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读者投书 > 正文
剥强奸犯远志明的《旧金山共识》同伙刘同苏披着的羊皮露出狼皮真身!
2020年05月12日 读者投书 ⁄ 共 21241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38 views+

转: https://mp.weixin.qq.com/s/mg02R8Znofo2pEl-Ufj0xw

山景城中國基督教會究竟怎麼了?! (1)劉同蘇候君麗為什麼離開了?

 他山之石 主播Elaine Yesterday
我們的教會究竟怎麼了?!
-試煉中的教會,急盼黎明
山景城中國基督教會分享見證集
聯系人:Paul 蘇
NehemiahMvccs@yahoo.com
       山景城中國基督教會是加州灣區硅谷最早的一家華人教會。有近50多年的歷史。神曾經差派他許多忠心又良善的牧者、傳道人來牧養帶領這間教會。例如頗受海內外華人尊敬的鄭果牧師、陳道明牧師等等都曾在此牧養服事。因著他們的忠心擺上,辛勤的服事,教會在許多事工都有美好的見証,特別是宣教差傳,社區關懷,靈命進深等方面。
       在2009年劉同蘇來山景城中國基督教會之前,因著鄭果、陳道明兩位老牧師的辛勤牧養,聚會人數曾增長到近500多人,而且弟兄姐妹愛主傳福音的熱心被教會各樣福音差傳事工挑旺。可在劉來牧會隨後的幾年中,當鄭果牧師榮歸天家,陳道明牧師繼任基督工人神學院院長後,教會的屬靈光景卻每況愈下,越發慘淡。聚會人數逐年下降。教會每年支持海內外普世宣教的年會停辦了,成人主日學也沒有了,還有多項事工都停頓或取消。弟兄姐妹普遍感到靈裡枯乾得不到喂養。特別是2016年以來,許多弟兄姐妹從他們被神呼召服事的崗位上被強迫退下來,不但退下來,而且內心痛苦、信心受挫地離開教會,有的甚至是被趕走的。迄今為止已有一百多位弟兄姐妹因各種原因離開了他們深愛的教會。
      首先,面對這些有目共睹令人痛心的現象,我們不禁要問前任主任牧師劉同蘇(下面簡稱劉)、中文堂牧師侯君麗(下面簡稱侯)果真神把山景城中國基督教會托負給他們了,對神家今日的光景,他們該負什麼責任呢?
       第二,劉常常在講臺信息裡勸弟兄姐妹們不要貪愛好車、大房子等等,但經查証,劉侯夫婦在加州共有四處屬其名下的房產, 有興趣的可以在county網站查詢
APN:152-220-035 Riverside(3770sqft)
APN:1020-091-14-0000San Bernardino (2131sqft)
APN:101-880-230 San Mateo(1000sqft)
APN:1083-262-27-0000 SanBernardino (1087sqft)
我們不反對牧師住好房子、住大房子。但我們期望看到牧師能夠照自己所講的道行出來給眾人作榜樣,否則怎能使人信服真道,不讓人覺得劉侯是假冒偽善呢?
第三,在劉2009年來山景城教會前,曾在三藩市華人宣道會牧會。當教會出現問題,我們教會幾位熱心弟兄想詢問劉在三藩市華人宣道會時的表現。令人驚訝的是那裡的主任牧師只給了對劉侯夫婦三個短評:Crooks(騙子), Unchristian(非基督徒),and cannot be trusted(不可信任的)。九年後的今天,劉侯夫婦所「牧養」的教會變成這個樣子!如果當初聘牧小組從三藩市華人宣道會得到這樣三個評語還會9年前聘請劉來這裏牧會嗎?答案一定是不會的!
       第四,劉來教會後不久就開始有同工與他合不來而離開了,這一現象一直持續到他離開。例如,當時的財務執事指出劉聘請沒有工作許可的人當秘書,不合法,拒絕批款。劉當面大罵財務執事,回頭要求長老把財務執事撤職,但遭拒絕。又找執事會主席夏弟兄,要求開除此財務執事的會員資格,再遭拒絕。迫使夏弟兄因此主動辭去主席一職。令人失望納悶為何劉身為教會主任牧師,可以無視法規,對堅持原則的忠心同工如此打擊報復!
     「洪水泛濫之時,耶和華坐著為王。」(詩29:10)。感謝神!教會中那些意識到問題嚴重,看到現象的本質與教會所面臨的危機的弟兄姐妹們,懷著對神的信心、盼望和敬畏,沒有向巴力屈膝,他們勇敢地分享他們痛苦的心路歷程,為的是重建教會,恢復神在這裡榮耀的見証。作見證的弟兄姐妹,其中大部份都是信主較長,在教會參與許多服事,在人前人後有美好的見證,他們都是在主裡面又忠心又良善的僕人。經上記著說,「掩蓋的事沒有不露出來的﹔隱藏的事沒有不被人知道的。」(路加福音12:2)我們收集整理了這些弟兄姐妹的見證分享,他們內心傷痛,大多是曾經愛戴及大力協助兩位牧師的同工,在這裏分享出他們的心聲,目的是幫助不明真相的弟兄姐妹能夠從其中明白醒悟,好和我們一起重建神的家—山景城中國基督教會,同時也警戒其他華人教會在聘牧時要特別謹慎小心,不要再讓魔鬼撒旦藉著假教師、假牧人禍害神的教會了。
見證一
Chad Chen        蒙恩得救9年
        我於2009年感恩節在山景城中國基督教會受洗。施洗牧師是劉同蘇。在接下來的好多年時間裏我與劉牧師基本上都保留著較好的個人關系,期間還和他做了大概兩年時間的所謂的一對一門徒培訓。大約五年前,我們教會要聘請侯君麗為中文堂牧師,我也是投了贊成票。雖然放眼全世界也找不到任何其他教會有夫妻同時擔任同一間教會的牧師的先例,我們教會為了讓劉和侯二人不再兩地分居,聘用了侯牧師。很多姐妹也是對她寄予厚望,希望她來了之後能多多輔導姐妹們靈命上的成長。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發現侯牧師對我們教會的投入並不是那麽多。尤其是姐妹們,基本上得不到靈裏的培養。到後來我們就感覺不對勁,劉和侯經常出去講道,還經常一起出去。經過統計,候在我們教會將近五年,講道次數總共不超過三十次,很多時候見不到她的人。後來越來越多的會眾對劉牧師在講道時老是用“中國好聲音”或是電影來做生命的見證,而幾乎沒有用聖經裏的人物和事的講道方式提出異議。有會眾向他提過意見但他卻聽不進去。後來有不少會眾因此而離開了教會。我也慢慢地發現教會原來的許多事工也不了了之了。有好幾個團契人也沒了。總而言之,教會是越來越不景氣了。
       事工上的欠缺還沒有讓我真正懷疑他們做牧師的資質,真正讓我覺得他們有問題的是他們的不誠實。劉在講道時多次提醒弟兄姐妹不要老是定睛於世上的好房好車。這話當然說得有道理。我們很多弟兄姐妹也確實為了自己買好房好車而感到有些不好意思。只可惜後來有弟兄無意間發現劉侯自己名下就有好幾處房產,其中不乏很大的好房子。這個發現對我的觸動很大,一個說一套做一套的人怎麽可能成為我們的生命見證?
       接下來我要講的幾件事都是關系到劉和侯的誠信:
       1. 有一段時間裏我們教會的長執會的主席和副主席接連辭職。長執會不出面給會眾一個明確的解釋而在會眾中引起了很多猜測。後來在一次感恩見證會中,那位辭職的長執會主席親口告訴我們他的辭職是因為劉侯要他處理幾位與他們意見不一或鬧翻的(前)執事和長老,而他不願意那樣做。我後來在微信中向侯問起過那位長執會主席辭職的原因。侯的原話是“他的辭職是長執會之外的人所為”而與他們無關。
       2. 我後來在微信中向侯求證有關他們名下有好幾個房子的事情。她的答復讓我覺得不誠實。她先是向我追問是從哪裏來的信息。當我告訴她可以去谷歌搜索就可以找到時,她又說谷歌的搜索結果不一定可信,就像網絡上有人說劉同蘇是劉伯承兒子一樣。最後我只好告訴她我已經在看到了她的房產記錄,然後她就不做聲了。而本來說好只要我告訴她消息出處她就會給我一個解釋的,最後也不了了之了。過了幾周之後劉到我們團契交流,我再次問及他們房子的事情,他先是質疑有人查他們的房產是否合法,然後回答說是替國內的親戚買的。還問我這個答案滿意不滿意。我能說什麽呢?我當時的回答是“馬馬虎虎”。其實在擁有大房子一事上,我也不是說牧師就不可以有好房子大房子。只是劉在平日的講道給人的印象就是他們肯定不會有大房子好房子。可是無意中卻被發現有好幾處房產。在我的求證過程中又不誠實地回復。最後給了個類似於“此地無銀三百兩”的答案。
        3. 今年二月底劉到我們團契交流,當時幾位姐妹問他侯牧師對我們教會到底有沒有負擔,他回答說侯還在等呼召。來了我們教會近五年了,還在等呼召。而且還說我們這群羊並不一定適合她牧養。而後來的事實證明這只是他的托詞,因為侯很快在3月11日就是另外一教會的主任牧師了。
       我所寫的以上見證,都是出自於我的親身經歷。為神寫見證絕不允許有半點捏造和不實。上述見證或是有第三方見證人或是有文字記錄,如有必要,可以一一驗證。最後我也要向我們的神認我自己的罪。劉和侯之所以能一步一步把我們的教會搞成今天這個光景,也和最初本人對他們的支持有一定的關系。如今只能求神憐憫,赦免我的罪。求神不撇棄我們教會,繼續與我們同在。
見證二
Sophie Zhang   蒙恩得救8年
       親愛的各位主內兄弟姐妹,2017年已經過去,但對我們來說,這一年,我們的信仰之路充滿了太多的疑惑,彷徨,痛苦和掙扎。最軟弱的時候,吹動樹葉的一縷清風,就可以把我們從主的身邊永遠帶走。感謝主,我們還在這裡,還能為主做見証。
       2017年5月初的一天,我們無意中知道了教會的一位弟兄從長執會辭職一事,並聽他分享了原因。當時,我們都對辭職這一結果感到很難過。至於辭職原因,因為我們不在那個位置上事奉,沒有特別深切的感受。在這之後的一段時間,因為兩位牧師去日本宣教,及其他事工,我們每周三晚上的門徒培訓一直處於停頓狀態,我們也就沒有任何機會就這件事和牧師進行交通。6月16日,周五晚上,我們應劉牧師之約去了教會。在劉牧師辦公室,劉牧師從他的角度,跟我們談了那位弟兄辭職的前因後果。整個談話大約有2個小時,基本延續門徒培訓的模式:牧師講,我們聽。我們偶爾插話,提個問題。談話的信息量很大,總的感覺是更加難過。那位弟兄跟我們提到的他辭職的導火線和根本原因,劉牧師隻字未提。
       在我們的旁敲側擊下,劉牧師蜻蜓點水,幾個字帶過。談話末了,我們對兩件事表明了我們的態度。1. 關於當時的一個謠言,即那位弟兄說牧師堅持用某同工,是為了牧師個人的利益。我說:我認為這是雙重謠言。首先,我不認為牧師會做這樣的事。其次,我也不相信那位弟兄會造如此低級的謠言。我家弟兄說:你說那位弟兄造謠,你要有證據﹔那位弟兄說你壞話,他也要有證據。我要看證據。沒有證據,我只能說你們在相互攻擊。劉牧師當時黑了臉,說他沒有攻擊那位弟兄,我家弟兄為什麼用了“攻擊”一詞?因為在幾分鐘前的談話中,劉牧師說那位辭職的弟兄在長執會上藉著禱告攻擊他。我家弟兄無意中借用了這個詞。看到牧師生氣,他真誠道歉,說自己用詞不當,將“互相攻擊”改為“互相指責”。
       2. 談話結束,劉牧師問我們:「事情就是這樣,你們怎麼看?」我家弟兄因為前面說錯話,嚇得不敢吭聲。我說:「你是牧師,我不能說你說謊。但是,同樣的一件事情,你和那位弟兄說的完全不一樣,我心裡很難過。」在過去的一年多裡,我們不斷經歷同工辭職事件。大部分辭職的同工,我們都曾一起服事,有的在一起長達四,五年。他們一個個辭職,我感覺傷口剛剛癒合,又被撕裂一次,很痛。最後這位弟兄的辭職,無論從感情上,還是理智上,我都無法接受,也無法面對。劉牧師說,既然這樣,下面的話就不用說了,你們的門徒培訓也“暫停”一段時間。
       6月17日,周六。上午上班,下午在教會晚餐事奉。分好飯,我家弟兄去請侯牧師吃飯。侯牧師抬頭看了一眼,硬邦邦地說了兩個字:不吃。他回來,偷偷問我:誰又惹侯牧師了?怒氣沖沖的。這是侯牧師和我們說的最後一句話,劉牧師在此之後,最初和我們有簡單的“你好”之類的交流,現在只剩點頭之交了。
       簡短的幾行字,就可以概述我們和牧師之間所發生的一切,但這樣一次在我們看來非常正常的主內交流,給我們所帶來的生活中的困擾,靈裡的爭戰和看見,是我們當時根本沒有預料到的。
1. 關於結黨
       最近我們教會有一個熱門詞:結黨。無論是主日講台,還是團契交流,結黨一詞都被頻頻提及。兄弟姐妹們也許可以從我們的經歷了解一下何為結黨。
       六月十七日當晚教會活動結束,我們最後離開,來到停車場,看到青草地團契的幾家兄弟姐妹在聊天。我們本能地湊了上去。在我的心裡,他們就是我們的娘家人,我們在一起四年,後來離開青草地去帶慕道班。看到我們,其中的兩家,立即轉身就走了。回家的路上,我們說起此事,都覺得奇怪,因為我們的私交很好。我們當他們像弟弟妹妹,無論是屬靈,還是屬世,我們的關係都不錯。又覺得是自己想多了。周日,上完兒童主日學,我在大廳又遇到這兩位姐妹,依舊是臉轉向別處,不看我一眼。周三晚,其中一個姐妹突然來了教會的禱告會。這位姐妹的禱告至今記憶猶新:“教會出了事,有的人在觀望,有的人在站隊,有的人在毀壞。”禱告會結束,我家弟兄問這位姐妹,可否留下來,聊幾分鐘。她說今天不行。他又問,那什麼時候可以談?她說,以後再說吧。這也成了我們之間最後的談話。很快,我們聽到:“出賣牧師的人就是他身邊最親近的人。”
       至今為止,我們沒有任何直接證據證明,這兩位姐妹突然視我們如空氣和兩位牧師有什麼關係,我們可能永遠也拿不到這個證據。感謝創造一切的主,讓我們有基本的判斷。那天的談話就發生在劉牧師,和我們三個人之間。我們沒有時間去和他人交流,最主要的是我們認為那是一次主內正常交流,暫時沒有必要和別人分享,話語的出口、消息的走漏就在牧師一方。他拉攏不明真相的弟兄姐妹,隔離,棄絕和他們稍有不同看法的人。到底誰在結黨?
2.靈裡的爭戰
       最初的兩週,我們是完全處於懵懂的狀態。教會怎麼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我們做錯什麼了?到底誰錯了?神為什麼不來管管?我們整天被這樣的問題困擾,常常半夜都不能入睡,工作,生活都一團糟。不知道該給誰講,也不敢給別人講,覺得太醜陋。慢慢地,我們有了清晰而一致的結論:我們沒有做錯什麼。整體來講,我們都是罪人,但在具體的事件上,總有對錯之別。在這件事上,我們堅信自己沒有錯。接下來就開始考慮,離開此教會。往哪裡去?另找一家教會。還有一種最大的可能:永遠離開教會。七、八、九,三個月,我們整個都處於這樣的困擾和爭戰中,更多的考慮個人的遭遇和得失。我們敏感,多疑,在這件事情上的無過變成一種驕傲的資本,開始和神較勁,讀經禱告,個人靈修都變得無序。我們被另一種罪捆綁。我們在等待一個時機,遠遠離開MVCCC。
3.神的帶領
       從六月中到九月底,在最困苦的三個月裡,我們無數次想要離開教會,但每次都聽到一個聲音:再等等。事發時,我們的團契成立還不到一年,兄弟姐妹們受洗時間都不長,團契中還有三家慕道友。當初最大的憂慮是怎麼給團契的弟兄姐妹們解釋我們的離開。我們對聖經的裝備很膚淺,但有一句話記得很清楚:絆倒人的有禍了(路17:1)。我們得承認,我們當時更多的是擔心自己將來可能面臨的絆倒他人之罪的嚴厲審判,而不是真的擔心被我們絆倒的人。在我們和一個弟兄交流,怎樣不絆倒人,又能給團契弟兄姐妹一個合理的解釋時,這位弟兄說:如果你們能從此事中走出個人恩怨,靈命得建造和提升,那就開誠布公的講﹔如果你們還處在痛苦之中,看不到神的帶領,不能為神作見證,那就什麼都別說,一個“再見”就足夠了。當時雖然認同這位弟兄的話,但內心的掙扎和痛苦並沒有因此而減輕。
       正在痛苦掙扎中,我們經歷了十月一日的會員大會。當時有多人站出來,質問教會擴建育兒室並兒童教室方案,和會友的流失問題。感謝主,我們看到了教會面臨的危機,也清楚地感受到神的引領。我們都是罪人,我們每一個人都應該來到主的聖壇前,認罪悔改,為教會的合一禱告,盡當盡的職分。靠著主,當我們後來面對更直接的羞辱,乃至人身攻擊時,我們得以站立得住。有人問:如果你們和牧師的關係還好的話,你們還會這樣評價牧師嗎?我們毫不猶豫的說:是的。
4.神的心意
        讀舊約時,最不理解的一句話就是“神就任憑他們的心剛硬”,也常常埋怨神為什麼不軟化他們的心。縱觀我們的經歷,我們知道,不是神不軟化我們的心,是我們一次次拒絕來自神的軟化劑。
       2017/6/22,周四,我們給二位牧師發了電郵,同時拷貝給長執會主席,簡單概括了上周五和牧師的談話內容,主要目的是問我們是否適合繼續事奉。二位牧師沒有回我們的郵件。
       2017/6/29,分別私信和在群裡邀請二位牧師參加我們團契7月1日的野外聚餐。12:30分聚餐開始,12:13分,劉牧師在群裡回一句”謝謝邀請,已經有人捷足先登,只好相忘於江湖“。
      2017/10/2,會員大會第二天,劉牧師發”滴在你心上的湖水“一文在團契群,大訴牧者的不易。侯牧師對點贊者大加表演並感謝,團契兄弟姐妹之間開始吵架。
       2018/2/10,周六,團契同工組和劉牧師見面交流。6:45分,大堂IT房間前,劉牧師以洋洋得意的口吻給幾位姐妹描述交流會的場景,儼然一副又一次打敗階級敵人猖狂進攻的姿態。
       2018/2/19,有弟兄建議請牧師來我們團契交流,並請纓去請牧師。結果牧師沒來,來了兩篇文章:”結黨”,”野心”。相信這兩篇文章最近在MVCCC很暢銷,結果是團契弟兄姐妹又開始吵架。
       神在給我們機會,用不同的方式,一次又一次。我們不接,神就任憑我們的心剛硬。
後記
       寫下此文過程中,曾停下來做晚飯。兒子看到了其中的一部分。他說媽媽你是不是小題大作了?教會的事會給你這麼大的困擾嗎?我說,媽媽沒有小題大做。媽媽曾用生命維護和實踐自己所信的。今後的路怎麼走?求神帶領,神一定帶領。

見證三
陳保偉    蒙恩得救20年
一、干涉教會財務:
        2014 年十月份,在教會禱告會上,當時財務執事對簽發大筆支票以慈惠基金給予身份有問題的教會幹事有所顧慮,說因受長執會委托與律師溝通後得知如此行可能不合法,表示要在周末的長執會討論後再說時,劉牧師大怒並對此財務執事大喊,態度凶惡。後來雖在最後聯合禱告中表示歉意,但實際上在準備報復,當此財務執事發郵件表示希望見面溝通時,劉牧師多天不回復,到了長執會上,竟把執事與律師詢問相關合法性的郵件拷貝發給長執們,說這樣做會把教會信息傳出去,對教會有損害,企圖以此為罪狀來壓制此財務執事的陳情。
       2015年為索取某些教會財務資料,對財務執事自稱為主人牧師,態度傲慢,哆哆逼人。下面是劉的郵件之一原件:(我曾經按他要求,提供發给會員的多年年度預算報告給他,但他不滿意)

「雖然我不是財政專家,但也知道年度財政報告是每一個法人實体的必須,也是每一個法人財務参與者有權利知道的。即使不作為主人牧師,以教會會員的身份也有權利要求提供。若你不便提供,我們也可以在適當場合討論。~牧師」

       劉牧師插手,先是向財務同工要會眾奉獻資料,接著要求使用教會差傳基金到他指定的對象。之前,他已解散差傳小組,所以是老謀深算的來掌控教會的資源。除此之外,多項涉及劉、侯夫婦的財務報銷都是不合規定,也是不合理的。
        兩位不服從劉牧師指令的財務執事,相繼辭職,教會財務首度交給會計師登賬。但因財務同工看不到戶頭結餘,第一次發生帳戶資金短缺,被銀行罰款。
       在2015年10月續聘時,劉牧師把探訪及門訓作為他來教會的主要考績。他以教会基金從2008到2015翻番為例,歸功門訓結果導致教會奉献大增。我當場就指出,實際上2015年的奉献比2008前還少,基金的增加主要是因為那幾年教会各部門開銷和人員減少(魏牧師和秘書離開)。他在外面對海外校園同工大吹他在教會搞一對一門訓,導致教會靈命如火如荼,我聽到該同工轉述後覺得大跌眼镜。他還在2014年的使者美西差傳年會作專題講述他如何成功地在教會做門訓來傳遞生命,令其他教會的人前來打聽,這是何等的虛偽與不實 !
       2016年4月的長執會上,面對財務執事報告教會諸多財務問題後,劉牧師竟威脅說,“我若不是牧師的話,將與這位財務同工單挑。” 並在主日講道中,利用講台之便,含沙射影地指控這位財務同工。後來還要求王長老“彈劾”此財務同工,未果後,要求當時的長執會主席“開除”此財務同工,甚至發展請人來寫信抹黑他,還說要向其他教會去“報告”剛到新教會聚會的財務同工的“劣跡”。
二、門徒訓練:
       劉牧師在講台上常是說一套做一套,對外宣傳一領一門訓多麼成功,全屬虛謊。被培訓的弟兄姐妹,都可以做證,常因事停頓或終止。牧師美其名家訪,其實是物色他能夠利用的對象,門訓也成為他尋找可以共事的同工,這才是所謂的結黨。
三、搶職位:
       有位團契負責人用了近五年的時間,在每週五默默擺上,含辛茹苦為神的家建立了由年輕的基督徒和慕道友組成的青年團契。
       如同亞哈王搶奪拿伯的葡萄園,2016 年初,劉牧師覬覦已久,在教會單張上宣佈自己是青年團契負責人,事先並沒有與任何團契負責同工溝通,並在主日突然宣佈團契時間改到週六,以此打擊並隔離原先的負責人。
        接著劉牧師重組聯合敬拜團隊,加入年輕人,取代原來的數個團隊。這次的替換,也是在沒有開會溝通的方式下,讓舊團隊的成員們心裏不平,覺得牧師蠻橫無理,一點不尊重人,更不要說向大家道歉。
       劉牧師成功地搶到青年團契,改名歌斐木後,自己又常出外講道,或因其他原因經常缺席。有一陣子,團契少數人曾經暑假自願投入兒童聖經學校,停止聚會。待暑假結束,團契一度落入人數稀少境遇,差點面臨解散的命運!
       當長執會關顧位置空缺,劉牧師竟說他可以兼任,但其實卻難負其責!關顧從此停擺,通訊錄兩年都沒有更新!由此可見牧師的專斷,完全不為教會著想,不顧後果。
四、 講台作砲台:
劉牧師的講道做法是他的老套路,一方面是揮大棒打擊對他有意見的人是“熊、狼、豹而不是人”、結黨等,另一方面打“功績”牌,包裝自己,一年到頭天天忙做探望和門訓,太太還為大家清廁所等等,實際上這些功績都是經不起推敲的,有些還是虚假的。首先他並没有一年365天天在探訪和門訓,因他有1/4或更多的時間外出,再加上每周的休息日和法定假日,他最多來教會或探訪的日子也就是200天左右。另外探訪的對象是誰呢?我聽過好幾位會友說,劉牧師從來没有探訪過他們。我倒是記得在即將任執事前及當執事期間,他經常来“探訪”,基本上是摸底或導引,為他的掌控所用,估計對很多教會同工都是這樣的策略。
見證四
Xiuling Xu  蒙恩得救8年
       親愛的山景城教會的弟兄姐妹,你們好,我曾經是你們其中的一員,非常地熱愛教會和大家,極其想念鄭果和陳道明牧師,他們真是神大大使用的好器皿,好的領頭羊!在他們的帶領下和教導下,教會發展壯大,神國的事工日益興旺,教會和我個人在屬靈的追求上和靈命的成長都有很大的提高,也特別願意將自己擺上,在服事的事工路上盡自己的一份力量,所以,積極參加了周六的詩歌敬拜團隊,心中充滿了無比的喜樂和飽足。但是有一天在沒有任何理由的情況下,停止了我們團隊帶領敬拜、服事的權利。一度讓我很迷茫、不解和受傷,我無數次的問自己,為神做工我們做錯了什麽?但始終沒有得到答案。這件事對我的影響很大,在跟隨神的道路上,信心沒了,我出現了軟弱和退縮,最終我離開了讓我在這裏決誌、受洗和成長的教會,離開了這個神的肢體。
       當我加入到神的另一個肢體,我發現,牧者的生命真的是不一樣,他們按照聖經的教導來牧養羊群,他們不是口頭上說翻轉生命,而他們活出了主的生命。我和我家弟兄都參加了教會的各項事工,例如帶成人主日學、詩歌敬拜、做飯和發單張,體會到在神國裏真是好的無比 ,為神做事好的無比。
        以上所述,都是我個人的經歷和感受。祝福山景城基督教會的弟兄姐妹們堅定信念,永遠跟隨主,永不偏離。
見證五
Judy Yuan   蒙恩得救21年
       有一天,劉牧師告訴我們讚美團隊中的弟兄說,不需要我們到台上去作週六聯合團契詩歌敬拜了。不知道為什麼,當時,我是很訝異,但以一個順服的心態就接受了,沒有任何怨言。但另一位姊妹卻一直覺得很委屈,“我們以敬虔的心來預備、練習,為什麼不讓我們去唱詩歌讚美主?”。這一份苦毒就在她心裡持續了很久,我看著她失去了往日的歡笑,就覺得事態嚴重,一定要請劉牧師來跟我們說明清楚為什麼。
        之後,我和兩位執事到劉牧師的辦公室去找他,但他的夫人,侯牧師說他不在,會幫我們轉達訊息。但這位姊妹等了一年多,劉牧師也沒有去給她一個答案。後來她搬離此地,可是她的心中永遠有一個結,為什麼?另外還有一對夫妻檔的敬拜團隊,也遭遇同樣命運,他們也在幾度掙扎考量後,悵然轉換到其他教會去了!其實類似的事件還很多,例如,主日插花的姐妹、做招待的弟兄和姐妹們,都不明究理地從服事名單上被除名,牧師顯然有他的原因,但是他不願意公開承認或告白,就讓大家懸疑,弟兄姐妹之間彼此猜忌失和。

相信我們的 神是公義的,也是有恩典,有慈愛的神! 祂有祂的時間表,也有祂管教的方法,我們就拭目以待吧!

 
 
見證六
David鄭     蒙恩得救39年
       2017年三月我和侯牧師及其他幾位弟兄姐妹一起去台灣嘉義福音短宣,教旅遊英語會話。有一次在交談中問及遠志明牧師近況時。侯牧師一副義正嚴辭的樣子說,「我當初一再地囑咐他(遠牧師)就是死也不要承認自己做過那些事情就沒事了。」我當時聽了心裡大吃一驚。遠牧師犯奸淫,性騷擾的事情已經被18牧評審團和美國權威機構GRACE定案了。遠牧師雖然保持沉默,並非等於清白。相反,他的沉默,不認罪,不悔改的態度已在華人教會中產生了極惡劣的影響。侯牧師對罪的這種態度和妥協怎能帶領幫助教會過一悔改、更新、成聖的道路呢?!
 
 
 
見證七
Fengrong Zuo    蒙恩得救12年
       感謝主,我和我的弟兄於2006-07年於MVCCC先後受洗信主。但十分虧欠主的是,我們夫婦倆在近十年的教會生活中,雖深蒙主恩,在前兩三年得到鄭果,陳道明兩位忠心事主的好牧人的牧養,教導,並主內弟兄姐妹的愛心扶持與團契,使初信主的我們在真理上開始追求,剛建立了對神的初始信心,但因我們當時對神的真道仍扎根不深,在教會經歷主任牧師更替與投票時,在眾多不同聲音中,仍給劉牧師聘用投了贊同票。現在想來,我們當時完全沒有在神面前尋求,禱告,只是憑己意(即自己認為正確的)相信劉同蘇及侯君麗夫婦既已在別處共同牧會,且雖是高幹子弟,卻能放下屬世追求,做主的牧者,加之得到幾位聘牧小組同工的印證。
       但那天投票時,我家弟兄因當天是他負責送幾家孩子去上中文學校,所以沒能參加投票,後來投票結果出來,當時幾位同工弟兄等告訴我們,因為我家弟兄這一票,劉同蘇的贊成票沒能超過半數,因此按會章無法聘用,我們倆為此非常難過,也真心覺得我們不把神家的事當首位是何等得罪神的事,但幾天後,聘牧同工又告訴我們,劉牧師已被錄用,不用擔心了,我們當時何等如釋重負,並為此贊美神。由於我們看人的意思過於神的意思,當時我們完全沒有去問為什麼有前後不一致的結果,那劉牧師來MVCCC是神的意思,還是人的意思?這是我們靈裡沒有分辨的結果,是應在神面前悔改的地方。
       劉同蘇任主任牧師後,剛開始的一段時間,我們對他的證道是充滿了期盼的,因為我們信主不久,靈命尚淺,但漸漸的,我們在他中文堂主日證道中,聽到最多的是他所看的電影感想,對音樂的歌詞解析,一場球賽中所看到的屬靈意義,以及一些中古哲人甚至佛教,道教,武俠中的智慧之語,而對聖經經文的引用與講解,往往是他證道末尾短短十幾分鐘,(直到我2016年離開中文堂去英文堂敬拜始終如此), 在他牧養MVCCC的長達九年中,他所引用的聖經中的章節,經文十分有限(舊約更是少之又少),後來我們的共識是,他往往先有一個他自己的主題,而聖經經文的引用,只是用來支持他的那個命題,而不是他講道的中心,所以每次聽完道,雖然常常聽到他講道成肉身,背十字架,生命翻轉,都不知所云,因為若是憑他所講的那些,確實不知自己如何背十字架和生命得翻轉,既沒有聖靈光照和靠禱告對主話語的打開,又沒有聖經中及歷代信徒在主裡的生命見證去做榜樣來學習,當然更看不到他們夫婦的見證。
       漸漸地,越來越多的弟兄姐妹深感靈命的飢渴和靈裡的軟弱,而在劉牧師來後,過去有的造就主門徒的成人主日學,也幾乎完全停止,在他牧養九年中,唯一查的一卷書就是哥林多前書(也許剛開始還有王長老,譚長老帶領的查經,但很快也停了),我和我家弟兄也曾去參加過幾次,但覺得從他們帶領的查經中得著甚少,對周六團契的查經無多裨益,而且保羅藉聖靈感動教導的如何建造教會對他們的行為沒有任何影響。
       年復一年,看到的是我們認識的許多同工一一離開教會,或者離開中文堂的主日崇拜,讓人難過的是,我們沒有看到或聽到兩位牧者去與迷失的羊溝通,如耶穌教導的那樣,去尋回那些失散的,愛他們,包容他們,並勇於承擔應負的責任,在證道中用愛心與弟兄姐妹及同工們和好,使弟兄姊妹間,團契間彼此和好!我們都是蒙恩的罪人,牧師也一樣,只要我們認罪悔改,像大衛一樣,憂傷痛悔的靈神必不輕看!
       最近一兩年的講道中,甚至是在為英文堂姚牧師按牧的講道中,劉牧師指責教會裡的弟兄姐妹是披著羊皮的狼和熊,讓我們震驚之餘也很痛心!我的疑問是,在MVCCC曾經事奉主的那麼多年的屬靈長輩們,包括牧者和長老,他們當中也許有人受過傷害,但為什麼我們從來沒有聽過他們稱他們牧養的羊,或幼小的,或冥頑調皮的,或年老體弱的,或強壯的,為披著羊皮的狼或熊。在他們的眼裡,因主耶穌看每一隻羊為至寶,所以他們愛我們,或管教,或包容,都出於為我們好和愛主的緣故。而劉牧師在主的聖壇上,可以這樣稱呼那些曾愛護他們的同工們,他最得罪和虧欠的是神,其次才是在他口中不恥的弟兄姊妹們。
       當我思想主耶穌的柔和,謙卑,思想祂在世間最後三年半對門徒的教導, 再思想我們敬愛的牧者鄭果,陳道明牧師,那些神所愛的僕人,哪一個不具有柔和,謙卑和誠實的品質,哪一個不是在遇到教會紛爭時,總是用愛心說誠實話,並行管教職責,目的是造就有主耶穌生命的門徒。若這一點都做不到,而是憑己意行,那一對一的門徒培訓,至多培養出來的也是他劉同蘇的門徒,而不是主耶穌的門徒。假若他果然培養出來的是主的門徒,則八年的個人門訓下來,MVCCC該會是何等蒙神喜悅的光景!但如今的教會光景只能說明是前者,而非後者。
       關於說誠實話這一點,是主耶穌對每一個基督徒的要求和命令。主耶穌教導我們說, 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太5:37)對於牧者,這是每一個牧者必備的品格,若在這一點上跌倒,而明知錯,不悔改而繼續為之,那麼這樣的人是不再適合做牧者的。
       關於劉牧師在南加買房一事,我因為只是聽說有此事,所以不便對牧師是否可有一套或多套房子做任何評論,但我要說的是,當有弟兄姊妹因為在他講道時多次指出硅谷的基督徒們不應追求住大房子(具體他怎麼說的,以他的講道為準), 所以弟兄姊妹得知他在南加有在他名下的房產5bed/3.5bath/3770sqft(6730 Lake Springs ST, MiraLoma, CA 91752),且是他提到的大房子時,大家對他教導的與所行的不一致有疑問,向牧師求證時,無論言語上是否有血氣,做為牧師,教會的屬靈榜樣,都理所當然地面對提出問題向同工做誠實的解釋。問題本身不是就牧師應不應該擁有多處房產,錢從何處來,而是要求牧師以誠實的心,合神心意的方式,回答這個疑問。
       我們記得很清楚,在兩位牧師在San Bruno貸款買condo時,因為心疼牧者每天奔跑,還曾建議他們考慮在南灣買房,當時侯牧師說南灣房貴,他們拿不出多餘頭款,當時我們真的為之感動,覺得他們的不易。所以聽到他們名下有別的房產時,我們也希望他們對教會所有疑問者有一個誠實的回復,清者自清,只要是事實,相信會眾會理解的,在牧者誠信品格上,對神對人都要盡快澄清,避免使教會在根基上,尤其讓靈命軟弱的跌倒,甚至永遠進入黑暗裡,撒謊的嘴是耶和華最恨惡的六樣之一,神必管教。
        關於教會紛爭的來源,只就我所知道的一件事做點分享。教會紛爭自然不會是一人造成,但教會如果有好牧師,他一定不是紛爭的製造者,而是終止者。一旦雙方因誤會,爭競而起紛爭時,牧者第一件事就是在了解情況後,在聖靈引導下,盡早讓雙方坐下溝通,一起禱告,促成合一。而全無聖靈,不稱職的牧者,在知道紛爭時,或置之不理,甚至採取不合神心意的方式使雙方誤會更深,並且造成彼此更大傷害,甚而反目,使教會受損,神的名蒙羞。若後者,則牧者當負主責,需立即向神向人悔改,並向對方致歉。
       2016年,與我同團契的一位教會同工夫婦與我們夫妻分享了這樣一件事:就是教會的另一對同工夫婦寫了一封抱怨他們許多不是的信,其中不乏血氣之詞,也有指控字眼。讓我吃驚的是,當牧師收到這樣一封信時,竟然把這封信交給受指責方,造成更大的傷害!當看信方提出要與寫信方溝通時,牧者婉言推脫了。結果他們只有自己去溝通,但為了不牽連牧師,避不揭露牧師讓他們看過此信一事,當看信方要求溝通時,寫信方斷然拒絕。從此兩對在主內同工的夫婦,形同路人,不再有靈裡甚至表面的任何溝通。我之所以提出此事件,是要指出牧師在處理整件事的動機,方式,方法以及造成教會同工不能合一的後果,所應負的極大的責任以及違反聖經原則的地方,是不合神心意的,這是憑己意行的行為。
       我也不便評論這樣的事是否發生在別的同工身上,如果這是他們處理紛爭的常態,那麼他們真的要在神面前先悔改,若無悔改,便不適合再做牧師。因為製造紛爭也ù是耶和華最恨惡的六樣之一。而我們每個弟兄姊妹也當審查自己,今後在教會要做締造和平的人,紛爭難免,但藉著每一次試煉,讓教會更合一,更讓神顯大,人人柔和、謙卑,藉真理和靈裡的清潔分辨是非,願MVCCC復興,真正成為合神喜悅的殿!
 
 
見證八
Frank Wu    蒙恩得救12年
       這是我寫給那些仍被假教師所蒙蔽的弟兄姐妹的。
       弟兄姐妹啊,我始終相信主要我們弟兄姐妹彼此相愛,是要我們在主裡及在真理上合一。主包容我們這些罪人,是因為我們願意以耶穌為主並且認罪悔改,主並不是包容我們的罪。弟兄姐妹間有得罪對方時能彼此包容,我完全同意是當行的,但作牧師(又兼關顧執事)的劉、侯夫婦二人早就知道金姐妹的事發生了,竟然一年多都不去探監,他並沒有得罪除金姐妹本人之外的任何人,但這是得罪神的事(難道你不這樣認為嗎?),愛主愛教會的弟兄姐妹看見了,質問他,這不是對他不包容,只是在主裡不能包容罪,他卻給出蒼白無力的理由,死活就不肯說“我有錯,我得罪神了,我愛我的弟兄姐妹不夠”。
       另外,說我們弟兄姐妹不幫他去實現探監是不顧事實的論斷,且不說更多的細節,但他們已擁有教會提供的最高級的蘋果電腦手機,上網按一般平民的辦法幾天之內就可搞定,而他們還有美國法律賦予牧師特殊待遇探監自由,他的推詞何等無力(如果我們在這裡仍然包容他而不直說他撒謊)。弟兄姐妹呀,我真的希望主像你們自己常常禱告的那樣與你們同在,讓你們藉主的話語能夠得著分辨的智慧。也許你們和劉、侯夫婦直接打交道時間還不長,你們提到的尼希米團契裡許多弟兄姐妹比你們在教會各項事工上事奉的時間長得多,開始都是很愛,很幫他們,甚至有多次為維護(也許等於你們所說的包容)他們不惜得罪其他弟兄姐妹,但後來(或者說是近期)都看清了他們才是讓弟兄姐妹產生裂痕,彼此不信任,得罪對方的根源,現在這些弟兄姐妹都能在主裡彼此認罪重新和好,並在靈裡彼此鼓勵,相愛,更加倚靠主。我說這些,只有一個目的,乃是聖靈的感動,要我愛主內弟兄姐妹,要給你們靈裡的提醒,早點看清劉、侯夫婦的假面具,時間長了,你們一定能夠看清,就像剛剛提到的(也包括我自己)許多弟兄姐妹一樣。但為什麼要無謂讓受蒙蔽的時間更長呢?
       基督早已教導我們,末世會有許多假教師出來,我們初作基督徒很長一段時間對此理解很淺,凡事深信“牧師”說的,但越來越多的事實顯現後,真愛主,愛教會的就不得不三思,這也是劉、侯夫婦拼命遮掩真相,不願事實讓會眾知道的原因。主是光,凡信祂的就會去就光,只有黑暗是怕光的。

見證九
Cindy Zhou       蒙恩得救27年
       許多弟兄姐妹認為信徒應服從牧師,而且用妻子應顺服丈夫的教導作依據。聽上去似乎有理有據,其實这是曲解神的话,必须澄清。

首先服從與顺服在聖經中的意思是不同的。中文和合本中,服從用於服從三位一體的神。聖經有服從神的教训(提後3:10),服從神的约(歷下34:32)。服從有聽從並執行和绝對服從之意。 服從只能用於聖父,聖子,聖靈三位一體的神。因此服從牧師是錯誤的。顺服用於顺服人。聖經有顺服丈夫 (弗5:22),顺服主人(彼前2:18)。顺服的意思是不计较,是爱,正如哥林多前書所说:「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 人的 恶, 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 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顺服人不是绝对的,而是有条件的。这个条件就是神所说的“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因此,顺服丈夫,但不能容忍家庭暴力;顺服老板,但不能听从老板而违法犯罪。

基督徒只能服從神,服從圣灵感动。若是服從牧师或属靈长者,就混淆了神与人区别,是很大的罪。如果教会缺乏这方面的教导,弟兄姐妹又不注重读经祷告,明辨是非,就会导致自以为服事神,却在服事牧师或属灵领袖。跟随假教师犯罪,锒铛入狱,或被神父或牧者性侵的事件。弟兄姐妹一定要警醒。
顺服人若是遇到濫用權力的牧者,丈夫,或老板。有人認為交给神吧,神會管教他们。豈不知神明明把管理世界和管理教會的責任交給了我們。因此这也是错误的。人的權力,無論是個人或集體的,無論在教會裡或社會上,都必須有制衡。因為有制衡,顺服就不可能是無條件的、絕對的。這權力的制衡,應該是我們用神賜給的智慧與能力去實行的。

       在舊約裡,君王、祭司、先知的分工和制衡。在新約教會裡,隨著信徒人數的增加,教會管理制度也慢慢複雜起來,需要按立長老(新約裡,牧師、長老、監督這3個名稱,是同等而互換的)和執事來管理教會。 聖經既然清楚講明教會管理的原則,我們若再單強調絕對順服牧師,然後把管教、制衡牧師的責任推給神,就是簡單且不負責任的教會管理理論。
 
 
見證十
Cindy Zhou     蒙恩得救27年
        牧師的職責是按照聖經教導會眾,引導會眾與神建立親密關係。聖經要求牧師“-- 你所講的、總要合乎那純正的道理”(提多2:1)。在山景城中國基督教會聽劉同蘇牧師講道九年,深感他辜負了神的托付。這裡分享許多例子中的三個:
       1.用大量時間講個人經歷,高貴出身,社會傳聞,小說電影,體育賽事,歷史典故,哲學佛學。包羅古今中外,卻忽略了神的話,更不講聖經人物和故事。(參見劉同蘇牧師所有講道錄音)。以經解經是準確講解聖經的常用方法,劉牧師則“以世界解經”,褻瀆了神的榮耀和能力。聽的人輕則不得靈命進深,重則跌進世界和魔鬼的陷阱。難怪教會的執事渾然不知基督徒應該只對神忠心,竟然提出要大家忠心於教會領袖(見執事會2017年7月2日會議記錄)
       2.利用講台攻擊教會,攻擊誹謗弟兄姐妹(參見劉同蘇講道錄音:2016年6月5日和12日)。我選這兩篇講道作為例子是因為劉同蘇牧師連續兩周為同一件教會裡發生的事攻擊教會和弟兄姐妹。兩次講道分別講了兩個流氓無賴的故事用來影射弟兄姐妹。他還講到“我在教會被人給了一刀。這個教會還有真實嗎”?我不知發生了什麼事,只是感受到他心裡的苦毒。誠然人都會軟弱犯錯,但神會引領我們堅強悔改。神說:“一切苦毒、惱恨、忿怒、嚷鬧、毀謗,並一切的惡毒,都當從你們中間除掉”。神還說不可含怒到日落。難道兩周的時間都不能除掉心中的苦毒嗎?就算是弟兄姐妹的錯,牧師就不能以愛心與弟兄姐妹溝通嗎?就算是弟兄姐妹的錯,牧師就可以在神的講台上用苦毒的言語攻擊教會和弟兄姐妹嗎?這是在玷污神的講台啊!退一步,從世人的角度講,不給對方申辯的機會是極其不公平的。若要公之於眾,也應由雙方跟會眾澄清事件原委。以免不清不楚造成誤解和紛爭。
       3. 沒有牧養計劃,講道題目常常來源於他看了什麼小說,電影,聽了什麼歌(比如劉同蘇講道錄音:心田裡的一面湖水,一露水就不夫妻….)。滿心歡喜來教會親近神,卻要被迫聽電影故事,歌手點評,心裡的苦楚難以言表。好牧人要按時分糧給他的羊。每年都會有計劃講幾個主題,幫助會眾系統的學習基督徒的功課,比如禱告,靈修。鄭果牧師,陳道明牧師所講的我至今記憶猶新,成為我一生的幫助。 劉同蘇牧師所講的對靈命成長毫無幫助,甚至會導致靈命倒退。
 
 
見證十一
Xunrong Ji    蒙恩得救17年
       我們教會在鄭果牧師、陳道明牧師主持期間,一直想改變宣教經費僅用來支持別的教會宣教士,或支援宣教機構,而想自己差派宣教士去海外植堂,建立自己的宣教工場。當時我正在海外神學院學習,一直有宣教的呼召和異象。在2009年,我把這個呼召與鄭果牧師交通,他十分高興,與我促膝長談,鼓勵我盡快出來。正當那時,劉同蘇牧師來牧會,他也積極推薦我去國內宣教,原本我們打算去西雙版納,後來他建議我們去曾經工作過的江蘇無錫宣教。當時劉牧師親口跟我們說他的宣教理念,他經常去世界各地帶領各種形式的佈道大會,看起來轟轟烈烈,實際效果很差,要做大陸的宣教,必須定下心來,一個蘿蔔一個坑去植堂,一個堂一個堂去建造,一個城市一個城市去開展,這樣打成一片,成為一個固定的宣教基地,保持長期的聯絡,如此才有果效,才會討神喜悅。他的宣教理念完全與鄭果牧師的意念謀合。
       為此,在2010年8月就開展了大陸江蘇一城市的宣教事工。在主的引領下,經過大家努力,開始參與了A教會的宣教事工。2011年1月12日就和G姐妹的三位同工一起興建B教會的植堂事工,進展很順利。到2014年發展到有兩百多人。同時我們還與那城市地區的其他家庭教會聯絡,建立了同工聯席會;另外還與周邊城市的家庭教會如常州、鎮江,遠至杭州,都有連結。感謝主那時已將這個海外宣教基地初期規模穩固下來,對教會本身也是個很大的祝福。
當時劉牧師常在主日敬拜時,在禱告中號召大家,凡赴大陸出差、旅遊、探親,都可以順道去參與宣教。四年中已去過那邊宣教的有29人,凡去過的弟兄姊妹都深感靈裏有莫大的收穫。其中姚牧師還帶了九位弟兄姊妹去那裡辦了一期夏令營,給那邊的教會留下了深刻的好印象。還有我們教會為了配合那裡的宣教事工,專門成立一個禱告小組,由蘇弟兄帶領,有40人參與,常為海外宣教各項事工代禱,到目前為止都沒有停止,感謝主!
但是,在2014年五、六月逐漸停止了與大陸AB教會的聯繫,也不准許我們前往,也不另派其他宣教士去。侯牧師帶領宣教執事去大陸其他城市、美國波特蘭、台灣、日本等地,尋覓新的宣教工場,原因不明。劉牧師改去日本、澳大利亞、加拿大、歐洲參與CHISTA宣教機構所舉辦的福音營事工,令人百思不解他為何改變策略?為什麼輕易放棄苦心經營、已經頗具規模的海外宣教基地?這些宣教策略的重大改變劉侯兩位牧師並沒有和宣教同工們好好商量和禱告。
有關我被迫榮退宣教士的事,我想澄清以下幾個事實: 2010年7月25日我與彭姊妹一起經長執會討論通過,並於美國國際協傳會按立為宣教士,在當天主日行了差派禮。半個月後,我們奉命赴大陸宣教植堂,一直到2014年5月17日晚劉牧師找我說,鑒於我的身體狀況,長執會決定,明天主日時將宣佈你們榮退。我深感突然!因前一星期,劉還詢問我下步宣教計劃。我當時的回答是這樣的,我是立定心志,宣教直到見主面,這是我向主發的誓,不管什麼情況我都絕不改變。不過,既然是長執會的決定,我只能順服。不過AB教會還有許多事情要辦,希望有人來接班。在沒有人來接班前,我將繼續與他們聯繫。
但萬萬沒想到,隔不多久,劉向他們發出電郵通知他們不要與我再聯繫,他的電郵是這樣說的:教會五月份已經正式宣布嵇弟兄從那一城市宣教事工退休,為了避免不必要的誤會,以後山景城教會的聯繫,請直接通過現任差傳執事周姊妹和長執會主席王長老並劉聯繫。我才明白,教會已經決定不去那裡宣教了,也不會派人來接班。不過劉牧師這樣的處理方式,實在不是一個基督徒的行為,當面答應,背後又做另一套。於是我在禱告中決定,既然教會不再差人去那裡,而那裡仍有很大的需要,我作為一個基督徒,作為一個宣教士,怎忍心半途而廢。為此將近四年,我們自費前往去宣教,並通過網絡,密切與他們保持聯繫直到現在。他們也把我當成是他們的同工,是他們教會的一員,感謝教會禱告小組也繼續為他們代禱!

我在被迫榮退後,有一回找王長老談,方知王長老根本不知道我要榮退,長執會也沒有討論過這事!原來全是劉牧師一手策劃!這事令我更為震驚!

過後,長執會又傳出,我們教會幫了AB教會好幾年,他們可以自立了,不必再去扶植他們,所以沒有必要再去。這樣的說法,實在不合聖經的教導。宣教不是慈善!不是施捨!不是扶貧!而應該以謙卑的心志,將福音傳到地極為目標。況且宣教是雙向的,是互相祝福,互相禱告,互相支援,尤其在靈裡。屬靈程度,我們教會不見得比人家強。正如G姐妹常說,靈胞遠比同胞親。我們在靈裏結成姊妹教會,哪能說斷就斷呢?真的,我們應該好好反省教會的宣教心態!

此外,從當時的具體情況來說,A教會剛剛經歷了分裂,弟兄姊妹走了一半,正是困難時期。B教會發展迅速,從幾家人發展到200多人,同工很需要調整,G姐妹年近70,打算再按立一位傳道。劉牧師當時已答應去辦理,但因斷了關係,就沒有繼續跟進,這使得他們在同工建造上造成了困難。還有,劉牧師曾答應,在那城市眾家庭教會中辦同工培訓班,不了了之,無法兌現,給他們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在宣教事工中,我們教會20多年來,每年一度舉辦差傳年會,近年來不再辦了!以往差傳執事下設差傳小組,討論差傳事工,現在也被取消了!從2014年5月25日侯的主日講道中,探究其原因,原來劉牧師美其名曰,應當注意裡面的生命建造,認為做差傳要先有生命才行!若缺乏宣教激情,再插滿萬國旗,也只是擺設罷了!

如今,差傳奉獻銳減,不差派宣教士,也沒有海外宣教工場。沒有宣教的教會是個死教會!一點也不假,我們教會目前如此荒涼的光景,與牧師不注重差傳宣教是有重要的關係。
 
 
見證十二
(本見證集未完待續,敬請期待)
 
 
 
結束語
當你讀了上面弟兄姐妹們的見証,你會給劉侯夫婦什麼樣的短評呢?我想和三藩市華人宣道會主任牧師給的相差不遠吧。山景城中國基督教會的使命和宗旨一直是「尊榮神,完美敬拜,普世宣敎,人人服事,作主門徒,豐盛靈命,彼此相愛,領人歸主,關懐社區」。但從這些弟兄姐妹的見証中,我們不難看出現今在劉、侯「牧養」下教會的光景是:「尊榮神」變成了尊榮牧師自傲名牧;「完美敬拜」變成了哲學、電影、好聲音;「普世宣敎」變成了中止海外差傳事工; 「 人人服事 」變成了排除異己唯選中意; 「 作主門徒 」變成了一對一作牧師門徒;「豐盛靈命 」變成了廢主日學無培靈會;「彼此相愛 」變成了拉幫排他分裂教會; 「領人歸主 」變成了趕出教會少結果子;  「關懐社區 」變成了不愛弱者不幫需者。
       聖經箴言6:16-19中說到 “耶和華所恨惡的有六樣,連他心所憎惡的共有七樣: 就是高傲的眼, 撒謊的舌,流無辜人血的手, 圖謀惡計的心, 飛跑行惡的脚, 吐謊言的假見證, 並弟兄中佈散紛争的人。” 從以上這些見證中請讀者看看劉、侯夫婦占了幾樣耶和華神所恨惡的呢?!更可怕的是劉、侯非但不懊悔自己所行,還使盡渾身解數把責任推給別人,誣賴弟兄姐妹「逼迫」他們,並抹黑山景城教會是「黑窩」!這樣的牧人不但給神的家帶來損害,他們自己也要面臨從神來的審判!
        聖經以西結書34:2-4中寫到:“「人子啊,你要向 以色列 的牧人發預言,攻擊他們,說,主耶和華如此說:禍哉!以色列 的牧人只知牧養自己。牧人豈不當牧養群羊嗎? 你們吃脂油、穿羊毛、宰肥壯的,卻不牧養群羊。 瘦弱的,你們沒有養壯﹔有病的,你們沒有醫治﹔受傷的,你們沒有纏裹﹔被逐的,你們沒有領回﹔失喪的,你們沒有尋找﹔但用強暴嚴嚴地轄制。”」猶大書1:12-13節說「他們作牧人、只知餵養自己、無所懼怕。是沒有雨的雲彩、被風飄蕩。是秋天沒有果子的樹、死而又死、連根被拔出來。是海裡的狂浪、湧出自己可恥的沫子來。是流蕩的星,有墨黑的幽暗為他們永遠存留。」
深願每一個愛神,愛神的家,愛山景城基督教會的弟兄姐妹為教會禱告,求神恢復教會榮耀合一的見證,恢復講臺的聖潔,使神的話語和旨意行在教會如同行在天上。同時我們也因著耶穌的大愛誠心希望劉侯夫婦能夠好好在神面前悔改,牧養主羊,用純淨的靈奶喂養他們,將來在基督的審判台前能夠被神稱爲忠心、又良善的僕人。

2 条评论:

  1. 你的意思应该不要揭露了?

    回复

  2. 近日读到“中等灵力陷阱”一文,不自觉给自己排排位,感觉自己岌岌可危,随时有被牧羊人摈弃旷野,被野狗饿狼吞吃之危。再对比一下圣经中的各式羊儿,又觉得自己还有希望站在不被抛弃的队列,针对作者观点的几个疑问随之而出。

    一问作者,圣经什么地方允许牧者把羊分为三六九等?约翰福音21:15-17,主三次对彼得说:“你喂养我的小羊” “你牧养我的羊” “你喂养我的羊”。这三个“羊”,英文译文第一个是lamb, 后两个是sheep。lamb是指一岁以下的绵羊,sheep是指成年的绵羊。也就是说我们的主要彼得牧养的是所有的羊,不分年龄,不论出处,更不看这只羊是十岁了还没有断奶,还是刚刚一岁就在草场打滚撒欢。教会的复兴,应该是从牧者把每一个罪人领到主的面前,让他们认罪悔改开始;一个教会,信徒总有信主早和晚的区别,也有早吃干粮和晚吃干粮的差异。作者作为牧者,难道在牧养教会时对他的羊挑肥拣瘦吗?难道弃绝信主久而灵命弱的,只专注于刚得救而渴慕主的?因为按照作者的“投入产出比”理论,牧养信主久而灵命弱的羊,完全是负效益,是被摒弃的对象。当年以色列人在旷野漂泊四十年,那一代人倒毙旷野,不能进入神的应许之地,这一惩罚由神来实施。摩西受呼召事奉以色列全民。当神向以色列民发怒,摩西一次次苦苦哀告,求神饶恕以色列民,不要灭绝以色列民哪一支,哪一派,甚至不惜“把自己的名字从生命册上涂掉“为代价。
    二问作者,教会的资源和权利到底从谁而来?又为谁而用?教会是神的身体,是神给属他的儿女在地上设立的属灵的家。资源和权利都是从神而来,都应该为扩张神的国度所用。从这一点来讲,教会的每一位兄弟姐妹所拥有的资源和权利应该是相同的,对等的。但是,“因為教會的世界化。當人們來到教會,只是加入了一個自我中心的俱樂部,則該俱樂部的資源就只會被用於自我服務“。从人的角度讲,最可能将教会资源和权利用于自我服务的不是会众,更不是作者笔下的”加入俱乐部久的人“,而是牧者。从主日的圣坛,主日学,到门徒培训;从牧师的续聘,长老的产生,执事的提名,到长执会的各项决议;从365天的探访,到外出宣教,哪里没有牧师的身影?一个教会的牧师,特别是主任牧师,是教会资源和权利的最大拥有者,如果牧师所传讲的不是全备的真理,自身没有圣灵的果子,所行所为连世人的道德标准都达不到,那他给教会带来的将是毁灭性的灾难。
    三问作者,作者作为牧师,如何处置本教会的起“负效应”的年老的兄弟姐妹?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在作者看来,会友在教会呆的时间越久,拥有的权利也就越大,消耗的资源也就越多,而他们在教会又是“负效应”群体。简而言之,年纪大而灵命弱的兄弟姐妹是教会的负担和包袱,还有可能是祸端。关于老人,我们的神又是怎么说的呢?“当孝敬父母,使你的日子在耶和华——你神所赐你的地上得以长久”(出 2:12)。这是神赐下的第一条带应许的诫命。“约书亚,你年纪老迈,未得之地尚多” (约13:1)。神要年轻人要尊敬父母,神也没有因约书亚年事已高而让他停止事奉。为什么作为神的仆人的作者,居然公开宣称教会中的年长者是“负效应”制造者。十年在人的一生中不算短。一个牧者十年前接手的灵命婴孩们,按照作者的16倍理论,现在也该成为灵里的儿子,像保罗灵里生的提摩太和提多,为主去征战,为主去驻守一方。请问作者在灵里生了几个这样的儿子?
    “耶 穌 又 對 眾 人 說 、 我 是 世 界 的 光 . 跟 從 我 的 、 就 不 在 黑 暗 裡 走 、 必 要 得 著 生 命 的 光 “(约翰福音8:12)。作为牧者的作者,却从主眼中一片黑暗的世界得了牧养教会的灵感和启示,自然会用世界的方式方法来管理和牧养教会,这难道不是另一个陷阱吗?

    回复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