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人新作 > 正文
香港缩头乌龟深夜急撤文:触碰了这四大地雷
2020年03月19日 新人新作 ⁄ 共 2695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35 views+

香港权威专家袁国勇在报章撰文指“中国人陋习劣根是病毒之源”,引起争议后即晚撤稿。外界猜测文章公然跟中国官方文宣舆论唱反调触怒北京,原文“中华民国”字眼也惹祸。

袁国勇教授是香港传染病学权威

(德国之声中文网)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讲座教授袁国勇,与名誉助理教授龙振邦撤回昨日刊登在《明报》的文章,称“无意卷入政治”,为文中“中华民国”字眼致歉。事件引起香港网民极大回响,纷纷转载原文声援,有学者分析指文章触碰四大政治地雷。袁国勇接受内地媒体专访时回应称,科学家要面对真相,又称“或许无人比自己更爱国”。

触碰四大政治地雷

香港中文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专业顾问区家麟在今日网上撰文,解读原文触碰的四大政治地雷,包括以“中华民国”称呼台湾丶肯定“武汉肺炎”名称丶“病毒源自武汉”观点与党国大外宣唱反调,以及说“中国人陋习劣根才是病毒之源”伤害了党国人民感情。

香港科技大学社会科学部副教授成名对德国之声分析指,“中华民国”字眼对北京而言不能接受,但更触怒当局的是文章指出中国政府多年来对野味市场监管不力,导致这次疫症大流行,“因为中国政府一直试图淡化责任,洗脱失职的事实,习近平也藉此维护和巩固权威”。

他又称北京或港府施压撤稿,或考虑到9月的立法会选举,“袁国勇在香港影响力大,专业上丶道德上都很有权威,如果中间派或建制派选民被提醒中国政府的责任,会突显出林郑月娥此前不对内地封关,是非理性地忠诚的决定,削弱林郑及建制派的认受性”。

恐影响研究门路及经费

时事评论员刘锐绍则对德国之声说,撤稿事件是中国“狭隘民族主义”和“网络义和团”的结果,令人更感受到北京政治凌驾学术,还“暴露出宣传治国丶宣传治疫的丑态”。

他指出,袁国勇除了是港大医学院教授,也是中国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丶港府防疫专家顾问团成员,撤稿估计是受到某种压力,包括政治压力,“国内舆论乱枪扫射,他被视为政治不忠诚会增添很多麻烦,港府也一定有人跟他说大家以后工作会很难做,所以晚上急急撤稿”。

刘锐绍续称,袁国勇发表文章虽然受“一国两制”保护,但恐波及其在内地的学术交流门路,影响研究工作。而香港学术界也变得“政治正确行先”,比如去年11月“反送中”中大丶理大事件后,港府随即撤回三项大学医疗教学设施的申请拨款,包括一个港大医学院项目,“你不找政治,政治也会找上你,袁国勇身为港大医学院教授,会被这些动作干扰丶投鼠忌器,这是学术界的悲哀”。

“中华民国”惹台独之嫌

袁国勇与龙振邦共同发表的文章,题为“大流行缘起武汉 十七年教训尽忘”,批评今次疫情是野味市场及中国人陋习所致,“病毒源自美国”之说毫无实证丶自欺欺人,呼吁勿再乱传,如果要战胜疫症必须面对真相。文章又肯定民间对“武汉肺炎”的称呼通俗易明,方便沟通,亦无不可。

文章刊出后获大量转载,香港网民赞扬袁国勇敢言丶掷地有声,却在中国内地引起激烈反应,有内地网民骂他立场亲美是“卖国贼”,更指文章首段的一句“星丶港丶澳及中华民国皆免于大疫”有“台独”之嫌。

就“中华民国”字眼,两位作者昨日下午致函《明报》“订正及补充”,称该句须订正为“星丶港丶澳丶台暂免于大疫”,表明该文与政治无关,旨在提出尊重真相丶移风易俗,若当中的手民之误引起任何误会,二人表示歉意。

到深夜11时半,《明报》再发文指两人撤回文章,并引述当事人说,他们是科学家,终身追求科学真理,不了解政治,也从来无意卷入政治,“文章表达不适当,用词甚至有错误,并非原意,希望外界不要把我们卷入政治,留给我们一个空间研究”。

亲北京阵营点名批评

亲北京阵营今日发文批评,中联办旗下《大公报》刊登评论文章,没有点名袁国勇,但批评另一位作者龙振邦以“中华民国”称呼台湾是“鼓吹两个中国”,又指文章用极端政治措辞“污名化中国”,为美国“歧视政策辩解”,“暴露了龙振邦这名为求出位而不择手段的黄丝真面目,同时也让人看到试图左右逢源的所谓权威学者的真正水平”。

行政会议成员丶资深大律师汤家骅也在脸书发文,批评袁国勇“一朝英明一朝丧”,指文章肯定“武汉肺炎”的名称是在中国的“伤口上撒盐”,“袁教授一直强调他是一个科学家,所有意见也以科学为基础,那为什麽要加入中美政治争拗,为一些极具挑衅性丶容易引起仇恨和歧视的‘通俗’语言涂脂抹粉丶试图合理化?”

袁国勇:或许没人比我更爱国了

在撤稿同日,袁国勇接受深圳卫视及直新闻专访,被问及在舆论场被误解甚至抹黑,袁并没有说太多,但强调自己作为科学家,最重要是面对真相,这样国家自然就会兴盛丶做得更好,“我们要有个谦卑的态度,能面对自己的短板”,“开头我们有的地方做得不好,我们要承认的,不要回避真实”。报导又引述袁表示“或许没人比我更爱国了”。

他在专访中再批评野味文化,直言经历2003年SARS但未汲取教训,现时内地仍不时捉了不同野生动物放在街市出售,动物间互相交叉感染,基因出现“洗牌”重组,或出现基因突变,令病毒可感染人类,“这个是沙士冠状病毒到今天的新型冠状病毒,都能看到的情况”。他说经历两次惨痛教训后,希望所有中国人能改变饮食文化和生活习惯。

吁专业自主丶改善菜市场卫生

袁国勇估计随着全球人口增加,人类食用动物需求越大,新发型传染病一定会再次发生,不出10至20年会有另一次严重的疫情。他强调,在疫症面前能够有最迅速的反应,首先要有专业自主,尊重国家CDC丶医生的看法,他们说的话我们不能随便不当回事,第二要改善野生动物市场和菜市场的卫生环境,“搞定这两件事,我们就不会有这么多问题出现,最起码也能减低病毒出现的机率”。

此次新冠疫情爆发源头:武汉华南海鲜市场

值得注意的是,他在专访中措辞较温和,除了批评中国,亦指出欧洲和美国起初漠视中国的疫情,反应不够快,而外国人不戴口罩丶不愿将大型社交活动如足球赛事延期,都加剧了疫情。

首位发现SARS冠状病毒

今年1月中,袁国勇与钟南山同赴武汉考察,首次确认出现“人传人”。他预料今次疫情“不会完”,至少持续2至3年,待全球70%人口感染后免疫才会缓和。

今年64岁的袁国勇是传染病权威专家,是2003年全球首位确认SARS是由冠状病毒形成的学者,成为扭转疫情的关键,有“抗疫英雄”之誉,2004年获港府颁发银紫荆星章,香港每遇不明病毒或医疗事故,他都经常获任命为专家小组主席。

2005年,香港大学成为中国大陆以外第一个国家重点实验室,袁国勇担任实验室主任至今。他的研究领域集中在新发传染病的新型病原体,发表超过700篇论文,是世界被引用最多的1%科学家之一。其团队曾发现超过50种新病原体,包括了人类冠状病毒HKU1丶蝙蝠冠状病毒HKU2-24等,这些病原体都以香港或中国命名。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