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基督精兵 > 正文
基督精神照亮美国
2020年05月01日 基督精兵 ⁄ 共 1688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59 views+

一个月前,John Botti,应该怎么也不会料到,自己的生活,会发生这样巨大的改写。

如果没有疫情,作为JP Investment投资公司的创始人,John Botti现在应该和他的朋友,游走在华尔街,为资本搏斗,或是是在自己位于Wechester的度假屋,静享春色。但现在,他却转了行,搞起了长途运输,穿梭在田间地头,往卡车上装土豆。

“我在食物银行主事的朋友告诉我,因为疫情阻隔,物资吃紧,纽约市Bronx区的食物银行已经见底,但每天依旧有很多家庭,饥肠辘辘等待救济。他们不得不让很多人空手离开。

“但另一方面,在电视上,我又看到中西部农民,因运输成本太高,冷藏能力有限,农副产品被倾倒,或扔在田里。于是,我就在想,自己能做点什么,成为这无餐可食的低收入群体与这无市可卖的菜农间的纽带。”

“在和我的朋友,物流运输公司Soar创始人Marc Kramer商议后,我们认为,不如做他们间的无偿“搬运工”。

如果交通阻隔,运费增加,农场主无法亏本将农副产品运出,那么我们就带着物流,去到他们那里,无条件帮他们收菜,再自行拉回纽约城的Food Bank,发放给因疫情失业的低收入家庭。

于是,John Botti,召回了自己许久不用的LinkedIn和推特账户, 广而告之身边亲朋,自己将成为“运菜郎”,只要你有无法运出的菜,我们就去收。同时,也公开招募和自己志同道合的小伙伴,成立公益助农运输小分队。

“有一天,爱荷华州Cranney Farms的农场主联系了我,称他地里有42000磅土豆,可以免费来取。我们二话不说,就组织了一辆半挂车,从盐湖城,开到爱荷华,去装本要埋在地里做堆肥的土豆,星夜拉回纽约城。”

“去得时候,我们还在想,装菜的问题怎么解决,如何保证菜品完好无损,没想到刚到那里,我们发现,已经有很多附近的农民,开着皮卡,来帮我们装菜了。”

43000磅土豆,在大伙的帮忙下,捡拾、分拣、打包、装车……仅用了一天,就搞定完毕。

车轮滚滚星夜驰援,2天后,就已经送入食品银行East Side House Settlement的库房:

而那里的志愿者,迅速接力搬运,装袋,分发。从爱荷马州的农田里到5000多户低收入家庭手中,仅用了4天。

“从联系农户,到物流运输,再到调度沟通

,每一个环节,都有繁琐的工作和各方面的协调,还要贴补交通运输的费用。累是一定的,但看到一车车带着泥土芬芳的农产品,装入纸袋中,分发到颤巍巍等待食物的人手中时,疲劳的身躯,一下就又干劲十足”

John Botti称,除了爱荷马Cranney Farms,还有纽约上州的菜农和密西西米种美国稻米的农户,联系了他们,希望他们继续派车,将这些本要扔弃的菜品,拉回食品银行。

而为了给爱心菜农一些微不足道的补贴,他也在gofundme上创建了账户,向大家筹集善款。

“农场菜农出菜,运输公司出车,食品银行出力,爱心市民出钱,在这一场跨越2475英里的接力中,所有普通人,为了同一个目标,奔跑了起来。突然你感觉,无论是哪一个州,人们的心,都是如此之近”

全纽约乃至全美,像Farm to Food Bank这样,既解了农民之急,又饱低收入群体的胃的慈善运输活动,远不止一例。

在波多黎哥San Juan的港口,16,000磅马纳蒂产的菠萝,圣伊莎贝尔产的木瓜,以及瓜纳卡的绿蕉,正等待装,由Crowley物流公司捐出的一个带有冷链的集装箱,将带领它们去向非营利性食物救援组织City Harvest的仓库,分发给纽约市的一线人员和城市中的老年人,以及低收入家庭。

而这些带有热带风情的水果,来自一个个热情有爱的波多黎各捐赠者。

纽约上州,在全美奶农协会的组织以及付费运输下,8000加仑本应被倒掉的牛奶,被搜罗收购后,运往了雪城Syracuse的购物中心,所有路过群众,只要有需要,即可领取一桶上州自产的醇香牛奶。

“车轮滚滚,爱心不息,在收菜装车入库分发的过程中,从农田到食物银行的距离里,我们突然看到,一场由此前素未谋面的普通人,一棒一棒传递下来的爱心接力。

“病毒如同利刃,将我们的平静生活划出裂隙,但普通人却聚集起来,跨越阻隔,透过裂隙,将人性的光芒,洒向现实。”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