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频道 > 正文
阳性率全球最低医院却爆满,俄罗斯在隐瞒疫情
2020年03月21日 新闻频道 ⁄ 共 3008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20 views+

阳性率全球最低,医院却爆满,俄罗斯在隐瞒疫情吗?

如果只看数字,俄罗斯可能是全世界确诊病例数和管控措施最不成比例的国家之一。

截至3月19日,俄罗斯已宣布全境所有中小学校停课,全面取消大型公众活动,限制外国人入境,有条件的机关和企业推动远程办公,且许多措施甚至比已经爆发疫情的欧洲主要国家开始得更早。自一月中国疫情爆发以来,俄罗斯与国外的公共交通被切断大半,目前俄航已主动取消了绝大多数境外航线,仍在运营的部分航班也仅限于俄罗斯公民回国。

但与之同时,截至3月19日俄全境确诊病例仅199例,且按照官方统计口径,仍无人因新冠病毒死亡。3月19日,由于全境新增52例,达到单日最大增幅,俄罗斯政府再次要求全国提高警戒水平,莫斯科甚至已开始讨论彻底封城。

与之同时发生的,则是近期由于“石油战”引发的卢布汇率暴跌,作为重要原油输出国,本轮风雨欲来的全球经济风暴当中俄罗斯注定将位于冲击的首轮位置,如此经济前景面前,俄罗斯依然早早推动了超前管控措施,是防疫先见之明,还是另有难言之隐?

阳性率全球最低,医院却爆满,俄罗斯在隐瞒疫情吗?3月18日,俄乌边境一名戴着口罩的乌克兰士兵 / 网络

神秘的肺炎数据

3月13日,俄商业媒体RBC曝出一条关键信息:由俄国家统计局向该媒体提供的统计数字显示,今年1月莫斯科医院收治的社区获得性肺炎病例较去年同期出现明显增高,从2019年1月的5058例,突然增加到了2020年1月的6921例,增幅达37%。全国范围内,社区获得性肺炎病例则上涨了3%。国家统计局未提供2月数据。

然而,也是3月13日,莫斯科卫生部门提供的数据则称,今年1月和2月莫斯科收治的社区获得性肺炎病例较往年分别出现8%和7%的下降。路透社后续报道称,两个部门均无法解释数字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大的差异,国家统计局在回答质疑时表示,“不知道莫斯科卫生部门的数据来自哪里。”

此事迅速激起“是否有新冠肺炎大量漏诊”的争议,尽管专业人士对此各执一词——有医学专家认为这样的增幅仅仅是由于新冠疫情爆发后人们格外容易冲进医院问诊导致的,也不能排除今冬气候格外异常造成的影响——但以莫斯科为冰山一角,却至少揭开了更大范围内问题的存在。

阳性率全球最低,医院却爆满,俄罗斯在隐瞒疫情吗?俄罗斯确诊病例分布,深红色为10至99例,浅红色为1至9例,灰色为没有确诊病例 / Wikipeida

从近期各地媒体的报道来看,全俄境内已有多地出现肺炎或“急性呼吸道病毒感染”病例爆发的情况,3月11日的一则报道称,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州在过去一周内出现了864例疑似肺炎病例,这一数据是往年同期的1.6倍,与同时爆发的流感一起导致州内近200个幼儿园及中小学中的近300个班级停课。3月16日,圣彼得堡副市长埃尔加舍夫对外宣布,即日起所有肺炎及流感患者将被统一转至圣乔治医院接诊,因为另两家市内主要医院“已经爆满”。

与此同时,俄罗斯国内检测标准也出现两种说法:一边是3月3日俄公共卫生主管部门Rospotrebnadzor提出的“对所有肺炎病例进行病毒检测”要求,另一边仍有大量地区透露出“如果没有国外旅行史就不给检测”的迹象:直到3月19日,奔萨州长发言人切列穆什金娜仍在与俄新社的采访中说,“如果我们掌握证据表明他们(肺炎患者)今年去过国外或与外国公民发生过联系,那么他们就会接受医学观察。”

阳性率全球最低,医院却爆满,俄罗斯在隐瞒疫情吗?3月18日,俄罗斯谢列梅捷沃国际机场的公共卫生工作人员 / 网络

3月开始,地方媒体上陆续有因重症肺炎导致患者去世的报道出现,其中一部分在经过检测以后“没有发现冠状病毒”,但另一部分则因“没有国外旅行史和确诊病例接触史”而被排除在检测申请行列之外。

3月19日,莫斯科的另一起乌龙事件进一步加剧了舆论猜疑。当天莫斯科市长索比亚宁在自己的社交帐户上表示,已出现第一位冠状病毒死者,这是一位79岁的老年女性,3月12日因肺炎入院,随后在检测中显示阳性,19日不幸逝世,近期没有过国外旅行史,但曾在家中接待过一位来自印度的访客。公开信息并未提及这位访客目前的情况。

然而数小时后,俄官方媒体俄新社发表与首席病理学家扎伊拉蒂安特斯的专题采访,称这位死者的死因并非肺炎,而是“双边大量肺血栓栓塞”,且死时“肺部情况无明显变化”,与此同时,尸检时进行的复检也没有发现新冠病毒。

当晚俄官方发布的新冠疫情通报中,这位老年死者没有被计入其中,俄罗斯的疫情继续维持着零死亡记录。

阳性率全球最低,医院却爆满,俄罗斯在隐瞒疫情吗?3月17日,俄罗斯莫斯科,一名戴着口罩的男子走过商店空空如也的货架 / 网络

成问题的检测结果

除了统计数字口径,试剂盒本身也正在成为问题。

直到目前,俄罗斯国内能够进行检测的正式机构仅有位于新西伯利亚的顶级病毒实验室“Vektor”一家,这是全球首屈一指的病毒学研究所,但其开发的试剂盒却被多方指为灵敏度不够。圣彼得堡波特金医院(即前文副市长提到的已经爆满的医院之一,地区主要传染病医院)主任医师雅科夫列夫向公众表示,强烈不建议年轻人到医院初查,“我们的检测系统的灵敏度就不适合这样做,”他表示,“你甚至还有可能因此将医院的病毒带回给家中的长辈。”

根据目前专业媒体提供的讯息,俄罗斯现行试剂盒灵敏度仅为国际普遍标准——以及俄罗斯针对其他病毒检测使用的试剂——灵敏度的百分之一,与欧洲国家现行标准相差两个数量级。这极有可能是导致俄罗斯检测阳性率全球最低的主要原因,根据媒体掌握的数据,其阳性率仅0.09%。

也因此,已经出现了呼吁民众不要去进行检测的声音:圣彼得堡自3月18日起宣布开放大规模检测,并因此设立了126个取样点,但检测本身尚未免费——目前的价格约为13000-15000卢布/人次。

另一些爆料则以匿名形式提供给媒体:3月10日,与反对派领袖纳瓦利内关系密切的医生工会负责人瓦西里耶娃上传了一段视频,其中以录音形式提及莫斯科穆欣州立医院病房正在被秘密改造为新冠患者收治区,还有该医院的医生表示,由于防护设备不够,医院正在被迫给一次性设备进行消毒。

阳性率全球最低,医院却爆满,俄罗斯在隐瞒疫情吗?瓦西里耶娃上传的视频截图:“没有防护物资,没有口罩,没有防护服,啥也没有。” / 视频截图

另一位该院的疑似患者则在其后以匿名短信形式向媒体表示,他为了等待检测结果已经在医院住了超过一个星期,而期间新病人仍在不断到来,“所有人共用相同的设施”,由于不知道会不会染病,临时隔离病房中的这些疑似患者因此极力避免回家。

这段视频随后被医院官方出面驳斥,但其发布当天就收获了超过20万点击量,还有据称来自该医院的匿名医护人员透露,在视频发布后第二天,防护物资突然全部到位。

恐慌、平静与未知

有统计显示,过去一周全俄媒体产出的内容中有三分之一与冠状病毒相关,平均每天超过11.4万次,是同期“普京”关键词的七倍,其中又有大约70%直接关于俄罗斯疫情。正式媒体报道之外,流传在各路社交媒体与聊天软件中的种种消息更是数不胜数。

阳性率全球最低,医院却爆满,俄罗斯在隐瞒疫情吗?2月2日,莫斯科某地铁站中一名戴着口罩的女性 / 网络

但在网络舆论以外,现实中的俄罗斯仍维持着大体上的平静。“他们什么防护都没有。”在莫斯科留学的Dasha说,“没有人戴口罩,也没有人保持距离,KFC里只有很少很少几个老奶奶戴着口罩。”和大部分欧洲国家一样,买不到口罩也是现实问题。

而一周前,她认识的一位年轻妈妈已经早于国家首先做出了让自己的两个孩子停课在家的决定,原因是担心学校会加剧感染,无论流行的是流感、肺炎还是新冠病毒。

3月20日,官方再一次更新国内感染数字至253人,尽管又一次出现25%增幅,比起其他国家仍然少而又少。一部分人相信病毒在俄罗斯早已扩散,另一部分人则相信病毒总有一天会来——只是没有人知道会是什么时候。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