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读者投书 > 正文
“布拉格之春”与“北京之春”
2020年05月02日 读者投书 ⁄ 共 1502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33 views+

     再过一个月就是“六四”三十一周年了,美國資深媒体人杰克•波索比克(Jack Posobiec日前在推特貼出一張捷克布拉格一處廣場展出六四事件看板的照片,可以说是今年六四纪念最早的热身。纵观今日之世界还有哪一个国家的市政府会放“六四”看版纪念“六四”,唯有有着光荣民主历史的布拉格。一个久违的名字“布拉格之春”又跳动在人们的面前。

该照片虽是去年六四三十周年,同时又为捷克天鹅绒革命三十周年。他在这个时候推出,除出纪念六四与天鹅绒革命以外,更有另一个重要的意义。今年1月20捷克议长库贝尔猝死。库贝尔的遗孀与女儿2月26日接受捷克电视台采访爆料,库贝克在今年1月20日在办公室猝死,让他无法完成原订2月的访台计划。并指控两封由中国驻捷克大使馆及捷克总统发给库贝克的威胁信函,是导致他猝死的关键因素。

除了威胁信,他的妻女还透露,1月7日库贝尔参加中共使馆举办的新年宴会时,被大使张健敏叫到办公室,当面威胁让他不要去台湾,他回来后坐卧不安,三天后就在办公室猝死。这位“天鹅绒革命”的参与者曾经说过,“共党统治的时代我都达成目标了,民主时代没人能指使我”。然而他没有想到,自己没有倒在捷克的专制制度之下,却死在捷克已经民主三十年后的今天。这是一个多么触目惊心的血案,世所罕见,震惊国际。

如果库贝尔仅仅遭受中共使馆威胁还能理解。最近几年中共外交部门威胁那些与台湾亲善的西方政治人物已是家常便饭,不足为奇。像库贝尔这样级别的政治人物访问台湾,对欧洲对世界都会有示范效应,如果成功,对中共的所谓核心利益必然是当头一棒,中共必然要想尽一切办法,使出一切手段进行阻止。但是作为自己本国的总统,却与中共一起狼狈为奸,威胁自己的国民议会的议长,那就不同寻常了。这已不是什么政见不同,也不是滥用总统权力,这是里通外国,活活逼死一个民议代表的议长。

捷克总统泽曼是西方国家领导人中最亲中的,甚至一位与习近平关系密切的中国超级富商,叶简明成为他的私人顾问,他执政的7年中努力实现中国在捷克的各项投资,推动与中国的经贸合作。甚至捷克最大的媒体集团,中信公司参股占了百分之57.为中共所掌控。而协助中信集团成功收购股权的两位主要关键人物之一竟是捷克前国防部长,目前担任中资拥有的斯拉法亚足球俱乐部主席的雅罗斯拉夫 泰福迪克(Jaroslav Tvrdik) 另一位是现任总统顾问马丁 纳什德里(Martin Nejedly)。泽曼的亲中得到习近平赞赏,称其在涉华问题上公开仗义执言。什么是涉华问题当然最重要的是台湾。

捷克是共产国家中最早开始民主化运动的国家,1968年1月5日开始到该年8月21日的民主浪潮,以苏联镇压告终,史称“布拉格之春”。当时很多中国青年都以“布拉格之春”为精神力量,走上反抗中共专制的道路。1979年的那场“民主墙”运动也称“北京之春”,《北京之春》杂志之名也源自那场运动,“北京之春”与“布拉格之春”有着精神上的血脉关系。二十年后中国89天安门民主运动的又影响了捷克的“天鹅绒革命”,结束了共产专制成为民主国家。没想到三十年后民主的捷克又一头栽倒在中共专制的怀抱,逼死了坚持自由,毋使正义蒙尘的议长库贝尔。

历史是如此徘徊,现实是如此无情,长使英雄泪满襟。“布拉格之春”败,“北京之春”继,掀六四民运,“六四民运”败,“天鹅绒革命”继。“天鹅绒革命”又拜倒在专制中国之下。好在历史新的一页又开始了,泽曼曾经说要让捷克成为中共在欧洲“永不沉没的航空母舰”,但这艘航空母舰触礁了。去年11月新任布拉格市长贺端普中断了与北京的姐妹关系,当他把“六四天安门大屠杀”展版放上街头时,“布拉格之春”与“北京之春”又续上了血脉关系。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