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人新作 > 正文
至暗时刻!意大利单日475死全球最高 军队疏运尸体
2020年03月19日 新人新作 ⁄ 共 3455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37 views+

<!--




var addthis_config = {"data_track_addressbar":true};

var addthis_config = {
/* your GA property ID goes here: */
data_ga_property: 'UA-38874158-1',
/* set to true to enable social tracking */
data_ga_social : true
};

-->

义大利军队已派入大批军卡,进驻伦巴底大区的疫情轴心——贝加莫(Bergamo)——协助清运因殡仪馆过载而无力火化的大批病死者遗体。 图/《Redazione Bergamonews》影片截图

伦巴底的黑暗时刻:义大利单日475死全球最高,军队疫区疏运尸体

「不能放弃!因为我们已没了退路。」义大利的武汉肺炎疫情18日再度创下灾难纪录,全国24小时内多出了4,207人感染,并新增475人死亡——这不但超越了中国官方的疫情数据,更是迄今全球最高的单日死亡纪录。当局表示,18日新增死亡病例中,65%发生在重症疫区伦巴底;儘管绝大部分死者都是在医院逝世,但在医疗资源告急的状态下,老人安养中心的死亡病例也正不断攀升。义大利政府强调,虽然死亡病例的大增令人沮丧,但康复人数以及疫区控制的成效,「都证明我们正走向正确的方向...唯一不确定的是,我们还得走多久而已?」

义大利18日的疫情状况,主要出现了4个严峻的负面消息:(1)新增病例的速度仍不断上升;(2)义大利单日死亡数已超过中国的官方纪录,成为当前的全球惨况新高;(3)义大利医护因前线感染而病倒的人力缺口仍在扩大,目前正快速逼近3,000人关卡,佔全义确诊总数的8.3%;(4)义大利军队已派入大批军卡,进驻伦巴底大区的疫情轴心——贝加莫(Bergamo)——协助清运因殡仪馆过载而无力火化的大批病死者遗体。

「这根本是战争场面!」根据义大利《共和国报》的目击报导,义大利陆军18日已对贝加莫市派出了70辆军用卡车,正停在市中心的殡仪馆附近。他们的主要任务是协助地方政府与防疫机构,儘速将城内的病死者遗体「疏运到其他省份火化」,以避免火化能量超载导致的遗体累积惨况,会引发后续的防疫问题。

作为这一波义北疫情爆发点的贝加莫,疫情现况十分惨重。过去几周内,城内的殡葬业者根本无力消化一时暴增的数百遗体。儘管火化设备24小时全开,火葬的效率仍赶不上疫情扩张的速度。因此自3月18日起,收到动员指令的义大利陆军才进驻驰援,协助家属与殡仪馆把累积的遗体运往南方各省——目前第一批疏运遗体,已离开贝加墨市送往南方——以求能在最短时间排解疫区前线的殡葬难关。

 

义大利18日全国24小小时内多出了4,205人感染,并新增475人死亡。图为义大利军队驶入贝加莫疏运遗体。 图/义大利《共和国报》网页截图

「3月18日义大利的新增病例,在过去24小时内已新增4,025人,这是疫情爆发以来的新高;日增死亡475例,很不幸地...这也是新的世界纪录。」在周三晚间的记者会上,指挥一线防疫的义大利民防局长博瑞利(Angelo Borrelli)疲惫地说。

博瑞利表示,义大利当前的疫情仍在上升阶段,防疫专家们也没有把握何时能够「控制封顶」。但在感染与死亡攀升之外,前线的疫情仍有「好消息」传来——一是义大利的「康复人数」正不断增加,甚至达到死亡数的2倍;二是新增的475死疫情,仍高度集中在伦巴底大区(313死)与艾米利亚-罗马涅大区(65死),中部与南方的状况相对稳定,因此当局仍乐观判断「有极大机会能压制义北疫情的全境扩散」。

然而伦巴底的现况还能撑多久呢?截至目前为止,义大利境内的累积死亡人数,已通报有2,978死,其中至少1,959死是发生在伦巴底(全境65.8%);其中的重症疫区——贝加莫与布雷西亚——医事负荷早已超载;大区首府——米兰市——当前的收治容量也已濒临饱和。因此极右派「联盟党」籍的大区区长丰塔纳(Attilio Fontana),18日下午也绝望地对大区居民发出最后通牒:「留在家裡...拜託不要再出门接触,把自己与家人暴露在病毒威胁下!」

「很不幸地,伦巴底大区的感染趋势丝毫没有减缓,甚至有高速倍增之势...请大家务必明白,在不远的将来,政府将无能量,继续收治那些持续生病的人。」丰塔纳说:「亲爱的国民朋友们,现在的我还能好言相劝,但除非所有人都能积极配合政府防疫,否则接下来我们必得加强管制手段——如果大家听不懂『以礼相待』的意思,那我们别怪政府用『你们听得懂』的严厉命令。」

贝加莫日前的遗体运送。 图/法新社

丰塔纳愤怒地表示,儘管伦巴底大区已颁布了「全境封锁」的命令,但各地却仍有非常多人「用尽手段来违反出入命令」。

像是在疫情重症的贝加莫市,17日就传出2名邮务员,疑似遭到往来邮局的民众感染,因而重症死亡的悲剧。当局强调,虽然当前的全国邮务仍维持最低限度营运,但各种催缴帐单、官方文件都已无限延期,「谁知直到今天,还是有很多人『藉故跑到邮局来串门子』,以察看信箱为名行『散步』之实,好规避政府与警方查核的出入禁令!」

根据义大利内政部的17日统计,在宣布「全国封锁」的7天之内,义大利警方一共开出了4万6千张罚单,其中4万3,000多人没有遵从出入禁令,926人散播假新闻,另外还有1,473家商店违反营业禁令,继续在防疫管制期间做生意而被惩罚。

义大利内阁强调,在全境封锁的成效上,政府发现居民「管制出入」的成效有待加强,因此未来几天内,义大利很可能会进一步发出「禁足令」,全面限制特定地区的居民出门。目前义大利国防部已动员2万军队前进义北,一方面是要增设改建「临时战地医院」;另一方面则可能协警方管控市区,全面进入防疫戒严。

义大利内阁强调,在全境封锁的成效上,政府发现居民「管制出入」的成效有待加强,因此未来几天内,义大利很可能会进一步发出「禁足令」。 图/美联社

然而在防疫管控的另一方面,义大利的医疗能量也不断遭到病毒侵蚀而出现破口。像是在全国3万5,000多名确诊病例中,就有8.3%的患者是前线倒下的「医护人员」。义大利医界强调,8.3%的医护感染率,对于医疗士气是非常巨大的冲击。一方面是因为,此一数据已接近「中国医护感染率的2倍」(以官方数据为主,真假无法辨别,但因为疫情规模和义大利一样惨的只有中国,因此许多数据模拟,义国都仍以中国官方公布的资料为基础标竿);一方面也是短时间内,大批菁英医疗人员的倒下,可能引发的院内感染与医事人力溃堤危机。

除了医护人员的高度战损外,义大利政府也坦承「当前的疫情统计,仍无法完整还原『长照感染』的真实危机」。根据《路透社》报导,由于试剂不足、检测能量吃紧,当前义大利的病毒检测仍集中在医疗单位;但在过去3个星期内,义大利北方的许多老人安养、长照中心,都陆续出现「老人无端病死」但无力追溯检验的状况。

以重症轴心贝加莫为例,在3月的头两个星期裡,全市就有164人死亡。其中31人的死因,被确诊归类为「武汉肺炎」;若再扣去去年同期的56起「常态死亡数」,全市还有77名死者属于「异常增加」或被归类为不明原因,「但要如何证明他们也是瘟疫受害者?在兵荒马乱的现在,我们根本无力回溯。」

义大利的医疗能量也不断遭到病毒侵蚀而出现破口。 图/美联社

多名安养中心的照护主任向《路透社》表示,在过去的一个月裡,义北各地的安养院都出现老人集体发烧、呼系急促的症状,但在医事告急的当下,现有的筛检资源根本无力触及。因此究竟是否已出现院内交叉感染?安养长照的隔离资源是否足够?各种压力逼得基层人力喘不过气。

值得注意的是,义大利政府已于3月17日决定「豁免今年的医师国考,直接准许应届1万名医科毕业生职业」。虽然部分意见强调「义大利的医师资格考只是文凭形式,根本不具备技术鑑别度」,就算国考毕业后的医师,仍需要长期的临床与分科训练,「但要应付二三线的长照与家医科职务,应该不算强人所难。」

根据义大利政府的规划,这批1万名「豁免国考」的毕业医师,将填补后方长照、家医科的「一般勤务」,好让原本线上的资深医护人员能受国家动员,「支援重症的前线疫区。」但如果基层的警告与忧虑属实,各地的照护中心反而早已成为「被渗透而不自知的防疫破口」。届时在新旧交接与医疗人力匮乏的现实中,义大利当局又该如何防堵「医事真空」的防疫缺口?各种动乱下也让义大利政府极为头痛。

在新旧交接与医疗人力匮乏的现实中,义大利当局又该如何防堵「医事真空」的防疫缺口?各种动乱下也让义大利政府极为头痛。 图/美联社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