠病毒,显然在传染力、耐热性、危害性方面,远远超过了前两次引起萨斯和中东呼吸综合症的冠状病毒。前两次的冠状病毒都有明显的弱点——怕热,我本人跟许多科学家包括石正丽教授一样,希望天气暖和起来后,新冠病毒就会自然灭亡,但现在我们看到新冠病毒在当今天气炎热的南美、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地方依然攻城掠地、势如破竹。新冠病毒不怕热!

新冠病毒进化得如此“狡诈”并变得如此“顽强”,难道只跟某些国人喜欢吃野味、海鲜市场混进许多野生动物有关?是不是跟温室效应引起的全球暖化有关?我认为,是。新冠病毒的耐热性的显著增强,很可能是对全球暖化、气温升高的适应性进化。低碳生活,人人有责!

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气候变化继续严重破坏自然世界的稳定性,生态系统被继续扰乱,生物物种的栖息地被继续破坏,我们人类的生活会继续受到威胁。新冠病毒如此猖獗证明了,大自然既强大又可怕,我们从来没有击败它,而只是生活在其中,无论你生活在何处或通常感觉如何受到保护。

在21世纪会不会再出现新的冠状病毒?答案是肯定的,而且肯定不止一次。那么,下一次什么时候会出现?会不会在不久的将来出现?从2002到2019年间的每6年一次的冠状病毒肆虐的历史看,你觉察到了什么?

好消息是,我们从这次新冠的一系列的教训中,已经学到了很多应对的办法。相信,每个国家和人民都有所提高,从消息的公开透明,检测手段的精准设计,到隔离措施的认识与实施,抗疫物资的生产与储备。

但是被动地抗疫,还不如主动地敬畏自然!

谢选骏指出:“但是被动地抗疫,还不如主动地敬畏自然!”——这种态度给“人定胜天”的毛匪思想穿上了寿衣。但愿毛匪思想及其马列主义在中国早日入土为安,否则,中国必然祸不单行矣。敬畏自然是宗教的开端,正如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凡遵行他命令的,是聪明人。耶和华是永远当赞美的。你们要赞美耶和华。敬畏耶和华,甚喜爱他命令的,这人便为有福。”(《圣经·诗篇》Psm 111-112)敬畏自然就逐渐形成了低级宗教,敬畏上帝就逐渐形成了高级宗教。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