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读者投书 > 正文
疯民粹 底层人民怒吼 欧美掀起反全球化浪潮
2020年05月04日 读者投书 ⁄ 共 2421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45 views+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全球供需链断链所导致的经济衰退促成基层劳工的生活顿失倚靠,“反全球化”的声浪于此之间粉墨登场。

事实上,反全球化由来已久,如2008年发生余波至今荡漾依然的金融海啸,拖下全球经济陷入泥沼,此间受害最深的是一群无力抵抗浪潮的底层。诚如电影《大卖空》(The Big Short)所叙述的那样,在金钱游戏的狂欢过后,那群坐领高薪、玩烂全球金融市场的华尔街高层仍安坐高位,继续推出无人知晓内容的复杂金融商品,并把狂欢的结果交由全球一般人承担,他们则把狂欢的结果当成另一次获利的契机。

欧洲民粹风起 底层人民的怒吼

全球民粹主义风潮骤起,欧洲极化政党兴起,2008年金融海啸堪为直接的导火线。2009年10月4日,意大利政党“五星运动”(Movimento Cinque Stelle)成立,主要求即为民粹主义,反对欧盟式的区域整合,诉诸“群众的事,群众决定”的直接民主,反对传统政治菁英垄断行政职位暨资源,于2013年成为意大利国会最大党。

2017年,时任总统候选人的马克宏(Emmanuel Jean-Michel Frédéric Macron)倚靠法国菁英的支持,成立“前进!”(En marche!)这个严格意义上不属于政党的“网络政党”(现已发展成正式政党,并更名为“共和国前进!”),挟带高支持度,击败极右派“国民阵线”候选人玛琳.雷朋(Marine Le Pen),成为新的法国总统。

2019年,乌克兰喜剧演员泽伦斯基(Vladimir Alexandrovich Zelensky)“假戏真做”,参选乌克兰总统,以得票率73.22%大获全胜,但由于泽伦斯基任命大量电视台制作人等缺少政治经验的娱乐圈人士出任政府要职,引发部分人士不满,质疑泽伦斯基是在搞演艺圈政府,泽伦斯基就任一周不到就有7万人请愿要其下台。

前述的举例,皆为指涉一件事情:人民,特别是底层人民,开始向传统的政治菁英发出怒吼,要求传统的政治菁英“滚下台”,故这种怒吼最直接反映的地方便是选举结果。意大利五星运动、马克宏(可能还带有菁英色彩)、泽伦斯基等,非传统型的政党,亦非传统政治菁英,却在时代的潮流中,被人们推上历史舞台。

人民对于全球化下的资源分配不均、贫富差距扩大,其愤怒通过用选举或其他惯常、非惯常的政治参与方式,将传统认知的政治菁英尽数赶下台,幸存的政治菁英为了自保,亦不得不选择妥协,更甚者是干脆同愤怒的人民“站队”。

欧洲内部的民粹政党──或说右翼或左翼民粹主义政党,目前仍没有一个非常鲜明而一致的定义,但民粹主义的共通点是:这类民粹主义挂帅的政党是以其“想象中”、“臆测中”的“底层人民”作为号召对象,并一手将全球化下得利的社会主流菁英打入批判之列,另一手针对“非民粹主义者认为的‘人民’”进行边缘化与敌我之分,从而指涉“我们”与“他们”之别。

民粹主义政党在欧洲取得全面胜利的原因──或说其依凭的底势,便是2008年金融海啸带来的经济大衰退,致使一般人民,尤其是底层人民的经济窘境,这群人对经济的不满化为箭矢,射向一般被认为代表支持全球化的传统菁英,反全球化的倾向则化作选举结果:走了传统,来了不知好坏的非传统。

是故,反全球化的氛围其来有自,新冠肺炎疫情不过是开了另一扇新的门而已。

美国敲响反全球化战钟

作为受金融海啸之创最为严重地区之一的美国,2011年震撼全球的“占领华尔街”运动兴起,由不满大企业的贪婪、社会分配不均的一群人发起,以反对大公司影响美国政治、金钱和公司对民主、在全球经济危机中对法律和政治的负面影响为号召,展开占领纽约市金融中心区的华尔街行动。这把野火烧到全世界,全世界多个地区响应占领华尔街运动,引发当时的人们广泛讨论。尽管轰动,却也昙花一现,全球化下的分配不均等问题并未引起各国政府的深度重视。

占领华尔街运动,不过是敲响反全球化战钟的第一声。

今日,新冠肺炎肆虐美国,冲击美国经济。美国就业结构本就“体质不良”,约有2,700万的非典型就业人口,于重大的环境冲击、经济衰退之际,更容易受影响。目前美国总计初次申请失业救济金的人数已经达到1600万人,人数仍在攀升中;美国3月失业率从3.5%上升至4.4%,目前专家学者评估,在反映近几周的大规模失业人数后,美国4月公布的失业率将上看7%至8.7%,可能创下史上最大失业率增加幅度。美国人民对于全球化的怒火,又有如金融海啸那时的熊熊燃烧。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的上台,某种程度反映出美国人民对全球化的不满。综观特朗普2016年的选举口号,不离“让美国再次伟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以及多项反对全球化、要让工作回流的口号。全球化之于美国基层人民,那是抢走基层人民工作的元凶,是全球化让大量美国本土的工作外移,经济困境助燃其反全球化的倾向。

特朗普一定程度的迎合美国人民的“口味”,运用简单粗暴的手法操盘国际贸易、经济、相关协议及附随于其的谈判,暂停或重谈不合乎“美国至上”的经贸协议,并将美国的经济问题简化成“贸易赤字”。特朗普带着美国,同中国搏命打了近三年的贸易战,为的也不过就是500亿美元的美国农产品出口、中国开放金融市场罢了。特朗普的手法粗糙、粗暴,之于美国人民的宣传却也有效。

特朗普诉诸民粹,形式上打着反全球化的旗帜,用以隐藏“美国反对没有美国至上的全球化”的意图。根本而言,特朗普深知美国产经仰赖全球供应链已深,贸然反全球化,更甚者“逆全球化”,对美国百害而无一利。

无论在美国、欧洲乃至世界各国,亦无论本次新冠肺炎疫情如何影响各国经济,疫情都只是让各国社会深层次结构问题“见光死”,此些问题不全然与全球化有直接相关,可能仅是部分相关,将全球化贴上负面标签、反全球化的声音又是否会让本可趁机讨论解决问题的契机,再一次流失?

整幅反全球化浪潮的图景,民粹主义几乎完成整幅构图,肺炎疫情是让整幅图景的色彩鲜活起来,由此开展全球化与反全球化间的论战。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