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宗教交流 > 正文
国际疫情追责压力大 北京掂量手上的梵蒂冈牌
2020年04月23日 宗教交流 ⁄ 共 1830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54 views+

图为罗马天主教皇方济各2018年9月于梵蒂冈 REUTERS/Max Rossi

(法广RFI 肖曼)天主教梵蒂冈教廷新闻室21日强调:教宗“短期”没有访问中国的计划。这虽否认了两周来意大利媒体的有关传言,令台湾方面暂时放心。但台湾中央社发自梵蒂冈的署名分析文章现实地指出:如果“教宗访问中国首站为武汉”的猜测成真,这对于急于走出疫情追责国际压力的北京而言不失为一步好棋。不过,北京还需要掂量走这步棋的得失代价。

中央社21日从梵蒂冈发出的特稿说:梵蒂冈教宗方济各梦想访问中国早已是公开的秘密。2014年教宗方济各出访韩国回程飞越中国领空时,他曾毫不避讳向随行媒体表达,梵蒂冈对中国随时敞开接触大门,他想访问中国,“如果可以,明天就出发”。近6年以来,教宗不断向中国递出橄榄枝,试探可行的访中契机,甚至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去年访问意大利时,教廷高层也向意媒透露,日理万机的教宗为安排“习方会”特别放空三天行程,但最后仍因中共顾虑党内压力破局。

教廷对中谈判的长期困境是发球权一直在中国手上,教廷稍触红线,中国就关上对话大门,因此教廷只能卑躬屈膝、谨言慎行,不管国际舆论怎么盘问,教廷对于中国打压天主教、香港反送中或新疆再教育营等禁忌话题绝不能碰,为此教廷形象受到重创。

教廷2018年签署了梵中主教任命临时协议,获得历史性突破,首度让无神论的中共政府承认教宗领袖地位,但协议内容在中国要求下不对外公开,各界只看到教廷让步承认中共非法祝圣的爱国主教,还成了中共迫害地下教会的帮凶。

也许教廷在梵中谈判中是哑巴吃黄莲,但近期却因新冠疫情危机,而出现转机。中国政府隐匿疫情引发国内外巨大压力,吹哨医师李文亮遭噤声枉死事件,掀起中国民众对言论自由的渴求;许多国家则认为中国起初粉饰死亡人数与病毒严重性,是导致疫情瘫痪全球的祸首。

之后中国启动空前大外宣消毒,到处输出防疫经验、外销医疗物资,著力之深正反映了习政权所受压力之大。此时梵中立场逆转,中国可能更期盼借教宗访问提振国际声望,毕竟教宗是全球13亿天主教徒的精神领袖,具崇高道德象征。有“教廷基辛格”之称的国务卿帕洛林(Pietro Parolin)不可能忽视疫情下国际新政局隐含的契机,教廷近日连串动作都可看到对中国的疫情外交痕迹:

动作之一:教宗亲信主编的期刊《公教文明》日前推出了简体中文版,被认为是凸显梵蒂冈向北京靠拢的迹象之一。该期刊今年成立满170周年,由教廷国务院督导并由教宗方济各所属耶稣会负责,主编为教宗的挚友兼智囊习安东神父(Antonio Spadaro),他去年曾到访中国推动梵中关系,也是目前教廷对中国文宣的重要写手,因此该期刊增加简体中文版被视为当前教廷对中国政策的风向球。

动作之二:教宗在复活节讲话中特别提到缔造和平需要“创意”、“不计代价” 。一位熟悉梵蒂冈事务的专家认为,教宗所提的创意与不计代价,一向反映教廷对中国的交往思维,比如虽然2018年签署的梵中协议备受争议,但被教廷视为是教宗方济各任内最重大的创意突破,为达此目的,教廷不断要求中国地下教会作出牺牲。

梵中2018年签署主教任命协议,使中国承认教宗是中国天主教领袖,教廷视此为对中谈判的重大胜利,下一个目标就是不计代价推动教宗访问中国。今年2月,教廷与中国的双方外长利用出席慕尼黑安全会议时缔造历史性会晤,教廷还希望在疫情下发挥更大国际政治影响力。经过香港抗争与隐匿疫情等事件,中国正饱受国际批判,习近平政权恐已不稳,急需巩固遭弱化的领导威信,也许更需要通过教宗访中议题来转移国内外的庞大政治压力,可能会视教宗访问为“天上掉下来的礼物”。

梵蒂冈外长帕洛林透过与中国关系良好的意大利政府安排相关事务,意大利总统府秘书长詹佩提(Ugo Zampetti)近期多次被目击进入梵蒂冈城内。习近平3月16日曾与意大利总理孔蒂通电讨论合作抗疫事宜,孔蒂3月30日就获得教宗私下接见。

中央社转引专家分析:如果教宗访问武汉的报导为真,代表中国近期全球大外宣效果不彰,习近平为巩固政权,缓解国际、国内压力,只能甘冒中国共产党大忌,走邀教宗访中这步险棋,亲手打破中共坚持的无神论、外国势力不得干预内政等铁律,此一突破有助中国走向宗教自由、民主开放,也是教廷设定的长远目标。

但另一方面,北京不会忘记:梵蒂冈前教宗圣保罗二世访问共产统治下的波兰,激励当地工会运动,间接促成东欧共产政权垮台。因此中国政府过去对于教宗访中议题一直十分谨慎,担心冲击中共以党为大的无神论领导基础。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