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人新作 > 正文
肺炎疫情全球蔓延 中美关系“进了重症监护”
2020年03月21日 新人新作 ⁄ 共 2083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18 views+

特朗普与习近平特朗普与习近平2酋2019年6月在日本举行的二十国峰会见面。

在特朗普和一些美国官员将新冠病毒称为“中国病毒”的时候,美国主要媒体的驻中国记者遭到事实上的“驱逐”。美国媒体报道说,新冠病毒把美中关系送进了急救室。

疫情期间美中两国互相指责,激烈程度有增无减,因为争议已经涉及各自关注的核心利益和价值。就中国而言,一些国内外批评触及中共的治理能力和政治合法性。而对美国来说,其国际领导地位正在受到严峻考验。

中国实际上等于驱逐了《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和《华盛顿邮报》的所有驻华记者,还要求《时代》周刊和美国之音按照外国代理人登记其在华员工。

虽然此举被视为中国对最近中国媒体在美国遭到限制的报复行动,但是美国主要媒体记者被中国驱离也引起许多西方媒体震惊。

在疫情全球蔓延,世界卫生组织和许多国家领导人呼吁国际合作的时候,特朗普刻意强调“中国病毒”触及美国主流政治正确的敏感点,再次引起关于种族主义的争议。

疫情考验中共的统治

苏联前领导人戈尔巴乔夫曾把发生在1986年的切尔诺贝利核事故说成后来苏联解体的真正原因。现在中国政府的批评者也把武汉疫情比作中国的“切尔诺贝利”,意即巨大的灾难暴露了中共专制制度合法性的缺失。

美国指责中国在疫情爆发初期反应迟缓,甚至掩盖真相,最终造成了疫情大面积扩散,甚至漫延至全球。美国媒体报道,COVID-19病毒最初在2019年11月就被中国医生发现并上报,但受到官方压制而耽误了至少5个星期时间。

一月初武汉市中心医院李文亮医生和艾芬医生因为传播病毒传染危险性的消息分别被武汉公安局和所在医院训诫,他们被警告不要“造谣生事”。

武汉作家方方在她著名的日记中记录了大批武汉人死亡的惨状。这位被誉为“武汉良心”的作者说,“说出真相的李文亮,受到责罚,丢了性命,到死都没人向他道歉。这样的结果,今后是否还会有人敢说?……”

方方不仅批评中国信息不透明和故意隐瞒真相,控诉官方的宣传,还指出中国存在祸国殃民的极左分子。

李文亮感染病毒去世后,许多活动人士联署公开信,呼吁当局开放言论自由。批评者把李文亮医生的遭遇说成中共专制下中国人生活的缩影。

美国《纽约时报》报道说,武汉疫情爆发对中共统治合法性和治理能力形成前所罕见的巨大挑战。

显然在中共领导人充分认识到疫情危险及其政治风险后,开始动员举国之力遏制疫情。于是习近平在1月底提出要不惜全力“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争夺世界领导地位

周四(3月19日)的报道说,意大利新冠疫情死亡病例数字已经超过了中国,而中国本土当天没有出现一例确诊病例。自12月疫情在武汉爆发以来,中国已经由其他国家避尤不及的疫区变成了严防外国输入病毒传染的相对安全的地方。

中国当局倾举国治理似乎成功地控制了国内疫情,当初面临的制度疑问在当局现在的宣传叙事中变成了制度自信。另外,北京在疫情传播到150多个国家的时候,向其他国家运送医疗物资和抗疫经验,积极宣传举国体制的优越性。

中国积极推进国际合作的做法同特朗普政府"美国优先”的单边主义作法形成了鲜明对比。因此美国评论员警告说,新冠疫情危机凸现了美国国际影响力衰落,中国正乘机努力争取国际领导地位。

美国《外交》杂志作者坎贝尔和多希(Kurt M. Campbell,Rush Doshi)将这次新冠疫情危机同1956年的苏伊士运河事件相提并论。

1956年的苏伊士运河危机导致英国艾登政府垮台,加速了英国非殖民化过程,象征着英国作为全球性大国的衰落。坎贝尔和多希评论说,美国如果处理不好这次危机,美国的全球霸主地位也会受到同样的挑战。

《外交》杂志文章承认这次病毒疫情令美国措手不及。特朗普政府过去削减了美国防疫应急机构的经费,现在美国没有足够多的病毒测试装置,实施病毒检测滞后。所有这些问题被中国媒体渲染,客观上加强了中国对外宣传的说服力。

作者认为,中国能够大量向诸如意大利,塞尔维亚,伊朗和非洲国家提供防疫设备,而美国未能像在过去对付埃博拉疫情时那样发挥国际领导作用,主要原因就是美国产业外移,在工业生产链上过度依赖中国。

武汉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武汉一间临时医院的病患陆续出院,医护人员进行清理工作。

中国作为世界工厂生产了全世界N95口罩的一半,而美国国家战略储备的口罩/专业面具只能满足10%的需求量,美国抗生素市场95%依赖中国。

英国“脱欧”的作俑者,右翼政界人士法拉奇(Nigel Farage)最近(3月18日)在美国《新闻周刊》撰文也强调了类似的观点,即西方的产业供应链过分依赖中国,让中国能够利用这次危机扩大世界影响,甚至把影响力扩大到了欧洲。

和特朗普以朋友相称的法拉奇还强调,西方不仅要警惕病毒威胁,更要警惕中共的专制主义以及他们试图压制世界批评声音的企图。他说中国是个有自己长期目标的意识形态国家,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并不是西方的朋友。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