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宗教交流 > 正文
美国档案–1899年费城国家出口展览会上的满清亡国奴
2020年04月25日 宗教交流 ⁄ 共 2332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47 views+

美国国家档案馆官网上的Identification Papers of Chinese Exhibitors Appearing at the National Export Exposition of 1899, 1899 - 1899,其ID是567447,用这个ID可以在他们官网上搜索页里精确定位这个档案,但是他实际上它本身没有内容,而只给出5个档案的链接,另外也对这个系列作了个介绍:中国政府派了几名(应该5名)中国人来参加此次展览会,演示中国的艺术、手艺、宗教和社会生活。这5个档案主要是5名中国人的证明文件,上面有照片,还有姓名、年龄、身高、身体特征、职业和居住地。
第1个档案:Identification Paper of Young Toy,其ID是16730765,只有一页,

上面有他中文签名:楊貯,还是从右向左写,居住地填中国广州,他的名字当然是用广东话发音,Young基本上还跟“杨”相同,而Toy跟“貯”,让非广东人无法想象。早期去美国的中国人,多是广东人,而且大多是劳工,文化水平不高,他们的英文名不知是在中国还是在美国起的,不知道为什么名字中经常会有“oy”这个音,这里的Toy,还有Moy,Hoy 等,而且似乎很多时候,起名的人似乎专门会找一些有实际含义的词,比如toy,玩具,还有See,看见,Duck,鸭子,等等。杨貯,年龄53岁,身高5英尺4又4分之3吋,差不多1米65,在展览会上要演示的职业Sedan chair bearer,抬轿子的,轿子Sedan chair。私家车叫sedan car,里面也有个sedan,所以翻译成轿车吧。杨貯身体特征,左眼有个痣(a mole one left eye),还有一项是在哪里从事这项职业,干了多就,填了广州,4年。最下面部分是美国驻香港领事馆总领事的说明,说按照国会制定的法规,特此声明,该名中国人于1899年8月3日来到我面前,验明确为其人,并签字。最上面,被照片挡住了一部分的文字,称杨貯持有的是第100号证件,说此人由Yut Fun Exposition Co., 似乎是一个专办展览的公司派遣去美国参加费城展览会(公司叫Yut Fun, 艺方?),会上将有一座中国村,展出中国建筑、服饰、交通、社会生活和宗教崇拜等。按照国会一项法案并由总统批准,他因此前往美国。看来美国为他们去美国专门通过一项法案,可看作排华法案下的特许吧。然后中间certificate 号码是489,右边有蓝笔193字样。

第2个档案:Identification Paper of Yif Wai,其ID是16730766,也仅一页,

题目里的姓Yif,拼错了,应该是Yip,此人也有中文签名,叶煒,“叶”基本上都拼为Yip,字母p手写容易看成是f。证件与杨貯一样,年龄23,身高5英尺2又2分之一吋,1米60的样子,也是广州人,职业是画家painter,也是在广州从事画家有4年了。身体特征也是左眼角上有痣。最左边号码是20,中间的证件号码是418,右边蓝笔写140,照片中胸前牌子上写的也是140.

第3个档案:Identification Paper of Quai Ying, 其ID是16730767,一页

是个女孩,签名为桂英,6岁,身高3英尺6吋,职业是Acrobat,杂技,居住地是上海,在上海演杂技1年了。身体特征:pockmarked,就是有麻点,雀斑之类的。也是在香港总领馆办的签证,日期跟前面两个广州的不一样,是8月19日,美国总领事签名也不一样,前面两个都是签了姓名的字母,这里签了姓,Williams?证件号码是270,而右上角有个蓝色手写数字807,照片中桂英胸前拿一牌子,根据叶炜的照片,上面写的可能也是这个数字,807,但是这里似乎有反光,数字看不见,中间708应该是证件号码,前面两人也都有此数字。另外,发现前面两人签中文名都是右向左写,桂英却是左向右,难道她叫英桂?不大可能,另外,桂英两字,与其它英文从笔迹看似乎是同一人写的。

 

第4个档案:Identification Paper of Louis Yut,其ID是16730768(这个ID是连号的),一页

中文签名吕日,英文名Louis Yut,28岁,身高5英尺1又4分之3吋,1米6不到,职业手写比较难认,Jinriksha man,上网查Jinriksha,说是ricksha的另一种写法,ricksha也拼成rickshaw,就是人力车,ricksha,jinriksha,都是日语。吕日是拉人力车的,北京叫拉三轮的,骆驼祥子的职业,上海叫拉黄包车的。前面说明中提到交通,这就是代表交通的。居住地广州,在广州拉车3年,体征,左耳上方有疤。吕日证件号是224,中间有642,右上角数字是317,照片中隐约可见317,上面写什么看不清。他也是1899年8月19日在香港签证,总领事签字似乎看日子,这天都是写Williams。

第5个档案,Identification Paper of Chet Idee,其ID是16730772,

中文签名吉弟,4岁,只有2英尺11吋,50公分左右。职业也是杂技,居住地上海,在上海演杂技1年,他应该跟桂英是一道的,这个证件应该是同一个人填的,中文名也是从左向右写。证件号码271(桂英是270),右上角蓝笔写808,照片上看不到数字,有coptic(?,看到1905年有华人去美国坐的船名叫Coptic,是不是吉弟坐的也是叫Coptic?)字样,也是1899年8月19日香港签证,总领事同样的签名。体征,头顶有小疤。

两个孩子挺可爱的,其他3位成年人看着有种不太舒服的感觉,尤其是杨貯,他的发型,特别是眼神,看着总让人联想到中国人给外国人留下的不好印象。叶炜形象稍好一些,且比较纯朴。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